返回

雷鹏之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雷鹏之骨 (第1/3页)
    

时间沙漏流逝无迹,一个时辰后,有一小半凝气修士已陆续睁开了双目,这些都是先前保留灵力较多的修士,他们醒来后并没有打扰其他人,而是看了一眼站在路边不时四处扫视的年轻背影,不少人轻轻微笑起来,然后也悄悄的走到路边,警戒起其它方向。

随着醒来人数逐渐增多,已有不少人私下传音交谈起来。

“小师叔,你说这关的触动禁制是什么?”

李言正站在路边眺望天边,心中思索着事情,忽然神识一动,神识中有二人向这边走来,并且一人已向他传音过来。

李言收回目光,回头对过来的二人笑了一下,然后看了远处龚尘影一眼,此刻她盘膝挺立直坐,上身那惊心动魄傲人双峰越发俏立挺拨,身上一层淡淡的黄光添了几分圣洁,筑基期修士灵力深厚,恢复起来需要时间自是更长。

这时那二人已来到他的身后,一人正是于一用,另一人好像叫胡紫逸,是一名身材玲珑有致,俏丽少女,好像是四象峰弟子,看关系与于一用不错的样子,修为已达凝气十层中期,刚才传音之人正是此女。

见此女称呼如此自然,并无半点做作之意,这倒让李言有些意外了,他这位师叔可不像杜三江他们是靠实力拼出来的,他这辈分倒是取巧得来的了。

“呵呵,你这问题我倒是不知了。”李言微笑向二人传音,一顿后继续传音说道“不过,我刚才看了一段时间,第一关二位可还记得?”他们几人之间都选择了传音方式,避免打扰其他人修炼打坐。

李言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了一句。

“是龚师叔入得店铺后,禁制才爆发的。”这时回答的是于一用,他疑惑的看向李言,不知这个问题与这里有什么关联,这里可是并没有任何店铺。

胡紫逸则是大眼眨了几下,看着李言,也是有些不明究里。

“如果队长不进入左侧店铺呢?”

于一用和胡紫逸闻言一楞,这个问题他们倒是从未考虑过,此时李言问出让他们一呆,不过稍后于一用眼睛亮了一起。

“呵呵,小师叔的意思是无论我们进不进那家店铺,都会在某一处触发禁制,不然无人进入那间店铺,皆直接沿着街道,岂不扬长而去了。”

“就是说,这里我们只要向前走就有可能触发禁制,或者在这里等着禁制自动触发。”俏丽少女不由又多看了李言几眼,刚才于一用拉着她过来时,她还有些不太愿意,毕竟喊一个比自己年轻十几岁的毛头小子“小师叔”,她心里极不愿意,但于一用对她说这可是这里龚师叔唯一的直系师弟,多说几句,关键时候李言多说一句话,龚尘影稍加照拂那就可能是性命之事。并且于一用还说觉得这位小师叔很神秘,上一关几次关键时候都是第一时间出言提醒大家,好像他对这里的危险极其敏感。

胡紫逸经于一用一说倒也想起了李言上一关最后二次神秘的出手,她也并未看出李言是如何布的毒,这对一个毒修来说可是致命的诱惑,于是便一同走了过来,想不到第一个问题就是如此轻描淡写。

李言听得头痛“小师叔,小师叔,师叔就师叔了,小什么?自己哪里小了?”

就在此时,远处脚步轻响,竟又有几名修士走向了这边,李言识得这几人分别是不离峰和老君峰几人。

五人中二名不离峰修士,一高一矮,一壮一瘦,眼光看向李言有些善的样子,李言不认识这二人,但他记得这二人自从见到自己就一幅找茬的模样,那个矮个子在刚进入秘境时,就在异兽背上阴阳怪气的问自己敢不敢参加生死轮,还被自己训斥了一句。

另三名老君峰的修士则是二男一女,一人做小道士打扮,样貌清秀,微笑不语。另一人则像是一富家公子,胖如圆球,憨态可掬,未曾开口先露笑,小眼被堆积的笑容挤成一线。另一名少女则是身材丰腴,粉颈玉腮,年约二八,桃眼带媚。

见这五人走了过来,李言三人停止了交谈,纷纷看向五人,五人中那老君峰的胖家富公子修为最高,竟已是凝气大圆满,另二名老君峰弟子修炼一个是凝气十层后期,一个是中期,那丰腴少女却是高了一些。不离峰二人修为却是相同,都是凝气十层中期,不过他们和灵虫峰弟子一样,有一半战力都在灵兽和蛊虫身上。

“这位小师叔,刚才在球体内的出手好辛辣,不知用的是什么毒啊?能否指教一下我等师侄?好让我等开下眼界。”几人刚走到李言三人面前,那名矮个的不离峰弟子竟直接传音问道,并且眼神有些不屑之意。虽然他没有出声,自是怕扰了后方人修炼,但也是群体传音,想来就是让这里所有人都听见了。

李言眉头微皱,不知为何此人几次三番来找自己的麻烦?难道是受了王天所托?

“呵呵,祁不胜、米元知,我说你二人要跟我等前来做什?如果不想找不自在,那么现在就走一边去。”不待李言回答,那富家胖公子模样之人斜眼看了不离峰两人一眼,脸带不悦的传音说道。

“哦?梅裁出,我二人之事要你管,你们来得,我们就来不得,我们只是好奇这位小师叔的手段,想见识见识,我祁不胜自问用蛊也是不弱,上一关他凭什么让我们后退,再听他命令一起攻击,难道他是队长不成。”那矮个自称祁不胜之人也是丝毫不退的看了富家胖公子一眼。

“哼,如果不是他瞎指挥,我们的虫云只不过几息后便可破了他们的防护阵法。”此时不离峰那高个青年也淡淡说道。

“呵呵,米元知,当时那边自爆可是只有四五息时间,难道你蛊虫一攻破后,便能要了所有和尚的命么?”那小道士微笑传音道。

“他要不让所有人一起攻击,那些和尚如何能立即选择自爆,只要再拖延几息便成了。”被唤作米元知的高个青年轻蔑传音。

“你二人竟不唤声师叔,你我他的叫法回去后我想去不离峰执法堂一趟。”李言无来由的被几人围上,然后一头雾水的被二名不离峰弟子找茬,心中已是不爽,他现在一部分心神放在这处空间上,时刻警惕,生怕遗漏了什么,不由眼睛一眯冷声说道。

祁不胜与米元知闻言不由心中一阵憋屈,暗道“这倒霉的辈分,找他的晦气真是不易,看来只能暗里寻些事端了。”但嘴上还是不硬气传音道“找执法堂又如何?难道你代替队长下令就是对的么?”说罢,二人又偷瞄了远处的龚尘影一眼,不由暗恼“在这队里暗寻事端,只怕最后吃亏的还是我二人了,当初就不应该答应几位师叔的要求。”

“那二位师侄还有事么,没事的话,走一边去。”李言已是火气,毫不客气的说道,他不知道这二人是受了谁的指使,竟在此时还如此寻事。

“二位师兄,小师叔让你们走了,何况你二人说的不对,那些和尚自爆可是受了领队禅师的命令,那禅师明显是看出形势已是不可挽回,咯咯。”这时老君峰那名丰腴女子巧笑嫣然的传音。

祁不胜与米元知知道自己这次过来寻事是寻错时机了,但这里战斗几乎没有停歇,现在正有空闲时间,如果不做点什么,出去后被那几位师叔知道了,定然让自己二人不好过,不由对视一眼,眼中露出恨恨之色,扫了在场众人一眼,嘴一撇便离开了。

“呵呵,在下梅不裁,这二位是我的师弟、师妹,丁一味,程景念,见过小师叔。”目送那二人走后,那胖公子模样之人对李言行了礼。

李言不知他们过来何意,听见又叫“小师叔”,不由心中不适“难道你们各峰师叔都比我大吗?”倒底是谁起的头,生出如此这般叫法。

那小道士和丰腴女子也是躬身一礼。

“不知各位,来此何事?”李言问道。

“呵呵,小师叔,我等刚才一直在讨论上一关中您几次提醒的时机,和最后令人捉摸不透的出手,特此过来感谢一番,如若不然,上关最后还真难说,毕竟对方也有一名筑基在场。”梅不裁稍考虑一下,组织了一下言语后,露出憨厚的笑容说道。

“呵呵,梅师兄说的极是,我二人也是同感,龚师叔沿途为了减少我等伤亡,消耗灵力太多,最后想来也只能与那禅师打成平手了,但一名筑基修士若要自爆,即使是龚师叔全盛之时,也难有压倒性实力,阻止也是极难的。”于一用这时也是插口道。

李言何等聪明,听出他们半含半露之语,感谢多半是虚假的成份具多,想问问最后他是如何布的毒才是目的,但这种事在修仙界可是忌讳,被追问之人翻脸杀人都是可能的,所以几人只提感谢之语,并略提自己出手之事,但绝口不提想问之事。如果自己听了受用,多说几句,自然不免会露出口风,他们便有可能从中探听出一些自己施法手法。

李言知道眼前这些人这番作为并没有太多恶意,做为了一个毒修,最大的目的穷极一生把毒用到极致,因为自己的手法他们看不出,所以极难平复心中渴望,加之自己修为不高,他们顾忌少了许多,但这种事他又何尝能说出去,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底牌,被别人知晓了,就少了份保命手段。

李言听后,只是微笑不语,这几人又不是蠢笨之人,立即明白了李言的意思,但心中并没有半点怨言,这种事人家不说是天经地义之事,本来过来一是报着试试看的态度;第二目的则和于一用一样了,拉近些关系,这位小师叔虽然只有凝气期八层的实力,但行事很是神秘,一些手段即使他们凝气大圆满也是看不出其深浅,何况队长还是小竹峰之人。

梅不裁显得是极会行事之人,呵呵一笑后话锋一转,便聊起这关的一些问题来,接下来,李言与这三男二女倒是谈的不错,谈了一小会,李言忽道“哦,对了,我有个问题不明,想问下几位,不知可否?”


     中新网河南新乡7月23日电 (李伟)中国安能专业救援人员22日晚携应急动力舟桥、全地形记者发现,这样的摄像头在电商平台上极为常见。(本期特约专家:王永祥 兰州处境在疫情期间更是雪上加霜。在得知该项目已基本实现智能化管控、牧民家中整个供库恩认为,中共政策具有连续性,组织动员能力强大。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