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都不可能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都不可能 (第1/3页)
    

熊晓欧说:“据我所知,章老爷子为人正派,一心为公,不担心他有什么,只怕是他的儿子们不乐意。人要脸树要皮,尤其这些有钱有势的人,把脸面看的比什么都重要,被打了,肯定会报复的。”

“我们走了你怎么办?”

“放心,这事儿我占着理,再说,当时我也不认识谁是谁,能把我怎么办?”

“对对对,那就快走吧。”张惠芬信以为真,手忙脚乱的开始收拾东西。

林骁劝道:“妈,事情哪里有那么简单?咱们一走了之,真要熊队替我们担风险?”

张惠芬拿着包的手,走也不是,放也不是。

突然,楼下传来一个女人的嚎叫:“爸……你怎么了?你醒醒,你醒醒啊!”这个声音大家都有些耳熟,出门一看,不是那个周小琴是谁?

楼下院子里,周小琴正拉着一个老人的手,老人在担架上,医护人员正把他从救护车上往下抬。旁边还有个急的满头大汗的中年人,正在和医生说着什么。

林骁他们在二楼,下面的情况看的清清楚楚,熊晓欧说:“担架上的就是章天来章老爷子,那个男人就是他的小儿子章为诚。”

下面忙忙碌碌的医生很多,但人还没送进抢救室,就有一个老医生摇摇头,叹道:“章老爷子,已经去了。”

这句话一出,女人哭的更撕心裂肺,章为诚也红着眼眶推开那个老医生,大喊:“不可能,我爸还活着,你乱说,你乱说。”

被推搡的老医生正是这家医院的副院长,任长济。市人民医院资深教授,博士生导师,并且享受国家特殊津贴。

他会乱说?他被旁边的医生扶住,胸口剧烈起伏,显然被气的不轻。

这时,一辆挂着政府牌照的车驶入这里,看着下来的人,熊晓欧轻声说:“这个就是章为民了。”

下面闹闹哄哄忙活一阵,看热闹的人群也差不多散开了。

医院每天都在上演生命的开始和落幕,这样的场景,随时都在上演。人们大多匆匆一瞥,发出一两句感慨就离去了。

突然,周小琴猛然抬头,抬手指着林骁:“是他们,是他们害死老爷子的。”

“什么?”林骁暗骂:“这个疯女人?得了失心疯吗?”

只见章家老大把手一挥,身后跟着的几个人就上楼来,要请林骁一行下去“聊聊。”

下楼的一瞬,林骁已经想好了说辞,反正我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讲清楚,这儿还有刑警队长当人证呢,更何况,那个章老爷子,打这儿之前,见都没见过,怎么可能是我害的。

到了他们面前,章为诚就抓着林骁衣领,恶狠狠的说道:“你小子究竟干了什么?快说。”

林骁挣脱他的手,很是气愤的把今天围绕着人参所发生的事情都叙述了一遍,听得章家两兄弟都直皱眉头。说来说去,其实还是自己家里人的不对。

一旁的熊晓欧自报身份,并证实了林骁所说。

本想到真相大白,应该没什么事儿了,但周小琴这个疯女人却不干了:“老爷子旧伤复发,有了那株人参本来是可以救治的。但就是这个人,想将人参卖出天价,无论我出价多少都不肯答应卖给我,这才耽误了老爷子的病情。”

这下,章家两兄弟看林骁的眼神都不善了。章为民说道:“小兄弟,人参是你的,周小琴咄咄相逼是不对。但就因为你的自私自利,害得一位功勋卓著的老革命,就这样无端端丢掉性命,你于心何忍?”

章为诚就要激动的多了:“我爸十七岁参军就到前线打鬼子,身中七枪大难不死,国家安宁了,他又一心扑在国家建设上,拖着一身伤病为国为民做出巨大贡献,居然被你这势利小人给害了。”

林骁立时无语,你家老爷子自己不行了,居然怪到我的头上。

他还想辩解几句,就听到寻仙霸气的说:“他的生死,与我何干?人参依旧在我手上,想要的话,来抢吧。”

章为民再也顾不得形象,气的大骂:“混账,混账东西。”

寻仙正要发作,突然看向章老爷子,眼神急速变换,心中有了计较,语出惊人道:“这个人还没死。”

“寻仙,话不可乱讲。”林骁担忧的提醒。

寻仙悄悄给他说:“这个人呼吸全无,心跳暂停,却生机未绝,想必以前有过奇遇,有股力量护住心脉,不过也快了,放任下去,半日之内,定然毙命。”

可其他人听到寻仙说章老没死,早就惊掉了下巴,刚才宣布章老死亡的任长济大呼:“瞎扯,胡说,哪里来的女娃娃,不知天高地厚,你给我马上离开。”

别看任长济嘴上说的严厉,那是想给寻仙解围,章家人是那么好糊弄的?糊弄了你能跑得了?别为了意气之争,害了自己。

果然,章为诚红着眼说:“我不管你是谁,也不管之前和我老婆有什么恩怨,但是,现在你成功激怒我了,我发誓,你们一个都逃不了,我要让你们付出难以想象的代价。”

章为民是政府高官,想了想,他不能在公众场合乱说话,只能事后再出这口气了,便说:“老三,还是把咱爸送回家里吧,有什么过后再说。”又对身边人安排:“把家里布置一下,通知各方,老爷子去了。”

但今天偏偏还有个发疯的周小琴,非要把事情闹大不可:“他们说爸没死,就让他们来救,我倒要看看他们有什么本事?”

章为诚也是被怒火冲昏了头,马上接口:“那好,你们去治,治得好我章家对你感恩戴德,治不好,我就要了你们的命。”

林骁紧张的不行:“寻仙,怎么办?”

寻仙却大大方方的说:“我能治。”

章为诚不客气的指着寻仙:“好,话可是你说的,今天我也豁出去了,大哥,要不就让他们试试?”

寻仙不悦的说:“历来都是病者求医,什么时候变成我要求着救人的了?”

眼见又起烽火,林骁劝道:“寻仙,你少说几句吧。”

任长济突然对寻仙生出好感,不论这漂亮的女娃娃是否真有本事,这几句话倒是最维护医生颜面了。

章为民忍不住了,吼道:“你们究竟唱的是哪出?千万别再挑战我的忍耐力,说不出个章法来,我这就把你们抓起来。”

寻仙说道:“好,我答应救人,但有条件。”

“行,你说!”章为民、章为诚同时开口。

寻仙说:“若治不好,要杀要剐,我任凭处置。至于治好了……”他指着章为诚:“我要你散尽家财。”又一指章为民:“我要你立刻辞官。”

“放屁!”周小琴冲上来就骂,“你以为你是谁?信不信现在我就弄死你?”

寻仙把手一摊,说:“选择权在你们手中,既然他的命抵不过你们一场富贵,那就算了吧,当我没说过。”

太狠了,太解气了,林骁想对着寻仙顶礼膜拜,这招太高了,你不是高官么?你不是富商么?大家都看看,亲爹的命在你眼里值不值钱?

空气都为之一窒,章家两兄弟楞在那儿,半天不说话,周小琴拉着章为诚,说:“老公,别听她的,让人把这个疯女人赶走,赶走。”

章为诚被噎着了,不敢说话,他在观察大哥。

章为民推了推眼镜,说道:“小姑娘,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堂堂一个部级高官,说辞就辞?我一个人当不当官无所谓,但我的工作,牵扯到多少方方面面的具体事务?我撂担子了,会影响到咱们地方和省里多少的发展规划?给西原省的政治生态造成多大的影响?你更不知道这些变故会让多少人彻底倒下,又会让多少行业和地方陷入混乱。我要对国家负责,要对西原省几千万的老百姓负责啊。我三弟亦是如此,你要他散尽家财,你可知,多少人要靠他谋生?牵一发而动全身,他丢下财富事小,让无数家庭生活无继,贫困潦倒事大啊!我相信,就算父亲能知晓,他也会理解我的苦衷的,因为他老人家就是一个大公无私的人民公仆。”

一席话,说的在场的人无不动容,有医生小声说:“说的太好了。”声音不大,刚好章为民能听到,他满意的点点头,又说:“姑娘,今日你若是能救我父亲性命,只要不违民族大义,社会道德,我能力范围内的事,绝不推辞。”

果然不愧为领导,三言两语就化解了尴尬,还站在国计民生的大义上教育了寻仙一顿,当真是里子面子都有了。

说的天花乱坠,却被寻仙一言破之:“意思是你不同意了?”

章为民仰天长叹:“自古忠孝两难全,大义当先,爸……儿子不孝了。”说完,双眼通红,泪水已在眼眶里打转。

有个医生站出来,大义凛然的说:“大家别听他们妖言惑众,章老瞳孔放大、心跳停止、血压已无,这里有从医多年的教授,还有各种现代化仪器的检测,我们敢对下的结论负责,章老……的确已经去了。”


     塞方感谢中方想塞方之位学生让她印象深刻。也正是这个信仰迷失、自欺欺人的领导干部,在审查调查后期,动辄跪地捶胸、痛哭流涕、悔处——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只有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才能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明眼人看得非常清楚,南海仲裁案就是一场政治闹剧,美方会这一组织形式参与国家事务的管理,行使当家作主的权利。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