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华夏的金主先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华夏的金主先生! (第1/3页)
    

林天此时胸骨俱断,一口血雾喷出,面色青黑。

  而白风站在原地未动,将左手缓缓缓缓收回,拳头之上鲜血滴落,眼神冰冷地盯着林天。

  “白道友果然名不虚传,真是好手段!”

  林天向身前血雾一抓,血雾笼罩全身,以冰冷的眼神回敬着对方。

  白风却并未理会林天言语,右手提剑,脚踏虚空,向林天大步走去,每踏出一步,都会引起演武场护罩的猛烈震动。

  场外众人不得不合力向护罩输入法力,维护护罩稳定,这二人战斗威力实在过于巨大,说不好下一击就会将护罩击破,届时这演武场恐怕就会变成一片废墟了。

  林天盯着越走越近的白风,身上黑雾被对方的气势吹得凌乱飞舞。

  但林天一咬牙,浑身气势再次猛涨,身上黑雾有如实质般紧紧罩在身上,然后仰天长啸。

  黑雾弥漫天空,瞬间猛地收缩,贴在林天身上,形成一幅黑甲,护住上半身。

  此时林天头上长角呈现淡淡金色,灵纹闪动,两只魔爪指甲雪白明亮,如钩如刀。

  这正是魔神功第六层才有的魔神形象,胸前凹陷进去的伤口以可见的速度恢复。

  虽然林天只将第六层魔神变修炼了皮毛,但面对白风,仍然催动全身法力,强行施展了出来。

  不过,体内法力也如江河入海般,快速地流失着。

  两人气势在空中相撞,互不相让,风雷声响。

  白风停下脚步,惊讶地看着再次变化的林天,察觉到林天此时竟然也达了假婴境界,虽然还稍低于现在的自己,但足以与自己一战了。

  林天不敢再做耽搁,怒吼一声,手中斩龙剑刺出,向白风猛冲过去。

  白风一晃手中长剑,气势非凡,向林天迎了上去。

  两人再次对砍在一起,发出巨大声响,巨响过后,各自向后飞出十数丈。

  但二人刚一稳住身形,便再次冲向对方。

  一时间,演武场内剑光闪耀,气势冲天。

  场外众人看得心惊,这二人之间的战斗已经完全不像丹境修士之争,全如两名婴境修士之战,若非今日亲眼所见,怎会知道二人竟有如此骇人实力。

  花城主负手而立,目不转睛地盯着林天与白风激战,眼中透出两道精茫,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清儿!”

  花城主看着护罩内战斗,低声向花雨清问道:“你说你与这林道友初次相遇时,便有一场大战,那时的林道友可有今日之修为?”

  花雨清脸上仍是一片讶色,半晌才反应过来,回道:“父亲,当日女儿与林道友一战,虽未取胜,却也并未落败,只是觉得这林道友法力深厚,并非常人,以今日林道友表现看来,那日女儿若是与其死战,恐怕早已陨落了,想不到,原来这林道友竟隐藏得如此之深!”

  花城主点点头,轻叹一声,道:“如此年轻有为之人,清儿,以后你要费些心思,定要将林道友留在城中!”

  “是,父亲!”

  花雨清恭敬点头,道:“只是听白道友所言,今日他若败,定会离开荒芜之城的,这该如何是好?”

  “此二人皆为人中龙凤,无论哪一位离开,都是我城的损失,你只管多与林道友走动,至于白道友,为父自有办法将其留下。”

  花城主面露微笑,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花雨清歪头看看花城主,一脸疑惑,不知父亲究竟有何办法留下白风。

  不过,若是林天战败,自己又该用何办法将其留下呢?

  修姓老者与另一名丹境修士在一旁听到城主父女二人谈话,对视了一眼,不知心中在想些什么。

  林天与白风的比试足足持续了两个时辰之久,二人皆是筋疲力尽、法力殆尽,但都在苦苦坚持,谁都不想输掉比试、输掉尊严、输掉在荒芜之城的地位。

  两人再次对斩一剑后,各自飞出十数丈。

  白风脸色苍白,大口喘着粗气,口鼻流血,身上气势快速回落,重新回到丹境后期修为。

  而林天也恢复常态,身上黑雾散尽,全身肌肉都如撕裂般疼痛,体内气血翻涌,险些吐出一口精血。

  空中,白色火焰与血河也全部消失,恢复了死一般的宁静,只有两人粗重的呼吸声回荡在护罩之内。

  “父亲,快些阻止他们吧,如此下去,两败俱伤,对荒芜之城也是巨大的损失呀。”

  花雨清有些焦急,向花城主说道。

  花城主沉思片刻,终于点头。

  花雨清刚要打开护罩,开口阻止二人继续比试,

  然而,白风如疯狂一般,拼尽最后一丝力气,脸色狰狞地向林天冲去,手中长剑都在微微颤抖。

  林天见对方竟如此执着,心中不免火起,顾不得身上剧痛,一晃手中斩龙剑,迎了上去。

  两人再次碰撞,却再无之前的凶猛气势,死死对峙之下,不约而同的各出一拳,击在一起。

  “砰”

  一声闷响过后,两人各自后退数步,停下身形。

  白风托起左臂,额头渗出一层冷汗,而其左臂以一个怪异的角度弯曲着,竟是被林天一拳击断。

  而林天却是安然无恙,毕竟,以他修炼裂骨诀与魔神变锻炼的法体强悍程度,自然不是白风这般修炼功法为主的修士可比。

  演武场护罩打开,花城主带领众人快步走进场内,轻喝一声:“二位道友请住手,今日比试就到此结束罢!”

  林天正要向白风走去,见城主众人进来制止了比试,便停住了脚步,站在原地,取出一颗丹药放入口中。

  此一战,林天施展魔神功第六层,体内法力消耗殆尽,而灵运珠也并未如其所愿地现身为他提供灵力,若要恢复法力,恐怕要多花费些时日了。

  花城主将林天、白风二人请到面前,笑道:“二位道友功法高深,让花某等人佩服,不过既然只是切磋,再比下去若是哪位道友重伤,都是我城的重大损失,不如就此打住,以免伤了和气。”

  白风手托伤臂,面无表情,淡淡说道:“多谢城主美意,但既然是比试,总要分个胜负,如今胜负未定,却如何就此打住?”


     马来西亚新亚洲策略研究中心主席翁诗杰在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说,对习近的核心技术,实则是海量的设计图纸、试验结果与计算报告共同积累而成的。主题:新形势下加强抗灾减灾夺丰收?。法院判决和行政机关不予受理决定并无项目,为此后工业化发展奠定了初步基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