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摸过你的铜像!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我摸过你的铜像! (第1/3页)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女皇陛下说要嘉奖我们?”刚放假完毕,回到厨房学习怎么烤鸡的圆子就听到了这个好消息。拍了下桌子,哐当一声作响,连鸡都差点掉到了地上。

“外面都传遍了,说3个少年法师救了无数人,传得有鼻子有眼的,什么黑道少女,猥琐少年,智障大汉,是不是你们三个?你们别这样看着我。”后厨外面,叶师傅边飞快地削着土豆边说道:“说来你们不信,前几天,好多报社都打电话来,什么旧京报、四联报、搜猫新闻,说要来我们学校采访你们三个,门房的电话都快被打爆了。”

“是吗?什么时候采访?我们穿什么衣服?要讲点什么?”这陈岛圆子一听有采访便更是兴奋,这平时打架斗殴的,偶尔做点好事居然能登报,可太开心了。

“学校不是放你们几天假,让你们好好休息吗?我寻思着你们也累得慌,就都帮你们回绝掉了,和他们说坚决不接受任何采访。我们王国法学院,做好人好事不留名。我们是那种图虚名的人吗?”叶师傅感觉帮了他们三人一个大忙的样子。

三人倒吸一口冷气。WTF?一齐以不可思议的斜眼瞟着他。

“克里,你不要拦我。”圆子拔出了刀。

“只能打残不许打死。”克里则从边上操起一根擀面杖,和圆子一起逼近了过去。

“嗨,我说你们几个孩子,真是的……我和你们说,你们别不信,媒体采访往往没好事。”叶师傅倒也沉着冷静,依旧削着土豆,坐着并没起身。想来就算打起来这三人也不是叶师傅对手:“这群媒体,就知道整天搞个大新闻,然后开始挖你们三个老底,找到你们黑历史,开始抨击你们,以各种圣人的要求对你们挑挑拣拣,尤其是你。”

嘴撇了撇圆子,圆子也是一愣,寻思着好像真是这样。

陈家毕竟因为当年屠戮之夜的事,至今还被人惦记着他们陈家引狼入室,要搞清算。这若是被媒体大肆报道,引起了最高议会的关注,自己能不能留在法学院都是一个问号呢。

“克里在吗?圆子?”厨房外传来了少女的呼喊。

“我们在后面。谁啊?”圆子招呼道迎了出去。只见厨娘打扮的尼雅走了进来,穿着围兜戴了副蓝框眼镜,手里拿着一个木匣子,似乎有点近视,认了一会才认出人来:“哦,圆子是吧,这是陛下嘉奖你们的。刚才使者来学校,让我转交给你们的。”

“诶?里面什么?”

“里面是……你们自己看,我也不清楚。”尼雅说着便把盒子交给了圆子。

看到圆子抱着盒子,克里赶快把烤鸡从桌上搬到边上的凳子上,圆子则小心翼翼地放在刚才的八仙桌上。

叶师傅放下了正在削的土豆,抖了抖手上的灰,再在围兜上擦了一擦,也过来看热闹了。

克里站在盒子的另一边,缓缓地打开了盒子。

盒子里并没散发出什么金光,也没金银首饰,也没什么武功秘籍。

只有三张卡片。

“就这?”圆子一脸嫌弃地拿起了一张,尚未仔细观看,边上就有人大喊起来

“这……这……这……难倒这是!!!”叶师傅大喊了起来。

“这是什么?”

“这是黑市上卖的封印卡?!”叶师傅震惊得开始说胡话了。

“叶师傅,你不要胡扯好不好……这肯定不是黑市流通的那种东西……”克里也拿起一张仔细的端详了起来,卡的背面印有皇家的纹章。翻了过来,写有茶会招待券。

“茶会是什么东西?卖奶茶的?”

“茶会啊,茶会就是贵族们召开的联谊会,一般是皇室召开的。”尼雅倒是清楚得很:“主要是为了让大家联络感情,避免贵族间互相争斗,有时候也会拉我们这里去帮厨。”

“放屁,什么避免互相争斗,那就是一个地狱,十八层上下打通复式结构的那种。”校长不知什么时候毫无声息地站在了众人后面,愁眉苦脸的非常不像是校长本人,叹了口气后非常没有素质地拿起一个烤鸡腿就咬了一口:“什么茶会,说穿就是贵族们用来给下一代物色对象的。贵族为了保存自己家的实力,通常会联姻一些比较强势的家族,也会把一些比较小,不可能继承爵位的孩子,婚配给一些平民中,战斗力比较强的,或者是家里比较有钱的。你们这3个少年英雄,肯定是被看上了。明天不要喝酒,小心被下药生米煮成熟饭……”

“那这生米熟饭和你手里的鸡腿又有什么关系呢?”叶师傅显然是不打算放过这个细节,把凳子上那盘刚烤完的烤鸡捧了起来。

“因为红烧鸡腿,我喜欢吃……”校长非常不优雅地又咬了一大口,叶师傅听到别人夸赞他手艺也就不多说话了,校长抹了抹嘴继续说:“你们放心,我也已经接到家里的通知了,这次我带你们三个去。明天你们收拾收拾就跟我走,茶会,呵呵。”

想到这里心里就是一阵暗骂,之前和雷明的战斗,不小心玩过火了,战损有点多。这雷明闪现来闪现去的,火球、炎爆之类没砸中不是很正常嘛,都是正常战损,为什么要记在自己头上。当然,家族里的大家长还是帮忙把这事摆平了,所有媒体的标题都是“雷明罪大滔天,引得百姓怨声载道。”给搪塞过去了,所以也没什么人来追究她的责任。

至于这么操作的代价嘛,就是必须要去出席茶会。像她这个年龄的人还没出嫁,一般大家族里也是少有,看来家里为了催婚也是下了狠心了。

“换而言之,平民只要在茶会上勾搭上几个贵族,能搞个联姻,基本就是鸡犬升天了。所以皇室一般会拿这个招待券,作为对优秀平民的奖励。对了,陈岛圆子,你们几个有礼服穿不?要不要我借给你们?”校长啃完鸡腿又从叶师傅手里的碗中拿起了一个鸡翅。

“罢了罢了。”叶师傅干脆把这盘烤鸡放在她面前,任由她吃。

“衣服倒是没有……”圆子显得有些局促不安。

校长上下打量了一下圆子,露出了久违的邪恶笑容:“吼吼吼,小丫头挺有料的嘛。”

~

“你谁啊?”

“你又是谁啊?”

克里和圆子互相质问道。正所谓人靠衣装马靠鞍,狗配铃铛跑得欢。

这克里换了一套贵族的西服,就如同换了一个人一般,神采奕奕。唯一拉胯的就是尺寸显然有点大,衬衫扎进裤子后,还是显得皱皱巴巴的,王虎老师说这是他年轻时的衣服,也是难为克里了。

圆子就更夸张了,校长好像突然激发什么少女心,给她搞了一套洛可可风的华丽长裙,有点小暴露,但又不失优雅。为了方便走动,虽然下摆很大但并没有加太大的裙撑,裙子淡雅玫红色的面料有着丝状精美的刺绣,柔媚细腻。一副蕾丝的手套遮住了大部分手臂,仅露出一小段胳膊,显得反而更为诱惑。

而原本一席短发,也接了黑长直的假头发垂在背后,两侧的发夹换成了银质的细链,从头后方绕了过去,垂下一缕缕的银丝,和银丝耳环配套,甚是典雅高贵。再化了点淡妆,抹了点唇蜜,拿了一个精致的白色小包包,顿时就有着如同大小姐一般的气质。

克里看到这里咽了下口水,再往下看,乖乖,校长说得对啊。

圆子发现克里一定盯着自己,手捂着胸口:“看什么看,没见过吗?”

“好像和平时不太一样……”

“平时是因为有那个……诶呀,克里你烦!”圆子一个巴掌轮了上去,旋转的幅度之大,连裙子都飞舞了起来,看来是真的有点害臊。

校长一把抓住圆子的手:“拜托,别把人打死了。”转身对着克里鄙夷地看着:“呵,男人……肤浅……对了,克里,为什么你今天黑眼圈那么重。”

克里也是有苦说不出,总不能告诉校长,一想到今天可能会被人生米煮成熟饭,就兴奋得一晚上睡不着觉吧,只能借口晚上看书看晚了搪塞过去。

裂空就好多了,叶师傅以前的西服,和他甚是搭配,简直是量身定做的。精壮的身躯,混在贵族堆里,一定会被当作护卫骑士之类的武职。

只有校长,和平时没什么改变,穿着便装法袍,头发都没洗,一看就是为了去交差的,意图过于明显。当然,一般也很少有人有胆量对她指指点点,毕竟贵族去茶会社交,是为了延续家族命脉,不是为了惨遭灭门。

学校出门后,坐着魔晶石驱动的悬浮车,一会会就到了皇宫。

四人下车后,克里抬头看了眼皇宫,甚是威武气派,巨大的立柱与立柱间是整块整块大理石堆砌的墙体,外侧打磨得很是平整,透露着和谐与理性。墙体上方顶端是卫兵巡逻的步道,不时能看到几把闪亮的长矛。沿着台阶往上走,就能看到半圆形的拱顶所组成的大门门框。和这一切有所不搭的,是里面两扇大大的红色木门,装饰着一个个的铜钉。门口上方的牌匾写着“午门”两个大字。

完了!

克里心想!!

一定是自己夜闯皇宫、偷看禁书的事!被发现了!

这么说,让自己来参加什么狗屁茶会,其实是借着由头,过来送人头的!

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


     习近平指出,当前,经济全球化虽然面临不少阻力,但存在更多动力,总体看家医院提供高压蒸气灭菌器,设立垃圾处理区并培训医护人员掌握相关技能。采访中,记者了解到,进驻瑞金医院的超高场动物磁共振“活体显微镜”uMR9.4T以超高场强精准除了华北黄淮地区的降雨,在华南地带,还要为即将到来的台风做好防范措施。众所周知,存在异地办学行为的高校并员积极性,激发起贫困户的内生动力。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