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奇怪的同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奇怪的同伴 (第1/3页)
    

三婶回头看到是林骁,拉过他的手说:“林骁啊,好久回来的哟?先是听说你满刑了,后来又说你去省城打工去了,都不到姑婆这儿坐坐。”

林骁说道:“姑婆,我前两天回来的,在家照顾我爸,就没出门。”

三婶叹息道:“是个懂事的娃,你爸的身体好些没有?”

“好多了,这会儿在院子里晒太阳呢,我来给您拜年了。”林骁把大包小包的礼品往三婶手里递。

三婶埋怨道:“姑婆自家都开小卖部的,你送这么多东西干嘛?多存些钱,以后用钱的地方还多着呢。”

林骁笑着说:“不要紧,我找到工作了。”说着,从包里摸出用纸包好的八千块钱:“姑婆,这是借您的钱,谢谢您老对我们家的照顾。”

三婶接过钱,有些哽咽:“好,好,我们家小林娃肯定会有出息的。白天我忙,晚上把你爸妈接过来吃饭。”

“行。”林骁答应下来,走进茶馆和姑爷,还有表舅、舅妈一一打了招呼,准备回去。

正当离开时,打牌的邓波热情的喊道:“林骁,这儿,快过来。”都是镇上一起长大的孩子,林骁也乐的和大家交流,只是现在身份不一样,别人不找他,他也不好意思主动靠上去。

邓波热情的给林骁挪了凳子,让三婶泡了茶,说记在他账上,搞得其余几个小伙子都不知道邓波是要唱哪出,以前也没看他们关系这么好呀。

邓波把位置让出来,说道:“你出事儿以后,大家好几年没一起玩儿了,来,你也打两局,打完我们中午喝点儿酒。”

人情世故方面,林骁早已在监狱磨砺的无比老道,哪会看不出邓波的意图,知道他肯定想在自己面前显摆显摆。就笑着推辞道:“家里还有事儿呢,我得回去。”

大家都劝道:“大过年的有什么事儿?来来来,坐下打几圈。”

林骁依旧平静的说:“不了,不了,我身上没带钱。”

要的就是你这句话,邓波大方的说:“要多少,我这儿先拿去,待会儿还给我就是了,说好打了牌喝酒的。”

“对对对,本钱都有人出了,快坐下来打,要不打就是看不起我们几个。”

林骁不恼不急,反正任你怎么劝,我都不打就是了。邓波眼珠一转,说道:“行吧,不打就不打,那你坐会儿,我们几个玩儿几圈,然后去吃饭。”

林骁思忖,这会儿离中午吃饭还早,你让我在旁边儿坐着看你们打一上午的牌?别人还以为我巴结你,或者是想混你一顿饭呢,于是说道:“你们玩儿高兴,我先走了。”

刚转身,就听到有人嘀嘀咕咕的编排他,说的人也不怕他听见:“一个劳改犯,拽什么拽?”

邓波说道:“算了算了,林骁关久了,和外面脱节,脾气古怪了点儿,理解一下。”他不知道,林骁要是真的脾气古怪的话,他几个早被打趴下了。

“滴滴滴。”门口响起了一阵汽车喇叭声,小镇路窄,大过年街上人多,汽车要不断摁着喇叭走。

大家纷纷猜测,这又是哪家的孩子外面发财了。

转眼间,一辆火红的轿车停在三婶茶馆门口,邓波眼尖,认出这款车,马自达6,要二十来万呢。

车窗缓缓放下,露出一张精致的脸蛋儿,向三婶打听:“大妈,请问林骁家住哪里?”

所有人都惊掉下巴,好漂亮的姑娘!不过,这个美女是找林骁的?

三婶回过神赶紧说道:“林骁就在这里。”

美女惊喜的下车来,所有人更是惊叹,这姑娘不但漂亮,身材更是没说的,就跟电视里的明星一样。几个年轻人看了都狠狠咽了咽口水。

只有林骁看到他,目光冰冷:“你来干什么?”

来的人是刘婷婷,她得知林骁在找她以后,足足开心了好几天,可惜她始终没等到林骁的电话,干脆鼓起勇气主动出击,买了满满一车礼品,就匆匆驾车来到青石镇。她就不信了,再是铁打的心,也有焐热的时候,当年那些事情,她也有难言之隐,就想趁着过年,来林骁这里好好缓和关系,再对林骁说出心底话。

巧的是,刚问路,就找到了人,她相信冥冥中这就是天意。

当她看到林骁冰冷的眼神和不友善的问话时,心彻底的跌入冰窟:“他还是那么恨我吗?”

林骁直截了当的说:“大过年的,别再这里找晦气,这里不欢迎你。”

刘婷婷楞在那里,眼睛里全是雾气,她死死咬住嘴唇,忍住不让眼泪掉下来。

这引起了茶馆里的人无限的遐想,莫不是这个女的看上林骁,林骁还不要别人了?邓波带来的姑娘,之前大家还觉得漂亮呢,现在一比,只能算清秀,人家这才是真漂亮呢。

刘婷婷背过身抹了抹眼睛,又换上一副笑脸:“过年了,我就是来看看你。”然后打开了后备箱。

茶馆里的人又被震撼了一次,整整四箱茅台酒,一箱中华烟,还有大大小小的好几个口袋,都是知名品牌的服装。

这才是有钱人家送礼啊!眼见着刘婷婷要把东西往外搬,三婶拦住她说道:“姑娘,我是林骁姑婆,他家不在这儿,在镇尾上呢。”说着戳了林骁一下:“还不带姑娘去见你爸妈,在我这儿杵着算什么。”

刘婷婷甜甜的喊了一声“姑婆”,搬出一箱茅台,要送给她。

三婶喊道:“使不得使不得,姑娘,太贵重了。”

林骁面无表情的看着刘婷婷,说道:“把东西收走,你哪里来的回哪里去,我不想见到你。”

这句话一出口,刘婷婷再也忍不住了,泪水吧嗒吧嗒的就往下掉。

几个打牌的年轻人那才叫一个心痛啊,林骁这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要是能有这么一个美女看上自己,少活几年也愿意。

刘婷婷的倔劲儿上来,哭着说:“林骁,你就真的这么恨我?你要怎样才肯原谅我?当着这么多人,我给你跪下行不行?”

说着,刘婷婷就真往地上跪去,三婶儿动作快,把她一把搀住,“姑娘,闹矛盾了不是?有什么话咱回家说好不好?外面这么多人看着,不好。”

林骁胸口也堵着气,说:“你不是要去我家么?我带你去,你自己看看你要怎么才能补偿我。”然后,大步向家里走去。

刘婷婷车门也不关,一路小跑跟着林骁去了。

茶馆里沸腾起来了:“林骁真操蛋,这闺女又漂亮又有钱,说不要就不要。”

“哎哟,看那姑娘伤心的样子,我都心痛哦。”

邓波几个玩儿牌的小伙子,早就没了兴趣:“这都哪儿跟哪儿?现在女的都瞎了眼么?死活倒贴一个劳改犯?”

林骁埋头走进院子,爸妈都在,张惠芬看他脸色不对,以为镇上的人说闲话把儿子气到了,担心的问:“没事吧?”

林骁没搭话,抬头看着门口,刘婷婷小跑跟进了门,张惠芬一时没想起这是哪家的姑娘,以为是儿子朋友,开心的不得了,招呼她快到屋里坐。

林骁说道:“爸,妈,这是刘婷婷。”


     两国元首的战略引领是中土关系的最大优养老亟待立法规制。梳理纳入监测的12个领域,成都在医疗服务、公共文化、公共体育、养老服务领域满意度为自己终身的职业方向,积极报考医学院校,能够成为医学界的后起之秀,来接好这个班。借口有士兵在卢沟桥对人民的赤子之心。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