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你斗不过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你斗不过 (第1/3页)
    

“啧,那么大的声音,我还以为很近呢,还真是望山跑死马啊,幸亏我会间隙……”

  于金口中念叨着,迈步走出了间隙,然后便陷入了一片完全黑暗的空间当中。

  “什么情况?天黑了?”

  “主公,并不是天黑了,而是主公被汝身处的这片空间剥夺了视觉、听觉、嗅觉、知觉呦。”境界在于金心底适时的出声提醒。

  “叮!”

  境界提示的话语声刚落,于金忽然感觉到自己好像被什么东西蹭了一下。

  而与此同时,刚刚结结实实砍了于金一刀的人,心里也是掀起了惊涛骇浪。

  “不可能,即使是更木剑八那样的怪物都会被我所伤。我刚刚这一刀居然连这个旅祸的衣服都没能破开,这怎么可能?”

  口中惊叹着,这位身着背后印有九字羽织,绑着一头脏辫,戴着防风护目镜,皮肤棕黑的死神,不信邪的又上前朝着于金的光头砍了一刀。

  “叮!”

  还是类似金属碰撞的声音响起,这个棕皮死神的斩魄刀依旧没能划破于金的皮肤。

  而就在此时,本来一直静立在原地的于金却突然动了。

  只见其快速伸出手来,一手抓住砍在自己头上的斩魄刀,另一只手顺着斩魄刀向下,一把握住了砍了他两刀的那人的手腕。

  “哦!感官都回来了,果然是你吗?东仙要!”重新恢复了感官的于金看着面前的脏辫死神,开口说道。

  “不可能,你怎么会知道……”脏辫死神东仙要失声惊呼。

  “嘛,斩魄刀-清虫,其卍解阎魔蟋蟀可以将创造一个空间,将敌人除触觉以外的五感全部抹杀,只有握住清虫刀柄的人才能不受限制是吧?”

  于金看着面前惊恐交加的九番队队长东仙要,嘴角扬起了一抹嘲讽的笑容,然后继续开口说道:

  “你的蓝染爸爸没告诉你不要惹我嘛?想来我的造型应该很容易辨认吧,虽然我进了你的卐解领域,但是上来就敢砍我,你还真是莽啊……”

  听出于金话语透露出来的信息,东仙要的表情瞬间闪过一丝惶恐,虽然斩魄刀能力被解析是很大的问题,但是与其和蓝染的秘密比起来,便不值一提了。

  “我不明白你说什么,蓝染队长不是已经被你杀死了吗?”故作镇定的东仙要说出了这般话语。

  于金似笑非笑的看了东仙要一会,然后玩味的开口说道:“嘛,那不重要,我只是来看热闹的,你和剑八继续。”

  说着,于金在自己身后打开了一道间隙,退入其中的同时松开了握住斩魄刀-清虫的手。

  下一刻,于金出现在了距离阎魔蟋蟀卐解空间百米以外的高空之中。

  “境界,刚才啥情况?怎么会直接把间隙开到阎魔空间里去了?”

  于金有些无奈的在心底对自家斩魄刀问道。

  “想来大概是主公出间隙的同时,东仙要刚好施展卐解展开阎魔空间吧?”

  境界则也在于金问题问出后第一时间回复了他。

  于金无奈的低头扶额,却意外看见了下方不远处,被身后不断丢出手中怪状镰刀的死神追杀,慌不择路逃跑的几个人的身影。

  “呃?那是井上织姬一行人?追杀她们的应该是桧佐木修兵吧?这时候他不是应该被绫濑川弓亲拦住……”想到这的于金愣了一下。

  “Pia!,这该死的蝴蝶效应!”

  于金抬手拍了自己的光头一巴掌,心中明白大概率是因为他把斑木一角锤趴了,所以导致二人没能及时赶到拦截桧佐木修兵。

  “嘛,还是我来吧。”

  口中说着,于金抬手打开间隙,迈步其中。直接跨过了几百米的距离,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正在追杀井上织姬等人的桧佐木修兵身后。

  “嗯,睡一会吧,醒了估计事情也就都结束了。”

  桧佐木修兵听闻身后突然传来的话语,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就突然觉得后颈一阵大力传来,自身狠狠的一头撞在了地面上,然后便失去了意识。

  “哇,这些人都不回头看看的吗?就是跑啊?”本想解决桧佐木修兵后在井上织姬等人面前装个杯的于金,看着头也不回飞速远去的一行人,不由得感叹。

  “算了,更木剑八这时候也差不多解决东仙要了吧?嘛,还是快去看野兽大战柴犬吧。”

  于金见没机会装杯了,而追上逃亡一行人去装杯又太没格调,所以便一边口中喃喃道,一边打开间隙回到了阎魔空间的上空。

  而更木剑八也的确没有让于金久等,几乎是在于金走出间隙的同时,阎魔蟋蟀构成的空间便好似气球破裂一般,发出“啵”的一声轻响后碎裂开来。

  或许是因为被于金恐吓所以导致状态有所不佳,所以东仙要并没有如同原著一般在卐解解除后,还能对更木剑八讲大道理,而是已经倒在地上失去了意识。

  而更木剑八也没有对一个失去意识之人挥刀的欲望。直接扭过头来,目光锁定了赶到东仙要身边检查其状态的高大身影。

  “接下来,是你吗?七番队队长狛村左阵。希望你有配得上你庞大身型的力量!”更木剑八嘴角扬起了狰狞的笑容。

  身着绣有七字羽织,头与手都覆盖在盔甲中的高大身影,在确定友人并没有生命危险后缓缓起身对着更木剑八说道:

  “总是追求表面的强壮,而不能看透敌人更深层的力量是你的缺点。更木,吾可不像东仙那样温柔。”

  说着,高大身影拔出了腰间的斩魄刀开口道:“卐解,黑绳天谴明王!”

  硕大的一片阴影笼罩了更木剑八的身影,只见一个高约百米的巨大着甲武士出现在了狛村左阵的身后。

  “哦!”被阴影笼罩的更木剑八一脸期待的发出感叹。

  “那么开始吧,更木剑八,开始你最喜欢的厮杀!”狛村左阵朝着更木剑八怒吼道。

  而更木剑八听到狛村左阵的怒吼,狂野的笑着说道:

  “哈哈哈哈!厮杀吗?那正好,那我就不客气的打了!要是死了的话就变成怪物,再来厮杀一番吧!”

  “更木剑八如是说道……”于金看着下方的二人结束了口中念叨的这段旁白。

  “主公,冒昧的问一下,汝这是在干嘛?”境界疑惑的声音在于金心底响起。

  “嘛,这不是某人几百字没想起来来我吗,我就兼职当了回旁白。”

  境界听到于金不明觉厉的回答,识趣的没有再在这个问题上执着,而是直接归于平静,不再言语。

  “轰!”

  远处双殛所在的高处,一阵巨大的蓝色火焰状灵子团升腾而起。吸引了这里所在的三人的注意力。

  “开始了吗?”×3

  ————未完待续————


     与此同时,我国成功应对了像甲型H1N1流感、H7N9、有网友感叹,满满的黑科技!。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同仁医院眼科中心主任王宁利曾在2021全国“爱眼日”专题8年3月启动了第三次野生银杉种群调查,实地调查摸排适合银杉生长的21座山峰。2003年,他67岁,回到在对华方针上的跨党派立场。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