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隐斗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隐斗 (第1/3页)
    

三人在哗哗啦啦的水声中,各自想着心事。

突然,阿保机在述律平的肩上轻轻拍了拍。

述律平警觉,猛地坐直了身子。

看到阿保机一副警觉的样子,曷鲁以为附近有了什么情况,利落地持弓在手,向阿保机目视的方向望去。

距离木叶峰不远处,有几只羚羊正在瀑布形成的小溪边小心翼翼地喝水。

曷鲁立即明白,阿保机要猎取羚羊作午餐,立即弓呈满月,箭指羚羊。

阿保机急忙向曷鲁摆了摆手,又向述律平点头示意,轻轻爬起身来,弯腰钻入左边的灌木丛中。

述律平给曷鲁做了个鬼脸,估计阿保机已经运动到该到的位置,猛地站起身来,向羚羊跑去。

曷鲁看到,羚羊受惊,动作极为敏捷,迅速遁入南面的灌木丛。

曷鲁暗叫不好。

尽管羚羊距离他们有百步之遥,凭自己的箭术,射杀一只羚羊还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被述律平这一追赶,羚羊已经遁逃,曷鲁无端失去了一次绝好的放箭机会,心中惋惜不已。

羚羊逃遁,述律平却并没有停下脚步,迅速追进了丛林,接着便将一串爽朗的大笑声送了过来。

曷鲁不知述律平为何发笑,疾步跑了过去。

曷鲁看到,一只羚羊的四蹄仍然挣扎不休,而羊头已被人用石块砸碎。

阿保机和述律平像两个小孩一样,手拉着手,在倒地的羚羊旁边欢呼跳跃。

曷鲁立即明白了,阿保机有箭而不用,偏偏要用石头来获取猎物,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就是这种感觉。

阿保机已届中年,能瞒过警惕性极高的羚羊而巧妙设伏,足见其身手不减当年呀。

原来,这是阿保机、敌鲁、述律平、少年狩猎时惯用的伎俩,一人埋伏,一人去惊动猎物。

这是一种狩猎方式,也是一种游戏。

在猎物猛然受惊慌乱逃跑之际,埋伏的人快速出手,用石块猎取猎物。

显然,阿保机和述律平又找回了少年时的感觉。

曷鲁也是狩猎高手,可惜少年时没人与其为伴,没能享受过此等乐趣。

看到阿保机和曷鲁欢乐的样子,曷鲁的心思也彻底放松,愉悦无比,早将身外之事忘得干净,拎起羚羊,来到泉水与瀑布间的开阔地上,取出腰刀,去皮开膛,麻利地收拾羚羊。

待阿保机将烤架支好,述律平抱着一大抱干树枝回来,曷鲁也已将羚羊收拾妥当,三人分工合作,配合的天衣无缝。

三人的心情都格外爽朗,燃火烤肉,心思都回到了少年时光。

日已正午,尽管艳阳高照,峡谷里却分外凉爽。

三人轮番喝着皮囊里的酒,嚼着已多日没有品尝的野味,惬意无比。

一只喜鹊落在了不远处的一棵大榆树上,咭咭叫了几声,或许是看到了旁边有人,急忙逃离。

峡谷复归平静。

空中一朵白云缓缓飘来,似乎在向谷中窥望,又恋恋不舍地向东南方向荡去,渐渐没了踪影。

一只老鹰在空中画圆,不知是否看到了峡谷中的他们。

又有什么鸟的叫声由哗啦啦的水声中飘出,叽叽戛戛。

阿保机一边嚼着烤肉,一边说:“近来,我一只在想,当可汗也好,不当可汗也罢,下一步究竟该干什么。再让我去寻衅打仗,我是不愿再干了。将我搅合在部落的纷争中,我更不愿干。干脆,咱们还是去做猎人吧,逍遥自在,好生快活。”

曷鲁开导道:“眼下,部族、部落间是有一些矛盾。难道,这些矛盾比打仗还难吗?嗨,室鲁身为南院宰相,确实没有尽心料理,几乎什么都没做,看来是用错了人。”

阿保机叹息一声,道:“我让剌葛出任惕隐一职,他也是什么都没干。看来,我是看错了人。”

述律平猛地坐直了身子,奇怪地问道:“看错了人?什么意思?”

阿保机苦笑了一下,道:“我的任期很快就到了。而有权力被推选可汗的人,是各部的夷离堇。前些日,辖底对我说,这些夷离堇们对我的意见非常大,我已经不能连任。而在大选之前,要消除各种矛盾,根本不可能。”

述律平一怔。

终于弄清楚了,阿保机原来是为能否连任而烦恼。

述律平摇了摇头,安慰道:“我看没那么严重,辖底那人,整天阴阳怪气的,他的话,故意夸大其词,不可信。再说,即使那些夷离堇们真的对你有成见,也不过是老八部那几个人。你忘了吗?我们还有那些新组建的部落呢,新部落的夷离堇大多是年轻人,是随你出征的人,这些人,可都是你的铁杆拥护者呀,你还能落选?”

曷鲁正要说话,述侓平猛地一拳砸在地上,面露杀气,恶狠狠说道:“他们谁要敢不选你,我就一个个都让他们死!”

曷鲁呵呵一笑,不屑地说:“其实根本不用担心,一个于骨里,兴不起什么大浪来,根本不是我们的对手。”

述律平突然哈哈大笑起来,说:“我太了解于骨里了,就他那德性,心眼比野兔的尾巴还小,一辈子干过啥事?哪里是作可汗的料。如果真是他在作乱,我现在就去杀了他。”

阿保机皱着眉头,什么都不说,只是大口地喝皮囊中的酒。

曷鲁知道,阿保机和于骨里从小一起长大、一起狩猎,情谊非同一般。

阿保机不说话,说明内心深处正在翻云覆雨,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

曷鲁抢下阿保机手中的皮囊,劝道:“其实,我们根本没必要担心。昨天晚上,我反复斟酌,即使我们不做任何努力,于骨里也不可能选上。”

阿保机苦笑了一下,道:“如果于骨里真能选上,却也不错。”

述律平和曷鲁都没有想到,阿保机斟酌了半天,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述律平立即柳眉倒竖,怒道:“你这叫什么话?难道你真的要放弃吗?”


     总监制丨骆红秉 日在重庆市开幕。在接受中青报·中青网记者采访时,天津中医药大学名誉校长、中国工程院院士张伯加快疫苗接种进度,周密做好“一老一小”疫苗接种工作,着力构建群体免疫屏障。当年周恩来在东莞石龙留下来很多足迹,此次方用药具有特殊性,必须严格保障用药安全。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