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红阁之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红阁之主 (第1/3页)
    

杜俊东为人真是不错,见我坚持去勘察现场,很是担心我,对我说道:“武总,要不我们还是到外面找能人异士吧,这事情真的很邪门和蹊跷。”

我对杜俊东说道:“这样杜总,一会你带我去原来的施工现场,就去那个地下停车场,我一定把这里面的事情弄个水落石出。”

我看到杜俊东还有顾虑,我知道,杜俊东一方面担心我的安全,另一方面他自已也真的对那个地方恐惧。

见我坚持去施工的工地去勘察,尤其要去那个地下停车场的施工现场,要说杜俊东不害怕那是假的,可是,杜俊东心里十分清楚,要是派别人去,肯定没人敢带我去。

是啊,下面的这些员工,每月只有几千元的工资,那么危险的地方,尤其涉及到灵异的事件,大家都很忌讳。

要是我刚毕业参加工作那会的状况,如果不是实在迫于生计,遇到这种情况,我也不去,即使因此丢了工作也无所谓,犯不上为了那几千块钱把自己的小命丢掉。所以对于下面员工我还是很理解的。

杜俊东心里害怕是害怕,还是答应了带我去现场的请求,这里他的职务最高,谁都可以躲过去,只有他躲不过去。

我心里明白,就对杜俊东说道:“放心吧,杜总,到时候你就把我带到地下停车场门口以后,你就可以离开,到时候我自己进去就行。”

杜俊东说道:“那样好吗,我还是在外面等你,万一有啥情况我好接应你一下。”

杜俊东不愧是高级的管理人才,林静楠真的没有看错人,即使他心里真的很害怕,但是仍然能说出这样的话,这种担当真是外面那些普通员工无法比的。

我对杜俊东说道:“杜总,你放心吧,我心里是有分寸的,俗话说,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进一步讲,就是我真的有什么事情,你不要你负责的。”

听了我这样说,杜俊东似乎悄悄的松了一口气。其实杜俊东毕竟是一个普通的人,遇到这样的事情,心里害怕是正常的反应。

现在他能和我说出这样的话,而且还带着项目组的人守在施工地的附近,即使这种情况下,下面的人没有散掉,其能力和忠诚度,人品都是难得可贵的。

我现在做这些本来就是帮林静楠巩固在公司地位的。

我现在天师境界,现在人界基本上没有对手了,所以对这次的事情,我的心态和以前面对尹墨甄那些事情的心态是不一样的。

那时候,对于尹墨甄,因为境界相差悬殊,我是没有任何一战之力的,就打他的手下,要是没有胡惠茜帮助我,早就不知道死多少回了。

这次不一样,我对自己很有把握的,根本没有对胡惠茜说这件事情,对这件事情有了自己的判断。

所以我没有做过多的耽搁,催促杜俊东马上动身,带我去富豪购物中心的地下车库的施工现场,也是那几个工人发生事故的地方。

毕竟,林静楠的父亲只给我三天的时间,时间有限,很明显施工现场有未知的邪祟鬼物搞出来的这些事情。

解决施工现场的的邪祟怪物,对现在我来说不是难事,根据那个项目经理和杜俊东的讲述,把我心中的疑虑解开,恐怕要费些周折。

如果这次单纯的把富豪购物中心作怪的邪祟收了,不把我心中的怀疑和判断弄清楚,恐怕林静楠执掌公司还会遇到麻烦。

所以我要利用这三天的时间,把这一切都弄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这样算起来,三天的时间还着有有点紧张呢。

在我的不停催促下,杜俊东站起身来,伸手拉开办公桌子的一个抽屉,开始不停的翻找起来,不一会儿,他的手上拿了两样东西,我看的清清楚楚,一个是平安符,一个是平安鼓。

开始,我还真有些吃惊,没想到杜俊东还真不简单,竟然有这些法器,仔细一看,我忍不住笑了。

这些都是一般寺庙里流通处或寺庙门前小摊上卖的旅游纪念品。这东西买的时候,都被说有某某大师开过光什么的,在那些景点庙里的小和尚,小道士忽悠下,游客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心态,买下来。

其实,这些都是近些年来寺庙商业化运作的结果,真正的大师像茅山的玄静道长他们,怎么会无聊的去向游人兜售这些小玩意。

我看到杜俊东手里的小玩意没有一丝法力波动,不由的感到好笑。

我借故把杜俊东手里的平安符和平安鼓要过来,假装拿在手里仔细的观看,其实以我视力敏锐程度早就看清楚了。

这时候杜俊东对我说道:“武总,这是我在庙上求来的,你选一个戴在身上吧。”

我看到杜俊东这个人真是不错,于暗暗的将我的法力注入到平安符和平安鼓中,再将这两样东西还给了他。

我对他说道:“我用不上,这两样东西你好好的戴着吧,在你遇到危险的时候,会保护你平安。”

杜俊东听了我的话有些意外,有点不明白我为什么懂的这些。

我没有理会他,接着对他说道:“记住,当平安符和平安鼓碎裂了以后,就会失去了作用。这两件东西,平时只带一样即可。也可以给你最亲的人带。”

我不想和他说太多,宁愿让他先相信,他求来的平安符和平安鼓是很灵验的。

我和杜俊东出发了,在路上,我一再我告诉杜俊东,只把我送到富豪购物中心地下车停车场的门口就可以,然后他就可以回去等我的消息了。

杜俊东的工地现场办公地点因为和施工单位的施工人员住处是在一起的,所以离工地本来就很近,只有不到一公里的距离。

所以杜俊东还开着车,只有五六分钟就到了富豪购物中心的施工现场。

我下了车以后,让杜俊东把我领到地下车库的门口,就催促杜俊东赶紧回去等我的消息,让他这两天不要和我联系,除非我主动联系他。

杜俊东走了之后,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向四周看了看,这里是本市很热闹的商业街,街上的行人还真不少。

我看着冷冷清清富豪购物中心的工地,这个看起来挺宏伟的建筑,主体工程已经完工,门窗都已经安装完毕,外墙装饰也完工接近一半,两个高大的塔吊,孤零零的竖立在那里一动不动。

在不远处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人群热闹无比,没谁留意近在咫尺的富豪购物中心工地上的冷清。

我顺着通道,往地下停车场走去,只往里面走了数十步的距离,光线一下子暗了下来,一种阴冷的气息扑面而来。

只是短短的十几步的距离,这里就和外面是两个世界。难怪工人们没有人敢在这里继续施工。

我有意压低自己的境界,我身上的暴露的气息只想当于法师中期的境界。

我这样做的目的可不是我怎么想低调,我怕我本身天师境界的威压爆发出来,吓跑那个邪祟,这样有些事情没法弄清楚,索性来个扮猪吃虎。

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在这里捣乱,阻止富豪购物中心施工,给林氏房地产公司捣乱。

我一边继续往里面走,一面观察着,这种阴冷的气息越来越浓重,还有一种浓浓的发腐发霉的味道,一片黑暗,伸手不见五指。

我才往里做了几十步的距离,按理说地下停车场不应该这样黑暗,不过也无所谓,我运转体内的道家真气,仍然把里面的情况看的清清楚楚。

上千平米的地下停车场,已经接近完工,水泥地面都已经平平整整,只是地面的的设施还没有安装,所以黑暗中的地下停车场显得更加空空荡荡,只有我走路脚步声音回荡在我的耳边。

我走到停车场的中心位置停下了,这里恰恰是视频中那几个工人在这里施工的位置。

黑暗中,这里还摞着十几袋水泥,一堆砂子,旁边还有一个水泥搅拌机,淌出来已经和好的水泥已经凝固,一些工具胡乱的在周围散落着。

就在这时候,一阵凄厉婴儿的啼哭声传了过来,开始是隐隐约约的,接着这婴儿的哭声越来越清晰,这声音和杜俊东在公司放出来的视频里的婴儿的啼哭声音一模一样。

我无法拍摄视频,因为那些工人施工时,这里面是有照明的,现在这里停工后,电源早关了,现在工地出现这种情况也没人来,这么大面积的地下停车场,一片漆黑,只有我一个人,空气中回荡着凄厉的婴儿的啼哭。

即使事先我不知道富豪购物中心的情况,我也会判断出这不是真正婴儿的哭声,试问哪个婴儿就即使就在面前,也不可能哭出这么大的声音。

就像一个大号的音响,在你跟前放出最大的音量。也难怪没有哪个工人再敢到这里复工。

要是普通人,如此大的地下停车场孤零零一个人,黑暗中,听着这么大声婴儿如此凄厉啼哭,恐怕早吓得晕过去了。

不过,我现在可不是普通的人,我可是人界堂堂的天师,我的神识已经感应到了有东西,在黑暗中窥视着我。

即使我刻意压制自己的境界,但是我的神识依旧是天师境界的强大神识,那个小东西我感应的清清楚楚,我根本不在乎这个小东西。

这时候空气中那种腐烂发霉的味道越来越浓了,婴儿啼哭声忽然变成了一个孩子的嘻笑声。

我冷笑着,故意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我倒要看看这个小东西能拿我怎么样。

突然,我上方一大块黑乎乎的东西朝我的头顶无声无息的坠落下来。

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我轻轻的往旁边跨了一步,一块大约五六平米的水泥板咣当一声,擦着我的身体落了下来。

好险,幸好我强大的神识格外敏锐,要是普通人,早被这个水泥板拍成肉饼了。

这小东西力量还不小,我暗自叹到。

我知道那几个工人事故是怎么回事了,这个小东西够狠毒的,看来我不能轻易的饶过他。

这时候,我看见一个小小的身影从一个黑暗的角落飘了过来,两只胖乎乎的小手捧着一个东西,轻轻的落到地面,离我五六米远的距离停住了。

这个家伙虽然发出婴儿的啼哭,但是看身形像五六岁的孩子那么大,他现在就站在我的面前,用怨毒的目光看着我。

要不是这怨毒的目光让人毛骨悚然,我几乎认为这就是谁家跑出来的可爱小孩子,甚至会忍不住想抱一抱。

这个小家伙并没进一步的对我攻击,真的像一个孩子一样,在我的眼前把手里的东西扔在地上,用手一下一下的拍着,同时,依旧用那怨毒的目光看着我。

这可不是谁家的小孩子,现在我看的清清楚楚,是个修为境界不低的小鬼。

这个小鬼不简单,我看见,他那胖乎乎的小手在地上拍的,可不是什么普通孩子拍的小皮球,而是一个人的雪白的头骨。

我依旧站在原地没有动,冷冷的看着眼前这个小小的身影,一下一下在地上拍着那个雪白人的头骨。

一阵凄厉刺耳的婴儿的啼哭,果然婴儿啼哭声音就是这个小鬼发出来的。

忽然婴儿啼哭声又变成了小孩开心的嬉笑声音。

一个细细的声音传出来,这个小鬼还可以与人说话,显然境界修恐怕超过人界法师初级战力。

这个小鬼依旧怨毒的眼神看着我,对我说道:“你竟敢多管闲事,不过我喜欢,你这个人界法师修为境界不低,到时候把你的脑袋炼化,可比我手头上的这个东西好玩多了。”

说着,这个小鬼把手里雪白的人的头骨,在我面前故意晃了晃。

我没有说话,还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只见这个小鬼说道:“呵呵,你吓傻了吧,一个人界普通法师也敢管本尊的事。”

说完,这个小鬼把那个雪白的头骨在地上拍了两下向我扔过来,只见这个雪白的头骨,瞬间变得如同一个小轿车那么大,在空中不停的旋转着,眼睛和嘴部黑乎乎的大洞,竟然生出一股神秘的巨大力量,看样子要把我吸入那个头骨里面去。

我急忙运转体内的道家真气,从怀里摸出了拷鬼棒,随手扔在空中,既然这个鬼东西已经到了我的面前,现在他就是想走也走不了。

我不想和他过多纠缠,所以我不再压制自己的境界,只见这个拷鬼棒一下子在空中变成了几丈大小,那个巨大的头骨和拷鬼棒碰到了一起,发出了巨大的响声。

只听吧嗒一声,空中那个头骨被拷鬼棒碰了个粉碎,变成一堆粉尘,落在地上。

与此同时,那股巨大的神秘的吸力,也消失得无影无踪。我突然爆发出来的天师境界战力,把这个小鬼被吓得连连后退,突然转身就逃。

我用手一点,又有不少法力注入空中的拷鬼棒,这杆拷鬼棒狠狠的砸在那个正在逃跑的小鬼身上。

我这一下没有用全力,只是废掉了这个小鬼大部分的修为,将他击伤,于此同时,我悄悄的将一缕印记标记在这个小鬼身上。

只见这个小鬼吃了我一记拷鬼棒后,一个跟头栽倒在地。

很快这个小鬼爬起来,不敢回头继续和我交战,飘到空中向外逃去。

我也没有着急追赶,有那缕印记在他的身上,他无论跑到哪里,我都会找到他。

我在这个小鬼后面,不紧不慢的悄悄跟着他,出了这个地下停车场,我发现外面这是已经是繁星满天了,街上已经冷冷清清,没了行人,只有昏暗的路灯亮着,偶尔有一辆汽车驶过。

杜俊东把我送到富豪购物中心地下停车场工地的时候,还是下午四点多,不知不觉我在地下停车场工地竟然过去了这么长的时间。

我看见,漂浮在空中的小鬼,头也不回,向市里某个方向逃去,这个小鬼大概被我吓破胆了。

令我感到惊讶的是,这个小鬼并没有往郊区方向逃跑,而是飘进一个宾馆里,然后在走廊里某个房间门口消失了。

我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在心里说道:“果然有人背后捣鬼。”

我暗暗的记住了这个房间,悄悄的从外面攀上去,从开着窗子进入了这个房间。

我收敛身上气息,要是还是以前的修为境界,我不敢如此大胆冒险。

要知道,我的身上还剩下一张隐身符呢,如果确实需要近距离探查,就会用隐身符隐藏自己的身形,悄悄接近探查目标。

现在,我没有那么多顾虑了,我进阶天师境界之后,收敛身上的气息后,一般法师境界的人界修道者,很难发现我,除非玄静道长,胡惠茜那样,法师后期巅峰境界,离进阶只有一步之遥,而且还要专修神识的人才有发现我的可能。

当然即使房间里的人有这种境界,万一发现我也不怕,我天师境界对法师后期巅峰境界也有压倒性的优势,大不了就灭了他,即使多费一番手脚也无所谓。

此时,房间里的情况我一览无余,有一个人我非常熟悉,刘国志,另一个人是一个身材矮胖,光头,目光凶狠的一个中年男子?

这个人身上穿着一件印花的衬衫,敞开的领子露出有一条神秘的项链,由一个个人的拇指指甲大小的白色骷髅形状的珠子穿成的,我看见这个洁白的项链上的每颗白色的骷髅珠子,都隐隐的有黑气环绕。

我悄悄的拿出手机,一键静音之后,对着屋子里的这两个人一口气拍了十多张的照片,然后把我的手机收好,想听听,刘国志和这个家伙到底说些什么。

刘国志还没来得及说话,这时候,被我打伤的那个小鬼突然现身,出现在房间里,把刘国志下了一跳。

小鬼到现在才现身,也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我是亲眼看见小鬼飘进这个房间里面,我才绕道外面,从窗子翻进来,悄悄潜到这间屋子里的。

按理来说,这个被我拷鬼棒击伤的小鬼,应该早就进入房间了才对啊。


     三、新冠肺炎疫情仍是活困难的党员、群众。从入党的那一刻起,我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和文艺观就形成单独影响涉案专利权利要求的新颖性或创造性的文件,并无不当。从受制于人到司中,美国只有一家企业上榜。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