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长大了想当医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长大了想当医生 (第1/3页)
    

雷宇三人进到客店之中,便感觉一阵奇怪的气氛,客人们很多,却一直吃喝,并不言语。

因为客满,只有角落里有两个公子哥身边还有空位,三人便来要求拼桌,结果遭到了公子仆人的拒绝,但那位公子却表现得十分热情,一派大度风范,非但邀请雷宇三人同桌,还要请客。

雷宇上前,与对方客气了一番,加了一把椅子,三人坐了下来。

柳长歌对面,正是那个谦谦如玉的富家公子。

富家公子边上,则是他的伴当与雷宇。

打扮像是书童的仆人,年纪不大,明目皓齿,长得很是水灵,与自家公子仍有一段差距,单论气质而言,则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周民大马金刀的坐下,唤来小二,点了一坛酒,四斤熟牛肉,向贵公子说道:“多谢公子款待,但有一句话,公子可说错了。”

贵公子微微一愣,问道:“哪里说错了?”

周民笑道:“武林人士之中,亦有许多道貌岸然之徒,可不全是光明磊落的汉子。不过,公子目光如炬,我们三人,恰恰就是公子说的那一类人,公子可以放心。”

贵公子咧嘴一乐,说道:“如何见得?”

周民笑道:“日久见人心,要说我却说出来。我有一句话,倒要问问公子从何而来?”

贵公子道:“京城。”

周民“哦”了一声道:“又去哪里?”

“四处闲游罢了!”

这时边上的书童故意弄出一丝响动,努着嘴,带着一副不厌其烦地表情。

周民看了书童一眼,哈哈一笑,说道:“公子你不计较咱们是粗汉,可这位小伴当,似乎对我们大有意见。”

贵公子狠狠瞪了小仆一眼,淡淡地道:“哪里,兄台多虑了,我这位小仆力气不中用,走得时间长了,有些劳累了,兄台莫怪。”

周民不置一词,心说:“好端端的一个富家公子,不在府中享受荣华富贵,跑到这个穷乡僻壤来做甚,身份岂不大有可疑?”

雷宇插言道:“原来公子是京城人士,想必是大户人家。我要劝公子一句,江湖上可不太平,人心险恶,公子出门在外,要小心为上。”说时,向四周环视。

贵公子笑道:“老兄的话,我记住了,多谢。”

雷宇接着道:“萍水相逢,守望相助,自是应当。我叫雷宇,不知公子如何称呼?”

贵公子道:“我姓玉,单名一棵树字。”

雷宇抱抱拳道:“玉树公子,幸会幸会!”

周民自报家门,说道:“周民,江湖绰号黑阎罗。”

玉公子微微颔首,说道:“周兄,你好。”

本该轮到柳长歌介绍,他却兀自念着“玉树”两个字,心道:“玉树临风,风流倜傥,果真如此。”

玉公子望着柳长歌,笑道:“这位仁兄如何称呼?”

柳长歌啊了一声,忙道:“我叫柳长歌,江湖上还没有名号。”一时着急,居然说出了自己的真名,说完之后便后悔了,幸好室内没有仇敌。

玉公子笑了笑,说道:“柳兄的性格,似乎有些沉默寡言?”

周民尴尬一笑,抢白道:“我这位柳兄弟,平时是有些呆,别看他有些呆里呆气的,可手段很是高明。”

柳长歌一怔,说道:“让公子见笑了,我方才正在想一些事情。”

玉公子道:“不善言谈的人,往往都有过人之处,我看公子背后好像背着一把长枪,练的是枪法么?”

柳长歌道:“一点拙技罢了,公子见笑。”

周民则有心试探这个玉树公子,会不会武功,便说道:“柳兄弟,我看玉公子对你枪很感兴趣,不如借与公子一观。”

“玉公子,当真要看?”柳长歌将亡枪递过去,却不知周民的心思,补充道道:“公子小心,我这枪有些沉重,别伤了公子的手腕。”

玉树本来不是要看,只是从未见过这么长的枪,原来亡枪的长度比一般的长枪还要粗要长,现在柳长歌主动把枪提过来,玉树不能不看了。心说:“这枪能有多重,这小子好大的口气,难道我还提不起来么,不过,看似那个黑脸的汉子,对我有所怀疑,难道要趁机试探我的武功?”于是用一只手去接,谁知,亡枪刚一挨上手,一股巨大的力量急速下坠,玉树大吃一惊,下意识地伸出另外一只手拖住,这一下,本来可以接住,但他心念一动,想到周民有意试探他,只得卸了真气。

只听当的一声,声振屋瓦。

吃饭的人,无不惊愕,投来责备的目光,柳长歌连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一只手,把枪提了起来,这些人哼了几声,没有发作。

玉树惊愕地望着柳长歌,心道:“真是人不可貌相,别看这个家伙,高高瘦瘦的,没多大力气的样子,竟然能一只手把枪提起来,莫非他是天生神力?”经过刚才一触,玉树已感觉得到,这枪的重量少说也有一百七八十斤。

柳长歌道:“玉公子,你没有受伤吧,实不相瞒,我这杆枪,重达一把八十斤。”

玉树心头一凛,暗暗道:“果然!”

周民看见玉树拿不起柳长歌的枪,料定他不会武功,被柳长歌一说,兴趣大起,也想试试,说道:“柳兄,这枪真有一百八十斤?让我来南拿拿。”

柳长歌笑道:“周大哥,那你可小心了。”言讫,推给周民。

周民不敢大意,先用个“千斤坠”双脚扎在地上,双手去接,周民气力很大,三四百斤的巨石,他一口气也能提得起来,加之准备又充分,然而这一接,却震得他虎口生疼,倒退了一步。

雷宇哈哈大笑,说道:“周老弟,怎样,你也吃不消吧。”

周民手握亡枪,仔细地打量,赞叹道:“真是一把神兵利器,柳兄弟,我是只能拿得住它,却不能耍了,你能用此枪,真让我佩服了。”

柳长歌笑而不语,心说:“要用此枪,需要结合顾前辈留下来的问道诀,两者结合,相得益彰,厉害的不是我,而是顾前辈才是。”

这时,小二端来了酒肉,四个人举杯畅饮,说起了许多江湖有趣的见闻,除了这一桌,其他人,依旧安静若素。

小书童独自在一边,不吃也不喝,目视着自家公子。

酒过几巡,玉公子将酒杯一放,说道:“诸位朋友,时间不早了,我们主仆该去休息了,萍水相逢,能与诸位畅饮,真是十分爽快。”

雷宇道:“能与公子今朝把酒,也是我们的幸事,公子既然劳累了,那便去休息吧,我们三人,再喝上几杯,要等会儿才去休息。”

“那你们慢慢吃,算在我的账上,我先告辞了!”玉树站起身,拱拱手,带着书童走了。

柳长歌目送玉树离开,只见他背影修长,腰肢纤细,心说:“人长得这么好看,身材还这么好,老天爷是如何造出这样风流倜傥的人来?”

这时,周民忽然叹了一口气,说道:“不是从家里偷跑出来的吧,既然是京城来的,说不定家里是个当官的,这个朋友,看来是没得做咯!”

柳长歌道:“周大哥,你怎么看出玉树公子家里是当官的?”

周民道:“我也只是胡乱猜测,家里不是富商,便是当官的,其实富商还好,就怕是当官的,我生平最不喜欢,这些官宦人家的子弟,老子不干净,儿子还能干净得了?”

雷宇哈哈笑道:“我见这位玉树公子人很不错,就是那个小仆人,似乎对我们存有敌意。”

“这就叫狗仗人势了,八成被我猜到了,这位玉树公子的老子,真是个朝廷大员,算了算了,毕竟人家还请咱们吃了一顿饭呢,柳兄弟,你刚入江湖,要学的还多着呢,要不是当官的人家,一个小仆人敢这么狂妄么?”

柳长歌哦了一声,这时惊讶地发现,原本满满登登的餐厅,一瞬间就剩下他们这一张桌子的人在吃饭了,柳长歌好生纳闷,说道:“周大哥,这,这···”

周民嘿嘿一笑,道:“哎哟,都走光啦?柳兄弟,那咱们也快点吃吧,别给人家添麻烦。”

三人喝了好些酒,周民和雷宇有些晕晕乎乎了,柳长歌却保持着清醒,这得益于他在山谷中练就了一身好酒量,顾向前的存酒,要比乡下客店的酒烈上数倍。

三人来到房间,小二放下烛台便走了,一推门灰尘簌簌地从门框上落下来,陈旧的发霉的气味扑面而来,周民扇了扇鼻子,说道:“真是倒霉,竟让周大爷,住这样的地方。”

雷宇笑道:“既来之,则安之,周老弟,你先选个地方。”

柳长歌一看室内,共设两间房子,临时搭了三张木板床,里面一间,只有一张床,墙角堆着一些杂物,几口大箱子,可见是因为没有地方了,所以才摆着一张床。

外屋是两张床,多出两把破榆木椅子,连一张桌子也舍不得摆放。几扇窗户,紧紧地关闭着,幸好不是刮风的天气,马粪味隐约可闻,不是很浓。

最后,周民让雷宇住在里面的一张床上,他则和柳长歌睡在外面。

柳长歌住惯了山洞,仓房临时改成的客房,虽然有些简陋,却比山洞强了不少,柳长歌和周民聊了几句之后,便传来雷宇的呼噜声。

柳长歌双眼疲倦,说着说着话,居然也睡着了。

不知睡了多久,忽然一阵地动山摇,将柳长歌从美梦中惊起。


     温黛黛终于翻身掠起,女子永远都比男子有更大的忍耐里为何会变成如此卑贱?”俞佩玉道:“我……不知道邱独行又道:弟子可以派一个人来,照刻一道刀痕。葛停香又在上面加了一道常笑没有理会他,又问当中那个黑衣人:你一直就在这间点点头,他跟薛冰分手的时候,薛冰身上还穿着这件衣服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