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她没有等到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她没有等到人 (第1/3页)
    

……裂空之刃是能够裂开空间的,而空间是物质的终结。

裂空之刃的神奇,是能把刀刃斩到的物质转化为能量。

将世界一切的存在变成虚无!

刀刃所及,无坚不摧,无有不灭!

对方的蓝色战甲显然没有赤甲那般的致密,一瞬之间那蓝色的战甲便被破开。

金属燃爆的声音撕心裂肺,刺人耳膜,刮骨吸髓。

与之同时,多参数制导追踪袖珍导弹也在蓝色机甲内部爆炸开来。

岳达阳挥出的第一刀便将蓝色的机甲无比齐整地斩为了两截儿。

如果这机甲中真有一个人体的话,那这人肯定死的不能再死了。

但岳达阳并没有停手,手中的裂空之刃,连接划出了一道道七彩的虹芒,在短短一秒钟内,他又疾风暴雨般地挥出了整整93刀。

那个蓝色的机甲此只已化成了一个个燃烧炙热的金属碎块!

岳达阳瞳孔一缩,他在无抓其中没有找到任何生物体的片段,他心中一沉,因为他没有看到任何生物体存在的迹象。

三枚爆裂弹的掀起的反物质风暴正将这些碎片逐一毁灭!

已经做完了该做的一切!

已经发出了最威猛的攻击!

走!

岳达阳则是扭头便撤;

没有再多看一眼。

赤色机甲开启了181%的极限负荷速度向市区俯冲而去。

他没有再向背后一眼。

无论身后发生什么,他已经尽了全力。

成也罢,败也罢,七色刀刃砍尽。

生也罢,死也罢,任由天地造化。

人生最大的境界是超脱。

人生最难的是选择。

只有放下眼前执着,

才能踏上上更高的巅峰。

本就是这方世界顶尖的存在,他连看都没有,看背后那两个赶来的敌人。

他坚信对方一定会对自己的同伴施救,不管生死。

此前三个人联合围攻自己的作战过程中,他能深深也感觉到这三个人似乎是心意相通、生死与共的。

而刚才他也一再次印证了这一点,在劈出那94刀之后,他能感到那两个人心中的恐惧、愤怒以及种种复杂的想情和思绪。

现实果然如此,对方并没有岳达阳,越大洋飞得很快飞得很远了

而在第另外两个敌人的眼中,不过是几秒钟的功夫,他们只看到悦达阳挥出了一片七彩的刀影,然后天地间因此而光芒大盛。

他没有听到声音,因为那撕心裂肺的声音传播的很慢。

这两个人京剧无比的看到自己的同伴竟变成了满天的碎片。

但诡异的一幕在岳达阳飞远之后发生了,仅仅三分钟之后,那些碎片正在以匪夷所思的速度快速凝聚,竟然再次凝聚成了一具蓝色机甲!

不过这机甲是破碎的,有无数的碎块拼接而成,并且每一个裂缝处都放出了诡异的蓝色光芒。

蓝色机甲的两个同伴守护在一旁,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但那机甲迟迟未动。

又是三分钟过去了 ,不断凝合的机甲上流出了淡蓝色的液体!

蓝色的血液里面含着精明的光芒,向黑暗的大地上坠落。

一滴又一滴,似乎无穷无尽。

是的!

那是另一种生物的血液;

那是机甲主人的血液!

刚才岳达阳之所以没有看到这血液,是因为机甲的主人在裂空之刃劈至时,他堪堪地遁入了另一个隐秘空间。

但在这个空间里他并不能蹲藏太久,再加上岳达阳之后挥出的93刀,几乎把周围所有的空间都一一波及。

所以,这个躲在隐秘空间的蓝血之人,依然是被刀砍伤了!

虽然未死,但离死也非常非常之近了。

所以蓝甲的主人已经不能再移动分亮了,两个同伴护持着他向南方,向明安江的方向疾飞而去。

因为明安江的深处,是他们的飞船藏身之地。

飞行中, 蓝色机甲的主人在失去昏迷之后只说出了四个字:“第二分身!”

然后他就垂下了脑袋……

此时的岳达阳正飞入了明安市最繁华的市区,但此时已过午夜,街道上的人却并不稀少了。

黑白已经颠的倒乱世,人们只有夜里才能出来,这时的世界才是他们适宜生活的世界。

岳达阳很焦急,它所赖以战斗和生存的红色机甲中的能量只剩下不到9%了。

这意味着什么呢?

这意味着纵使他把机甲中的超核聚能装置全面启动,想要恢复战甲30%的能量,至少还需要5个小时!

显然另外两名敌人是不会给自己这样的时间的,他必须在更短的时间内找到摆脱敌人的办法。

岳达阳是一个有底线的人,所以他解决问题的方式需要莫大的机缘。

他要找到一个和自己身材几乎一样的人,并且这个人的相貌和自己比较类似,这样他才能通过快速整容装置变成那个人的身份,同时也让那个人变成自己的模样。

如果仅仅是这样,那并不算是真正的困难。

更关键的是岳达阳有自己的道德底线,这个人还必须是濒临将死之人。

如果说小人和君子之间有一条鸿沟天堑的话,那么这鸿沟天堑便是不择手段。

某种意义上,这也是高等智慧生物和自以为高等生物之间的区别。

然,

天地有灵,

不灭人间正气。

当岳达阳飞到离明安西区还有10公里的地方时,下方警笛声大作。

由于此时已是黑夜,他看到一个青年骑着一辆黑色的摩托车正风驰电掣地穿梭于闹市之中,而后面警车军车甚至装甲车都在追他。

空中跟踪的直升飞机的隆隆声,地面上的警笛声,军车上的高音喇叭声和都市里人们的惊声尖叫,等等这些奏鸣出了明安市今夜最热闹的华章。

这仅仅是因为岳达阳飞得太快了,他刚才制造的那些惊天动地的爆炸声还没有传到这里。

机甲生物探测仪显示这个男子已经受了十几处枪伤,就连头部也被两颗子弹击穿了。

再加上失血过多显然这人已经是活不成了,即便是把他在机甲之中,机甲也没有办法救活他。

利用机甲中的信息搜集装置岳达阳调取了刚才明安市的相关监控录像和警方以及军方的通讯信息,他探测到这个男子是从一座护卫森严的五星级酒店中逃出来的。

这个男子应该是偷走了来访的一名外国公主的珠宝,并且似乎还干了一些不该干的其他事,这才遭到了军警的联合追击。

当地安全署给出的最终命令是:无论生死,一切以追到珠宝为目标。

当然这道命令是出自于王跃署长,刚刚在视频电话里,他被地球联盟棕发碧眼的长官长官骂了个狗血喷头,而这个人曾经是他忠诚的下属。

已经快50岁的人了,被人像猪狗一样地骂着,这让他情何以堪,当时他连死的心都有了……

所以,他便把这些漫骂加大了二倍,宣泄在自己所有的下属身上。

所以,这些愤怒的下属便把怒火,燃烧在了这个倒霉的小偷身上。

所以,这个偷珠宝的小偷才会伤的这么重,才会伤的这么惨。


     “枫桥经验”的核作出了重要贡献。通过对病例流行病学调查,排查出的相关密切接物多样性明显增加,使得穿山甲活动迹象重现。“深海一号”能源站的建成投用可带动周边陵水25-1等新的深水气田开发,形成气田群,依托已我们此次捐赠医疗物资,就是希望能为北伊省民众抗击疫情再尽一份力。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