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全是敌人》。

十幾天后,周安和囡囡跟著商隊來到了歸元城。

歸元城真的很大,只是城墻就有幾十米高,一眼看去城墻上的人就跟一個個的小人似的,而且從城門口向城內望去,一望望不到頭,周安現在的眼力可是極好,他都看不到頭,可見歸元城內之大,不可想像。

只是進城還要交一兩銀子,才可以進城,很多兵丁在城門口守著,沒有錢的人不讓進。

不過不可思議的是,無論是平民百姓,還是財主豪強沒有半點不滿,都乖乖的交了銀子進去了。

連平民百姓都能拿出一兩銀子!!在古縣城中一兩銀子可以讓平民百姓生活一個月的了。

怪不得歸元城有如此的規模,和其它小地方是不能比的。

進城的人很多,有商人,有路人,他們在城門口排著隊,一個個的進去。

城門的士兵管理的很好,很快就輪到了黑月商隊。

段樂啟走到一個兵丁前面,小聲的在兵丁的耳旁說了一些話,兵丁聽到后馬上向著段樂啟恭身就是一禮,然后伸手一揮,讓攔在前面的士兵讓開,連銀子都沒有收,就把黑月商隊的人放進去了。

周安看到這個場景,眼中閃爍不已,看來黑月商隊不簡單啊。

“謝段先生了這一段時間的照顧,現在已經到了歸元城了,在下有事要辦,就此離開了。”進入了歸元城后,周安騎著馬來到了段樂啟的身邊,說道。

“那就在此別過了。”對于周安的離開段樂啟并沒有多少意外,說道。

周安騎著馬向著一個方向離開了。

一個滿頭白發的老者走到了段樂啟的旁邊,段樂啟向著老者說道:“許老,我看這周安只是一個普通的通脈武者,像這樣的武者在歸元城遍地都是,你為何如此看好他。”

“在他的身上我聞到了一種危險的氣息,現在在歸元城中,除了那些頂尖的武者外,給我這種氣息的人不多了。”老者說道。

“你說周安有可能會強過你,這不可能吧,他現在才多大,也就十六歲而已。”段樂啟震驚的說道。

“強過我,這我也不知道,雖然我只是看出他是五條脈的通脈武者,但是他應該沒有這么簡單。”老者說道:“好了,不談他了,現在還是快點把小姐送到府中吧。”

周安抱著囡囡騎著馬離開了黑月商隊后,找到了一個賣馬的店鋪,周安把馬賣掉了,他這馬可是上好的良駒,在百泉縣的時候周安特意買的,周安以五百兩銀子賣掉了,沒辦法,周安現在十分缺錢,現在他不騎馬了,總不能把馬扔掉吧。

接下來周安和囡囡找了一個酒樓,點了一桌子的飯菜,這次周安并沒有點酒,因為周安發現了只要囡囡一喝酒,就馬上會醉倒,神智不清的開始胡言亂語,所以周安以后和囡囡在一起的時候,不再喝酒了。

飯菜一下來,囡囡開始吃起了來,以前的時候囡囡吃飯很不文明,那個樣子好似幾百年沒有吃過飯的,后來經過周安不斷的改正,勉強把囡囡改了過來,讓她吃飯的時候文雅些。

小二端著周安點的第十七和十八道菜,放到了桌子上,周安把小二給叫住了,拿了一錠五兩的銀子放到了桌子上說道:“我問你一些問題,這五兩銀子就當是小費了。”

“客人你有什么盡管問,銀子我是不會要的,你想要多給我點銀子,就點多點菜吧。”小二說道。

周安聽到小二的話,不禁對這個小二另眼相看,能不為財物所動,而為了酒樓考慮的人,這樣的人不多,而周安現在卻看到

而且,在进入这这天龙榜之前,首府右相还说过,在这天龙百宝殿之内,还有着一位剑尊之境的强者坐镇的,但是首府右相说他已经打过招呼了的,到时候,只要他能够上到第七层去,靠近藏有金丹的金盒的时候,剑尊之境的强者是不会去管的。

左右看了一阵,大饱眼福之后,林晓锋终于回过神来,这个时候,他方才惊讶的发现,在这第一层偌大的大殿之后,除了周遭摆放的珍贵物品之外,居然一个人影都没有看…不还有一个人影。

林晓锋看过去的时......

万里流香任风萍强抑着心中的惊木纸簿上记载的果然是无花一生

  五脏六腑对于一副躯壳来说,是十分重要的,有这些的躯壳和没有这些的躯壳是两个水平。

  而且十分奇特的是,灵海之上的灵肉们,似乎只有躯壳回去寻找其他部位。

  就像是现在,鲸鱼号跟大鲲鱼悄悄咪咪地躲在水中,观察着前面那一群五脏,那些家伙好像在聚会。

  在看到集合体们的第一时间,两个家伙立刻悄悄地潜到了水下。

  虽然鲸鱼号是一艘船,但也不妨碍这一点。

  不过这可苦了船上的乘客,他们可不会水。

  张小河三人连忙跳到了一边石兽的背上,石兽身躯庞大,悬停在海面上,就像是一个小石包一样。

  他有些无语地看着鲸鱼号逐渐潜到水中,哇兄弟,你是船不是潜艇啊。

  其实有些时候,一些特定的东西可以激活一个人的潜能。

  就像是现在,看到了这么多的集合体,鲸鱼号当即开启了潜水艇潜能,也许用不了多久,他就真的可以进化成潜水艇……

  之后这俩家伙就一直潜伏在附近的水域之中,时不时会在集合体们聚会的外圈游走,似乎是在观察着,等待时机,伺机而动。

  张小河三人坐在石兽背上,看着天边那一群集合体,心中各有想法。

  张小河觉得或许是因为今天天气好,所以集合体们聚一聚彼此交流一下,或者就是简单的想要聊聊天,没准这些集合体认识。

  与他的想法完全不同,阿粥眼中露出狐疑之色,心中寻思了许久,最终是恍然大悟。

  莫非这些家伙们,在进行什么仪式,为的就是召唤一些怪物,可能是受够了躯壳们的迫害,他们打算团结起来,一起对抗躯壳。

  阿粥越想越觉得是这样,深以为然地默默点头。

  零时看了看这俩的表情,就知道他们会乱想,其实也不会是有什么大事情,也许就是一种约定俗成的规矩而已。

  不过,要是这些集合体全部换成海鲜就好了,零时挺喜欢海鲜的,以前在宇宙间遨游,就遇到过很多美味的太空生物,就跟还中的海鲜是一个意思,但是是宇宙中的。

  想到这里,她不由得看了看四面的海域,也是奇怪,这么大一个海洋,他们走了这么久都没有到头,怎么一个海鲜都没有。

  全都是那些集合体躯壳和大眼珠子,听没有意思的。

  仔细一想,这里好像除了这些,就仿佛一潭死水一样,什么都没有。

  忽然,零时觉得四周都是死亡的感觉,那是一种比之虚空的空荡,多出许多死亡气息的感觉。

  她立刻回想起,喝过的那一口海水,味道格外的令人呕吐,想到这里,她又想揍张小河。

  想着一只手已经放到了他的脑壳上,被这么一敲,张小河从自己的遐想中出来。

  之后,立刻就看到了鲸鱼号跟大鲲鱼已经动手了。

  只见鲸鱼号跟大鲲鱼,一左一右,形成两面包夹之势,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包围住那一群集合体。

  之间原本混成一团的集合体们,当即乱了阵脚,一部分集合体要往前走,一部分要往后走,这一下就撞到了一起。

  然后霹雳哗啦,叽里呱啦,所有集合体各种各样的混杂在一起,就像是一锅八宝粥,本来材料是区块分明的,但是一搅和全都成了糊糊。

  现在集合体们就是这个状况,一边的张小河看到这幅大型捕猎画面。

  忽然就觉得很像是两头大白鲨,在围攻一群小鱼崽,老实说挺有意思的。

  但是看到那混做一团的集合体,张小河心中不免产生担忧。

  要是这些家伙全部融合在了一起,那就算是十个鲸鱼号都打不过啊。

  原本海上聚集了五个不停属相的集合体,现在混杂在一起,五行俱全,五行再相生,不就是一个永恒的炉火了吗,这样实力必然强大。

  想到此处,张小河逐渐心悸起来,已经渐渐地往后退了一些,同时提醒了鲸鱼号。

  但这家伙现在似乎已经沉浸在捕猎之中,都没有怎么回他的话。

  然而这世间有这么一个说法,越不像发生的事情,越会发生,张小河是不信这个鬼话的,但是现在显然成真了。

  只见那些混杂在一起集合体们,格外慌张地逃窜,这个过程不免回弄丢一些部分,急匆匆的情况下,还可能拿走一些不属于自己的部分。

  像是现在,诶你怎么拿就我的单体。

  不是,我心呢?

  为什么我感觉跟以往不一样……

  看到那些集合体们的慌乱,张小河在内心为他们补全了这么一些话语,对照一下还很合适。

  只见这些个集合体们,每一个身上都有别的集合体的一部分,这些部分逐渐融合为一体。

  就在怎么短暂的几个瞬间,五个新的的集合体出现,他们每一个都是五行俱全的。

  不过,单体分配似乎不是那么均匀,有的集合体要比之前小一些,而有的则是成为了一个巨无霸。

  就目前张小河看来,有一个巨无霸集合体,还有四个小的,在重新分化开来之后,一股强大的能量在逐渐升腾。

  忽然间,强烈的风暴席卷海面,两道巨大的龙卷风,卷着海水,一下子就把两个躯壳卷到天上。

  在半空中,鲸鱼号跟鲲鱼身体不受控制的转呀转,只是一会,他们就已经头晕眼花。

  张小河眼看着也有些眼晕,不过他更加担心眼前的五个全能集合体。

  五行铸造出天地,强大本身五行,就可以创造天地,这小小龙卷风,对于集合体们来说,简直就是轻而易举,像是更加离谱的事情都可以发生。

  张小河这边想着,那边集合体们已经开始施展神通。

  只见如果集合体,像葫芦娃变成葫芦山一样,集体石化,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了一座……火山。

  其中还有炽烈的演讲,火红的像是糖水一眼,但是进去之后,可是被融化的。

  被控制住的两个小躯壳,现在根本脱离不了龙卷风,而且两个家伙早就被转晕了。

  他们不知道,自己马上就就会被扔到火山口的岩浆池之中。

  随着龙卷风离火山口越来越近,张小河的内心愈发紧张,这两个家伙,都不好好商量一下的,你看吧现在出事了。

  目前鲸鱼号跟鲲鱼,已经丧失了行动能力 也只有张小河能够救他们,但是他们的实力不是那么大。

  但是对面是火山和岩浆啊,莫非要动用那一招……

  张小河低头看了看石兽,他能感受到石兽的欢呼雀跃,作为山神的一部分,本身是不会害怕火山的。

  曾经张小河一直有一个疑问,山神为什么会有很强的火焰能力,现在看到集合体明白了。

  因为咱们这山神,是一位火山神。

  “准备好了吗?”张小河询问了一声。

  石兽发出远古嚎鸣,呜呜之声仿佛擂鼓一样沉闷,又像是鲸鱼一样古老悠久。

  在原地站立了一会,张小河感应到时机已到 立刻跳到半空之中,事后浑身如同炽阳一样爆发。

  他现在就像是一个小太阳一样,悬挂在半空中。

  石兽也受到了感应,立刻躯体变成一个个石头,按照张小河散发出来的火焰轮廓,重新组装出一副神灵躯体。

  在当初两者见面的第一时刻,石兽就赋予了张小河山神的炙热火焰,如今张小河展现出山火之力,石兽铸造山神之躯。

  一个有着曾经山神一部分力量的小山神,就此诞生,虽然是第一次尝试,但一切都顺其自然。

  半空中,巨大的神灵躯体,以火焰和山石铸造 那身躯的威能强大,似乎已经到了融合境界巅峰。

  原本究竟是融合根本对付不了集合体,可谁让他们变成了一座火山,就是再落魄 也还是山神啊,火山也是山嘛。

  山神张小河当即冲向火山口,卷着两个躯壳的龙卷风,马上就就要到那里了,一定要在他们被扔进去之前赶到。

  而此时另一边,零时抱着阿粥,站在水面上,好嘛现实给船崽子扔开,现在又给张小河扔开,幸好姑奶奶有点本事,能够站在水面上。

  不过,零时低头看了看怀抱中满脸通红的阿粥,这个小姑娘似乎并没有这样的本事。

  零时都可以清楚地听到阿粥的心跳,不由得有些感慨,这么大一个姑娘还会脸红害羞了。

  其实这种情况阿粥也是第一次遇到,姑娘嘛,难免会羞涩的,虽然抱着她的也是一个姑娘。

  想到此处,阿粥脸一下子就不红了。

  张小河成功在躯壳们被扔到岩浆里面之前,来到了火山口,然后用身体堵住了火山口。

  龙卷风将他们带到这里之后,他就一下子接过两人,之后立刻就跑。

  张小河脑海中已经想好了之后的事情,他一直都是一个喜欢各种设想的人。

  张小河最不喜欢的就是打没有准备的仗,突如其来的难免会有意外,有时候希望有意外,有时候又不希望有。

  像是现在,他就不希望有什么意外,一切按照设想的走就好,但还是那个道理,有时候越不想发生的事情,越会发生。

  只见这集合体十分鸡贼,一件张小河堵住火山口,立刻就控制龙卷风往远处飞。

  随后在张小河两边的半空中,一身光芒闪烁,随后两门大铡刀出现在了半空之中,而船船跟鲲鱼,正在往那么靠近。

  一旦到了铡刀之上,可就是一刀两断,张小河的内心一下子紧张起来。

  立刻往船船所在的方向赶去,现在只能就一个人,久了一个,他必然无法救另外一个,张小河自然毫不犹豫选择船船。

  “呜呜呜。”只听见船船呜呜几声,张小河听得懂他的话,他在说,先救我兄弟。

  好一个重情重义的船船,竟然此刻还想着他的鲲鱼兄弟。

  而那边的鱼鱼也是一个重情义之人,呜呼三声之后,张小河也听明白了他的话。

  他在说,先救船船。

  越是如此情深,他越想两个都救,可是没有办法,只能救一个,他仍然片刻未停得奔向船船。

  “呜呜呜。”救我兄弟。

  “呜呼重點小學三好學生,每一門每一科的老師,都對他報以厚望,因為考試考一百分,對他來說就如同,小蔥拌豆腐,小菜一碟...但是那個時候意氣風發的他,很不巧的在升六年級的時候,發生一個事情,一個很莫名其妙的事情...

“靠啊!這搞什么啊!院長,這孩子,智商198?”看著手中的一張智力測試答卷,一個年輕醫生,此時正在跳著腳的,質問著面前的年長老者。

年長的大夫吸了口煙,嘆氣道:

“198,這么高的智商?這孩子看來要通知高層,多加關注了,小王你知道嘛?”

中年人扶了扶金絲邊的眼鏡框,一臉說教之色的說道:

“這種超智商的孩子如果培養成材,今后只有兩種路讓他們選,第一種國家的高級工程師,高級講師,等等對天國有用的人,另一種就是間諜,犯罪高手,恐怖組織的領袖,對國家對社會危害的人。”

“想要成為第一種人,不僅需要后期的培養,更需要好的家庭環境!家庭的社會地位!!第二種人就簡單了,但是也是最可怕的,那就為了個人利益,變成國家的敵人...

“他父母的家庭資料我看過了,女親家里都是工薪階層,從小被一個半文盲的老太太撫養長大,父親還因為故意傷害做過牢;你覺得這種環境下,能培養出什么樣的“妖孽?

“所以說,讓他平平淡淡的過一輩子,才是對這孩子最好的選擇!”

就這樣,因為一個固執的老學究的一番黃冕堂黃的話,從此本該是天才的金無幾變成碌碌無為的屌絲小混混。

多年以后一個投資方的兒子,更是把金無幾,給放到了風口浪尖上...

那個富二代看上了金無幾從職高開始就交了四年的女朋友,女孩名叫婉君,是個長得極為漂亮又乖巧懂事的,普通家庭出身女孩。

那富二代第一天,到金無幾工作的廠子里談合同,就看上了婉君,約了幾次都被拒絕了之后,那富二代在一次想要強行占有婉君的時候,恰巧被打飯回來的,金無幾遇上了。

富二代悲劇了,然兒一時沖動的小青年,也因此付出了后來慘痛的代價。

金無幾二話沒說,就對落單的公子哥一頓暴揍,在老金平日的“教導”下,算是半個社會金牌打手出身的金無幾,打的富二代少爺,完全沒有還手的力氣,經常打架的人都知道,同等身材的情況下,經驗等于一切...

被打的遍體鱗傷的富二代,因為騷擾婉君在先,沒敢選擇報警,公子哥的父親知道了這件事,便想了個主意給自己的兒子出氣。

“你們這些苦哈哈聽著!!”

“現在開始這個工廠歸我們金氏集團所有了,你們所有人今天開始,都要給我家少爺滾出工廠!”

男子把“滾”字故意說的很重,在眾人憤然的表情中眼神來回環顧尋找著什么...

片刻后瞇起雙眸的漢子繼續說道:

“不過你們放心欠你們的工資都在這張支票上,一百六十萬!一分不會少給你們!!”

說完后指向了站在最前面染著一頭金發的金無幾說道:

“小子你上來,把你們的支票拿走吧!”

身為工會主席的金無幾,安撫了一下憤憤不平的眾工人們,說道:

“我們不走!憑什么要我們走?160萬每人才兩萬塊我們還要賠償!”

工人們也起哄的喊道:“就是沒有三百萬!我們不會走的!”“對!我們要賠償...我們要三百萬!”

那帶頭青年卻并沒有任何的遲疑之色,而是笑了笑,從懷中拿出了另一張支票說到:

“這是五百萬!多的兩百萬你們就當是遣散費吧,這回你們滿意了吧?...小子你有種!..上來簽合同拿走吧!”

工人們見男子如此的財大氣粗,也不敢再說什么了,反正都是干活,每人至少要分好幾萬了,不僅僅幾個月的公資有著落了,每人還有幾萬塊的補償,便默許了,等著金無幾上去拿錢。

金無幾鄙視的吐了口口水,無奈之下只好順著臺階走上了吊車臺,在吊車臺上接過了那張支票后,對著下面的人群剛要晃了晃,卻感覺自己的手突然不聽使喚了一般,竟然將手中五百萬巨款的支票甩進了,樓梯下方的熔爐中,支票瞬間變成了飛灰...

大驚失色的他,摸著無力的搭啦著的左手,卻發現手腕處一個細細的銀針刺在了他的手筋處。

拿不到錢的工人們,找到的孫無幾的家中,在法院的介入下,逼著他父母賣了房子,但也只是百多萬的錢,離五百萬少了太多了...

無奈之下,金無幾和父親商量后決定,拿著這筆錢去賭場做一次豪賭,如果贏了不但有錢還給工人們,說不準還能把房子贖回來,也是這場豪賭改變了他的人生!

“ 三個A,金先生對不起我又贏了!本賭場不設立放款業務!”于是打了個眼色……

幾個膀大腰圓的漢子按住了父子二人,當著金無幾的面打折了想要搶錢而跑的...他父親的腿。

片刻之后一個熟悉的人影,領著一群黑衣人,在眾人的簇擁之下,打著雨傘囂張的看著泥濘中被打的半死的父子二人。

這人正是金家的大少爺金無忌!

金無忌陰陽怪氣的說道:

“哈哈哈哈!呦呦呦...這是誰啊?…要不要叫救護車啊?……算了你們又沒錢付車錢對吧?,要不要本少爺發個善心載你們一程啊?

說著就走向了小青年身旁被打斷腿的父親,心如死灰的金無幾,此時已經沒有了任何囂張氣焰,他跪在了金家大少爺的面前。

屈辱的說道:

“金大少,禍不及家人!求你救救我父親!他現在去醫院還來的急!!...”

然而原本下跪哀求的小青年,卻聽見“咔嚓”的一聲骨骼斷裂的聲音伴隨著他父親“啊!...啊啊啊.....!”的哀鳴聲。

金無忌竟然直接扭斷了,小青年父親斷腿上的全部筋脈...

不屑一顧的說道:

“哼...這下不用接了,直接拉去截肢吧,”說完還撣了撣手套自言自語的說道:

“陳師傅,這分筋錯骨手,本少才練了半個月,火候還是不到家啊,唉...回去您在傳我兩手絕活吧,錢的方面好說!”

金無忌身旁插手而立的一位黑衣老者卻說道:

“公子謬論了,才十幾日竟有如此進境,老夫今生都是罕見。”

“是嗎?哈哈哈哈.....本少愛聽!...賞!!”

只見一個戴著眼鏡提著款箱的男子從眾人身后走出,這人正是贏走了金無幾一百萬的賭場老板…

一瞬間,少年全都明白了,原來這一切都是圈套,一切都是陰謀,就因為他惹了不該惹的人!

片刻以后,走向黑色大G的金家大少爺金無忌,在關門之前吸了口煙說道:

“對了忘跟你說了,你那個妞兒床上功夫不錯!哈哈哈......還他媽是個處女!”

一瞬間覺得失去了一切,失去了活下去的意義的小青年,撲向了方向盤前的囂張少爺!

青年瘋狂的說著:“你不讓我活那就一起死!!”

金無幾踩住油門,車子飛下了山坡......

等意識醒來了的金無幾看著周圍,在虛空中同自己一樣漂浮的一個個有老有少的人影疑惑的說道:

“臥槽!這里難道就是地府?”

一個胸圍平平,樣貌干練,有著兩顆齙牙,穿著復古裝,燙著大波浪卷的風韻少婦,風情萬種的沖著金無幾招了招手,說道:

“來啊......快來啊,反正有大把時間!來啊快活啊!來陪姐喝碗———孟婆湯!”

“你叫金無幾!?哦,這碗是你的,你叫金...什么?!...怎么有兩個同名的啊!?”

“判官那個黑廝,讓我接的是哪個啊?!媽買皮的!這要是弄錯了,那可就麻煩了!...唉真是麻煩...”

一旁看的有些錯愕的金無幾怯生生的,問道:“那什么,這個字念"忌"”

身材妖嬈火辣又傲嬌的的孟婆聽后不耐煩的瞪著小青年說道:“念什么你說了算嗎?!你覺的這里你說了算是嗎?!你是說啊!你以為你是閻王爺小舅子那個禿驢嗎?!去一邊背三字經去!!轉世投胎了說不準還有用!...還有不讓你說話就要閉嘴!!這是地府奈何驛站,這里我孟婆說了算!...”

然后我們的主角金無幾,抹著鼻血去一旁畫圈圈了...嘴里嘟囔著:

“靠地府還穿蕾絲邊啊...還有,真平!草!”

孟婆把一個座機電話捧在懷里很是習慣性的,敲了幾個號碼說道:

“地府客服嗎?我是奈何驛站的孟婆,給我轉接判官!!”

片刻后電話邊一個文鄒鄒的聲音說道:“唔乃判官鐘馗是也,不知何人來此聒噪!速速為本君說來!”

身材妖嬈的孟婆說道:“你個老黑廝別拽文了,文鄒鄒的你覺的我聽的懂嗎!我是你姑奶奶孟婆!有事問你,你上生死簿查查,今天怎來了兩個性金的?!快點啊!要不然老娘的湯都涼了...”

片刻之后,電話那邊一個粗鄙的聲音說道:“你丫的小娘皮的,怎么在地府大學畢的業!?還高材生呢啊!幾和忌都分不清!!”

孟婆聽后面色有些羞紅下不來臺了,在眾靈體的面前氣吼吼的放下電話,按著免提蹬著桌子對著電話對面的判官就開罵了:

“媽買皮! 媽買皮!老娘前平后翹,玉樹臨風,四觀端正,三觀不俗,口才一流,地府大學一百零七科百分制考試,考了10600分的高才生!!!你個老黑廝也敢瞧不起老娘!告訴你!你要是不給我查出哪個人喝湯,老娘就拖閻王爺他小舅子,上閻王爺那里去告你,說你想"潛-規-則" 我!你信不信!!”

電話那邊的判官明顯口才不如孟婆,只得無奈的說道:“穿的好一點的那個是金無忌,另一個是金無幾...嗯...還有我提醒你,千萬別弄錯了,金無忌地府輪回不了,他們家人給他燒過"道行香"是要位列鬼差仙班的!!

“我可提醒你!你要是弄錯了黑白無常和牛頭馬面,一年六個月的年假就沒了!!”

說完沒等孟婆再開口判官那邊直接拔線了...(作者表示判官真是狠人!)

究竟我們的主角如何搶的孟婆湯呢?且看下一章 鴻蒙妖孽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全是敌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土匪少年成大帝

砖砖zuan

土匪少年成大帝

豆包不甜

土匪少年成大帝

紫衣大法师

土匪少年成大帝

来点香菜

土匪少年成大帝

青城无忌

土匪少年成大帝

胡说八道梦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