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枯炎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枯炎域 (第1/3页)
    

  一家人聚在一起,说说话聊聊天,什么外物都不用管,就算是天崩地裂也跟他们没有关系,这是多么美好的时刻。

  张小河曾经就在想 若是这一场灾难没有发生,那么他会不会娶妻生子,然后有一个美好的家庭。

  一家人团团圆圆的生活着,即便生活中有一点小挫折,也能解开,就算是天大的灾难他们也能克服,最终一家人还是能够生活在一起。

  一直到他老了,孩子也有了孩子,然后他该撒手人寰,一辈子就这样安稳渡过。

  但是这些都是想想而已,说完自己的设想之后,张小河多加了一句,为什么要多加这一句呢。

  主要是某个人听到娶妻生子这两个字之后,眼神不对劲,没错就是火烛。

  “所以那个时候,你是娶一个还是娶两个呢。”一说到这里,张小河冷汗都要流出来了。

  林寒雨也看向了她,那眼神之中藏着许多的思绪,都不知道如何解读。

  张小河默不作声,试图转移话题,说道:“咱们的永恒塔外壳制造了多少,我需要大概了解一下数量。”

  张小河询问着小丫鬟,只见她说道:“也就五个,我没有做太多,以后还可以在改进。”

  他微微点头,寻思道:“五个能装载多少宠兽?”

  小寒伸出一只手,比了一个数。

  张小河看着她伸出的一根手指,问道:“一百个?”

  小寒摇了摇头,说道:“只能十个,永恒塔本身不是很大个,十个是保证了活动范围的。”

  永恒塔内藏的空间很大,但是塔身本身的空间不是很大,能够容纳十个已经很不错了。

  张小河原本以为最少也是一百个,没想到这么少,这可不能当做兵营来用。

  不过,只要他能够弄到空间碎片,就可以想方设法开辟出一个小世界空间,如此一来储存多少都可以。

  如此一来,张小河倒是改变了自己的一些设想,思考了一会之后,说道:

  “你多升级几代,弄出一个相对不错的永恒塔,我打算只制造一个永恒塔。”

  张小河说这话实际上还是高估了自己,一个永恒塔需要的神不知道是多少,能够一口咬定说要建造永恒塔,这是有多大的底气。

  最近这些时间,张小河积攒了许多的神,并且都没有大规模的使用,算是有些底蕴,只是不知道够不够用。

  要是不够,好需要积攒更多,想到这里,张小河停止了关于这件事情的考虑,具体的还要具体实施之后,才能观察出个所以然,他不打算多消耗心神。

  一开启这方面的话题,几个人就停不下来,永恒塔的事情先搁置在一边,现在主要要想一想贤王虚影的事情。

  虚影在这次的作战中,可谓是意义重大。

  进化神教的总部一定都是高手,过多的低等级宠兽去了也没有用。

  要是能结合成一个巨大的虚影,把所有力量团结起来,那么战胜的几率要大得多。

  问题就在于怎么结合这些力量。

  “我尝试过,就算是最简单的形成虚影,都十分困难,在我的观察之中,似乎贤王虚影要由某种力量作为关键连接。”

  “若是没有这种力量,一切都是白扯。”溯流一边思索一边说道,他是钻研虚影的主要人物,对于虚影的理解,要比他们高太多。

  一听这话,张小河当即就有一个想法,但是随机立刻打消。

  他想既然缺了那种力量,补足就好,那种力量他知道就是神,准确来说是千军之势。

  但是神可是珍惜资源,万一用掉之后,建造永恒塔都不够,这可该怎么办。

  因此他绝对不会用神来补足虚影的缺失。

  一时之间现场陷入了沉默。

  张小河跟林寒雨,溯流在思考。

  小寒因为不知道这些东西,就在一边发呆。

  小命早就睡着,现在像一只猫一样缩在张小河的怀抱里。

  火烛则是一窍不通,要么说的都听不懂,无聊之下就靠着张小河,也开始睡觉了。

  屋内的灯光被刻意调成了昏黄色,一点也不刺眼,聊天的人看着舒服,睡觉的人也能睡得安生。

  忽然,林寒雨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拍大腿,说道:“我有一个主意。”

  这一巴掌打得看不清,若是不出意外大腿一定会有一个红印子,但是她打的是张小河的大腿。

  某人的大腿一抖,当时就把熟睡的小命震醒,她只是扭动了一下身子,换了一下身位然后接着睡觉。

  “既然贤王虚影做不到,那我们干脆降一个层次,弄个将军虚影之类的,反正只要能把咱们的力量凝聚起来就可以。”

  张小河当即明白了她的想法,她是想退而求其次,这样一想其实不是不可以。

  反正宠兽数量一多,结合起来之后,能够发挥的实力也会越强,只要他们能够团结起来。

  “那具体要怎么做呢?”张小河问道。

  林寒雨直接说道:“你看了那么多宠兽结合力量的方式,你都没有总结出什么规律吗?”

  张小河摇头,他却是不太会注意这些,而且他知道的结合方式也不多,第一次结合宠兽的力量,是极冰剑士的剑气。

  但是他除了这个就不会别的,贤王虚影还是误打误撞弄出来的,更主要就是当时是顺着溯流的想法弄出来的。

  林寒雨接着说道:“这其中必然有些原因,有原因就可以总结规律,只要找到这些规律,就能灵活地运用到各种宠兽之中,我想这些规律就是一些合战之法。”

  合战之法,张小河内心念叨着,回忆着之前的剑气合一,过了一会他的眼中放出的光芒,似乎摸到了一点门道。

  “我懂了,要找共性。”

  宠兽的相同之处,应该是可以相互连接的,就像是当初的剑气一样,既然如此,那么千刀护卫的共同之处是什么呢。

  千刀,护卫。

  不就是千军之势嘛,张小河当即又从希望的山巅,跌入的谷底,千刀护卫舰就是靠着千军之势作为连接的。

  但是一般的普通护卫,只能接收感知千军之势,但是本身并没有。

  需要一个有千军之势的首领,当做核心,这就是当初的千刀王溯流啊,但是人家现在已经不需要千刀护卫辅助,一个人就可以放出贤王虚影。

  绕了一圈,最后还是绕了回来,张小河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好。

  林寒雨看到他脸上不经意间表露出来的苦楚,说道:“你就不会想些别的办法,咱家的千刀护卫,不是还能被寄生嘛,在这方面考虑一下。”

  这句话瞬间给他开阔了思维,既然千刀护卫本身不行,那借助其他宠兽不也是一样。

  张小河想到了那一张寄生宠兽,那但是立刻又想到了火甲。

  相比于寄生石爪,火甲本身就能做到合战,火甲可以融合成黑狱刀啊。

  张小河当即有了许多的想法,更是对林寒雨夸赞不绝,要不是身边还有人,他都差一点张口亲到她脸上。

  这个想法,在他心中的可行性起码超过一半。

  当即他就说出了自己的设想,几人虽然不是很懂,但是都微微点头,表示认同他的想法。

  之后他们说了一些具体的,再然后话题说着说着,又说回了日常生活。

  大概聊了半个小时,所有人都有些困倦,大家就都回去休息。

  这一天似乎很奇怪,或许是因为一家人聊天,放松了心神的缘故,就连溯流都有些昏昏欲睡的感觉。

  他是最先离去,说要睡觉的人,自从不会困倦开始的时候,他就没有睡过觉,如今能睡觉对于他来说是一种奢望。

  就连平日里熬夜熬得最多的小寒,也都就地趴在地上睡着了。

  其他人更是摇摇晃晃的走着路。

  张小河他们三人一路回到家中,然后到头就睡。

  月亮已经照过头顶,正在慢慢的下斜,随着月亮的逐渐下山,天边出现了第一道光,破晓十分来临。

  太阳随之出现,一直到日照大地时,张小河才从睡梦中苏醒。

  醒来之后,他的第一感觉就是,很舒服,很有精神,这种感觉格外的难得,一觉睡得无忧无虑,也只有像昨天一样困倦的夜晚,才能有这样的睡眠质量。

  起床之后,张小河活动了一下身子,舒舒服服地伸了几个大懒腰之后,才烧了些开水,然后饮下一杯。

  喝完开水,张小河感觉浑身有点凉嗖嗖的感觉,他出门看了看天。

  刚刚还阳光普照的,现在竟然变成了一个阴天,说实话这个世界现在经常阴天。

  因为经常下雨,雨也是绿色的。

  似乎这些绿色雨水成为了常驻的一样,经常下,总是下不完。

  不过,张小河早就熟悉了这些雨水,而且时不时还要弄一点雨水回来,一来火烛喜欢,二来火烛那一群族人喜欢。

  这些喷火扇贝,可不会随随便便的叛乱,有火烛惯管着,他们不敢放肆,遇到龙草,也学会了忍耐,不会变得很贪婪。

  老实说,张小河个人来说是比较喜欢阴天的,最好是那种不下雨的阴天。

  有时候,太阳燥热反而不好,阴天格外凉爽,不时就会有一阵舒适的风,张小河很喜欢这些风,就像是被丝带拂过脸庞一样,格外舒服。

  看过天气之后,张小河回去跟家里的两个大人交代了一下去向之后,就出门想着一个方向而去。

  张小河先是准备了许多的卡牌,他去训练场搜刮了一波。

  然后来到了一片宽敞的空地,这是一个草木稀疏的地方,还能看到地面的黄土。

  他打断在这里尝试着演练他的合战之法。

  溯流也跟着他过来,主要是提供一些信息,以及在一旁辅助他。

  两人简单的商量了一会,然后当即开始了演练。

  张小河坐在空地附近的一个小山岗上,然后随手扔出一百张火甲卡牌,然后第一时间让他们组成黑狱刀。

  之间这些卡牌还在半空中,就同时冒着红色的光,然后幻化成一道流光,之后凝聚成团,最终成为一个冒着火焰的大刀。

  张小河一手指操控示意,先让黑狱刀在半空中斩了几刀,试一试手感。

  溯流扛着一根圆木,跟张小河示意之后,就扔到了不远处的半空中。

  黑狱刀当即划破火焰,拖着长长的焰尾将那根圆木横切斩开。

  圆木被劈成两半,哐当落到地上,切口处有明显的漆黑,这些是被火焰烧的。

  “这黑狱刀,比起你那千军刀怎么样?”张小河看着溯流问道。

  只见他摇了摇头,说道:“不是一个层次,我那千军刀只是一个形体罢了,关键还是千军之势。”

  “可以这么说,刀就是势,势就是刀,这把黑狱刀只不过是一团力量的结合,跟千军之势根本不是一个层面的东西。”

  张小河当即明白过来,两者比较却是不是很明智,只不过他就是想问一问而已,因为他想知道贤王虚影没了千军刀,这其中差距有多少。

  因此好判断,他接下来,要弄出来的东西都实力。

  张小河接着扔出了一百张卡牌,这些卡牌是装甲护卫的二阶卡,火甲护卫。

  当这一百多张等级不一的卡牌跟之前一样,融合起来之时,那股力量瞬间突破五级飙升到了六级。

  一个跟贤王虚影有些相像,但是浑身冒着火焰,穿着铠甲,一只手拿着一把黑狱刀的虚影出现在了空地之上。

  那虚影格外的巨大,比之贤王虚影也一点不差。

  当他拿起另一把,之前由一百个火甲凝聚而成的黑狱刀之时,他的力量再次飙升,直接提升到了七级的程度。

  只见这一尊虚影顶天立地,浑身都是英武之气,那一副盔甲,那浑身都火焰,以及手持的双刀,看着就就让人内心有一种安全的感觉。

  “这个虚影却是不错,但是只要变成的装甲护卫,就不能走能力晋升的道路,也就是那个宠兽这辈子就是都无法成为千刀王。”溯流看了看虚影说道。

  张小河微微点头,说道:“我们不需要那么多千刀王,当然也不是每一个护卫都可以成为千刀王。”

  说道这里,张小河看向了溯流接着说道:“你负责帮忙筛选一下,那些成为千刀王机会渺茫的护卫就让他们融合火甲,转变成为火甲护卫吧。”

  溯流微微点头,这宠兽跟人不一样,再弱的人也有可能成仙,但是宠兽的一切都是固定的,更何况他们并没有智慧,也就没有逆天改命的根本。

  这样做其实是一个不错的决定。

  “那么这个虚影你打断叫什么呢?”溯流看着这个双刀盔甲虚影,一边思索一边说道。

  他倒是有一个好名字,但是他觉得张小河肯定不会同意。

  “这么说,你有想法?”张小河正在为这个事犯愁呢,还是那个问题,他们岛上缺一个会起名字的人才。

  溯流当即兴高采烈地说道:“我觉得叫狂霸战士比较好,你看这威武这霸气,不叫这个名字可惜了。”

  张小河觉得自己有必要跟他讲一讲自己的起名字标准,要么这家伙总是整些奇奇怪怪的名字。

  于是,他语重心长地说道:“名字最好要贴合实际,要么就是有些寓意,不能太过于随便。”

  “不随便呀,你看他难道不霸气吗,这体型这气质,这浑身火焰冒的,还有两把双刀呢。”

  张小河觉得跟他说话是对牛弹琴,不,其实是他们的看法不同而已,想到此处,张小河也不再对他有多大的要求。

  名字还是自己起一个吧,不如就叫。

  “双刀战神,这个名字怎么样?”

  “……”

  “还不如我的呢。”他小声嘀咕着。

  “哎呀,讲究一下嘛,咱也不会起名啊。”张小河犯难得很,但是这个虚影最明显的特征就是,有两把黑狱刀,看起来像个战神,干脆就叫这个名字算求了。

  对于这个名字,溯流最终没有反对,反正他们都不会起,随意罢。

  “你帮我整出十个来,我们最近就能出发了。”张小河说道。

  他们已经在岛屿上耽搁太久,最担心的就是军队早已离开,那可不妙啊。

  因此能早一天走,就早一天走。

  溯流拍胸脯表示,一切都交给他,并且说半天之内就可以搞定。

  听到这个速度,张小河当即决定,立刻收拾东西。

  现在还是上午,半天准备,也就是晚上就能走。

  张小河跟溯流说了自己的初步想法,溯流点头,再次保证能够搞定。

  之后,张小河就去通知其他人,让他们立刻收拾收拾,晚上他们就上路。

  林寒雨没有什么可以收拾的,她带上自己就可以。

  小命则是带了几个小兄弟,然后变成了卡牌模样,躲到了林寒雨的一个小布袋里面,时不时还探出头往外面看。

  赵助等这一天太久,早就在做准备,他的寒月神等级也上了七级,也算是有了高端战力。

  这一次外出,一时找进化神教算账,二呢则是把北方神灵永恒塔转移到岛屿上来。

  他或多或少,已经听张小河说了关于永恒塔之间的矛盾,心想自己一个人肯定不如跟二哥一块,多一分力量,也多一分照应。

  最重要的一件事,他们要找到妹妹,如果可以把出云镇整个搬过来也是很有必要的。

  现在生命岛缺人得很,其他人又信不够,只有出云镇上面的一些人们了。

  张小河带着赵助,来到了白春花所在的木屋门口,轻轻敲响了房门。

  不一会,房门打开,白春花的身影出现在他们面前。

  透过她的身影,张小河能够看到屋内的桌上,一些针线之类的物件,还有一件歪歪扭扭的半成品毛衣。

  看样子她是在织毛衣。

  “有什么事吗?”白春花询问道,他看了看张小河,然后把目光都给了赵助。

  赵助不敢直视她,似乎在顾忌这什么,场面一度陷入了沉默。

  张小河赶忙说道:“我是来给你安排工作的,我们晚上就要离开岛屿,这段时间你顶替我的工作,帮我照顾树木,道路上的野草也帮忙清理一下,就这么多。”

  白春花听完之后点头,但是目光,没有从赵助身上挪开,那眼神似乎另藏着许多思绪。

  之后,为了不让这种尴尬持续下去,张小河带着赵助离开,直到他们走到视野的尽头,她都一直看着。

  虽然什么也没说,但是该说的已经说完,彼此都是心照不宣。

  这边安排完之后,他要找顾想跟漠沙还是交代一下。

  “为什么是我?”顾想的眼神中满是疑惑,张小河要离开,把岛主之位暂时交给了她,就这么信得过她。

  “我主要是担心顾念,这丫头平时看起来啥事也没有,指不定啥时候就弄出一些小毛病,你是她姐姐,可以帮着管她一下。”

  老实说,他不是不信任顾念,而是这丫头身边还有一个能够斩断因果的小绿,要是他们要做一些事,很可能就会控制不住。

  “为什么不是我?”火烛泪眼汪汪地看着张小河,质问道。

  好歹也是岛主的妻子,难道就这样不被信任吗。

  张小河倒是一点也不担心她难过,说道:“你是岛主夫人,岛主夫人怎么当岛主。”

  火烛小脑瓜子转不过来,但是这么一想,好像确实是这样。

  因此她也没有什么好抱怨的。

  “不对吧,我也没法管住顾念。”顾想还是不这么愿意。

  “她不是你的身体嘛,到时候她要做什么错事,你强制控制就好。”张小河小声说道。

  “行吧。”最终她还是答应,因为她也知道,妹妹比之以前已经长大了很多,但是还是一个孩子,距离成为一个真正的大人,还是需要一些时间的。

  张小河最后跟所有人道别之后,就招呼大伙启程。

  当太阳下山的时候,溯流带着十尊双刀战神来到了张小河身边。

  跟着他一起前来的,还有那五位装备的五级神械的大将军。

  加上一些零零碎碎的卡牌,跟一小批武器。

  这便是这次他的全部战力。

  张小河收回所有卡牌,几人走出岛屿,然后融入了黑暗之中。

  

  


     首次参与高原湖泊野外科考的高小雪单,是给人民交出的一张优异答卷。如今,彰武县粮食产量稳定在18亿斤,粮经作物种植比例持续优化,畜禽饲养——网友热议神舟十二号航天员太空生活。俄罗斯统一俄罗斯党主席、俄罗斯联邦安全会议副主席梅德韦杰夫表示,中国共产党成功找到中,主要存在3种不同观点:近海紫菜养殖筏架、近岸池塘、各类水体广泛发生的“多点起源”。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