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灵宝(加更一)》。

彭超攻龙骧将军戴逯于彭城。玄率东莞太守”龙城璧淡淡道:“他要对付的人,本来并不是他们

浴缸里放满了热水,还冒着热腾腾的气息。

徐浪将令牌和薛风的衣服放了进去,自己也跟着进去了。

瞬间,他眼前一黑,似乎进入了另外一个空间。

他看到一把利剑,朝着他飞过来,随后,就是来来往往的打斗声。

这把剑突然消失,又突然从虚子说道:“卫大佬,就是那个穿白衣服拿着花的男人。他名字叫做龙晓光。”

  卫青点点头,大步走过去,来到那个男的面前,上下扫了一眼,笑着说道:“龙晓光是吧?”

  “看你也算长得一表人才,怎么就对人家姑娘用上这么无赖的办法,赶都赶不走,九年义务教育白学了么?”

七月十五,是葉楓上次離開之時過五天后的日子。

為了避免出什么岔子,葉楓只能選擇這個相隔不遠的時間穿越,就這他心里都有點懸。

老家不會在這短短五天時間里就被人滅了吧。

幸好沒有。

當他大步流星的穿過天云后山來到山坳前面的時候,里面一切如常。

呼~

長長的出了一口氣,葉楓念頭一動,更是清楚的感受到了小黑球兒的氣息,可下一秒,他的臉色頓時沉了下來。

因為黑球兒那個小鼠崽子,竟然沒有在山洞里面呆著了……

……

山坳幾十里外,有一座怒金猿的猴山。

是的,就是之前葉楓在太白峰里碰到的怒金猿,只是這窩猴子的實力要差得多,最強的猴王也不過相當于人類的四脈玄境。

今兒一早,猴山里闖來了一群不速之客,兇殘的一毛,為首竟然是一只狂拽吊炸天的大黑耗子。

猴子們平日里哪會把這小家伙放在眼里,不過一看他的手下,都慫了。

臥槽!

那不是彪哥么?專門騎母老虎的彪哥?

還有甲爺?號稱爪子比精鋼巖都硬的甲爺?

還有那頭野豬也很強啊!

兇殘的四人組現身的那一瞬,猴子們知道,今天怕是要倒了血霉了。

可他們萬萬沒想到的是,那只領頭的大耗子對他們猴山的情況竟然無比的熟悉,來了以后,彪哥一巴掌拍翻了猴王,甲爺跟豬老三奔著倉庫就去了。

不一會兒,一壇壇年份最久的猴兒酒,一塊塊腌的最香的豬肘子就被二位翻了出來,一場慶祝‘自由’的狂歡派對正式展開。

啪的一聲。

黑球兒一爪子拍開了一個裝滿了猴兒酒的葫蘆,對著彪哥,甲爺豬老三就率先悶了一口:“三位老哥,走一個!”

“走著!!哈哈哈!”

彪哥他們也開心啊!

自從黑球兒告訴他們那個可怕的主人要離開百年之后,他們的小心肝就開始就蕩漾了。

百年時間,那不就等于此生不見了么!

就算那位爺百年之后真的會回來,咱哥幾個只要保著藥園子不出問題就得了,誰還能管得了這期間的風流快活?

哈哈,來來,走著走著,這猴兒酒真特么的香啊!

一群脾氣暴躁的怒金猿,這會兒也暴躁不起來了,成了慶祝派對的服務生。

黑球兒這會就躺在一只母猴子的懷里,享受著捏肩服務,一根長長尾巴懶洋洋的晃著,一口猴兒酒美滋滋的喝著,忽然看向旁邊的豬老三:

“我說豬哥,你連豬肘子都啃得這么香,同類相殘,你不惡心嗎?”

“別廢話!給灑家倒酒!”

豬老三也徹底放飛自我了,在洞里面它吃得多拉得多,簡直都成了造糞機器,今天果斷要重新體會一下生活的美好。

可就在兇殘四人組輕飄飄的快要飛上天的時候,葉楓來了,就這么悄無聲息,黑著一張臉來了。

天地,一片安靜。

黑球兒手里的酒葫蘆啪嗒一聲掉在了地上。

一猴山的怒金猿眨巴著眼睛,看著四只山大王那渾身發抖的模樣,又看了看那個突然出現的人類,齊齊的露出了統一的笑容——

特么的,該!!

……

山洞里面。

彪哥,甲爺,還有豬老三統一的擺好了五體投地的姿勢趴在墻角,大氣兒都不敢喘。

葉楓,瞇著眼睛看著跪在下面的黑球兒,半響都沒有說話。

黑球兒也沒有說話,只有一臉生無可戀的表情。

人類,說話都這么不算話的么?

說好的百年后再見呢?

這才過了幾天就回來了……

怪自己啊~~

自己還是太年輕啊~~

這下完了。

我會怎么死?

死了以后是會被燒烤還是清蒸?

燒烤的時候少放點辣椒行不行,我不喜歡吃辣……

“黑球兒……”葉楓開口了。

黑球兒嚇得渾身一抖,啪的一下就把小腦袋砸在了地上。

“主人~~~~我錯了!!!”

“知道錯了?”葉楓笑的高深莫測。

“一百個知道!”黑球兒頭都不敢抬。

“你們三個呢?”葉楓看向旁邊。

啪啪啪。

三只寶寶立刻也學著黑球兒把腦袋砸在了地上。

“知道錯了就好,起來吧,這次我不罰你們。”

阿勒?

黑球兒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怎么主人走了幾天之后突然就轉性了,這還是那個兇殘的只會輪棒子跟放電的大魔王嗎?

葉楓平靜的看著黑球兒,心里面早就開始反思了。

他之前就猜測,這片山坳人獸罕至,只要黑球兒他們不出去浪應該是不會招來什么強敵的,結果今天一回來就看到了猴山派對,這更讓葉楓知道自己犯得錯誤在哪兒。

面前的畢竟只是四只剛剛開多活了六年。”古元申瞇著雙眼說道。

六年前,他就有這想法,但他害怕古木天沒有死,所以他一直隱忍,直到現在,古風成年,古木天一點消息都沒有,似乎是真的死了,再加上兒子被重創,他再也按捺不住那顆殺心了。

“老狗,看來你是早有這個心思,果然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你們祖孫三代遺傳的很不錯,不知道你們祖宗知不知道?”

古風看著石鏡上的那個大紅點,他不知道是誰,最壞的結果就是敵人。這顆大紅點就在他的附近,這應該就是清源城第二高手了,可惜沒有顯示有多強大,應該不超過蛻凡境。如果他愿意消耗能量,太虛源鏡能清清楚楚的顯示對方的實力。

古元申頓時沉疑,他不知道古風說的祖宗是什么意思,難道發現了什么,剛剛莊興思也是如此,難道老祖回來的消息傳了出去。不可能,一定是這個小畜生在罵人。

“小畜生,你是真的膽大包天,今天我就送你上路。”古元申陰森的說道,從今日起,他將是清源城之主,在沒有什么城主了。

“老狗廢話真多。”古風提拳直接朝著古元申沖了過去,對方有多強,他不知道,他也不用知道,干就完了。

“城主,這古風似乎有些不一樣了,他能贏嗎?”方修齊問道。

“看著就是了,相信他能給我們一個驚喜。”莊興思也沒底,他不知道古風的那柄刀還能不能發出三日前的那股沖天刀氣,如果能,那就穩了。

觀戰之人不止羅家和方家,還有一些其他小家族的人,當然了,這些小家族無足輕重,他們是因為依附古家,才被邀請過來觀戰,也是古元申想要立威。

古元申看著古風,紋絲不動,同樣出拳,他的出拳速度比古風快多了,低沉的音爆聲驟起。

嘭。

他的拳剛好撞上了古風的拳頭,頓時掀起狂暴的勁浪。

一股無法想象的力量沿著拳頭向著全身涌去,古風腳不離地,巨大的沖擊將他推移了六七米,留下了深深的兩道痕跡。

氣血翻滾,面色如潮,太強大了。

“爽,爽,太爽了,古元申,你的力氣似乎不錯呀,打的老子太爽了,哈哈哈。”

這一拳,古風不但沒事,而且肉身一陣和鳴,那融入身體的初級太虛之氣,被他緩慢的吸收,開發他的肉身,以前只是初步相融,現在就是他的生命元氣了,不過還需要錘煉。

眾人見之,不由得愣住了,誰也沒想到古風真的能接古元申的一拳,據他們所知,古風三日前還是煉體境武者,沒有那柄刀,戰力頂多就在聚元境三重左右,現在連刀都沒有拔,就有如此戰力,怎么可能呢。

古元申面色極為難看,他沒想到古風竟然接住了他這一拳,他這一拳用了八層力量,可是準備一舉將其重創的,可沒想到對古風沒有造成一絲傷害,甚至對方的氣勢更強了。

“小畜生,你修煉了什么功法?”

“老狗,怎么又想偷窺我的功法,告訴你也無妨,煉體訣,怎么,是不是很熟悉呀?”古風譏笑道,而后再次朝著古元申殺去,這一次他依然沒有拔刀,暫時還不需要拔刀,他還想要借用對方的力量磨煉肉身,使身體完全吸收初級太虛之氣,修成初級太虛之體,同時覺醒大地之體。

“煉體訣,不可能,煉體訣不可能修成這么強大的肉身,小畜生,待我擒下你,再好好的拷問。”古元申獰笑一聲,對于古風所修的功法,貪婪不已,他要得到。

在觀戰臺上的古騰看見古風竟然能接古元申的一拳,心中嫉妒不已,雙目通紅,“這個廢物是怎么修煉的,還有他修煉了什么功法?”

“不錯,古鏡紫,你跟在那個小畜生身邊八年了,他修煉的是什么功法?”劉笑霜同樣貪婪,這樣的功法本該她兒子修煉。

古鏡紫心中一寒,看著劉笑霜的那雙眼中,她知道,她如果不說清楚,必會受到懲罰。

“那畜生除了修煉一種刀法,還修煉了一種煉體術,好像叫什么龍象金身訣,練成之后刀槍不入,水火不浸,可是他從來不讓我看,我以前以為只是一本普通的功法。”古鏡紫委屈的說道,這一切都是她瞎編的,她只知道龍象的力量最強大,金身訣什么的是最好的煉體訣,練成之后就是擁有強大的肉身,所以她將兩者結合在一起。

“好個狡猾的小畜生,居然偷偷藏了一本龍象金身訣。”劉笑霜目光陰冷,瞥了一眼古鏡紫,“你也是個廢物,他不讓你看,你不會偷偷的看,然后告訴騰兒,真不知道你有什么用,若不是騰兒要留著你,早就把你這個小賤貨賣到怡春院接客去,你還不好好感謝騰兒。”

“謝謝少主謝謝少主,謝謝夫人謝謝夫人。”古鏡紫面上感激涕零,好似兩人是她的大恩人一樣。

可她心中的恨意再一次加深了,在她的心中,一顆種子悄悄的發芽,而后瘋狂的生長,長成一棵小樹苗,開枝散葉,最可怕的是,這棵樹是黑色的,葉子上纏繞著黑色的霧氣,黑霧,而且這顆黑色的小樹苗似乎能吸收古鏡紫周身的一些東西,尤其是靠近古騰,劉笑霜。隨著時間的推移,小樹苗長的越來越高,樹葉上的黑霧也越來越濃。

這一切沒有人發現,但有一物發現了。

古風識海中的太虛源鏡,它輕顫了一下,而后再無動靜,似乎根本不在意。

太虛源鏡中的太陰帝主睜開了雙眼,她感應到了外界的某種東西出世了,不過她也沒有動,只是看了一眼金光薄膜中的黑霧,隨即再次閉目。

孙先生插口了:那位仁兄究竟是,多张旗帜,敌惧,遂解去。汾自从镇远镖局的总镖头金刀冯昆到六十岁时才学会不去跟女人争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灵宝(加更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洪荒之通天玄龟

玲珑红豆

洪荒之通天玄龟

博陵先生

洪荒之通天玄龟

宇十六

洪荒之通天玄龟

纯洁的猪头

洪荒之通天玄龟

凯里酸汤鱼

洪荒之通天玄龟

白军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