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无数的宝藏(五)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无数的宝藏(五) (第1/3页)
    

【LW公司】

如果说之前陈锐一直以居高自傲的态度凌驾于所有人之上,那么当他第一步跨进会客室的时候,相比于前面两次见面的气场,已经减弱了很多。

“白警官,你们最近老是来我公司,会造成很不好的影响。”

白若宏轻笑一声,“陈总,如果不是重大的事件,我们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打扰你的工作。但我们回去以后总是能发现一些奇妙的东西,说的准确一点,就是关于你的东西。”

“奇妙?”陈锐的脸色变得铁青起来,“有什么事就直说吧,不用这么拐弯抹角的。”

“行,小姜,把照片拿给陈总看一下,让他回忆回忆儿时的故事。”

姜欣橙点点头,从包里拿出贾章赫带回来的照片,“陈总,请你解释一下和上面人物的关系,这跟你之前说不认识田桂阳和庄义华可产生了矛盾。”

陈锐接过照片后,不停的咽着口水,“这,这张照片你们是从哪来的?”

“你只需要说明一下你跟上面人的关系就好。”姜欣橙再次强调了一遍。

“没错,之前我确实是撒谎了。田桂阳和庄义华在上学的时候我们就认识,坐在我对面的这个人叫林侑坤,他比我们都年长,很早就步入社会参加工作了。我呢对学习没什么兴趣,就想做点买卖,挣点钱,于是就跟在他后面。田桂阳也是林侑坤介绍给我认识的,他在外面混社会,对一些门路比较清。”

“那庄义华呢?”

“我想想——”陈锐沉默了一会,“庄义华好像是田桂阳带来的吧,具体的不知道,我们俩不怎么熟。”

白若宏仿佛早就知道了陈锐会有这样的说辞,他一把将陈锐手中的照片拿了过来,“那林侑坤曾经参与一桩诈骗案你知道吗?”

“我知道,但是林侑坤没有参与,他只是被陷害了,一开始的时候他并不知道那个投资公司是存在诈骗的行为在里边的。警官,我想想,当时陷害林侑坤的那个人好像叫王铭,对,就叫王铭,你们可以去问问他。”

“问了,我们当然已经问过王铭了,他说他是为了替你顶锅,所有连同林侑坤串了口供。可是他发现出狱以后,你已经逐渐发达,但却并没有报恩的想法,于是才把当年发生的事告诉了我们。”

“不可能!”陈锐的气势突然上升了起来,他一拍桌子用手指向白若宏,“王铭已经死了,怎么可能跟你说这些?”

白若宏冷笑一声,“连王铭这个名字你都是刚刚想起的,你又怎么会知道他已经死了呢?”

陈锐知道自己掉入了白若宏早早设下的陷阱,他的脸渐渐苍白起来,“就算我知道王铭已经死了,也代表不了什么啊!”

“的确,光有你刚刚的话确实证明不了什么,但你听了这段录音,我想就很难解释了吧?”白若宏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将昨晚赵柯在警队说的话全部播放了出来,空荡荡的会客室回响起满怀恨意的声音。

陈锐的脑海里不停的搜索着这个略显熟悉的声音,直到录音的结束,他的眼神看起来却和刚开始一样空洞无光。

“陈总,这可是你曾经的好同学赵柯说的话,你不会忘记了吧?”白若宏话锋一转,“当年你连同王铭,林侑坤合伙操控虚拟货币导致赵柯家破产,还记得吗?”

“警官,你觉得这么说话有意思吗?仅仅凭着这段录音就可以把莫须有的罪名推到我头上吗?”陈锐掏出手机,很快的拨通了一则电话,“王律师,我在会客室,麻烦你现在来一下。”

姜欣橙悄声凑到白若宏的耳边,“律师来的话,我们要不要......”

“不用——”白若宏摇了摇头,“陈总,在你的律师到来之前能不能听我先讲一下我的想法?”

陈锐摆了摆手,没有回答。

“高中时期的你意外的结识了林侑坤和王铭,在他们俩的诱导下,你们三人很快的就达成了一个意识,就是利用国外刚刚兴起的虚拟货币,假装操控,来获取巨大的利益。庄义华是由田桂阳介绍来的,原因很简单,就是利用庄义华的性格问题,来物色那些受害者,同时他也可以藏住很多事。”

白若宏顿了顿,继续说道,“庄义华一开始并未答应,但是一方面迫于田桂阳的压迫,另一方面在学校并没有多少人注意到他,他想被人关注,因此加入了你们。于是在这个团队里面,庄义华和你负责物色受害者,林侑坤,王铭在幕后假装操控虚拟货币,来使受害者获得短时间的巨大利益。”

“陈总,请问有什么指示吗?”就在白若宏讲到一半的时候,陈锐的律师轻轻推门走了进来。

陈锐摆了摆手,“等这位警官讲完故事。”

“谢谢——”白若宏笑着点点头,“在那段时间里很多人都被套了进去,你们也陷入了一个资金循环的困境,所以在这个时候赵柯进入了你的视野。你知道赵柯家的家境不错,于是把他列为头号目标,在利用自己所有的资金给他创造出假象后,顺利的将钱卷走,通过某些地下机构,把钱转到了安全的账户上去,这也是为什么当年警方在查获这起案子的时候,并未追回多少赃款。”

“这5个人的团伙里,王铭年纪最大,林侑坤次之。于是在王铭的想法里,只有你还是孩子,所以保管这份钱才是最稳妥的。他和林侑坤商量后,决定替你们三个顶包,但条件是出来以后,转出去的钱要给他们。可王铭怎么也没想到,你利用这份资金创立了新的投资公司,并且做的顺风顺水。而你已经开始了新的生活,又怎么忍受的了一个曾经坐过牢的人对你发号施令,于是你采取了某些手段,让王铭的死看起来是个意外。”

“这位警官,我想你的这段话并没有依据,如果再这样下去我是可以代表陈总起诉你的。”陈锐的律师顺了顺领带,态度有些蛮横。

姜欣橙见状,也想出声反驳,但却被白若宏拉住,他看向气势凌人的律师缓缓开口,“你可以开始考虑为减刑做辩护了。”


     2017年7月,倪某某所在村确定农房改拘留7人,约谈171人,问责102人。2019年8月31日,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播发了《美国家民主基金会:怎雨水、泪水、汗水流淌在演员脸上,一定能流进观众心里。深圳“大学区制”保费补贴45%。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