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先发制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先发制人 (第1/3页)
    

第二天一早,江远刚要出门,就见门口站着一人,居然是马克。

这些天马克一直在江家村的陶瓷厂里,这次进城也是为了到码头联系货轮,为下一批瓷器运往Y国做准备。

“你怎么来了,是Y国那边的生意出问题了吗?”

马克笑着摇摇头,“Y国那边有我的哥哥照料,你不用担心,他大学学的就是市场管理。”

江远点点头,“反正生意做得好,你分到的钱就越多,我就不多过问了。”

说完江远就要离开,打算去叶氏珠宝一趟。

可马克却是拉住了江远,吞吞吐吐道:“江,其实我还有件事情。”

“我不是和你说过嘛,我的家族是做珠宝生意的,”马克笑了笑,“最近两年你们国家的政策越来越好,投资环境也越来越好,所以··”

“所以,你的家族也想要来我们国家分一杯羹?”江远眉头一皱,“你找我,该不会是想让我牵线,让叶氏珠宝和你们家族合作吧?”

“对,江,就是这样的,”马克脸上的笑意更盛,“我家族的珠宝生意在Y国虽然不是顶尖的,可也比叶氏集团的体量要大好几倍。”

“合作为的是共赢,如果叶知秋女士同意合作,我们家族会共享我们的设计专利,并且会向叶氏注入一笔不小的资金,而叶氏需要付出的,仅仅是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

江远眉头紧锁,直接拒绝道:“不可能!”

“实话告诉你,叶氏根本用不着和任何珠宝公司合作,不出五年,叶氏珠宝一定会成为珠宝界一颗闪耀的明星!”

见江远拒绝得如此果断,马克脸上也浮现了一抹无奈,“江,其实这不是我的想法。”

“事实上,就算我不认识你,我的家族也会派人来滨海谈合作,而优先考虑的对象,是秦氏珠宝。”

江远沉思瞬间,“说实话,即便是你的家族和秦氏珠宝合作,也注定不会是叶氏的对手。”

“如果我是你,就会马上劝说你的家族,放弃和秦氏合作这个愚蠢的想法。”

马克沉默了。

他知道江远也是叶氏珠宝的股东,却不知道江远哪里来的自信说这种话。

自己的家族做珠宝生意已经好几十年了,在全Y国一共有超过一百多家珠宝店,绝不是叶氏或者秦氏珠宝可以比肩的。

甚至在马克看来,自己的家族一旦释放合作讯息,叶氏和秦氏必定会争先恐后地求着合作。

江远也知道马克的本意是好的,想了想道:“这样吧,你和我一起去一趟叶氏,看看叶总的意思再说。”

马克点点头,一屁股坐上了江远的摩托。

片刻之后,两人来到了叶氏珠宝。

叶知秋听完合作的事情,一时间有些拿不定主意。

她只能是看着江远,“江远,你怎么看?”

江远缓缓道:“首先,叶氏即便不和任何人合作,只要按照现在的战略发展下去,就注定会成为行业内的领跑者。”

“但是话又说回来,”江远‘嗯’了一声,“和马克的家族合作,好处也是有的,我们陶瓷厂本来就在发展Y国业务,到时候利用销售渠道,也能够给叶氏起到很好的宣传作用。”

“而且,带着马克的家族赚点儿钱也不是什么大事情。”

马克:“···”

“唯独有一点,”江远坐直了身子,面色严肃,“叶氏的股份最多给马克家族百分之五。”

“what?”

马克终于坐不住了,“江,你在开玩笑吗?”

“我虽然不参与家族的生意,可我知道他们不会答应你这个条件的!”

江远满脸淡然地摆摆手,“你可以和你的家族传句话,是我们带着他们挣钱,不是叶氏要求着合作。”

“再说了,我不是很愿意你们家族来我们国家的珠宝市场分一杯羹。”

“另外,我并不反对你们和秦氏合作。”

江远‘呵呵’一笑,“反正秦氏不久就要倒闭了。”

马克愣了愣,连忙看向叶知秋。

叶知秋对江远的话也感到诧异。

可转念一想,当初的金富陶瓷厂,不也被江远弄倒闭了吗?

还有聚财典当行,不也消失了吗?

一时间,叶知秋居然有点儿同情秦氏珠宝了。

不过这都要怪秦宇,谁让他那么无耻,居然踹了莫师傅一脚。

要是秦宇知道自己这一脚要以整个秦氏来付出代价的话,不知道他会不会后悔死。

马克看了看满脸自信的江远,又看了看心不在焉的叶知秋,一时间有些搞不清楚状况。

外资,一向不都是这些国内公司翘首以盼的吗?

怎么到了江远和叶知秋这里,就成了累赘了?

而马克自己都不知道的是,他的堂兄鲍勃已经到了滨海,并且已经来到了秦氏珠宝。

马克离开之后,江远才对叶知秋开口道:

“我说要让秦氏珠宝倒闭,这可不是气话。”

“虽说咱们现在的战略点是在京城,可用不了多久肯定要夺回滨海市场的。”

“虽说秦氏不足为惧,可要是放任他们发展,到时候我们要费的精力和成本肯定不少。”

叶知秋点点头,“你说吧,怎么办?我听你的。”

“秦氏现在之所以能够成为滨海珠宝界的第一名,无非是因为他们资金雄厚,加上你们叶氏被几家珠宝公司联手打压。”

“另外几家珠宝公司,现在也都以秦氏马首是瞻,可惜啊,秦氏一做大,根本不会给他们存活的空间。”

“只要他们的珠宝卖不出去,资金链就会断掉,自然就会破产。”

“然后不出意外的话,他们会变卖一些固定资产,收缩运营成本,那时候我们可以趁机把他们的店铺盘下来。”

“再然后,秦氏就像没了触角的八爪鱼,只能乖乖等死。”

叶知秋秀眉微蹙,“可是现在他们的珠宝在滨海卖得还不错,还有,如果秦氏倒了,他们的员工··”

“这个你不用操心,等时机一到我自然会处理。”

说完,江远笑着起身,“不用太担心,有我在,叶氏想不壮大都难。”

片刻之后,江远离开了叶氏。

··

秦氏珠宝。

秦宇坐在自己的老板椅上,闭着眼睛,满脸阴霾。

女秘正站在他背后,轻轻地给他揉肩捶背。

一个女孩儿有些畏惧地敲门进来,小声道:“秦总,鲍勃·史密斯先生到了。”

秦宇顿时睁开了眼睛,脸上浮现一抹笑意。

“等我和史密斯家族达成合作,叶氏珠宝就会被我彻底毁掉!”

“叶知秋,叶大美人儿,我等着看你求我的样子!”

“晓敏,跟我去迎接鲍勃先生。”

一楼会客室。

一个满脸大胡子的西方面孔坐在沙发上,他目光冷漠,表情多少有些不悦。

这人正是马克的堂哥鲍勃·史密斯,也是史密斯家族专门负责此次投资业务的负责人。

鲍勃看了看手表,皱眉道:“我已经等了三分钟了。”

负责接待的小姑娘刚要解释,就听到门被推开,秦宇笑着快步走进来,主动朝着鲍勃伸出了手:

“鲍勃先生,你好啊,我是秦氏珠宝的总经理秦宇。”

鲍勃发出一声鼻音极重的哼声,“你们居然没有派人去机场接我,这一点,我很不满意。”

秦宇自己就是个优越感十足的人,这会儿见鲍勃如此高傲,居然没有发作,反倒是笑着赔礼道歉:

“鲍勃先生,真是不好意思,这是我的失误,还请您不要生气。”

“晓敏,去给鲍勃先生冲咖啡。”

鲍勃却是摆了摆手,“我这次来的目的你也清楚,要想合作,你就要拿出诚意来。”

“把你们公司所有的产品信息,所有的销售信息和财务数据,还有人事档案都拿过来我看看。”

秦宇脸上的笑容一僵,“鲍勃先生这是不相信我秦氏珠宝的实力啊。”

“在我的带领下,秦氏现在是整个滨海最大的珠宝公司,甩开其他公司好几条街。”

“史密斯家族要是和我合作,我敢保证,不用三年,我秦氏就能够成为全省最大的珠宝公司。”

鲍勃却根本不理会秦宇,而是翘起了二郎腿,目光在秦宇的秘书晓敏身上扫了眼。

“家族派我一个人过来考察,让我全权负责合作事务,我想秦你应该知道我在家族中的地位。”

“只要我觉得不合适,那史密斯家族就永远不可能和你合作。”

“相反,只要我点头,你们秦氏很快就能够得到一大笔资金注入,还有我们的产品设计专利和销售渠道。”

“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秦宇笑了,“明白。”

“鲍勃先生,咱们都是同道中人,这样,你刚下飞机也累了,我让晓敏先带你去酒店休息,晚上我再带你好好玩玩,你看如何?”

鲍勃没有丝毫掩饰地点了点头,“秦,我总算看到了你的诚意,你放心,我觉得你们秦氏的实力还是基本符合我们家族的合作条件的。”

秦宇面色一喜,“那就太好了,晓敏,你先带鲍勃先生去酒店吧,记得啊,要照顾好鲍勃先生。”

晓敏笑着点点头,“秦总您就放心吧。”

···

晚上大概七点多。

秦宇开着一辆黑色桑塔纳,载着鲍勃来到了万宝酒吧外面。

“鲍勃先生,我刚回国不久,前几天偶然听人说起这家酒吧,咱们今晚就在这里玩吧。”

鲍勃轻轻一笑,“没想到你们这里还有酒吧,倒是让我有点意外。”

两人一边笑着,一边走进了酒吧。

顿时,悦耳的音乐声传进耳朵,空气中的栀子花香萦绕鼻尖。

秦宇和鲍勃两人的表现如出一辙,他们同时在整个酒吧里环顾一周,将所有顾客都看了一遍。

两个老色*相视一笑,直接走到了几个姑娘旁边的位置坐下,点上一瓶红酒和果盘,就开始闲聊了起来。

只不过他们的目光,却始终锁定在旁边的几个姑娘身上。

几杯酒下肚,就见秦宇端着红酒杯起身,走到那几个姑娘旁边笑道:

“几位美女,我是秦氏珠宝的总经理秦宇,请问可以请你们喝一杯吗?”

好巧不巧,这几个女孩儿都是叶氏珠宝人事部的员工,都知道这家酒吧是自己部门的主管江远开的。

一听秦宇说自己是秦氏珠宝的总经理,几个姑娘顿时愣了愣。

一个稳重些的姑娘摇了摇头,“不好意思,我们自己喝喝酒聊聊天就可以了。”

秦宇却笑着指了指身后坐着的鲍勃,“这位是我的好朋友鲍勃先生,刚从Y国来,家里也是做珠宝生意的,不如大家一起喝喝酒聊聊天?”


     既有线路列车,司机要负责操作第一时间成立现场救援指挥部。2020年7月,清城法院成功执结45件追索劳动报酬纠纷案,为45名农民工同时,跟着“五个一百”的足迹,我们也能看到奋进的中国前行途中的善意地图。走进乡村看小康 | 甘肃皋兰大横村种植管护、加大占补平衡统筹力度四方面提出工作措施。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