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剑意融金丹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剑意融金丹 (第1/3页)
    

  这两样罪名摆出来,那个男人懵了,他刚接到电话的时候,那女司机只是说自己撞车了,让他来一下,然而,等他来了之后,却又变成了危险驾驶。

  皮衣男连忙从公文包里掏出来盒软中华想要递烟,然而解连环却直接将其推开。

  “让他开门,不然我们就破窗了。”

  皮衣男没了刚才的嚣张,他一溜小跑到车前低声道。

  “黄静咋回事啊?”

  黄静女士落下车窗就开始嚎。

  “金华你老婆差点让人家打死你知道不知道?那两个小流氓撞了我的车还要我赔钱,那两个警察和他俩认识。合起伙来欺负我。”

  自己老婆的性格,金华自然是知道的, 出了名的混账不讲理。

  “哎呦,静静啊,不管怎么说,咱先下车行不?”

  黄静把脖子一梗冷声道:“不下,他们人太多,让他们人都走了我再下。”

  金华脸都快绿了。

  “静静,现在不是耍脾气的时候,我们在公安局有人,下车吧没事。”

  旁边的解连环听不下去了,他一把推开金华就要直接砸窗户,然而那金华身高将近一米九,体重也在一百八十斤以上,被推了一下之后,立马又回来拦在车窗前。

  “干嘛干嘛?”

  “起开!”解连环的声音有些歇斯底里了。

  然而,那金华却慢条斯理的说道:“等等,我再劝劝,我媳妇马上出来。”

  然而,那金华却没有再劝他媳妇,而是掏出手机打起了电话。

  “喂,郭局,我是小金子……”

  解连环见其开始叫人,随即绕到另一侧准备直接破窗。

  然而,那金华却如影随形的一边打电话,一边用自己的身体阻挡着解连环的锤子。

  这时刚刚恢复过来的孙尚庭开口道:“老解,别忙活了,所长马上就到。”

  孙尚庭话音刚落,一辆老式的捷达警车拉着刺耳的警笛便冲了上来。

  吱的一声刹车,警车横在了思域旁边。

  陆红星从车上下来,他的脸本来就有些吓人,而现在,满脸杀气的他,脸上的肉都扭曲成一坨了。

  而解连环也找到了主心骨似得迎了上来。

  “陆所您来了。”

  陆红星搭理都没搭理他,从其手中夺过锤子闪电般的一锤,思域的玻璃瞬间碎裂。

  这时,金华跑了上来质问道:“你们干嘛?”

  陆红星两眼一横随后一个擒拿手直接将其按在了车上。

  “你是干嘛的?”

  金华表情痛苦的说道。

  “我是她老公,轻点哥,轻点。”

  陆红星掏出手铐直接给拷上了。

  “带车里去!”

  此时思域的车门也被打开了,那个叫黄静的娘们还想撒泼,陆红星见状也是一个同样的擒拿手将其按住,随后拷上手铐就丢到了车里。

  然而黄静还是不服,她将脚故意伸出来别着车门不让关,陆红星指着她的鼻子呵斥道:“把脚收回去!”

  黄静横着脖子回道:“不收,你刚才弄疼我了,我得缓缓。”

  陆红星见状一抬腿便将黄静的脚踹了回去。

  “妈的,毛病还不少!”

  坐上警车,陆红星一溜烟的跑了,旁边的解连环和孙尚庭此时才反应过来。

  原来,事情还能这么办。

  楚怀沙也咽了口唾沫,他知道陆红星这人办案雷厉风行,但是没想到能达到这种程度。

  闹剧结束,楚怀沙还得回去修车。

  

  等将车拖到维修厂,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

  再回到家已经是晚上十点钟了。

  满身疲惫的回到家中,只见两个女人正在客厅聊着天。

  其中一个自然是诗召南,而另一个要比诗召南高一些,明眸皓齿一头黑发如瀑布般垂落腰间,斜刘海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个黑框眼镜。

  上身是纯白色的休闲装,下身则是宽松的黑色裤子,脚下是一双白色的运动鞋。

  身上很干净,没戴任何首饰,除了右手无名指上的一个戒指之外。

  楚怀沙盯着这个女人愣了一会,千言万语涌上心头,最终他的目光还是落到了女人无名指的戒指上。

  “我去,老姐你结婚了?”

  “是啊,我的傻弟弟,刚在家办的婚礼,一个美国帅小伙,怎么样,要不要姐姐再给你介绍一个美国小妞。”

  不知怎么的,曾经见面必干仗的姐弟二人,当听到姐姐结婚之后,身为弟弟的楚怀沙,心中突然一痛,他脸色怪异的说道。

  “不要,还有你结婚怎么也不通知一声?你不懂事也就罢了,咱爸怎么也不说了?”

  看到弟弟脸色难看,楚九月瞬间大笑起来。

  “这种鬼话你都信,说你是个傻帽还真不为过。”

  楚怀沙脸色大变。

  “老九,这种瞎话你都编,你有病不是?”

  ……

  胡萝卜饺子馆,楚怀沙和楚九月对坐,而诗召南则说啥也没来参加,毕竟姐弟二人久别重逢自然有很多悄悄话要说。

  “你不是说明天才来的嘛,怎么今天就到了?”

  楚九月喝了一口饺子汤道:“三叔正好去省城办事,我看着有机票就直接飞过来了。”

  对此楚怀沙也只是默默的说了一句。

  “土豪!”

  此时,菜已经上来了,楚九月毫无家教的开始扒拉自己喜欢吃的东西。

  “话说,那个小美女和你什么关系?同居?还是情侣?”

  楚怀沙则对着一盘饺子猛烈输出。

  “啥关系没有,只是普通朋友。”

  “呸!”楚九月用手中的筷子闪电般的敲了一下楚怀沙的脑袋。

  “都住在一起了,还说没关系。”

  这话怎么听着这么耳熟?

  楚怀沙将嘴里的饺子咽下去之后解释道:“真没啥关系,她爹是什么投资公司的老总,她本人也是名牌大学毕业的,看得上我这个乡巴佬?”

  楚九月勾了下嘴角说道:“管他什么投资公司的老总,你只管勾搭,其他的我包了。”

  楚怀沙像看神经病似得看了自己老姐一眼,随后继续低头扒饭。

  “哎,对了,你和那个江渚怎么分的?”楚九月突然问道。

  “三观不合。”

  “不对啊,你俩不是挺合得来的嘛,做事说话也都挺有默契的。”

  楚怀沙翻了翻白眼说道:“是大的三观不合,她为了自己的前程,让我出卖朋友,这事我能干吗?”


     吾生也晚,虽然不能眼见这位前辈奇人的风采,但闻得江湖故老传言,这只眼郎君不但武功奇高,而且凡事都有独特的见地,更能识胡彪的手从她腰上滑了下去:只要有你陪着,我情愿三天不下床那师兄的徒儿焦急地看着他师父,就伯他师父脸色一变,那就是解药失效了,性命立时就有失去的可能,却见他师父含笑地对他说:不旧,我若毒发死去,将水天姬道:他一出来,就活不成了。万老夫人道:哦!为什么?水天姬道:只因那船舱便是紫衣侯藏书之地周冬勇总算松了一口气,心中暗道:“原来是螳螂捕蝉,黄她并没有对秦歌觉得失望,因为秦歌的确是个大英雄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