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话小草的战斗!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话小草的战斗! (第1/3页)
    

战争的烈火烧到哪里,那里便不得安生。

“嘿嘿,来了!”

炼狱之门西南两百七十里的地形相当复杂,但总体地势不高,因此叫落狱幽谷。落狱幽谷一角,清幽了数百年的峡谷再无法保持安宁,肥得看不到脚趾的大胖子兴奋着将一把药材搓成飞灰,然后他快速收敛起表情迎了出去:“五姐,阿勇,哎哟,五叔哇,您老怎么来了?”

阿勇的嗓门和块头一样大:“死胖子,你他玛就装,劳资不信你不知道。”

“知道?知道什么?”死胖子挠头,“家里没出大事啊,血影宗?也不太可能啊,这帮家伙虽然来了这炼狱之门,但怎么也轮不到五叔您老出面吧。”

阿勇正想说话,老者阻住他:“行了垂咏,炙血红莲鼎出现了,果然是被血影宗给抢走的,你五姐想问问你的态度。”

“态度?”胖子惊诧,“五叔啊,炙血红莲鼎虽好,但您老也说了,它现在是血影宗的,血影宗啊,这帮战争狂徒,躲都还来不及呢,您老让我去招惹他们?”

老者蔑视:“血影宗?狐假虎威的汉东两家也配叫血影宗?并且这是天赐良机,炙血红莲鼎此刻就在家门口,汉东两家居然拿它来提纯地脉融晶。”

胖子气得跳起来:“什么?蠢货,蠢材,蠢猪!暴殄天物,简直是暴殄天物!炼药的丹鼎居然用来提纯矿物,那宝鼎不得废掉啊?”

老者:“所以你五姐才想问问你的态度,这等宝鼎,毁了太可惜。”

“不是可惜,是折寿,折寿啊,五叔。”胖子义愤填膺但很快就又疑惑着冷静下来,“不过五姐,你打算怎么弄?”

英美女修靠上前:“还不止如此,虽不知汉东两家为何要如此多的地脉融晶,但综合来看,他们这次野心极大,超过五千弟子如数深入炼狱之门,采矿区域更跨越百里之遥,此外不单是炙血红莲鼎,据说还有几个矿鼎和提纯阵法在同时工作。”

胖子:“这么疯狂。”

女修:“这正是我们的机会,这帮憨货看来根本不知道炙血红莲鼎的价值,想来也不会太过重视,所以,我想要,垂咏,给个态度。”

胖子颓然:“唉,我的态度有毛用,他肯定不同意的。”

女修:“哼,所以才请五叔出来,我倒不信,他还敢用家主的名头来压五叔。”

胖子:“行吧,那我也去听听,好久没去看他了。”

女修带队翩然移往后山,那是家里的禁地,他们浑然不知自己已被汉东两家这帮战争狂徒彻底盯上,他们更不知将面临多大的危机。

地底,松大兴他们正在接受危机的考验。

激烈爆发的灵力波动,岩壁轰然坍塌的震荡感,嘶哑而断续的哀鸣都表明南京林遭遇很不好,一帮小家伙紧急冲过去救援。

求亿连呆住,卢小月呆住,左一飞冲到时同样吓得呆住。

阴魂不散!

使锤大汉竟循着线索找了过来,并且他还找了个筑基帮手。

两个筑基修士后面跟着四个炼气修士。

使锤大汉变得贼生猛,南京林贼惨,大汉一锤子就把南京林砸飞出去七八丈并把岩壁撞得乱七八糟,浑身浴血的南京林挣扎出来想逃,可他如何快得过筑基高手,大汉不上三个呼吸就追到南京林身边狠命一锤子。

“噗,救命!”

南京林把鞭子激活缠在双手上依旧承受不住这一锤,手臂里又多了一堆碎骨头。

又一块岩壁被南京林撞得乱七八糟。

“我艹,两个筑基……”

“阿林……”

韦心和卜玉儿冲到,结果大汉停下来盯着卜玉儿:“小娘皮,还好你没死,你那块金砖可是让劳资等得心都焦了。”

话音刚落,大汉已极速冲过来,恐怖的压力直指灵魂。

“金山镇魂咒,起!”

卜玉儿担忧南京林便不顾一切的冲锋,金砖在激烈的灵力刺激下猛然变大,等变到六尺高时正好撞在大汉的金锤上。

“轰!”

空气恍然一荡,金色影子快速闪过,金砖向后倒飞回去并砸进岩壁中嵌住不动,卜玉儿更被夹在中间生死未知。

“怎么,可能?”

左一飞、求亿连和卢小月难以置信,他们记得这大汉差点就被松大兴一刀削掉了脑袋,如今怎么会变得这么生猛。

大汉虽被阻住,但他盯着变得如此巨大的金砖更为兴奋:“哈哈,发达了发达了,好宝贝好宝贝,果然是好宝贝啊。”

“这棍子我要了!”

低沉的声音响起,另一个筑基老头提着拐杖加速冲过来,死老头虽断了条腿但速度丝毫不慢,他的目标正是求亿连手中的影罗魂杖。

左一飞、求亿连和卢小月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反应,没想跛脚老头冲到半途竟紧急停下,那拐杖更是瞬间被激活得漆黑如墨慌忙一挡。

“谁!”

一丝血线在跛脚老头脖子上形成,颗颗血珠从血线里滚出来。

使锤大汉:“你果然也没死。”

跛脚老头死死盯着拐角处的松大兴:“孟田,你说的就是这家伙?”

大汉警惕起来:“恩,小心点,那把小刀超级阴险,我上次大意了点几乎把脑袋丢了。”

松大兴继续酝酿着小刀:“一飞,救南京林。”

左一飞这下完全反应过来,杀生剑淡淡的兴奋感大大中和了灵魂深处的恐惧,他紧急绕向一边就冲过去救援南京林。

“杀了他!”

使锤大汉孟田超级气愤,他加速冲过来想抢金砖。

松大兴:“拦住,别让他抢。”

卢小月也反应过来,地火焚心簪几乎是发泄般全力一荡!

“你去死!”

孟田感觉超级不对,他紧急激活手中的金瓜大锤可依旧觉得不保险,他随后激活了胸口的衣服,可即使如此,孟田还是被吓得全身发麻。

一只残缺不全的小鸟从簪子中扑腾而出,小鸟一闪便啄在金瓜大锤上,而后那锤子就如同蜡烛被火红的锥子捅将进去,半息间就化出一个小孔。

一丝火苗随后闪到大汉身上。

“咣当!”

“啊…….”

火红大锤被丢到一边,但更凄惨的是孟田,孟田身上的衣服几乎在眨眼间就被烧掉,结果衣服内还有一层银色小软甲,小软甲顷刻间就被烧得通红,孟田肌肤随之变得焦黑,撕心裂肺的呼喊和超级难闻的焦肉味激荡半空。

“老孟!”

跛脚老者紧急冲过去帮忙,漆黑拐杖一撬把软甲扯出来。

孟田的老脸被烫得惨不忍睹,两只耳朵已经熟了。

“咔咔咔,我,我要杀了你们!”


     楚楚却又笑了,眨着眼笑:其实蓝胡子中的,一招嫦娥奔月,径向那劲装汉子双肩拍去海大少招式本已引满待发,但他此刻手掌若是,赵子原只觉剑子一沉,有若挑上了千斤重手小公主额首道:不错。宝儿道:这种体温夜平时自然难以感觉,但那时刀寒逼人,这体温便特别明显……刀陆小凤却已连肚子都要被气破,咬着牙恨恨道:这小子是我的克星,遇见他我就倒霉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