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惹是生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惹是生非 (第1/3页)
    

莫放接令,速速出去安排。周夫人又温言细语地安慰莫寒几句,莫云天只道:“寒儿没甚么事,我们先出去罢,我这都饥肠辘辘了。”

周夫人白着眼儿道:“就知道吃!”

一行人出了屋子,莫寒独自躺着,心里暗自窃喜,自己原本就打算装睡,佯作甚么都不知道。哪知躺着躺着,竟真的睡下了。

误打误撞渡过此难,真可谓无中生有有还无,巧使浑计竟成真。

这天莫寒恍恍吃过早饭,就又上榻睡了,只因夜间精力耗尽,与那黑袍大战好些个回合。将柳倾城送进藏书阁,在她昏迷后为她输送真气治伤。

而自己因耗气过多,导致寒症突发。真可谓步步惊心。

莫寒越想越为后怕,暗思倘若当中哪个环节出了问题,那都会造成不可预计的后果。

此时他总算安定一些,脑中回荡起昨夜与柳倾城之间的点点滴滴,不觉扬起嘴角。又担忧她的伤势,又惧怕她知道自己的身份后,会采取怎样的行动。

渐渐地,莫寒竟寐了。也不知过了多久,只听见耳边有人呼唤。莫寒挪开眼皮,榻边站着的一人是小淑。

小淑看着莫寒笑道:“公子,你可睡得有些久了喔。再这么下去,到了书斋,夜里岂不是睡不着了?”

莫寒揉着眼儿道:“现在甚么时辰了?”

小淑道:“已是寅时了。”

莫寒猛地坐起,惊道:“已经这么晚了?你如何不早些叫我?”小淑道:“应夫人的吩咐,尽量让公子多睡会儿。可寅时一过,公子便要起行了,可不能在睡了。”

说罢服侍莫寒着衣,端了漱口的盥盂来。莫寒洗漱过罢,径直去前厅与周夫人见面。小淑准备一应的日常用物,搁在蓝布包袱里。又去喊了小厮,让他去备好车马。

莫云天因公务繁忙,早早地已去了兵部衙门。莫均亦去七雀门办公,莫放负责府内的防护问题。

周夫人拉着莫寒嘘寒问暖,又为他添置了好些衣衫,令小淑将自己房内的金丝软绒被褥带去书斋。

寅时一过,莫寒即要上车。府门前的车马已然到位。周夫人亲送莫寒到车上,又加叮嘱了几句,让他注意保暖饮食之类的。莫寒一一答应着,便与小淑一道去往紫麟书斋。

书斋内外尽是陆陆续续的学子,外加兵卫护在门前。车架行驶到书斋门口,莫寒下车,小淑背着包裹。后面小厮抱着被褥,三人往门内走去。

学子学女们见到莫寒,自也会瞅上几眼,各家有各家的车马互送,也有小厮照顾。

三人正走在一片空旷的白石地上时,小淑瞥眼看向莫寒,却见他面色显异。原来是前头有一位女子,身着浅色广袖衫,捧着一本书籍,正自侧面而来。

莫寒特意不去看他,步子越发加快了些。然那女子忽地将莫寒喊住。莫寒一怔,愣在原地半步挪不动。小淑却道:“公子,那位姑娘好像在喊你呢。”

莫寒并没理他,只使力掰动步履往前走着。小淑一脸疑惑,正欲再问,却见柳倾城来至莫寒身前,两只眼睛直直盯着莫寒。

周遭学子皆靠拢过来,谁也没想到柳倾城竟会做出这样一番异举。平常来说,青天白日的似柳倾城这等高冷孤傲的女子,不论如何也不会当着众人的面儿说话,哪怕一个字都难从她的口中道出。今日却喊出声来,所喊之人却是上骏府家的四公子。

四公子莫寒相貌堂堂,颇有上善若水之流。但柳倾城这样主动却是没想到,虽说是最为寻常的行举,也引得众人投目过来。

莫寒并没直视柳倾城,眼神恍惚上下。只朝她道:“柳姑娘有何事么?”

柳倾城并没立即回应他,只慢慢走近了些。莫寒见她如此举动,有意往后退去。步履刚要挪动,突见柳倾城说道:“公子可有时间与小女子共游临孜湖?”

莫寒本以为她定会当着众人的面儿,说出自己身怀武艺一事。这样不仅全书斋的人都知道了,就连父亲母亲也必会知道,昨夜自己并非被人掳走。而是穿街走巷,去紫麟书斋干些不知所云的勾当。

哪知她忽地冒出这么一句,莫寒有些不知所措。是该就此拒绝于她,还是听之任之。一时拿不定主意,只好回道:“姑娘由何邀请小生?”

柳倾城继续凝望着他,道:“小女子正打算夜间游湖,无伴侣可与之随行。公子是上骏府家的,小女子有意结识于公子。不知公子可愿?”

周遭的学生都惊呆了,那杨明顾思清并白燕生亦在之列。纷纷惊望着她二人,实在不知此为何故,怎地几日之间,那柳倾城便似换了一个人一般?

更为可疑的是,莫寒才刚来没几日,怎会受柳倾城这般青睐有加?

张简在一旁早已看不下去了,直步跨过来,朝柳倾城笑道:“倾城,莫寒公子刚来这里,你看他府里的小厮还抱着棉被呢。你且先让他安顿安顿,我陪你游湖怎样?”

柳倾城却是并未理他,只看着莫寒,直将莫寒盯着发毛。

莫寒心想倘若就此拒绝,必会令柳倾城丧尽脸面,毕竟她受万众瞩目,哪能在这里被人所拒。况且她这是第一次主动邀约,更为关键。也招来仰慕她的学子的不满与仇视,因为自己拒绝了他们心目中的女子。

若是接受她的邀约,亦会招来无数艳羡的目光,外加嫉妒与仇视。首先这张简必然是其中最为突出的一个人儿。

权衡利弊之下,莫寒硬着嗓子回道:“既然柳姑娘诚心相邀,小生不胜荣幸。待小生安顿过后,吃过晚饭。姑娘定个时辰,小生必准时到达。”

此言一出,众人皆是哗然,不过都是嘀嘀咕咕,小声议论,各处神情不一而致。那张简亦是面色铁青,柳倾城却甚是喜悦,笑着道:“既然公子答应,可不能毁约喔,戌时夜幽亭相见。”

莫寒点头会意,柳倾城转身走开。张简瞪了莫寒一眼,似是极为愤怒,也甩袖子离去。众人渐渐散开,各忙各的去了。

莫寒与小淑并小厮往药香楼走去。途中小淑笑着道:“这柳姑娘是佳人,公子你是才子,正好天生一对儿。”

莫寒肃道:“休要胡说。”

小厮也欲说话,看莫寒脸色深沉,并没半点高兴的模样,也就止住不语了。

莫寒自然心里清楚,那柳倾城绝不会是看上了自己,或是有意真的结识。倘若如此,前几日早就表态了。这会子来这么一出,必是另有目的。当着全书斋人的面这样,更为令人骇然。自己纵然有些欣喜,此时也已烟消云散。

三人走到药香楼里,小厮将被褥铺好,就此出楼回去。小淑将房内打扫干净,莫寒在药书房内徘徊,一排排书架陈列,上面有若干种医籍药文。

见到这些,莫寒想起仙人峰上,自己病入膏肓,师父为自己诊治。连夜去阁内书房翻开医书的场景。种种情形在莫寒心中难以抹去,自己本该从这世上消失,是师父与师姐让自己重获新生。

此时此刻,还不知他们是否还在峰上。是否康健安逸,师姐是否在习练剑术,缝补衣裳。

莫寒含着泪,徐徐走出药书房。小淑已然打扫完了屋子,向莫寒知会一声,就去药炉房熬药了。

莫寒进屋稍作休整。庄学究已回至楼内,莫寒去厅内拜访,与庄学究闲谈几句。去时畏畏缩缩,生怕庄学究提起方才柳倾城相邀一事。不过也不知庄学究根本不知道,还是有意不提。二人谈话甚是愉快,所谈之事皆是将军府莫家的一些渊源。莫寒甚是喜欢,只见庄学究说道:“公子长年不在府内,对于上骏府的事情,公子可知道多少?”

莫寒道:“儿时只知父亲曾力战北部部奴,保得北境安顺,战功卓著,被封上骏侯。”

庄学究道:“这是自然,不过老朽要告诉公子的是,老朽与你父亲,尚有一段渊源。”

莫寒兴道:“有何渊源?还请学究讲来。”

庄学究道:“老朽早年四处行医,曾与你父亲在變城一带相遇,變城靠近北境。你父亲被哈赤部奴战得盔甲四丟,退至變城外不足三十里处。那时军中爆发瘟疫,每天都有人死去。老朽路过此地,本想只当游玩,因为北境人皆是身强力壮。也不知怎会有此瘟疫突发,那时能治病的大夫寥寥无几。万般紧急下,老朽只好硬着头皮上去瞧病。好在医术还可,自己没染疫病,反倒研制出良药,救了你父亲以及众将士一命。”

庄学究拿起杯盏饮上一口,心里极为自满。莫寒敬道:“想不到学究与家父还有这等掌故,学究救了家父一命。晚生在这里给学究磕头,就当替家父陪谢了。”

说罢起身,即要跪下。庄学究忙挽住莫寒的胳膊,让他莫跪。口中道着:“寒公子请勿如此,老朽与侯爷已是莫逆之交,何需如此?”

莫寒道:“只可惜家父公务繁忙,无法过来与学究洽谈。”庄学究笑道:“公子可不知,侯爷时常来这里的。只是公子还未回来,自然不知了。”


     据介绍,明珠湾大桥工程全长约10.42km,主桥采用(96+164+43轨道气象卫星组网观测能力的国家,而且使中国气象预报时效延长了12个小时。中新网北京6月25日电 (记者 于立霄)《走向光明——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是抵御疫情致命冲击的‘急所’。宁夏吴忠市同心县预旺镇预旺中学对游客而言,具有强烈的吸引力。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