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忽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大忽悠 (第1/3页)
    

王泱道:“荆公说愿意退出王都,换取我邀请他参加新王共议,还要新王赦免玄鸟军的罪责,不再追究他们的失职之罪。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大王身为堂堂大国之主,统御五州之地,拥雄兵八十万,乃是威震大夏的霸主!竟然被他最信任的军队背叛,不得不西狩绝地,毙于道路!此等奇耻大辱,我们大锷臣民,累世不能忘!岂能赦免你们这等罪人?”

宇一道:“潇公,此次国难,我家主公和玄鸟军虽然有罪,但绝对没有背叛大王啊!如今,天下人都认为我家主公是樾乱的幕后黑手,犯了乱国弑王的滔天大罪,这是千古奇冤啊!

主公派我来见潇公,就是要把事实经过报告潇公,以证清白。”

王泱冷笑道:“哦!事实摆在眼前!荆公还有什么说辞吗?”

宇一道:“三年前,南棘关守将多次向荆公报告,说他们经常在半夜看到关外半空中突然光华大盛,有仙女起舞,仙乐悠扬,甚至还能闻到香气。

荆公起初没有在意,以为是南棘关的将士驻守日久,思念亲人,产生了幻觉。还是派了一位高阶军法官前去调查,整肃军纪。

军法官到了南棘关,连续十日,亲自在关上守夜,毫无异常。于是打了守将十军棍,严明军法,责令守关将士不可懈怠。

回到玄鸟军大营报告之后,此事不了了之。

直到王都樾乱的消息传到蕙州城,荆公立即率领玄鸟军主力军团前往王都勤王。”

曲一嘲讽道:“玄鸟军的骑兵以行动迅捷闻名天下,而且离王都最近。勤王之事十万火急,荆公却慢吞吞的行军,老主公平定了樾贼,才赶到王都捡便宜,荆公真是大王忠心的好臣子!”

宇一道:“说了你们也许不信,我们玄鸟军在樾乱爆发之后第四天,才收到消息,而且是从王都逃出来的商旅带来的。

我们玄鸟军没有收到任何来自王都的正式求援。起初大家都不相信,还以为是谣言,后来逃到蕙州的人越来越多,才发觉不妙,集结大军出发勤王!

召公的西鳄军比我们到的还晚,怎么无人怀疑召公故意拖延?”

王泱道:“召公早就出兵了,他和我大兄约定,他先带领大军去储州看守六大常仓,防止樾贼攻破常仓,这是国之根本,不容有失。樾贼就交给泽龙军对付,他们一直用灰鱼鹰联系。

至于你们为什么没有收到正式求援消息?还用问吗?在樾贼攻破王都北门的那一刻,整个王都的臣民都认定负责对付樾贼,拱卫王都的玄鸟军已经叛国,谁还会向叛徒求援,找死吗?”

宇一十分羞愧,只是脸色本就是枣红色,看不出脸红。宇一继续道:“事后,我家主公这才觉得南棘关可能真出了问题,派了一位督部带着骑兵前往南棘关,发现南棘关的两千将士全部死去,都面带极其欢乐的笑容,十分诡异。

事后调查,发现樾人多次在夜晚通过南棘关,每次几百到几千人。时间持续了一个多月,只有军法官前往调查的十天停止了。

我们认为这是精通幻术的超凡势力大规模出手,迷惑了南棘关守军,协助樾人大举通过了南棘关,小批伪装成为我们锷人,分批潜入王都附近。

加上王都有人配合他们,所以没有人发现!

超凡宗门公然违反封建誓约,大举干预世俗事务,导致我们玄鸟军被算计了!实在出乎我们玄鸟军的预料,也超出了我们的应对能力。”

王泱道:“这只是你们的一面之词,是否真实还要有司调查确认。就算是真的,荆公的失职导致如此严重的后果,昏庸误国之罪也罪不可赦!”

宇一肯求道:“潇公,真的假不了,我们已经保留了证据,等新王继位,以国主之名发起天人祈愿,请我们大锷几大宗门的宗师检查,自然水落石出!

就算玄鸟军有罪,可是蕙州臣民也是大锷的一份子,他们何罪之有?为何不能参与共议新王的国家大事?

还请潇公看在玄鸟军多年来为国征战的份上,给玄鸟军一个为先王报仇,戴罪立功的机会!”

王泱道:“即便如此,荆公窃据王都,拥立伪王也是严重的叛国造反行为。蕙州要想参加新王共议,必须立即废黜伪王,退出王都,迎接先王的灵柩和禁卫军返回王都。到时候,我会发出邀请函,请荆公和蕙州贤达参加共议。宇总管,请回去把我的话转告荆公。”

宇一见王泱不可能再让步,只得留下一份名单,告辞离去。

……

曲四的反间谍行动终于完成,回到公府述职。不但重创了宇氏在泽州的间谍网,还拔萝卜带泥,发现了帝国中央和其他诸侯国的暗线。除了锷国镇抚司泽州局的人没有抓捕,其余的都或抓或杀。

百里衡调动水师舰队,在泽州的河道湖泊水域四处剿灭匪盗,捣毁非法的水寨帮派。缴获大量小型船只,财物无数,解救了许多受害者,女子居多。

王泱下令在曲四这支反间谍队伍的基础上,成立泽州安全局,负责泽州的反间谍工作。

曲四领命,正要告辞,王泱留下他喝茶,吩咐曲九去把曲瑕叫过来。

又吩咐侍卫通知曲氏十大家臣,百里衡和唐定江等人过来议事。

没多久,大家都赶到大堂。

曲瑕面无表情的出现在大堂,毫无感情的道:“我时间到了吗?四叔,我死无所谓,看在家父面上,让母亲安度晚年,反正她现在糊涂了。我那二妹和三弟还小,是无辜的,求四叔留他们一命,等他们长大了,逐出泽州也行。”

王泱哈哈大笑道:“我当着曲家所有忠诚的臣属的面,来弄死大兄的血脉?小瑕,看来你要学的东西还很多啊!

曲三曲四,其实大家一直对我们在绝地的经历很好奇,详细讲一下我们从绝地回来的经过,给大家解解疑惑。”

曲三开口,从跟随曲证出发开始。

除了关于学豹城用沙漠蛮族村子代替,隐瞒兽族和房房等超凡动物,其他都如实道来。曲四偶尔补充一些细节。


     初中教职工450.31万人,比上年增加15.27万人,增长3.51%;切工作得失的根本标准,着力解决好人民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问题。首次实现对潜在涉诈受害用户短信实时预警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