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兵强马壮,出发!(求订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兵强马壮,出发!(求订阅) (第1/3页)
    

泽龙军和禁卫军的高级将领纷纷拔剑相向,互相辱骂,眼看就要在主厅打起来。

熊克迪想要喝止,又觉得自己应该站在禁卫军一边,不知如何是好。

王泱取出熊奇的佩剑,沉声道:“诸位,先王之剑再此!何人敢目无王法!”

声音不大,却震慑心魄,对峙的众人纷纷立剑于地,单膝跪地,齐声道:“为王前驱!死不旋踵!”

这是锷国军将对国王的正规军礼,只有在国王拔出佩剑,彰显军威时,才用到。

王泱叹息道:“绝地里到处是毒虫流沙,无水无食,大王西狩之路上,万般艰难。一路西行,众皆亡。越过绝地之时,只有我和禁卫军两人保护大王艰难前行。

此时已经断水三日,大王虚弱。两位禁卫军先后以热血奉大王,为大王续命,牺牲。最后我也以血奉王,请大王继续前行,最后倒在沙丘之下。”

说着展示了左手手腕上的疤痕,这是曲凭割腕放血留下的。原本在王泱使用曲凭的身体时,满血复活疤痕消失了,这是用亘能临时复原出来的。

人家曲凭的确是忠心护主,总不能让他白白献血牺牲。

众人听了都紧握剑柄,深深感动。王泱走了一圈,把手腕上的疤痕展示给每一个人,禁卫军将领都有些羞愧的低下头。百里衡等人看了都热泪盈眶。

熊克迪老泪纵横道:“曲正卿和我们禁卫军都是一片丹心向大王,玄鸟可鉴!你们不可再无礼了!都起来吧!”

众人起身收剑归鞘,重新坐定,但是两军矛盾已经彻底爆发,再无缓和余地了。

王泱继续道:“等我醒来时,已经是躺在一个蛮人家里,浑身无力,无法出声,每天昏昏沉沉的,被蛮人喂水食。三日之后方才可以发声,询问他们是否救了大王。

蛮人摇头,说只看到我倒在沙丘之下,没见到大王。我急着去找大王,可惜无法行动,只得以佩剑为酬,请求蛮人去找。

两日后,蛮人在沙漠里找到了大王,可是大王已经毙于道路了!我在蛮人的村子休养数月才勉强恢复,临时安葬了大王和两位禁卫将军。

之后一直在蛮人村庄求生,直到三个多月前,大兄和曲三曲四倒在大漠时,被打猎的蛮人发现。曲三曲四得救,可是大兄他……”

忽悠到这里,挤出眼泪来,做悲痛难忍状。百里衡,野制霖,唐定江,梅截远等发小自然完全相信了,悲伤的安慰道:“四公子,人死不能复生,您千辛万苦从绝地逃生,身体虚弱,千万不要伤了身体!”

禁卫军的人自然没有全信王泱的一面之词,但是死无对证了,不信也得信。

那原都督出列跪地道:“曲正卿,末将刚才听闻大王回归玄鸟之乡,心神激荡,以致对正卿口出荒谬之言,请正卿责罚!”

王泱摆手示意自已不在意。

原都督突然拔剑斩下自己左手小拇指,道:“末将毁谤正卿,自罚一指,以正军法!”

熊克迪大惊,连忙呼唤医者,来给血流如注的原都督包扎。

除了几个潇公新提拔的心腹年轻将领面色惊骇,其余都是打过仗的军人,尸山血海也不是没见过,砍个小拇指算个什么!

反而是对原都督搞这一出,打断了王泱的话头十分不满。

等医者离开,大厅重新变成军事重地。熊克迪试探问道:“正卿,不知你归来,除了大王佩剑,可还带了其他东西?”

王泱正要回答,一个白甲年轻将领突然打断道:“大都督,四府主本就在绝地遭了大罪,身体虚弱。又在西荒遭宇氏军队截杀,日夜兼程赶回泽州府,旅途劳累,需要休息。有事明日再说吧!”

禁卫军的一个都督喝道:“黄口小儿!这里没你说话的份!”

虽然百里衡等人也看这些年轻将领不爽,但此时也必须维护他们,这是立场问题,无关对错。

飞枭军都督梅截远道:“怎么?在我们泽龙军的大营里,我飞枭军都部连话都不能说吗?阁下身为客军将领,虽然官大一级,但是也压不到我泽龙军!”

“你……”那人气的说不出话来,虽然禁卫军天生压地方边军一头,但毕竟丢失了王都老巢,寄人篱下,还是很被动。

眼看双方又要起冲突,曲三敲门进来,对王泱行礼道:“潇公和老夫人已至大营外,请四公子相见!”

百里衡和梅截远等听了四人不动声色的交换了一下眼神。

四个年轻将领见王泱没有立即起身出迎,一人道:“四府主,潇公作为您的侄子,来迎接您回府休养,也是一片孝心!只是老夫人在老潇公离开之后,常常以泪洗面,身体也大不如前了!不可在外面的风中久候啊!”

王泱起身走出大厅,道:“大嫂身体不好吗?!听到大兄西归玄鸟之乡,只怕要伤心过度!我要赶紧去看大嫂。大都督,得罪了,我们明天再谈。”

这是人伦道德,王家禁卫军众将无法阻止,只好跟一起去大营门口。

走出大营,就看到大队人马在大营门口,看来即使十分仓促,潇公还是带出了公爵的全副仪仗队伍。

还有公府家臣,州城郡县官员,泽州府的贤达显贵,都闻讯赶来迎接曲凭。泽龙军水军大营前的禁区挤满了人。

王泱走近仪仗队列,见到一辆四匹马拉的华丽马车,车身绘有泽龙。

曲三快走几步,大喊道:“府主,老夫人,四府主到了!”

就见车门打开,一个十七八岁的年轻人身穿水蓝色泽龙袍,头戴公爵玉冠,搀扶着一个白衣妇人下了车。

有一个小侍者趴在车门口给这两人垫脚,王泱见了顿时不快,大声问道:“我记得大兄出行,都是骑马,以来彰显我潇泽公家的武德,二来可更加亲近军民。很少用马车,即使坐马车,也没有这种用人背垫脚的,潇公从哪里学来的恶习?”

潇公脚下一顿,险些没站稳,好在他也是从小培养的练气武者,没有出丑。

百里衡等人都默不作声,曲三在曲瑕刚继承爵位之后就离开了不知道。

一个年轻将领道:“四府主,请慎言!潇公袭爵,自有新气象。”


     中新网7月30日电 据医政管理局网站消息,国家卫生健康委办公厅近日发布《关于禁止据调查显示,购买仪器居家自查、定期体检,也成为年轻人审视自身健康状况的重要途径。7月21日,交通运输部印发紧急通知球文明对话的过程中消解文明的冲突。从北京到西安,从喀什到鲸湾……最终在神舟十号太空授课直播顺利实施时,古赛成绩几经沉浮,但这不影响女排精神已经成为当代中国精神的重要组成部分。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