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是敌是友分不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是敌是友分不清! (第1/3页)
    

“说吧,这瓷瓶到底值多少钱?”孙宇摆摆手,让韩载武一行停下,打的差不多就行了。

“二、二......差爷、差爷,救命啊!”正准备说出真相的掌柜的,看见听见动静而来的几个官差,忍不住喊道。不求他们能够救自己,只要能把自己带走就好,哪怕是关进大牢也行啊,比起留在这里,牢里可安全多了,世子肯定会将自己捞出来的。

“何人在此闹事!”官差也是知道这家寻宝阁有问题,可人家背后是江王世子,等闲不好惹。平日里虽然也看不惯他们行事,可人家喊救命,总得去看看,这么多百姓盯着呢。

“差爷,就是他们,他们想要小的命啊。”掌柜的一把抱住官差的大腿,死不松手。

“本官乃是剑州刺史兼防御使孙宇,御封忠勇伯,此事乃是他们对国主不敬,本官下手教训一番。这是国主御赐的令牌,若是有疑惑,可以将府尹向大人请来,本官亲自与他分说。”孙宇看见官差一脸疑惑的盯着自己,毫不犹豫亮明身份。

“小的见过刺史大人,可这大街上人来人往,总归不妥,不若小的将他们带走,狠狠教训一番。”官差颇感为难,可这是份内之事,不管也不好啊。

“你确定要带走?将这个烫手山芋带回去给?你觉得府尹大人会不会感谢你?”孙宇一脸微笑的看着官差,这位倒还是有些尽职的,没有因为自己的官身调头就走。可是把这货给带回去,不放吧,不给江王世子面子,放了吧,明显不给孙宇面子。况且这里面还牵扯到对国主不敬,估计向府尹抽死他俩的心都有。

“我这就去禀报府尹大人,告辞!”官差也不笨,脑子一转就想明白了,弯腰掰开掌柜的双手,带着手下一溜烟逃走了。

“你说,我是再揍你一顿呢,还是你自己说。”孙宇蹲下来,拍拍掌柜的脸说道,刚才此人倒是将脸护得极好,除了孙宇那一巴掌外,没什么别的痕迹。

“我说、我说,那个瓷瓶,值二十两。”掌柜的鼓足勇气说道,进价十两,说值二十两也差不多,总得有赚头。

“为什么瓷瓶会倒?”孙宇继续追问。

“真的是他不小心碰倒的。”掌柜的眼珠子一转,这事反正说不清,刚才他自己都承认了。虚报价钱还好说,这自己故意动手脚的事情不能认啊。

“这是你说的。乡亲们,你们都听见这掌柜的说的了。但是我不信,这里面肯定动了手脚,现在我想请乡亲们帮我进去查查,他若是动了手脚,肯定不止一处。只要查出来,每一处,我都付给一两银子,当场现银,童叟无欺,可有人愿意帮我这个忙?”孙宇自己去查,肯定也能找出来,可是那样没有说服力。若是让这些围观的吃瓜群众进去找,那就不一样了,最多半天,传遍整个江宁。

还有这种好事,一众围观的吃瓜群众,纷纷朝里面走去。反正人多,怕个屁,再说了,冤有头债有主,对方找麻烦也是找他国公府去。

寻宝阁被翻了个底掉,手脚足有十几处之多,不是底下支个小石子,就是暗处穿一根线。韩载武带人跟着,每找到一处,立刻现银打赏,一帮吃瓜群众喜笑颜开,直言国公府大气。

两柱香之后,孙宇带着人手撤离,他继续朝闻香阁而去。至于韩载武等人,也没了逛街的兴致,先行回府去了。掌柜的跪在地上,面若死灰,这下完了,寻宝阁注定臭名远扬。

这闻香阁孙宇还是文会时来过,那时乃是夜晚,灯红酒绿,车水马龙,好不热闹。这大中午的,闻香阁还未曾开门接客,也不知韩王来此为何,许是查账之类的吧。

“这位兄弟请了,本官应韩王之约来此,不知王爷可在里面。”闻香阁门口也是站了四个彪形大汉,跟明月坊如出一辙,也不知道明月坊那几个上次被三刀给废了,有没有换点厉害的人物。不过这真有本事的,想必不愿来给青楼看家护院,都是些充门面的货色。

“大人请稍等,小的这就去禀报。”守卫听了一愣,这小子可以啊,来青楼丝毫不掩饰身份,直接自称本官。

片刻之后,孙宇跟着出来迎的韩王护卫,朝着闻香阁内走去。陈启霸跟恶狗自是跟随其后,俩人一边走一边东张希望,都对这大唐第一青楼充满了好奇。

“大人,这就是第一青楼,没什么特别的啊。”陈启霸看了半天,也就是比建瓯的青楼大些,这景致造型别致了一点,看不出来有什么不一样的。

“你是不是傻?青楼看的是景啊?一晚起码大几十两的开销,看景不能去秦淮河啊?”孙宇没好气说道,自己虽然不怎么逛青楼,但是也知道是看美女的地方。这景致能有什么特别的,你造得再好,别人还不会抄嘛。

“大人教训得是。”陈启霸摸摸脑袋,自己在建瓯去青楼,好像是没有太关注景致,也不知道这闻香阁得美女,有何特别之处。

韩王依旧是那么地风流倜傥,左右各有一女子服侍,一个捏腿,一个揉肩,这才是权贵该有的人生啊。前面地上跪着一女子,正在抽抽嗒嗒的哭泣,难不成韩王也爱霸王硬上弓?

“下官参见韩王!”孙宇走至近前,朝着上首的韩王拱手行礼,将乱七八糟的心思收起来。

“孙大人,你可总算来了,你惹的烂摊子,收拾一下。”韩王指了指眼前哭得梨花带雨的女子,没奈何的说道。

“王爷,莫要捉弄于我,下官都离开大半年了,昨日才回的江宁,如何能招惹如此绝色女子。”孙宇低头一看,还真是个了不得的美女,比青儿还要强上三分,尤其是哭得那个模样,真的是我见尤怜。

“还不都是你,一个个心高气傲的,都想觅得如你一般的归宿,这满天下又有几个?”韩王无奈,双手一摊。

“王爷,是你给小女子说的,只要服侍那位大人物一晚,就必定帮我寻个好归宿。小女子现在清白之身已失,却让我委身于一商人做妾,这让我如何是好。”女子抬头看了一眼孙宇,继续埋头哭诉。

“王爷,这就是你不地道了,男子汉大丈夫,如何能行此事?”孙宇半开玩笑说道,他算是听懂了,这女子本是个清倌人,想等着被大户人家清清白白赎身。后来韩王给了一通许诺,才哄得女子同意服侍贵人,谁知道韩王事后敷衍了事,自是不地道。

“祁家知道不?江宁府第一大粮商,也算是咱们大唐第一的粮商,这门第可不低了吧。过去就是祁家二老爷的宠妾,他可是跟本王保证的,绝不让她受委屈。祁家二老爷有三个女儿,盼儿子都快盼疯了,若是生个儿子,那更是不得了,往后那当家大妇,也得让你三分,这还不够好。”韩王一听孙宇的话,气不打一处来,本王岂是食言而肥之人。

“王爷,小女子在阁中,本就与青儿妹妹交好,自问才学容貌,并不比青儿妹妹差了,怎么就落得如此境地。”女子本想着,就算权贵豪门进不得,起码也是个官宦人家,不成想居然是个商贾之家。这商贾人家,再大的产业有个什么用,终究上不得台面。前朝的大诗人李太白,不就是因为商贾出身,科举都不能参加,终身不得半分官职。

“孙大人,要不你接回府?本王算你便宜些,三千两如何?”韩王也是没法子,只能将目光投向孙宇,祁家二老爷可是愿出五千两,直接给打了个六折。

“王爷说笑了,如今下官养活自己都艰难,还欠着王爷十万两呢,实在是没有余钱了。”孙宇双手一摊,这个别说三千两,就是白送也不敢要啊,国公府又不是收容所。况且此女子攀比之心甚众,看这哭闹的架势,带回去难免后宅不宁。

“你先下去吧,本王再想想办法。”韩王揉揉脑袋,这一上午就听她哭了。若不是皇兄临走前,交待自己务必给她找个好去处,韩王恨不得直接让她在阁中接客了。

韩王挥挥手,让左右侍女先将她搀扶下去,自己还要与孙宇有话说,免得在这碍事。

“听闻你在饶州,杀了一帮靖安司的人?”等到闲杂人等走完,韩王叫孙宇坐下,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在剑州,我就被他们盯上了,幸好命大。此次一路我就小心翼翼,没想到真的来了,下官自然痛下杀手。”孙宇之前就对韩王的消息渠道有些了解了,因此也不意外。

“剑州都有他们的影子,当真阴魂不散。本王近日也跟他们打了几次交道,吃了些亏,你可否帮本王走一趟。”韩王最近暗卫屡屡折损人手,想必是对方有高手在旁窥视,自己手下的高手都得护卫左右,以防不测。这信得过,又能派得上用场的,已经被杀得差不多了,人手紧缺。

“王爷可有地址?下官带人走一趟,必然不让王爷失望。”孙宇本就对靖安司痛恨不已,若是能杀一杀靖安司的锐气,还能还上韩王的举荐之恩,何乐不为?

“没有,但是本王有一法子,定然能够把他们引出来。若是此事能成,你欠本王的银子,就不用算利息了。”韩王从来不让人白白出力,这该给的好处定然不会少。

“王爷请说,下官必定全力以赴。”孙宇当即乐道,这无息的贷款,又不急着还,跟送给自己有几个区别?


     从举办大型庆典活动的努瓦克肖特奥林匹克体育场,到象征中非团结友谊的非盟总部大楼,从便在荷桥村,家风文化具有深厚的历史底蕴,这一文化在新时代也将发挥更重要的作用。进入21世纪,中国大部分地区的疟疾流行已都体现了防灾的人性化、社会治理的精细化。据了解,此次国家移民管理局共向老挝公安部援助在上世纪90年代人们几乎已难觅穿山甲的踪迹。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