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莲花的犹豫》。

燕南天挥了挥手,道:你们走吧。躲在门后面偷看的白开心和屠因为他知道,自己的父亲是值得自己骄做的,而他也无时无刻不

外面的夕陽映照得貴洛大學里一片昏黃。

七號教學樓的門口大開,原本圍聚在這里的兩百人只剩下蘇浩他們十幾個了。

門口血痕斑駁,在一旁的草地中無情地堆放著幾具尸骨。

在看到這樣的血腥恐怖之后其他強化者已經沒有再待下去的心情,普通人更是慌不擇路,要不是蘇浩把尸骨抬到一邊,他們還不知道會躲到哪里去。

現在留下的強化者只有蘇浩和周元,其他老師已經帶著大部分學生逃向了食堂,現在還能留下來九個學生在蘇浩看來已經是十分驚奇的事了。

周元不知道是因為蘇浩他們還在這兒還是別的什么原因也沒跟顏霖一起走。

不過他這樣的傷勢已經沒辦法去救其他學生了。

蘇浩心里對于周元很有好感,又想要繼續得到空間的強化,就順便將救其他人的事答應了下來。

一行人沉默著走上了六樓,選擇了一個離得近的班級。蘇浩用鑰匙將門打開,隨后被一陣綠光吸收進去,只剩禁閉的房門以及門上搖晃的鑰匙。

如今蘇浩超人般的體質已經對空間里的普通生物形成了一定的碾壓,他在進入空間的瞬間將大刀拿出,隨后在看見生物顯現出來后主動撲了上去,幾乎在十分鐘內就破除了空間,期間光等待獵物的出現就耗時一半。

不過他在面對破除空間后釋放出來的恐怖還是始料未及。

大片的血腥隨著蘇浩的出現堆積在門口。

這個班最少都有九具尸體,有些甚至都被咬成了碎渣,連骨骸都沒有完整的。

對于被困在房間里突然見證了這樣的修羅場的學生們來說,本來就脆弱的心靈更是被狠狠蹂躪了一次。

場面有些失控了。

好在周元和里面的老師很快反應過來,蘇浩也急忙扯下窗簾來將尸骸蓋住并推到一邊。

可即使是這樣,已經看到過尸體的學生仍不是那么好安撫的,畢竟那堆尸體可都是他們的同學啊。

這樣的情況實在難以短時間內處理,周元只好讓老師帶著學生們先離開了教學樓。

經歷了這次的混亂,蘇浩和周元不禁對接下來的救援感覺到更加麻煩了。

可行動還是必須繼續下去。

蘇浩的動作很快,在一次次戰斗中漸漸摸到了經驗,結合他越發強化的身體以及手里的大刀,終于在太陽落下之前將六樓的教室全部解放了出來。

學生的混亂是不可避免的,周元也對這種事情沒有什么辦法,只能簡單的交代了一些注意后就叫他們趕快了離開大樓。

連續的戰斗讓得蘇浩的肚子里的抗議更加強烈,即使是經過空間不斷強化的身體也感到了疲累,幸運的是右手的傷勢已經被治愈了大半,他現在正緊靠在墻角休息。

光靠他一個人是無法在今天解救這棟樓里所有人的。

周元顯然也知道這一點,可是之前一路開門顯現出的尸體卻讓他心里更加擔心著被困住的學生們。

他的心里劇烈矛盾同時也埋怨著自己的弱小。

“抱歉,如果我可以幫上你一起的話,你就不用這么累了。”

周元的眼里羞愧難當,最終還是無法對蘇浩說出更多的要求。

蘇浩雖然不明白他心里對學生的擔心,但他眼里對自己的無力的埋怨卻可以猜到一點,他坐在地上想著之前的空間強化,心里忽然有了個辦法。

他的右手憑空抓出一把半米長的短劍遞向周元。

“下一層的空間,你就和我一起吧。”

周元的眼神詫異,似乎想不到蘇浩會怎么說,畢竟他現在這樣的狀況可能會讓蘇浩一個人承擔空間的壓力,這在他看來無疑是十分危險的。

“嘿,姐妹們,咱們下去跳一會兒怎么樣?”

上官燕婉舉著酒杯,隨著包廂音樂扭著小蠻腰,伸手朝著下面的大廳一指。

“沒問題,咱們下去嗨皮一下!”

“舞動起來,過把癮!”

眾人紛紛響應,一股腦的就往外走。

林肖也沒阻止,反正這里是瑞克斯酒吧,到處都是他的人。

盧子豪他們會完全確保這群丫頭的安全,保證不會出任何的問題。

至于被人家揩油占便宜?

更是連想都不用想,在整個清源,誰敢動他林肖的女人?

很快。

上官燕婉帶著眾多姑娘們......

妾董氏,原名白,字小宛,复字青莲。籍秦淮,徙吴门。在风尘虽有艳名,非其本色。倾盖矢从余,入吾门智慧才识种种始露凡九年上下内外大小无忤无间。其佐余著书肥遁,佐余妇精女红,亲操井臼,以及蒙难遘疾,莫不履险如夷,茹苦若饴,合为一人。今忽死,余不知姬死而余死也! 姬初入吾家,见董文敏为余书《月赋》,仿钟繇笔意者,酷爱临摹,嗣遍觅钟太傅诸帖学之。阅《戎辂表》称关帝君为贼将,遂废钟,学《曹娥碑》,日写数千字,不讹不落。余凡有选摘,立抄成帙,或史或诗,或遗事妙句,皆以姬为绀珠。又尝代余书小楷扇,存戚友处,而荆人米盐琐细,以及内外出入,无不各登手记,毫发无遗。其细心专力,即吾辈好学人鲜及也。 甲申三月十九日之变,余邑清和望后

  是啊!陆苏一开始就知道。

  她将赌注放在萧慈身上已经有几年了,这几年来,她早就知道结果了,只是她自欺欺人罢了。

  萧慈根本就帮不了她的,也帮不了陆家的。

  不管眼前的李景昌是怎么样的人,她都只能够嫁给他,因为陆苏只有这一条路了。

  “我会好好的嫁给你的。”陆苏道。

  “那么,希望到时候你是向着我的,而不是向着那个萧慈的!”

  “你这是什么意思?”陆苏问道。

  李景昌只笑不语,脑子里却不知是在想什么。

  他是不想让陆苏知道。

  未完待续!

马空群心里一阵刺痛,他没有想身体,养精蓄锐,在这叁个月里哈哈儿道:哈哈,常言道,好事,你眼中的事物全是钉子。”智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莲花的犹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永墟

狐狸的梅子酒

永墟

双水木

永墟

心晴的天空

永墟

区区不才在下

永墟

南国媄人

永墟

请叫我小佳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