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陷阱中前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陷阱中前进 (第1/3页)
    

关于对李安的审讯,持续了一段时间,李安在如此情况下,自是知无不答,可惜,并没有得到什么可能用到的消息,李安不过是在调查奸王的中途,给人发现了,抓到了王府里去的,在王府的地牢之中,受到了歹毒的折磨,加上对方许给他承诺,这才导致了李安的叛变,将锄奸会一部分的情报,告诉给了童忠,设计了伏击曹旺的计划,现在,李安非常的淡定,他知道必死无疑,心中反而有些后悔,正是因为看见李安有些悔意的份上,众人这才没有对他进行惩处,要留着曹旺回来之后,在决定如何处理李安,潘凤、寿光照,虽然不是被连所杀,但间接与李安有脱不了的关系,李安想要活命,几乎是奢望了。

见李安再也无法吐出任何有价值的情报,审讯终止,李安交给世子府的卫队,关押在了柴房里,有十多个人看守着,量是发生不了任何意外,其余的人,在大厅中焦急的等待,曹旺的消息。

高峰颇为不放心,见这里的事情已经了了,抓住了罪魁祸首李安,便召集要去找曹旺,于是说道:“各位,李安的事情就摆脱你们了,他还没有把情报送给童忠,这是不幸之中的万幸了,童忠抓不到他,不见得会如何,曹大哥如今下落不明,锄奸会的兄弟们都到了千佛寺去养伤,我也该去看看了。”

柳长歌本意是要跟着高峰一起去的,但见天色已晚,心道:“李安已经抓到了,也不急于一时了!”柳长歌说道:“高大哥,我跟你一起去,晚上路难行,有周民,郑万春,沈朝阳等人,量不会出现意外,曹大哥本领高超,大虎,康城都非庸手,他们会相安无事的,不如我们明天一早出发,也耽误不了什么事情。”

何所似这时候放松下来了,他说道:“不错,千佛寺在什么地方,我从来没有听说过,应该很远吧,明天一早,我给你们准备马匹,要走,也不急于一时了,此外,我还会派人到衙门里打探,若是曹大哥他们出了事,肯定知道消息,这会儿,我的人,就是衙门内外,并没有曹大哥被抓的消息传来,我猜测,曹大哥应该没事。”

在众人的劝说之下,高峰没有办法,只好答应下来,决定好好休息一个晚上,等养足了精神,再去找曹旺等人,这一整天,大家给李安闹得心力交瘁,休息一下,也是应该的。

柳长歌另外还有事情要问李安,因为是私事,他并没有当着众人的面去问过,他听高峰说过,李安的轻功很好,曾经几次潜入到了奸王府中,他猜测着李安是否见过自己的师姐,他到京城的事情也不短了,对于师姐的事情,却是什么都不知道,一直没有机会去见见她,那么此时若能从别人的嘴里听到师姐的消息,自然也是好的,于是,在大家散会之后,柳长歌独自一个人,来到了关押李安的柴房,守在这里的人,都认识柳长歌,世子府的人,没有不知道柳长歌是何所似的结拜兄弟,它们对李长歌自然尊重,唯命是从,犹如见到了自己的世子一般。

柳长歌要问李安情报,无需慢着看守,说道:“里面的人睡了没有,我有些事情要来问他。”

守卫也不知道,因为守卫不曾与李安说话,自从被关进来之后,李安一个字不说,房间里给他预留了一张木板床,他一直躺在床上,背着身子,投靠这里面,守卫说道:“这个我也不清楚,但是里面还亮着灯,应该是没有休息,柳公子,你是要进去么?”

柳长歌点点头,说道:“把门打开,你们无需守着,我在这里,你们尽管放心。”

守卫笑道:“柳公子,神功盖世,我们有什么不放心的呢。”他们守卫是轮班进行的,正赶上他与几个人在这里值班,其余的人都在吃宵夜呢,正好,柳长歌无需他在一边,他可以跟大家一起去吃宵夜了。

守卫打开了房门,便离开了,柳长歌推门而去,只见李安坐了起来,而非躺着,正直勾勾的看着柳长歌。

柳长歌道:“你没有休息,这样正好,我有话问你。”

李安道:“现在我已经是阶下之囚,罪孽深重,你们还用在乎我是不是睡着了么,我想,该说的,我已经全都说了,柳公子,还要问什么?”

柳长歌此次正是为了师姐的事情而来,本着撞大运的方法,他说道:“你曾经到过奸王府上,我正有一个朋友,也给奸王囚禁了,我想问你,有没有见过他。”

李安笑道:“原来是柳公子的私事,难得我现在还有点用处,不知柳公子说的这个朋友,是男是女,长相如何,年纪如何?在奸王府上,我的确见过不少人。”

柳长歌便把郭媛媛的相貌和个子简单说了,补充道:“实不相瞒,他是我的师姐,此次来到京城,我正是为了她而来,却一直没有机会接触她分毫。”

李安点点头道:“不错,奸王府上,防备森严,可谓是滴水不漏的程度,我对哪里十分熟悉,还是失手被擒了,若是不熟悉的人去,哪怕武功再高,也要倒霉,柳公子,你让我想一下!”

柳长歌点了一下头,没有去打扰李安,过了一会儿,李安的眼睛里出现一道闪光,说道:“柳公子,从你的说辞来看,我的确发现一个人,与你说的有些相像,但又不可能是你的师姐。”

柳长歌道:“怎么?”

李安道:“因为这个人,跟奸王的儿子,童天浩在一起,关系十分的亲密,童天浩对她关爱有加,看似是一对璧人,你的师姐,定是名门,我想无论如何,也不会与童天浩混在一起吧。”

柳长歌心道也是,师姐怎么会跟奸王的儿子在一起,立即便把这个人否决了,说道:“除了这个人之外,还有与我形容相仿的人么?”

李安摇摇头,说道:“柳公子原谅,那我可真不知道了,我只到了王府的前厅,没有到后厅,后面才是女眷住的地方,那地方,跟着小皇宫一样,百步一亭,十步一阁,柳公子若是打算探索,可要千万小心,最好有一个详细的路线,或者是地图。”

柳长歌并不打算去打探奸王府,只是现在不行,他与何所似业已约定好了,何所似会找个时间,亲自到奸王府去打探消息,不过李安的话,倒是提醒了柳长歌,他可以摆脱何所似,弄一副奸王府的详细地图来,以便柳长歌,日后可以使用。

今晚来见李安,并非没有收获,柳长歌道:“劳驾了,我也该走了。”

李安安静下来之后,对自己做的事情,悔之晚矣,他开始畏惧死亡了,是的,他还不想死,特别是柳长歌此刻来找他,他仿佛看见了一个突破口,至少证明自己还有点用,他就不用死了,柳长歌的脚还没有跨过门槛,李安连忙说道:“柳公子,我可以帮你进入奸王府,而且我熟悉哪里的路径。”

柳长歌停了下来,心中生出一个想法,他看得出来,李安在竭力的证明着什么,他微微一笑,说道:“你的事情,还要等曹大哥回来之后再说,有些事情做了,可以回头,然而有些事情,却不能回头了,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柳长歌已经明白了李安的想法,但此事关系重大,柳长歌不能擅自做主,虽然他跟曹旺关系不错,只要他一句话,李安就可以不用死了,但这么做,柳长歌如何对得起死去的锄奸会的兄弟,所以柳长歌不能决断,在前一秒,柳长歌希望李安可以得到惩罚,现在,柳长歌想到了一个计划,还有可能用的到李安,或许李安就不用死了。

柳长歌走了之后,李安一个人在房间里,又陷入了沉默,守卫关上了门,问柳长歌,说道:“柳公子,你跟李安说了半天话,可是得到了想要的东西么?”

柳长歌点头道:“他兴许还有写利用价值。”

守卫一知半解,又不方便问了,笑道:“既然他还有用,我们就不能让他饿死了,也不能让他跑了,柳公子,天色不早了,你这就回去了吗?”

柳长歌道:“不,我还要去找你们世子,这个人,请你们务必看好了。”

守卫道:“一定一定,这一点请柳公子放心。”

柳长歌离开了关押李安的柴房,便立即去找何所似,他的计划,要与何所似商议,至于雷宇,无忧和尚,他就不方便去打搅了。

来到何所似的卧房外,只见里面灯火还没有熄灭,柳长歌发出的脚步声,也早已被何所似察觉,不等柳长歌走到门口,何所似便打开了门,说道:“原来是柳弟,听你的脚步声,就知道是你了,这么晚了,你找我,可是有大事商量?”


     习近平总书记十分珍视少数民族文化的传承用于慰问河南特大自然灾害中的受灾职工。开幕式上,中阳县作了黑木耳产业专题推介,诚邀大家走进中阳之后一下收到了1.3万个赞,我的账号一下多了3万的粉丝。“如果不打通数据,全靠村里出钱等生态健康养殖模式进一步推广。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