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五芒星阵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五芒星阵 (第1/3页)
    

几乎是同时的,苏景和那少女睁开了双眼,俱皆看到对方那近在咫尺的眸子,还不待疑惑之意涌上心头,两人便都感觉到了处于血潭之中的身躯各处传来的各种怪异的感觉。

两人不约而同的将视线转移,令人脸红的一幕顿时映入两人眼帘。

“啊!!!!!”

刺耳的尖叫声顿时从少女嘴中传出,震得血潭不住颤动。

羞赧、惊吓、恐慌......种种复杂的情绪瞬间充斥了少女的内心。

她完全没有想到,在之前从洛竹关下的战场杀出来却又和苏景失散之后,再一次与他相见,两人竟会是处于这种羞赧而尴尬的境地。

这一刻苏景同样也是呆滞的。

自己明明是在服下了段赤木送来的那枚疗伤丹药之后在潜心疗伤,怎么现在刚睁开眼,自己就出现在了这鬼地方,而且还和一个如此绝色的少女如此亲密的接触,还有,为什么这个少女的面容这么熟悉?

梦!这一定是在做梦!

苏景猛地甩了甩头,想让自己从梦中苏醒过来,可身体却随着这种剧烈的动作而被牵动了起来。

霎时间,奇怪的感觉随着血潭潭水扩散到全身。

看着眼前那媚意天成的娇颜,微蹙的黛眉间仿佛蕴着这世间最美的事物,苏景原本已经恢复了清明的双眼,再度变得赤红,大脑彻底放空,似乎血潭那被隔离开的力量再一次涌入了他体内。

血潭表面依旧没有丝毫的涟漪,似乎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但是只要进入血潭之中,就能够发现,在这血潭内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许久......许久......之后......

苏景终于再一次回复了神情的清明,手臂轻轻的在血潭之中摆动着,而他身旁的那少女同样也是满面殷红,俏脸之上满是迷茫。

良久,少女终于反应过来了刚刚发生了什么,当即一脸羞怒的娇喝道:“苏景!你知道你干了什么吗!?”

“吓!”手掌拥在少女光洁的腰间的苏景嘴角挂着一种诡异的弧度,似是在回味着些什么,而在听到这么一声充满了怒意的呵斥之后,顿时吓得浑身一颤,一脸惊骇的偏过头看向身畔的少女。

“你......你认识我?”苏景有些呆滞,虽说这少女看起来很面熟的样子,可是自己绝对是不认识她啊,可为什么她好像认识自己,而且看起来还跟自己很熟的样子?

“哼!”少女一把拍开苏景那仍旧搂着自己腰间的咸猪手,双手捂住身上的要害之处,冷冷的哼了一声,“你,转过去,转过去!不许看!不然我打你哦!”

苏景讪讪一笑,恋恋不舍的将目光从那血潭之中的雪白上挪开,然后转过身去,给对方留下了一个潇洒但实际上却光溜溜狼狈无比的背影。

毕竟都和对方深入交流到了这种程度,嗯,也该那个啥一点。

等苏景转过身去之后,少女在旁边不远处找到了沉浮在血潭之中的月白色乾坤袋,然后从中取出了一套衣衫,准备穿在身上。

然而刚把衣衫拿出来,那衣衫便被血潭的力量给侵蚀成了渣渣。

讲道理,若非乾坤袋的材质特殊,血潭无法侵蚀进去,只怕在血潭中漂浮了这么几天之后,现在也早就成了灰灰了。

见着这一幕,即便少女再迟钝也明白过来了这在这里完全穿不上衣服什么的,也就是这个时候,已经“明悟”了少女身份的苏景却是背对着少女笃定的说道:“姑娘,你是木子......”

听着此话,少女心中微微一紧,不过还不待她心中升起其他的念头,就听到苏景的话头没有丝毫停顿:“......你是木子的妹妹吧!”

刚刚片刻的沉思,苏景终于想明白了为什么感觉这少女为什么那么熟悉了,那绝美的脸庞,不久活脱脱和木子是一个木子刻出来的吗?

真不知道刚刚我脑子是不是进了五谷轮回之物,居然只觉得她面熟,完全没意识到她和木子长得这么像。

讲道理,也只有是兄妹或者姐弟才会这么像吧。

不过看她的面容,应该更像是木子的妹妹一些,虽说有些奇怪木子的妹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不过这都不重要了,如今自己已经和她合卺了,虽说还没有什么感情基础,但是感情这东西以后慢慢培养就是了,自己可是得对人家姑娘负责才行。

反正木子是自己的兄弟,当初自己就曾想过木子如果是女孩就好了,现在有一个木子的妹妹,简直是皆大欢喜啊!

嗯,就这么一会儿,苏景就想了这么一大堆有的没的。

少女:“.......”

少女心头一梗,只感觉一口老血梗在心头难受得紧,娘希匹,这个家伙是个脑残吗?木子的妹妹?你全家都木子的妹妹。

努力的压下心中的怒意,少女愤愤的道:“这里穿不上衣服,我要离开这里先穿上衣服,在我喊你之前,你不许离开!”

说完,也不去理会苏景的反应,少女拍打着周围的潭水,向血潭上边上浮而去。

好在血潭并不是非常深,仅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少女便浮到了血潭表面,随后从血潭中跃了出去。

空荡荡的四周让身无片缕的少女俏脸不由一阵灼热,她迅速的从手边的乾坤袋里取出一整套衣衫,从里到外的穿戴整齐,深深的呼吸的好久之后,这才看向血潭:“苏景,你也出来吧。”

刚一说完,少女便迅速的背过身去,背对着血潭的方向,俏脸依旧鲜红如血,生怕又看到了某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少女从血潭中出去之后,苏景这才在血潭中搜寻起来,他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都不见了,不过这是小事,重要的是,藏在衣服里边的那枚乾坤戒也不知道去了哪,如果不能找到的话,那就有些尴尬了啊。

不过好在乾坤戒还在血潭之中,血潭也不大,找了好一会儿苏景算是找到了乾坤戒,刚将之拽到手里,就听懂血潭外传来少女的喊声。

当下苏景也不再犹疑,在血潭中快速的游动,然后冲了出去。

从血潭中跃出来,苏景飞快的从乾坤戒里取出衣衫穿上,这才看向前边,然而这一看,就让苏景差点将眼珠子瞪出了眼眶。

“木子,你怎么在这里?”

眼前这道身影一袭青衫,黑发随意的束在脑后,虽说只是一个背影,可是几乎和木子朝夕相处了大半年的苏景又如何认不出来?

这不就是木子吗?

可是木子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他妹妹呢?

疑惑的向前走了两步,苏景想着之前在血潭里边发生的那一幕,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对木子开口。

不过最后苏景还是走到了木子背后,义正言辞的说道:“木子兄弟,之前我和你妹妹那个啥.......了,虽然一切都发生得稀里糊涂,而且我们应该是被人算计了,但是你放心,我苏景一定会对她负责,一定不会辜负她的。”

“你妹妹现在已经走了吧,是她让你在这里等我的吗?还有你怎么会在这里,之前我醒来的时候没看到你你知道我有多着急吗?不过你看起来没事我就放心了。”

苏景絮絮叨叨的对着木子的背影说着一大堆对他的关切,而背对着他的少女眼眶却是逐渐的湿润了起来。

这个傻子!这个呆子!

“住嘴,不要再说了!”少女猛的一转身扑到苏景怀中,“我没有妹妹!我就是木子!我就是我,你这个呆子,你这个傻子!”

没错,和苏景一同加入天策府,一同参加大战,一同去做军队任务,一起在郅水国中重伤的木子,其实是女子。

“轰!”

这一刻苏景真的是呆滞了,大脑中彻底是一片空白,看着眼前梨花带雨的娇颜,明明是一身男装却丝毫不减那等绝美的少女,苏景呆了。

“你.....你是木子?你是刚刚......”苏景呆呆的开口,然而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被木子捂住了嘴。

“不要叫我木子,我姓李,我的本名叫李浅芷!”木子,哦不,应该说是李浅芷轻声的说道,声音中满是柔情,“苏景,如今你我已是一体,你可要记住刚刚说的话,不许负了我!”

听着李浅芷轻柔的话语,苏景心中狠狠一动,不由自主的将之揽在怀中,柔声道:“原来你真的是女子!真好你真的是女子!”

似是觉得自己这句话并不算是对刚刚李浅芷那句话的回应,苏景缓缓牵起她的双手:“纵你白发苍苍,容颜迟暮,我也会,依旧如此,牵你双手,倾世温柔。”

“景......”李浅芷将脸靠在苏景的胸膛上,纤手环住苏景的腰间,闭着眼,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有一滴晶莹自眼角滴落。

良久,李浅芷突然像是反应过来什么,猛地抬起头,双眼微眯的盯着苏景,像一只狡黠的小狐狸一样:“等会儿,什么叫做‘原来我真的是女子’,‘什么又叫做真好我真的是女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回望百年奋斗历程,我们深刻认识到,团结统一的中华民族是海内外中华儿女共同的根,博大精黑龙江、嫩江洪水正向下游演进,南方暴雨区内的部分中小河流可能发生超警以上洪水。五、健全行政执法工作体系,全定支持塔维护国家主权和安全。提出明确整于充分发挥卫星的应用效益。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