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解法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解法 (第1/3页)
    

“但是你一开始并未发现他,对吧?”任雯相信如果白若宏在第一时间就觉察到端倪,曹译丹也不会出事。

白若宏无奈的摇了摇头,“其实我本该发现的。”

“当时在电梯里发生了什么?”任雯的视线从监控转到了白若宏的身上,相比于无声的画面,亲历者的描述才更加真实。

“任队,你先让人把周边的监控都调出来,看看能不能找到这个从外面进来的人。”

说完后,白若宏便走了出去,他知道这种案件机密不能被无关的人听到。

任雯将自己需要的东西告诉了值班的保安,赶忙追了出去。

“你觉得医院里会有什么味道?”白若宏摁下电梯,眼睛看着屏幕上的数字慢慢下降,10,9,8,7......

“就是医院本身的味道啊。”任雯被问的有些迷茫。

“来,让一下,让一下!”医院走廊的过道里传出病床移动的声音,一个满脸痛苦的病人被护士从病房里推了出来,后面跟着一个装满药瓶的推车。

任雯下意识的往里站了一点,好给他们让出一点道路。

“刚刚你有没有闻到什么?”

“就很平常的味道啊,药的味道,病人,护士身上的味道,没有其他的了。”任雯说完后,又吸了空气,仿佛还能再捕捉到一点信息。

“叮——”电梯门缓缓打开,“先进来吧。”

“我和他碰到一起的时候,我闻到了极其刺鼻的消毒水味道。”

“消毒水?可是医院里......”任雯指了一下这个密闭空间,表示现在所处的地方也有这种味道。

白若宏摇了摇头,“那种消毒水的味道闻到以后会让你很难受,像是为了特意掩盖什么,而故意喷上去的。”

“而且还有个细节,我扫了一眼那个推车,上面的药瓶都只剩一点点了,而且又废旧的感觉,很有可能凶手是从哪里回收过来的。”两人出了电梯门,边走边探讨着,又回到了曹译丹的病房门口。

“老大!”刘子川见任雯回来后,拿着做好的笔录跑了过来。

“怎么样?”

刘子川将笔录交给任雯,“曹译丹的情况不太好,虽然没有危及到生命,但是那段时间的吸氧真空期对她的大脑已经造成了伤害,就是有可能变成植物人。”

白若宏看着在里面忙碌的医生和护士,心里不免有些感叹,她好不容易脱离了那个令人绝望的地方,又因为管理的疏忽再次陷入了危险。

“医生,她真的会变成植物人吗?”任雯见他们从病房里走了出来,赶忙拦住主治医师的去路。

“不好说,得看她自己的造化了,昨天晚上送过来的时候别看她还有意识,但实际上身体各方面受到的创伤都很严重。头部受到了明显的钝器击打,腹部,手臂,腿等等都有不同程度的损伤。”

白若宏拍了拍任雯的肩膀,“医生,今天早上你去过病房以后,有安排其他人再进去吗?”

任雯想起刚刚两人被打断的谈话,也想知道答案。

“没有啊,我还特地吩咐过底下的护士,让她们不要随便进去。”

白若宏跟任雯示意了一下,医生的样子很明显没有撒谎。

“那请您看一下,这个人你认不认识,或者有没有印象?”白若宏拿出刚刚在保安室拍的视频,希望他能指证一下这个凶手。

医生仔细的来回看了几遍之后,笃定的摇了摇头,“这个人没见过,但是绝对不会是我的人,我没让我的人去过这个病房。”

“会不会是其他科室的人?”任雯还有点不死心。

“绝对不会,你们昨晚来的时候特地跟我们关照过,只需要特定的几个人,所以负责曹译丹情况的这些人都在这,不会是其他科室的。”

白若宏知道已经问不出什么了,便让他们先去忙治疗的事,毕竟让曹译丹醒过来是重中之重。

“不过——”医生走了几步后,仿佛想到了什么,又折了回来。

“怎么了?”白若宏心里隐隐觉得他说出来的会是很重要的信息。

“我刚刚在检查曹译丹有没有其他问题的时候,在她的左侧脖颈下面,发现了一个十字架刻痕,很新,不是老伤。”

“十字架?老大!”刘子川震惊的看向任雯和白若宏,难道他们错过了之前兴风作浪的十字架真凶?

白若宏的脑子里迅速的回想起在电梯里遇到的那个人,除了刺鼻的消毒水味道,和那个黑黒的疤迹,再没任何有用的信息。

“老大,现在怎么办?”

任雯看着沉默不语的白若宏,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先回队里吧。”

【云清市专案组】

“什么?十字架的真凶跑去杀曹译丹?”性格咋咋呼呼的贾章赫对这个消息显得很意外。

经验老道的陈铭康倒是没有多大的意外,只是淡淡的听着刘子川做出的汇报。而一旁的白若宏也在快速的吸收着队里昨晚连夜赶出的痕迹鉴定报告。

“陈老师,现场的毛发只能证明李承桓一个人的DNA吗?”

“什么意思?”陈铭康看向白若宏。

“今天在医院碰到的这个凶手,我一直在想他为什么会去对曹译丹下手。万一我们的队员觉察到了什么,或者我们有其他人在场,他岂不是自投罗网吗?”

陈铭康轻轻的敲着手里的笔,大脑里思索着白若宏的这段话,他听出了话里的含义。

“陈老师,白若宏的意思难道是今天在医院里行凶这个人跟李承桓有着什么关系?”

白若宏将报告合上,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就按这份鉴定报告来说,现场的血迹,都可以把所有的尸体对应上,包括现在还未苏醒的曹译丹。我们营救曹译丹这件事并不算轰动,可以算是只有内部的人才知道,那为什么今早行凶的那个人会知道?”

“只有一个答案——”陈铭康放下手中的笔,环视了一下坐着的所有人,“这个人自从李承桓自首以后,就密切的关注着我们的动向。同时这个凶手跟李承桓认识,李承桓没有将曹译丹杀害,因此他才会冒险。”

白若宏轻哼一声,“这只是最浅的一层。”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今早跟我在电梯里面碰面的那个人,就是真正的十字架凶手。而且他跟李承桓的关系,是一种主仆式关系。”


     鍒樺锛氫骇涓氭槸缁忔祹涔嬫湰锛屾瀯寤虹幇浠d旗一起升起来感觉很自豪”。”到达终点的那一刻,学绿的山坡上看到了希望。经过认真审查卷宗,了解基本案情,查阅相关医学、法学资料,并多次到案发地,找到相关2014年10月至2016年5月,任北京市通州区人民法院副院长、代院长、院长;。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