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拆出来和装回去》。

麻面大汉竟扑地拜倒恭声道:七0年前您和您同龄的大学生们正

曷魯急忙道:“還是由我來值勤吧。你是主帥,必須保持體力才是。”

阿保機搖著手道:“你先睡,待會兒替我。現在讓我睡我也睡不著,我一個人再仔細想想。”

阿保機確實睡不著。

從發現轄底離去的那一刻起,阿保機就覺得,有一座大山壓在了自己身上,壓得他喘不過氣來。

如果是自己獨來獨往,他不怕。

而如今,他的撻馬軍已經是他身體的一部分,他將他們帶出來,就必須安全地將他們帶回去。

如果出現什么閃失,他愧對這些弟兄們。

今天一戰,大獲全勝,阿保機的心理壓力剛剛減輕了一些。

阿保機原想,明天繼續北進,遇到劫匪就沖殺,很快就能將劫匪驅逐干凈。

剛才聽曷魯、述律平的話,阿保機的心又壓緊了。

阿保機想到,出發前,欽德面色凝重的原因,明顯是因為集軍不力。

后軍很有可能在短時間內不會到達,他們現在真的是在孤軍作戰。

可嘆的是,直到現在,他還不知道對手的真正實力。

剛才他們議定的作戰方案固然可以實施,可一旦對手真的圍而不戰,他們又能夠支撐多久呢?

要么立即撤軍,待后軍到達以后再進攻?

可阿保機覺得,欽德讓自己作先鋒,目的就是讓先頭部隊猛力出擊,給對手已迎頭痛擊,要不然,要先鋒軍有何用?

先鋒軍在沒打敗仗之前,沒有退路。

今天他們打了勝仗,更沒理由撤軍。

要不然,自己沒法向欽德和釋魯兩位伯父交代。

阿保機又想到,小黃室韋劫匪將人員分成了若干個小組,小組之間一定有一套能夠相互配合、相互協作的辦法。

而自己的撻馬軍還沒有這樣的組織,白天的一次沖鋒,已經顯露出無組織的弊端,呼啦啦一窩蜂。

一次收軍,拖泥帶水,自己喊的嗓子發疼,才勉強將弟兄們喊回來。

阿保機覺得,自己也必須將人馬編成若干個小組,指派一名組長,由組長管理本組弟兄。

自己有什么意圖,和各位組長溝通便是。

只有這樣,撻馬軍才能進退自如,不至于一盤散沙。

阿保機又將可以出任組長的人選理了一遍,最后決定由曷魯、斜涅赤、古、老古、欲穩、剌葛、海里為組長。

那些迭剌部的成年人,既然對自家的孩子不放心,那就將他們和自家孩子編在一個組。

這樣,七個小組每組可編二十人。

若有特殊需要,每個小組都可獨立成軍,完成特殊任務。

阿保機決定,自己和敵魯、述律平、阿古只、于骨里另編一組。

弟兄們剛到撻馬軍,還不熟悉軍中情況。

述律平是隊伍中惟一的女性,又膽大心細機智過人,讓她留在自己身邊,既可以幫自己決策,自己又能保證她的安全。

阿古只年齡最小,又太過任性,除了自己的話,他誰都不聽,將他留在身邊,多少可以約束于他,必要的時候,還可以作自己的傳令兵。

無風,無月。

灏云他们研究研究。”

……

世界各地不停传递着莫名的信息,部分信息如果能翻译成东桓语的话,意思大概是:

“主人,XX点火行动失败,是否需要继续销毁傀儡?”

“XXX的傀儡行动意外失败,傀儡被土著俘虏,现场剧本改飞纸了,呵呵”

……

奥兰驻地的内讧没有引起一丝波澜,钟灏云及罗刹高层很快得到通报,隔天又收到了克拉斯的口供副本。

七级后期修士的幻境比普通人的科技测谎仪要强大可靠得多。

克拉斯并非完全迷失心智,按照他的描述,就是半梦半醒之间。梦中行为不由自主,清醒之时个人意志占上风,不停与催眠指令抗争。

据他说自己是被多年挚友西曼“侵染”,西曼也是七级中期修为,不过正值壮年,信息已经传回奥兰国内,自有其他人去处理。

克拉斯被控制时间不长,催眠指令尚未完全将其侵染,这也与他的修为高深有关系,修为越高抗争时间越长。他自己负责“侵染”的挚友邓迪,七级初期修为,被“侵染”时间比他短,目前已经完全被催眠。

催眠指令只有一个,听从主人的命令。

主人的命令何时激发以何种方式激发,克拉斯也不清楚,只有再次“清醒”抗争之时才发觉自己又发病。

这次是克拉斯第二次被激发。

上一次的指令是破坏一个现场,他在半梦半醒间小试牛刀,现在看来应该是“主人”在测试傀儡忠诚度。

这一次的指令宗旨也是破坏,不惜一切代价破坏大会,挑起战争。

“所以克拉斯昨天去赛场是在找敏儿或者多罗特罗?!”

钟灏云心中庆幸,自从上了塞腓岛敏丫头一直都在自己的感知保护范围内,昨天更是因为大会只剩最后三天所以叮嘱她不可或离自己左右。

比赛之时强者众多,克拉斯稍有异动很容易就被发现并拍死,他自己也一直“抗争”,死志不坚所以拖到了最后。

“主人”的强大和诡异超出了克拉斯的想象,不知不觉已经被其植入了被擒即刻自爆的指令,无论他之前是否完成破坏大会的任务,最终自爆也会实现目的。

奥兰帝国的大修士数量本来就是三大超级大国中最少的,现在被这样减员后总数更少,所以尤里骑士对于克拉斯还是想尽量活捉,庆幸的是克拉斯自爆被打断以后似乎意志占上风的时间变长,已经不会再莫名自杀。

尤里骑士甚至不排除带有恶意的揣测,其他两国也有不少修士被控制,这样大家还是力量平衡。

“主人”看来是个损人不利己的角色,反。人类标签明显,没有道理只认准奥兰帝国的大修士祸害。

各国命衍以上的地仙老祖也不可能要求他们出来排排坐一个个“查精神面貌”,东桓与罗刹高层无法排除有多少人已经遭了毒手。

尤其很多寿命将尽的修士都喜欢躲到无人区闭死关冲境,这些老前辈也很少再次出世。

ps:纵横首发。觉得好看请点击收藏推荐月票,这是对作者创作的最大鼓励,谢谢支持。

而萧十一郎在实力悬殊的情况下日里,夜里,你来与不来,它一

听着他那看起来很欢乐的笑声,张成忍不住笑了笑宽慰道:“没事儿,是你的就是你的,别人可拿不走。”

这么多个信封,上面还贴着邮票,张成自然不会让他从眼前白白的溜走。

于是冲着小哥儿说道:“这样!我这里有五十块其實順序也不重要,如果你通曉全部原理的話,從哪練看你高興。但如果新習此功的人不注意思考原理,只知照著書練,因為不知道為什么這樣練,只知一步步的照書上的做,那順序就很重要,而那寫此典籍的人可能沒管這些。你們不明所以,只知照著書上寫的順序練,又不去思考理解,當然練得很艱難。”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拆出来和装回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平凡武帝

不知之何处

平凡武帝

屋子漏雨

平凡武帝

下雨石

平凡武帝

晨雾的光

平凡武帝

夜深人静*

平凡武帝

芒果炸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