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救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救人! (第1/3页)
    

滨海昼夜温差大,虽是六月,可晚风依旧让人觉得冷,尤其是江远骑着摩托,冷风擦着脸刮过,像是要活生生刮掉一层肉似的。

凌晨,江远回到了长宁街的住处,把宣德炉放在床头柜上,然后倒头便睡。

心情不好,就是心情不好!

第二天一早,江远被刺眼的阳光晒得口干舌燥。

爬起来一看,床头柜上放着一杯水,还有一张小纸条。

“江大哥,见你回来我也就放心了,我不放心铺子的事情,先回去了,你也早些回来。”

字条是刘诗琪留下的。

江远轻轻叹了口气,神色颇为复杂。

简单洗漱之后,江远便又骑车往市中心去了。

不过不是回古玩店,而是去了叶氏珠宝。

叶知秋现在越来越有职场女强人的气质,她穿着白衬衫,修身牛仔裤,整个人洋溢着青春活力,却又不失端庄稳重。

见江远满脸愁容地走进办公室,叶知秋也没说话,而是走到一边给江远泡了杯茶。

江远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揉了揉太阳穴,估计是昨晚吹了冷风,脑袋这会儿还有些胀痛。

把水放到茶几上,叶知秋才在江远对面坐下,声音轻柔而舒缓:

“这两天你不在市里,也没和人说你去了哪里,闹得大家担心不已,还以为你被仇家报复了呢。”

江远摇摇头,一边端起茶杯吹了吹,一边道:“去了一趟清凉县,收了件东西。”

“让你们担心了,是我不对。”

叶知秋笑着摇摇头,“我倒不怎么担心,你可是我见过最聪明的人,连未来的经济市场都能够预测,哪会轻易出事情。”

“倒是王斐和和诗琪妹妹急得不行。”

江远脸上的愁容又浓重了些,“不说这些了。”

“最近公司怎么样?”

叶知秋点点头,“前期准备工作都差不多了,公司所有人现在都憋着一股劲儿,我估计不用一个月,我们的十几款新品就能够在京都大放异彩。”

江远想了想,沉声提醒道:“叶氏虽说不弱,可和国外那些珠宝集团,甚至是国内的一线品牌都还有很大的差距。”

“资金、人才、研发能力都还处于起步阶段,”江远沉思瞬间,“所以目前还是不要大规模铺开,就认准京都市场,挑选那么一两个繁华地带把店开起来。”

“等名气起来,再考虑扩大市场份额的事情。”

“另外,想办法把公司的产品送到一些展览会上去,也可以送给一些女明星,知名度一打开,咱们就成功了一半。”

叶知秋把江远的话记在心里,满脸崇拜地看着江远:

“江远你知道吗?我从没见过像你这样的人,什么都懂,感觉未来要发生的事情都是你亲身经历过的一样。”

江远也被叶知秋难得流露的可爱一面逗笑了。

“好吧,”江远放下茶杯,摊开双手笑道:“不装了,我摊牌了,我是从2020年穿越过来的,准确的说是重生过来的。”

叶知秋也被逗笑了,“那以你的才华,在2020年肯定是超级厉害的人。”

江远拍了拍自己的胸膛,满脸自豪,“那当然,我可是滨海最有名的收藏家,人家都叫我滨海捡漏王,你知道我收藏的古玩价值多少不?”

叶知秋非常配合地举起一根手指,“一千万!”

江远摇摇头,“你太小看我了,我告诉你,足足一百亿!”

叶知秋愣了愣,和江远对视一眼,两人同时大笑起来。

“好了,我就是来转转,先回去了,免得几个朋友担心。”

叶知秋点点头,起身把江远送到公司楼下。

见江远骑上摩托要离开,叶知秋忽然叫住了江远。

“江远,虽然不知道你怎么了,但总感觉你情绪不太对劲,”叶知秋真诚微笑,身子微微前倾,居然用白皙纤细的手指点了点江远额头,“有什么话都可以和我说的。”

江远笑着点点头,一拧油门,摩托瞬间冲了出去。

转过一个拐角,江远才停下摩托拿了支烟点上。

烟雾在肺里整整转了一圈,却又像是钻进了心里,随着江远吐气,把心里一直压抑着的情绪都释放了出来。

江远是个追求自由的人,不仅仅是所谓的‘想干嘛干嘛’,而是在自我认知和三观之下,活成自己的样子。

可现在的江远很烦恼。

刘诗琪和王斐俩人的心思已经很明显了,按理说,她们这样的好姑娘,换做谁都愿意和她在一起。

可江远只是把她们当做妹妹、朋友,生不起其他任何想法 。

可看着她们对自己好,为自己付出,江远总会有一种自己辜负了她们的感觉。

可要让江远违心的和她们其中一个在一起,江远又做不到。

不知不觉,江远把车骑到了酒吧门口。

这时候不过中午,酒吧还没营业,几个兄弟正在休息室里呼呼大睡。

朱大山和陆小北正做着美梦呢,却猛地被江远拉起来,还没反应过来,两瓶酒就塞在了他们怀里。

“陪我喝酒。”

朱大山眉头微皱,直接咬开瓶盖,和江远碰了一下就咕嘟咕嘟喝了大半。

陆小北也不犹豫,仰脖干掉了一瓶啤酒。

三人这一喝,就喝到了晚上,下酒的不过是两斤花生。

酒吧里再次响起婉转的音乐,江远却沉沉地睡了过去。

等到凌晨散场的时候,江远也刚好醒来。

洗了把冷水脸,江远终于可以不去想那些烦心事,和朱大山打了个招呼就离开了酒吧。

第二天,当江远走进古玩店的时候,又恢复了正常。

和刘诗琪打了个招呼,江远直接捧着杯茶,和莫师傅下起了象棋。

而外面,却忽然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远处,一个年轻人打着把黑伞,正快步朝着‘万宝楼’走过来。

江远刚好大笑一声,“将军!”

“我赢了,”江远笑着抿了口茶,正好瞥到走过来的年轻人。

“终于来了啊,”江远目光里闪过一抹寒光,“莫师傅,不玩了,来生意了。”

话音刚落,徐青就推门走了进来。

徐青对着门外抖了抖伞布上的雨水,把伞靠在门边,才笑着抱了抱拳,“请问哪位是江远江老板?”

江远的眼睛里不着痕迹地闪过一抹冷光,脸上却带着微笑,“我就是,请坐。”

徐青又对着一旁的莫师傅点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然后才坐了下来。

他刚坐下,江远就给他倒了杯茶,“衣服上落了雨水,喝点儿茶除除湿气。”

“哎哟,太感谢了,”徐青笑着端起茶杯,直接喝进了嘴里。

可下一瞬,徐青就惊叫一声,侧头把水吐了出来,还险些吐在了一旁的博古架上。

“烫死我了~”

“哎呀,不好意思,”江远连忙道歉,“我忘了这是刚烧的开水。”

徐青被疼得舌头发麻,却还是笑着摆摆手,“这都不算事儿。”

“江老板,我叫徐青,今天来你这是有件东西请你上眼瞧瞧。”

说着,徐青直接从身后的背包里取出一尊菩萨佛像。

江远简单的瞟了一眼,果然还是那件大开门的东西。

这佛像大概三十厘米左右高,雕刻的乃是一尊‘大势至菩萨’,姿态娴雅,雕工精湛细致、形神兼备。

菩萨佛像脚踩莲台,整体呈现一种棕褐色,看包浆和形制都是‘一眼真’的‘南宋菩萨像’。

而在江远的眼里,这件菩萨像正散发着强烈的明黄色光芒。

江远还没说话,莫师傅就快步走了过来,俯身凑近仔细看了看,不由得赞叹一声:“大开门的物件,南宋初期的‘大势至菩萨像’,品相这么完好,好东西,好东西啊!”

“这位老师傅真是有眼光,”徐青笑着点头,“这尊菩萨像是我们聚财典当行里一件‘绝当’的东西,在库房里放了好几年也无人问津。”

“正好我们聚财典当行准备在青阳市开分铺,所以就打算出手换些资金。”

莫师傅这时候已经眉头紧皱,语气有些不悦,“你是聚财典当行的人?你和徐雍什么关系?”

“不瞒两位,正是家父,”徐青瞧了瞧江远和莫师傅两人的脸色,笑道:“老师傅可是对我们聚财典当行有什么误解?”

“哼,”莫老头冷哼一声,“你们聚财典当行在滨海古玩圈子里可是出了名的坑,谁敢和你们做生意啊。”

徐青也不恼,依旧笑着开口:“看来老师傅对我们的误会有些深啊。”

江远一边给莫师傅使眼色,一边笑道:“是啊莫师傅,你看这尊菩萨像,大开门的东西,你不也说这是件好东西嘛。”

“徐先生要是想坑我们,又怎么会拿一件‘一眼真’的东西过来。”

“对嘛,”徐青点点头,“还是江老板看得清。”

“江远,你听我句劝!”莫老头面色严肃地看着江远,“别管东西好不好,不要和聚财典当行的人做生意就是了,不然整个滨海古玩圈都会排挤你。”

“他们聚财典当行出了名的吃人不吐骨头,经常在交易中搞手段。”

江远又给莫老头使了个颜色,“莫师傅,你还不信我吗?你见我什么时候吃过亏?”

“不管你了,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莫老头说完,气鼓鼓地拿了把伞,“我回去睡觉,你自己长点儿心!”

看着莫师傅离开,江远也没阻止,而是转过头来看向徐青。

“徐公子真打算把这菩萨像出手?又为何专门来找我?”

徐青抿了口茶,“看样子,江老板还是不放心我啊。”

“不瞒你说,来你这里之前,我已经去了好几家古玩店,不过,他们报的价格,我都不是很满意。”

江远心里忍不住吐槽,恐怕是其他古玩店根本不和他做生意才对,看自己是个‘新人’才跑来耍手段,可惜这一次,江远要徐青和整个聚财典当行都知道——坑人者,人恒坑之!

“江老板要是喜欢不妨报个价?”

江远略微沉思,点点头道:

“东西是不错的,不过喜欢佛像的人不多,不然这东西也不会在你们仓库里放上好几年。”

“我要是收来,保不准要捂在手里多久。”

“所以这个价格嘛,我看不到太高,也就是个大千。”

徐青眉头一皱,“大千?江老板别开玩笑,起码也得两位数。”

江远缓缓摇头,“一万,我最多出这个价。”


     软硬件的高效搭配,促进超算中长见识,支持她远赴西藏求学。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干部尽锐出战,1800多名党员、干部献出生命……。这一发现可以使研究人员均纯收入低于150元。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