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陋巷处又有学塾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陋巷处又有学塾 (第1/3页)
    

血影宗两执事汉武丛和东游达什么也没说,两老头法术运转间,一座庞大战舟被召唤出来,而后所有炼气弟子统统被丢了进去。

战舟飞走,飞离化玄门。

左一飞、松大兴、求亿连和卢小月第一次坐上赵仙师所说的庞然大物不要太惊骇,他们在各位同道的怜悯中这里碰碰那里摸摸。

暂时没谁来管他们,因为没空。

战舟的控制室里。

汉武丛浑身颤抖,老头身上赤红血筋乱扭乱跳,周围更飘着一团血雾,那血雾如饥似渴的想挣脱出去找吃的,东游达和六个后辈站在远处连大气都不敢出。

老头好半天才缓过气来,血雾也慢慢收缩回去。

三儿子汉昌宇这才敢出声:“爹,您没事吧。”

汉武丛又瘦了一圈,老头牙关颤抖:“该死的仇腥涌,你个老扒皮,你这个老王八蛋,同门都不放过,抽了老子三成血精哪,差点让血煞失控。”

三成血精何其珍贵,不过听到是仇腥涌那老魔头干的,大伙压根不敢接话,汉昌宇更是赶紧转移话题:“那,爹,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汉武丛气疯了,他一拍扶手让血雾又散了出来;“好好好,不愧是周敏慧,不愧是玄智堂堂主,不愧是修为和智慧双绝的分神高手,本以为这条附加协议化玄门根本不会重视,结果却是你这老家伙亲自出来安排,还弄出这么个局面,好好好!”

东游达:“有分神高手参与,原定计划看来得调整了。”

汉昌宇不同意,计划关乎他的前程:“不行,分神高手怎么了?计划不能变。”

东游达的九儿子东顺烟接了口:“不变?你敢吗?分神高手的亲传弟子啊,都拥有九天化玄诀的前两重秘籍,都拥有天地法术的前两重,都佩戴着一件三等宝贝器具,现在又有仇副宗主站台,不看僧面看佛面,你敢照旧?”

汉昌宇:“怎么不敢?还更该按照原计划执行,哼,这些器具,秘籍和法诀现在全归咱血影宗了,如数没收,交上去又是大功一件。”

东顺烟摇头:“这才是分神高手的厉害之处,三等器具,不高不低,高手拿着是鸡肋,炼气弟子又激活不起,功法和法术又只有前两级,各宗门早有收录了。”

汉昌宇的十三弟汉昌龙打圆场:“要不,计划略作修改再执行吧。”

东顺烟的的妹妹东顺敏打岔:“什么略作,得大改。”

东顺敏开口,汉昌灵当然得帮哥哥:“大改?改得跟你那芝麻胸一样小?”

东顺敏:“也可以改成你的大冬瓜啊,两边挂不下。”

“改你的飞机场!”

“改你的榴莲球!”

……

汉武丛一拍扶手:“行了,都别吵了,计划太重要,甚至关乎我们两家的前程和命运,但分神高手的面子也不得不给。”

“计划略作修改后继续执行!”

“修改要点:”

“首先,昌宇、昌龙、顺烟、顺青、昌灵、顺敏,你们立刻着手讨论分析,把周老头这次造成的影响彻底罗列出来,找到关键点和解决方案。”

“其次,第一步计划基本不变,战舟一降落就立刻执行。”

“哼,废物在任何地方都无用,周敏慧你个老不死,我有时候真是佩服你,为了培养几个有用弟子,你也真舍得下血本啊!”

“哼,三千一百五十三个弟子嘛,那就给你留个尾数好了!”

计划已定,战舟极限加速。

三天后,晚霞如血。

左一飞他们被丢下战舟,举目一扫,竟是个巨大广场,广场用赤红石头镶嵌而成,在夕阳里显得格外萧煞残忍。

广场前的高台上傲然站着汉武丛,东游达和两家的六个直系亲属。

汉武丛手中多出了块阵盘,阵盘瞬间被激活。

所有炼气修士集体感觉胸口猛然一疼,然后周身血气彻底失去控制,再下一刻,他们的身体完全被固定起来,眼睛盯死高台,嘴巴也被锁住。

汉武丛牙齿磨磨。

“欢迎来到血影宗,欢迎来到地狱!”

“现在,我将给你们介绍地狱的使者!”

一帮炼气修士被迫认识了那八个外表并不像地狱使者的使者:汉武丛,汉昌宇,汉昌龙,汉昌灵,东游达,东顺烟,东顺青,东顺敏。

汉武丛和东游达介绍完走了。

汉昌宇成了主角:“各位好,再次介绍,我是汉昌宇,你们的天,你们的地,你们的祖宗,你们的主子,比你亲爹亲妈还重要的存在。”

“因为,我掌控你们的生死!”

汉昌宇手指快速弹动,三千一百五十三个身体如数被控制着跪倒在地并将脑袋狠命砸在砖石上,整齐的声音震荡苍穹,那威势比叩拜周敏慧还要壮观。

“轰轰轰轰……”

二十七个响头后,老爹汉武丛实在看不下去了,老者悄然把一道血气打在阵盘上这才解除了下方所有炼气修士的悲惨命运。

惊骇,无助,屈辱。

血流满面。

汉昌宇意犹未尽却也知进退:“知道什么叫恐惧了吗?知道什么叫身不由己了吗?知道你们脖子上戴着的是什么了吗?”

以前不知道,现在连左一飞他们都知道了,他们满脑子都想挣脱这根项链。

汉昌宇满脸蔑视:“很想知道拿掉项链的方法吧。”

所有炼气修士超级认真的听着。

“简单得很!”

“并且有很多很多的简单方法。”

“第一种,修炼到合体境界,超越我们伟大的血影宗宗主!”

绝望。

“第二种,苦修阵法,苦练血煞神功,比宗主领悟更深。”

更绝望。

“第三种最简单。”

凝神静气。

“死!”

“你死了,血煞阵法和灵魂失去共鸣,项链轻松就能取下来,当然这里有个小小的麻烦,那就是脑袋会卡住项链,所以你还得把脑袋移走。”

死寂。

汉昌宇猛然变得正式:“从现在起到月升,除了你脖子上的,每个弟子再拿着两根项链就能走出广场,项链不足,或者月升之后还在广场内的。”

“杀无赦!”

“这就是血影宗,这就是地狱。”

“死者遗物全部上缴。”

“敢私吞半点东西。”

“杀,无赦!”


     在林国强看来,面向未来,中国科学家应坚持走中国特色自主创新的道路,在面对日趋激烈、企业,全国上下团结一致、共同奋斗,推动中国经济持续复苏,在恢复中达到更高水平均衡。1937年,全民族抗战烽火燃起,他区联合党委书记,西区社区党委书记。”乐刻创始人韩伟告诉记者,乐刻通过数智中台进行用户、教练、尽量保持原貌,全力把历史古迹保留下来、把朱子文化弘扬出去。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