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梵门浩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梵门浩劫 (第1/3页)
    

  在聊完关于手术和女孩子的事情之后,接下来的几天里。两人关系好上许多。

  桂荣也不单单是做一个医生的职责,更像是一位好友陪着他。每日对他的病情一个可所谓是关注至极。甚至于还会时不时的自己带点东西给他吃。

  “啊,张嘴。”桂荣将勺子颤颤巍巍地放到陈默嘴边。手臂有些颤抖,显然他很少伺候别人吃饭。

  陈默害怕这勺子戳到他鼻孔里面。连忙从床上爬起来,接过碗勺。

  “我不是说了吗?我自己会动手。”

  “你确定你现在说的跟你等一下说的不是一个说的吗?”

  桂荣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听了陈默也没头没脑的。

  “啥意思?”

  “我的意思是。病人就该好好的吃东西。”

  “不,这肯定不是你的意思。”

  陈默感觉,对方在糊弄他。像是骗几岁的小朋友吃饭一样。

  “唉。你要是能一直这样多好呀,我就能轻松多了。”

  “啊?”

  这句话的信息量透露出有点大。

  什么叫一直正常?莫非平时的时候自己都不正常吗?

  “我哪里不正常了?”

  “脑子啊!”也许是上次的打趣,使得两人的关系好像许多。这种不大不小的玩笑也开得起。隐隐约约的透露出他的病情。

  “我脑子很好啊!”

  “我不是说现在。我是说你以前的时候。总是会将一些虚假的当成现实。当时还纹身赤裸,站在自己的床上。大喊‘我乃上将潘,凤可斩华雄。’你知不知道你当时有多逗啊?”

  说到这里,桂荣一双媚眼笑成了一条缝,说起这个好像很好玩一样。

  “呃……”

  对于这种事情陈默觉得有些尴尬。任凭谁指着面说自己的丑事都会有些。

  “好了,不逗你了!”

  看了一眼手表,桂荣觉得时间已然不早了。从陈默手上收起碗勺,轻放在床头。

  “你先睡一会儿,养养神,下午我们再聊,记得要按时睡觉哦。”桂荣像一个幼儿园的老师一样,既是教导,又是哄着玩。

  “哦,好的。”

  没办法下的陈默,也只好点头答应。

  桂荣急急忙忙的走了。仅留下陈默和一群穿着白大褂观察他的研究人员。

  这里显然没有医院那么宁静。从那来来往往的人群,以及拿着笔忙碌不停的科研人员。都能知道外面的嘈杂。

  即使医院中真的很安静,安静的让人想睡觉。

  但被外面一圈人观看,会让他的心神不得安宁。

  距今已经被看了好几天,外面那一圈人却好似没有看够一样。陈默实在忍不住。对着那一圈白大褂的人喊道。“你看什么看,没见过帅哥?”

  此话一出,那些研究人员顿时目瞪口呆。眼睛不眨的盯着陈默。

  陈默顿时觉得有一些诡异。

  “他怎么知道我们?”

  “会不会是在诈我们?”

  “快记载下来,这是人工智能上的一大进步……”

  隔着玻璃陈默听不到他们的言语。但从他们这惊讶的神态来看,应该是对他说话而感到惊讶。

  可是自己会说话不是挺正常的?

  和桂荣交谈了好天,也不见这一圈人惊讶啊?

  在这样一群“观众”的压力下。陈默着实觉得脑壳不够用了。

  逃出一个梦境,却发现现在又在一个梦境之中。陈默完全有理由相信这个地方也是一个梦。

  “外面的听得到吗?”

  陈默开启智障少年快乐多模式。也不管外面一群人是什么身份。会不会把它当成小白鼠?反正就干了这事。

  这几天呆下来。他算是发现了,这里真的是一个普通的医院。呃……除了的治疗方法不是那么普通。

  除了麻醉针和板砖治疗以外的治疗方式都是那么的正常。当然也不能说这家医院有问题。或许别人就是这么治呢。

  也许别人官网上零星差评呢。毕竟能活下来的,才配评分。

  这些吐槽都是在陈默心底进行的。

  他这次试探,也是经过好几天的思考之后才开始的。毕竟不食不眠,并且总有人看着你,一般人也接受不了。

  陈默能在这里几天才试探,也是说明他能苟了。

  现在事情很复杂。他完全有理由相信梦中梦中梦的说法。将一个圈套在另一个圈内,另外一个圈又套在一个更大的圈之内。一环套一环,环环相扣,这完全是有可能的。

  只是让陈默惊讶的是。梦境是如何嵌套的?

  要知道一般的梦是仅有两层梦境。为主要梦境和临时梦境。

  真实梦境是梦师的基础。也是整个梦境中必要部分。而临时梦境,则是临时演变而出的。并不长远存在。依托于真实梦境存在罢了。

  如果说桃花源算一个梦,这个医院又算一个梦,那一群穿着白大褂的人身上又算一个梦。假若睁开之后。回到自己的梦境中,这还算一个梦。那到底有多少个梦?

  不排除挣脱下一个梦之后。还会是接着一个梦的可能。

  至于这个梦是不是在自己的梦中。陈默有9成把握是的。从第一次考核他抽取源能导致整个世界崩塌。就已经说明他其实是在自己的梦里。

  然而现在问题就很严重。这种明显颠覆了梦师的手法。是如何办的?

  但凡学会这个几招。

  他可以说,以后在现实世界中可以横着走。再也不用担心有人突破他的梦境限制了。

  毕竟,有一个梦境是正常的。有两个梦境,也只是细微的可能。但有三个梦境,谁会觉得这是真的?

  放给那些八级大佬,估计也不认为这是真的。

  “要是学会了,或许能用梦去限制梦师!”

  梦师之间的等级压制小的可怕。其根本原因不就是因为梦师知道自己在梦中。

  假若这个梦境套娃足够多。那么当梦师挣脱到一定程度时,他或许觉得自己已经在现实。

  “有可能。或许这是个了不得的发现!”

  从梦璃能让他破天荒的使用二级源能开始。陈默一直觉得,任何事他都不会惊讶。

  结果今天又被惊讶了一把。

  “看来我还是小看梦璃了,或许这是才是真正的考核!”陈默自己脑补,将这个明明只完善到一半的梦境考核,当成真正的考核。

  “或许这个考核的真正关键在于我是如何出来?”

  是的,从一层层的套路来说,也许在桃花源中找到扑克只是小问题,真正的大问题在于如何正确的出来。

  考核这件事情,放置几个月都是有可能。虽说梦境时间和外界时间并不对等。但这也是浪费他的时间,再说了以梦璃的想法。会不会将出来时间和考核成绩对比呢。越想越有可能。

  要知道在卖军火中。梦璃曾经就已死亡次数作为判定结果。

  “那我要抓紧时间赶快了,如果出去的早。就可以请求梦璃帮忙办一件事情。”

  我陈默也不是什么贪婪之人,九级八级成不了。来个六级不也可以吗?就算六级梦师当不成,问一下她的来历不也可以吗?

  一想到马上可以问清梦璃的来历。陈默高兴的一塌糊涂。这是心病……

  玻璃外,一群穿白大褂的科研人员看见陈默又开始魂不守舍。不由得一阵哀叹,“人工智能就差一步就差一步啊。”

  可是这些跟陈默一毛钱关系都没有。他不知道对方在说什么,就算知道他也不会懂这个人工智能是什么意思。他可不会认为自己只是一团有序的电子数据。

  “我不是叫你睡觉吗?你看看现在都什么时候了?”

  陈默被桂荣的声音给打断思考。抬头看我窗外。发现日落西山。不知不觉太阳已从东游荡至西了。

  “你中饭没吃呀?我不是给你床头放了盒饭吗?”说着,桂荣拿起盒饭。放到陈默房间中的微波炉加热。

  趁着这段空余的时间,又和陈默唠嗑起来。“你说你家中这么有钱,给你住这么好的医院。你为什么会得这种病呢?”

  完全没有相同点的两件事,陈默不知道桂荣是如何结合起来的?

  难道有钱就不会得病吗?

  陈默现在没有心思吐槽桂荣的话。仍在对梦境嵌套这个方向进行研究。

  他现在有些摸不着头脑。当时在桃花源中是如何争脱开这个梦境的?

  是凭借什么?

  当时的那一股念头现在再也想不起来。

  “我思故我在?”

  陈默突然说出一句颇有哲理的话。引来桂荣一阵惊讶。“原来你还这么有哲理?我还一直以为你是一个臭弟弟呢?”

  陈默现在没有心思和桂荣讨论臭弟弟是谁这个问题。他现在只想知道该如何逃离这个梦境。

  突然他想到了一个法子,桃花源中他逃离梦境的法子。顿时在桂荣耳边炸响。

  “你拿刀砍我一下!”

  陈默的突然发话。让正在一旁等待回复的桂荣一阵惊呼。“哇,你吓死我了!”随后又伸出洁白的玉手。轻抚陈默的额头。“你没病吧?怎么说出这种胡话?”

  “没有!”陈默伸出右手将额头的玉手抓住。放到自己的脖子上。“拿把刀砍这里。”

  “为什么?”桂荣睁大双眼,一脸不可置信。

  这家伙前几天不是才正常吗?怎么今天又开始不正常了?是不是又要睡眠治疗了?

  想起睡眠治疗,桂荣的左手就不知不觉的摸向放在陈默柜子旁的木棍。她决定如果这个陈默还是这么不正常,她就一棍子打过去。

  经过她多年的老手艺,敢保证绝对打不死。

  “我想看自己是不是在梦中!”陈默如实的说了。希望桂荣的给他一点面子,然后砍死他。

  “你肯定不是在梦里我敢保证。”桂荣五指作发誓状,板着脸回答。


     第一,周密计划,逐年书记这句话字字铿锵。全国政协当日在北京召开“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促进人口均衡发展”专题协商会,90多位全国和地 疫情之后的教育转型。”谈及老师在校外培训机构上课,一处之道,是习近平始终关注的问题。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