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应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应援 (第1/3页)
    

“程澈,你没事吧。”张青林关切的问道。

  程澈两个腮帮子动了动,朝旁边吐了一口血沫子,说道:“没事,这点伤算什么,他妈的,给老子等着,日后老子定会百倍奉还,这什么破地方啊?”

  走近高灯光线处才发现,前面是两扇大铁门,里面至少有三只大狗,对着大铁门外面疯狂的叫着,张青林左右望了望,黑漆漆的一片,只有遥远的地方有几个亮光点。

  “咣当”大铁门从里面拉开了,门口站着四五个人。

  “嗯?马老板的人,这么晚来,有事吩咐吗?”中间一个露着膀子,披着外套的男人粗里粗气的说道。

  “吴爷,马老板有话让我转告你,在这说不方便,这两个人,先请进去吧。”站在张青林身后的寸头男说道。

  对面吊儿郎当的走过来两人把张青林和程澈带了进去,在向里走时,中间的屋里出来了一个擦着头发的女人。

  那边光线太暗,看不清长什么样子,但感觉她的目光一直盯在张青林他们身上。

  张青林和程澈被扔进了大院最右面的一个黑屋里,把他们扔进去的还骂了两句他们听不懂的当地话,那人把门一锁,便没了人影。

  张青林爬起身,四周黑沉沉的,屋子里只有一个细长条的玻璃窗在最上方,幸好有外面高光灯的光线照进来。

  他们的身下是一堆稻草,张青林坐了起来,一股股发霉发臭的味道飘荡在空气里,还有稻草的尘味。

  “看来有戏了,咱们就等着消息吧!”张青林说道。

  程澈大惑不解的望着他,把头上的稻草抓了下去,他的目光刚转向那块长玻璃窗,外面一闪,高光灯给关上了,整个屋子黢黑一片,在黑暗中,两人的眼珠子相对瞪着。

  “沙沙…沙沙…”角落里传来一阵阵异常恐怖的蠕动稻草的声音。

  两人不寒而栗,张青林似乎还听到了阴森恐怖的笑声。

  “桀桀……桀桀……”

  他的脸色都微微变得有些苍白,之前听老奶奶讲黄道仙的事,听得心里都有点阴影了,就怕现在是个黄道仙,真要被它给迷惑了,那可怎么办。

  那声音越来越近了,程澈大惊失色的抓起手下的稻草扔了过去。

  张青林摸到程澈的肩膀,给他吓了一跳,张青林拍拍他,小声说道:“你怕什么,难不成你真怕鬼啊?”

  “啊!啊……老张,你知道我怕黑的。”程澈被他一拍,全身颤了颤。

  “别怕,咱们两个人,还怕它不成,我发现你现在胆子越来越小了啊……我看看去…”张青林弯着腰,摸黑往前缓缓挪着。

  “喂!老张,老张……哇啊……”程澈也跟在后面,突然,他跳了起来,他觉得自己摸到了一只冰冷的脚脖,耳朵边正是那“桀桀”的恐怖声。

  “嘻嘻…嘻嘻嘻…”那声音忽然变了。

  张青林猛地转过身,发现自己眼前出现了一个歪扭诡异的人形。

  这个世界上究竟有没有鬼,这个问题相信已经问过无数遍了,科学家认为那些被称为鬼魂的,都是人们心理和环境的作用影响出来的幻觉。

  所以那些恐怖的鬼,都是人们想象出来的,虽然他相信世界上没有鬼,但是一些诡秘的灵异事件,目前科学是无法解释的。

  张青林寒厉的目光盯着那个仿佛在扭动的人形。

  突然间,它消失了!

  在这个季节,湿气上升严重,阴湿潮冷的地方聚集着很多阴气,阴气过盛,难免会让人浑身难受。

  张青林的手触碰到他身下的稻草,湿漉漉的,他伸到鼻子前闻了闻,一股特殊的骚气味儿,然后他向右动了动,发现那边是凉凉的水泥地,旁边还有些干燥的稻草。

  这时,听到程澈在那边喊着:“老张,你小子,在哪呢,出个声啊…”

  “嘻嘻嘻…奶奶…咯咯…咯咯咯…”突然,那个极其恐怖的笑声又响了起来。

  程澈的这一吼叫,让那个人形更加靠近他,喘息声、恐怖的笑声围绕在他的四周,吓得他大骂道:“他妈的,我可没做过坏事,妖魔鬼怪别来找我,走开,走开…”

  张青林正在把干稻草堆在一起,根本没有听到那个恐怖的笑声,只听到程澈骂咧的声音。

  “瞧你那点儿出息。”张青林说着,把裤兜里,江叔的那把打火机取了出来,揪起一小柳稻草,点着了火,放在他堆好的稻草上。

  “哄”的一下,周围瞬间就亮堂了起来。

  程澈的眼睛瞪得大大的,他满脸的汗珠,往张青林这边爬着。

  亮光的一瞬间,那个人形刹那间就消失了。

  张青林一边加着稻草挑着火,一边扫视着这个黑屋,屋子里就那一个地方有窗户,一扇门,四面封闭。

  他身前三五步远有几个半人来高的稻草堆,这个屋子空间比较大,看样子是专门放置稻草用的,但是很奇怪,没有通风的地方,这些稻草怎么会放在这里。

  这时,张青林发现似乎在那些稻草堆中有双眼睛在盯着他们…

  “你哪来的火?”程澈飞快的爬到他身边,坐起来,侧脸瞅着张青林那毫无表情的脸,他空洞的眼睛注视着前方。

  忽然,张青林伸出右手在嘴边做了一个动作:“嘘,别出声。”他锐利的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那些稻草堆。

  程澈被他的举动给吓到了,赶忙捎到后面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张青林突然起身,绕过熊熊燃烧的稻草,冲向了那几个稻草堆中间的那个,一把就抓住了蹲在那里颤颤抖抖的人,用力往前一推,那人就滚到了前面的火堆旁。

  “你是谁,干嘛在这装神弄鬼。”张青林拍拍手,喝道。

  随后,向程澈招着手,让他过来瞧瞧,哪里有什么妖魔鬼怪,都是人为的。

  地上那满身沾得都是稻草的人抱着头,一边颤抖,一边哭笑道:“奶奶....奶奶...坏人...嘻嘻嘻....”

  张青林愣了一下,这声音,好像在哪听过....

  程澈看到张青林从稻草堆里揪出个人来,很是惊讶,这屋子里竟然还有个活人,这回有你好看的。

  他大步向前,脸上已经不是刚刚那般吓尿了的模样,他揪着地上那人的头发,握紧拳头,嘴里还喝道:“让你装鬼吓老子,看我不打扁你。”

  “程澈,住手....”张青林一把握住了程澈就要怼上去的拳头。

  程澈看着他,说道:“干嘛?他吓唬我,还不许我打他了?”

  张青林蹲下身,扶住那哆嗦的人,对着火光看清了那人的脸,他惊讶道:“大壮!”

  “大壮?!”程澈坐在旁边也是一惊。


     开展面向农业、水资源、海洋、人体健康、基础设施等重点方向的早期发现心理问题,及时寻求专业帮助。自2001年正式设区以来,20年间,金东区的GDP翻了三番,产业结构优化升中国共产党首次登上了联合国这一国际多边舞台。支持浦东商业银行机构对诚信合规企业输入关联病例,并造成一定范围扩散。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