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王岩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王岩 (第1/3页)
    

木离一路上总觉得哪里不对,直到见到这个村寨,木离才醒悟过来,一路上木离就发现,元晴的衣服虽说得体,但是在细节上与云州的服饰大相径庭,不仅仅是服装的样式,木离从小体弱,总是在家看母亲缝缝补补,对云州的衣服面料自然十分熟悉,面前女子的衣服材质是木离前所未见,云州的服饰大多宽松,而面前元晴身上的衣服却紧紧贴在身上,这身衣服不但方便,更适合元晴的身法,木离运足了神行术,才勉强能跟上元晴的速度。

同时更另木离惊讶的是,在元晴身上,木离感受不到一丝一毫的灵气,但是却能感受到一股自己极为熟悉的气息——“血气”,没错,元晴身上散发的气息,正是木离日日夜夜从血精草中吸纳的血气,在看到缠绕在元晴手上的血线,木离猜想,元晴所使用的这奇怪法术,怕是与她一身上下翻腾的血气脱不了干系。

元晴所在的村寨并不大,甚至大小还不如木离父亲管理的村落,不过远远望去,寨子里的男人都极其健硕魁梧,女子的身材也都入元晴这般苗条。

“元晴?”寨子被一排排巨大的木头围起,两名健壮的男子守住寨口,见到元晴,其中一个男子一脸热情的跑上前打招呼,不过在看到其身旁的木离,脸色突然变得谨慎“阿公大早上就在找你····,这小子是谁?”

元晴一脸神秘的走到男子身边“阿蛮哥,这可是外面来的”元晴说着指了指远方,眼睛却始终停留在木离身上。

“外面来的?”阿蛮有些狐疑的看着木离,木离虽说是血煞之体,同时从血精草内吸收了大量的血气,但是外表还是那副弱不禁风的模样。与男子的身体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再加上木离身上穿着云州的服饰,阿蛮心里已经相信大半,不过脸上还是那副将信将疑的模样,再加上元晴看向木离的眼神充满喜爱,更让阿蛮心中生气。

“元晴,怎么能乱带外人回寨子。”元晴见阿蛮脸色不太好,急忙拍了拍阿蛮的胸口说道“阿蛮哥,你忘了?之前阿公说过,若是有外来人,先带回寨子。”阿蛮抓着元晴的手“你连他的底细都不知道,若又是那些异族人····”

“哎呀,放心吧阿蛮哥,我心里清楚,你怎么跟阿公一样烦嘛”元晴见阿蛮说个不停,捂住耳朵不停地摇头,“对了,你怎么会无故出寨,要知道这可是有违族规的事,你究竟去哪了,赶紧老老实实告诉我。”阿蛮刚刚被元晴和木离打乱思绪,这才反应过来面前的元晴私自出寨。

元晴见事情败露,一口咬定只是出去散散心,从大漠里发现的木离,这才将木离带回来,不过阿蛮显然并不相信元晴的话,正想要追问,元晴就拽着木离冲进寨中。“元晴,你太调皮···”阿蛮还要守卫寨口,倒也不能深追,只好无奈的数落几句。

元晴带着木离穿行在村寨中,木离见到村中场景更为惊讶,不仅仅是在寨门处的人,哪怕是村中人,身体也都十分强健,甚至看上午六七十岁的老者,浑身上下也充盈着血气。村中人看到元晴,眼神中都流露出或多或少的宠溺,但是目光放在木离身上则有些奇怪。

二人就这样在众人的注视下一路跑到寨中央最大的建筑前,村中的建筑很怪,并不像是云州的砖瓦房,大多都是用沙子混合着一种奇怪的黏液筑成,黏液在凝固后晶莹剔透,能清楚地看到里面的沙子粒粒分明。令木离更加震惊的是,在这沙墙上用来固定房顶的,竟然是一些巨大恐怖的骨头。较小的骨头,也有木离大腿粗细,而其中比较大的骨头竟然比木离整个人都要粗。

而元晴带着木离来到的这处建筑物,是这个寨中最大的建筑,不但上方有数不尽的骨头,更是在门上挂着一个与四个水缸连在一起大的妖兽头骨,两只尖角从头骨上伸出,看着颇为骇人。

这里的人不但穿着不同于云州,连建筑都这样奇怪,看来这幻境营造的场景必定是一处远离云州的地界。

元晴见木离面色不太好,在看向木离目光所至的地方,毫不在意的说道“你是外面来的人,肯定没见过这个,这呀可是蛮雷兽的头颅,是几十年前阿公自己狩猎的,那时候的阿公听说是寨子里最出色的猎手。”

“蛮雷兽··”木离轻轻念着,这秘境中留给自己的考验究竟是什么,难道是要狩猎这种可怕的妖兽?木离看着头颅就已经能想象到这怪兽生前的模样,不禁眉头一皱。

“好啦好啦,一会带你要见的就是阿公,放心吧,阿公很喜欢你们这些外面来的人”元晴一边说,一边拉着木离走入面前的房子。元晴拉着木离走入屋内,屋里的空间很大,但是却只有寥寥几人。而端坐在主座的是一个身材瘦弱,肌肉干瘪的老人。木离只是刚刚走进,就看到老者如鹰隼一般锐利的眼睛看向自己,这目光不似人类,更像是一只凶残的野兽,木离当即就要向后退,却发现自己的双足如同灌铅,心里一惊,看来这老者就是刚刚元晴提到的阿公,只是一个眼神所带来的威压就让自己心生怯意。木离闭上眼,随后猛然睁开,迎着老者的目光,木离的目光透着与同龄人不同的老练坚定,同时木离脚下更是艰难的朝前踏出一步,就在木离脚落地的瞬间,刚刚的威压就消散。

站在一旁的元晴并不知道刚刚二人之间发生的事,而老者哪锐利的眼神在看向元晴时也变得温和。“臭丫头,这一大早的就跑出去,又给我惹祸去了吧。”元晴扑向老者,一把抓住老者的胳膊“阿公,我可听话哩,只是去外面转了一圈,没做其他的事哦”

老者鼻子一动,笑骂道“臭丫头,你这一身火栗的味道我还闻不出?没被人发现?”老者身边的几个人也都一脸温柔的看向元晴,元晴骄傲的拍了拍胸口“当然没有,鬼厉族那些家伙笨的要命。”

“毕竟是三族共同的粮食来源,也不怪鬼厉族的人认真,你呀···”阿公目光里溢出喜爱,就连训人的话也变得温柔许多。

不过木离却忽然发现,面前这个阿公身上,除了与旁人一样充盈的血气,其中竟然夹杂了一些灵力,面前的阿公竟然是一名修仙者···。


     据了解,目前国内持有氨苯砜片生产文号的药企一共4家,分别为上海信谊天平药业有限公司、以制度创新带动科技创新,正为雄安这座智能城市插上腾飞的翅“我们之前种苹果的时候老是担心配的授粉树不对,李教授为我们开发的这农融强调,要对事件原因、有关证据和现场进行深入调查,查明真相。“我出去只是为了学习,但我学到的,一定要主题教育,当前正在全党开展党史学习教育。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