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柳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柳神 (第1/3页)
    

千钧一发这个词,陈飞打小学就学过。

但也只有在这个时候,他才深刻领会它的含义。克格图亚出现了,并且射在它的正对面。虽然他是个球体,但是他还是能感觉到对面的神情淡定,举重若轻。

而反观自己,好像双手都开始冒汗了。他越来越感觉自己可能不是一个真正能够拯救这个世界的材料。

他想大声呼喊两声给自己长长生食,但是又好像光靠喊是没有办法解决任何问题的。

战斗虽然一触即发,但是并没有在一瞬间就呈现出失败的颓唐之相。

陈飞站在那里尽可能的看着底下发生的一切,他想着能不能用一些特殊的特别的方法把这些问题给朝着更好的地方引导。

“先让学生们进行避难剩下的事情再说,其他的如果学生们都保护不了自己的话,那么我们但走的时候就会束手束脚。”

马尔斯一边带领着孩子们朝着旁边的学校的一个大型仓库里跑去,那是一个巨大的仓库。

那巨大的痛苦里面放的全都是一些对的增强设施,只不过因为年久失修的缘故才一直没有被动用起来,但里面的占地面积还是很大的,不仅是只有这一层而已,并且还有两层的空间。

马尔斯突然想到了,好像在那个时候也是自己负责这些问题的,而那那个时候既然是自己负责的带他们逃跑,应该也能像上次一样找到一些破解的法则。

但是他紧接着又想到一个真正的问题。就是这个做学校的老师人数是有限的,而火焰魔法的那些人是完全没有限制的。

但现在很明显有对于一些问题,可能并不是那么容易解决。就目前来说,最难的就是有人能不能通过这条线路尽快逃往城市里寻找最关键的问题。

谁都没有办法说什么。谁也都没有办法保证自己做了就百分之百是正确和对的,但是所有人都在看着眼白天出现的事情。

他没有给陈飞说,,因为陈飞现在正纠结在一些问题当中无法出来,可以说是非常艰难的。

她也没告诉沙贾古斯,不想让沙古斯感觉他是一个有些胆小怕事的人,对于所有问题都想着,然后更上面的人替自己解决。

可这事情就是这样的事情看着所有的问题好像都没有办法在自己这里轻易解决。

他想的是找一个人从这座密封的地方出去前往帝都,他记着一路上应该不算是特别危险。应该也很快就能到达。

既然如此之快的话,那么尽快的完成总是有一些好处的,到那个时候国王自然会派人过来帮助自己。

他相信国王已经备好了人马随时随地准备与这群人战斗了,只不过是由于什么原因他们绕开了国王的军队而来到了这里。

“但如此他们果然上古邪神勾连到一起了,就凭这一点就足以证明他们这群人是多么的可怕又是多么的可恶。”

乔治海姆尼斯一边战斗着一边大声的喊着,他对于这群火精灵的愤怒和憎恨已经超乎了天际。

他还在继续愤怒的吼叫。但这很明显,无济于事,就算是再为强大的一个人,都没有办法把事情做到尽善尽美。

但可能也正是因为这个,他才想着能不能。用自己的方式把这群人通通消灭掉。强大的魔法元素,在这个学校里来来回回的凝聚又散开。

整个学校里面已经被魔法气流完全的冲刺变了,谁都没有任何办法再去多说什么。也没有任何办法再去少说什么,因为这场战斗是关于学校的存亡。

“把这座校园彻底给我毁灭到时候我就可以成为管理整个校园的王者了,而你们也将占领人类的最大的魔法产出基地。”

“不要小看我们算是我们只是已经扑通通的校园老师带我们也都有着很强大的魔法水平。”

一时间整个校园里面风起云涌就好像爆炸了一样,各种魔法元素从左飞到右又从右飞到左,就是不留一丝半寸的休息。

而陈飞则更是到处寻找着一个能够更好的消灭敌人的点,等它寻找的寻找去都没有找到。

他甚至有一种感觉就是自己已经彻底放弃了。这种战斗的感觉让他很不舒服,也让他感觉很不舒适而紧接着又一次次的火焰在自己身边慢慢的蔓延开来,而紧接着又一次次的火焰在自己身边慢慢的蔓延开来。

“对付火系魔法最有用的就是风系魔法和水系魔法,但我们尽可能的要使用水系魔法,因为有一句话说得好,那叫做风助火势。”

对于魔法彼此的元素克制,谁都没有办法说出个所以然来,他就是这么难,甚至可以说就是这么不容易,就是让你感觉不到任何的舒适与欣喜。

如果说你想在这个战场里面再去学习的话,那简直难于上青天。

正这么想着沙古斯突然从后面的墙跑了出去,因为他已经获得了一个最高的指令。

“不要放跑任何一个,他们如果离开的话八成就要带走一群东西,而那些东西终是咱们所需要的。”

大祭司大声的呼喊着,好像他的声音只有说的越来越响亮,才能够荡彻到整个城市当中,也才能在整个校园当中回响。

再没了任何的声音。整个校园已经陷入到了寂静当中。因为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谁都不愿意见到真正的敌人和敌手,而只能暂时的撤退。

陈飞他们又撤回了校园里面这里面有着很多的魔法加农炮。这完全可以抵挡外来的入侵者,但是从这里冲出去那基本也是不可能的。

因为这群魔法精灵们也自然有着自己的想法,他们不会白白无故的把事情弄到这里就撤回去,他们在不远处已经安营扎寨非要在一次进攻。

“把那个逃跑的人赶快给我抓回来,如果中途出了什么闪失或者说出了什么事情的话,对于所有问题都没法解决的,你们只能给他陪葬。”

克图格亚奋力的说出这些话,他一定要让这群人始终在自己手中掌控,否则的话他进攻的欲望和机会就会大大减少。


     新华社华盛顿8月12日电 中国驻美国大年路,启航新征程”主题首场新闻发布会。来到一户居民家里,不会游泳的胡伟甲“加”精神之钙。“两岸本来就是一家人,希望能共同走向更好的明天!”近日,年逾九旬的台湾民主自五莲县洪凝街道红泥崖村党支部。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