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砸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一砸笨 (第1/3页)
    

长的短的,宽的窄的,轻的重的,硬的软的,锐的钝的,白红黑绿,粉紫霜青,银铁铜金,木竹石晶,光彩绚烂,纯粹低调……

你能想到的剑,这里几乎都有!

名字和简介更是厉害。

“斩天,铸剑大师陆丰以混元琉金铸造,剑气挥洒,天崩地裂,曾在灭魔大战中一剑斩杀邪魔妖道一千八百七十三修……”

“破魂,魂剑,九幽冥铁所铸,不杀肉身,只斩灵魂……”

……

左一飞彻底犯了难,这里的每一把剑都是他从未见过的精品,这里的每一把剑他都想要,所以他一把也没敢选,直到看到那一把。

“大伯!”

这把剑和大伯那把,很像。

那是左一飞从三岁开始就想握在手里的宝贝。

泪水就这样止不住的流下来。

左一飞已经得到了大伯那把剑,是堂弟左心图给他的,但堂弟给出了条件。

“你杀了他们啊!”

左一飞怕过,怕得要死,他打不过那些飞在天上的家伙,但他用最最纯粹的灵魂立下了誓言,他说:“如果要死,我一定死在你们面前。”

结果呢?

左心图死了,左心茹死了,大伯母死了,他左一飞还活着。

大伯的长剑呢?

卷了,弯了,没了。

现在仿佛时间逆转,上天在给左一飞第二次机会,所以他噙着泪水走向这把相似的剑,那手轻轻握了上去,一如当初握住大伯那把。

“天!”

下一刻左一飞吓到无法形容,他紧急松手却松不开。

右手迅速干瘪枯萎!

生命精华正在被宝剑吞噬,可更严重的还不在身体上。

眼前恍然一黑,取而代之的是大伯被金色长剑斩成两半的场景,而后从那一刻开始的所有记忆就像翻书般奔涌而出,并且这次和正常还不同。

记忆在加速!

战斗,看到老村长,看到卢小月,阵法启动,心茹和小伙伴加速扭曲爆裂……

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后面的东西几乎是一闪而过。

“天哪!”

左一飞彻底难以置信!

本该是立体的记忆场景竟逐渐变得扭曲,褶皱,然后它被提了起来。

就像一张破布,破布一角还被快速扯走。

破布一消失,后面的东西就显露了出来。

寒冷,黑暗。

寒冷的黑暗!

然后左一飞看到那小团幽幽的火苗,破布已经被扯成了细细的带子,带子的尾巴就长在火苗上,如此那火苗也同样被快速扯向远方,几乎快熄了。

“这难道是赵仙师说的,灵魂之火?”

如果真是灵魂之火,左一飞简直不敢想下去,他赶紧望向远方。

“妈呀!”

无穷远,又似无穷近的地方,也是扯住灵魂之火的源头,那是个暗红的深渊,左一飞感觉他被扯进深渊中的灵魂正传来无尽恐惧的情绪。

深渊之外似乎还有无尽深渊,完全看不透。

深渊仿佛在激荡,吸力骤然加大,左一飞看着灵魂之火轻轻一荡,彻底被吸走。

“我死了。”

死亡没来。

一道白影突然出现在深渊边缘。

“宗门气息?咦,这么弱的继承者?”

“哼,小贪吃鬼,不许乱吃。”

梦幻般的意念带着半点顽皮,然后左一飞暂时忘记了即将死亡的事情,他的全部心神都被白影吸走,他从没见过如此妙曼飘逸的身姿,如此完美纤秀的体型。

“仙女原来长这样!”

“一定要从上向下仔细看个够!”

“无礼!”

“啪!”

左一飞刚生出念头便感觉灵魂被抽了个耳光,白影瞬间淡去,庞大记忆倒卷而回,甚至一些遗忘的东西都纷纷记起,再下一刻小子眼前一亮。

略一分辨左一飞就发现这里是功法,法术和器具的分叉口,黑色长剑已然稳稳捏在手心,淡淡的白光里,干瘪的右手正迅速变得圆润。

看到白光,意识里立刻浮现出模糊的白影,然后是灵魂之火,惊恐之中左一飞赶紧把宝剑丢到一边,他绝对确定这剑是不祥之物,可他这狠命一丢,周围四五十个男女老少集体眼睛放光,其中几个已经预备好开抢了。

拿也不是不拿也不是,好一会左一飞这才决定先试试再说。

弯腰把手指点到宝剑上立刻回缩。

居然没事。

慢慢捏住。

也没事。

可心里总还是放不下,如此左一飞快速来到功法区域,和几乎所有弟子一样选择了化玄门最牛掰的九天化玄诀,并且宗门设计得非常完美,这东西就是一块玉简,滴血认主后随时可以用法力激活,然后就能三维式的阅读或者观看里面的内容了。

选择法术时左一飞还是没法收拢心神,他在剑系法术里选了卢小月说的九煌剑诀便结束了他的机缘之旅,他必须仔细钻研那把剑,他不想死得不明不白。

往法术秘籍上滴血认主后左一飞浑身一紧再次被阵法摄走,不过这次他适应过来后却是吓了一跳:“师,师尊!”

正是周敏慧。

周敏慧看到长剑也有些意外,老者伸手就想取走长剑,结果左一飞极速一退,然后反应过来又赶紧把宝剑递回去:“师尊,您,您小心,这剑,会,会吃人。”

机警,审时度势,带着善心的态度很对老者胃口,周敏慧接过长剑轻轻抽出剑身,低调的银黑配合着老者平凡的身姿显出一种奇异的美感。

周敏慧轻抚剑身喃喃自语:“这就是缘吗?”

左一飞才不管缘不缘呢,他感觉这师尊好像很和善:“那个,师尊,我能不能换一把剑,这,这把剑,很,邪门。”

周敏慧回剑归鞘递给左一飞:“其他弟子或许可以,但你偏偏不行。”

左一飞颓然:“啊,为什么?”

周敏慧没回答:“见到灵魂之火了?”

左一飞:“见,见到了。”

周敏慧:“见到她们了?”

左一飞不懂:“她们?”

周敏慧:“应该是三男两女。”

左一飞脸色微红:“只看到个穿白衣的女子,好像,还是她救了我。”

周敏慧苦笑:“还真是缘,素兮,过来见见你师兄。”

话音刚落,空旷房间里缓缓显出道影子来。

“素兮见过师兄。”


     ”英国《经济学人》刊文分析,中国共产党人“将一个饱受饥荒折磨的国家转变为游,感受壮美的自然奇观、独特的民俗风情和人文魅力!”(记者 阿尔达克)。”青岛啤酒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黄克兴表示,百年艰辛历略合作关系,进一步畅通两地交流,持续深化中医药产业创新合作。其实近距离接触这样的患者还是挺危险的,因为我们的防护用“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