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一击败天骄!》。

怠,称朕所寄也。”神龟元年,忠人称冒险君子,长笑天君的么?风

“可可获胜。”裁判走到了擂台上大声说道。

可可做出了一个乖巧可人的样子,表示自己的胜利,高高兴兴的下了擂台。

东吴的尸体也被抬下去了。

周安看着可可,心中凝重不已,可可的招式凌厉,而且速度也很快,不容易对付,以后可可肯定是他的大敌,希望在比武的时候不要遇到她,不然肯定是一场大战。

接下来的比武让周安的兴致少了一些,后面的尹婷、白鹤、光头也相继上场。

其中尹婷和光头很轻易的解决了对手,连真实的实力都没有使用出来,看得周安很无聊,

白鹤的对手是一个身穿黑衣少年,名字叫项亮,手拿两柄银色长剑,十分的利害,打了十几招就把白鹤打下了擂台,赢得了胜利。

在其中周安得到了一个消息,项亮在比武之后,三合帮的人想要收买项亮,结果项亮拒绝了,三合帮大怒,派出好几名高手截杀项亮,结果全军覆没,三合帮的副帮主气的大怒,亲自带人出手,结果还是全军覆没了,这下三合帮没有脾气了,因为他们感觉到项亮身后有一种莫明的势力,很是强大,他三合帮不是对手,偃旗息鼓了。

这只是在三个时辰内所发生的事情,让古县城的许多势力震惊,也有许多惊惧,在名面上项亮只是一个小帮派所推选出来的,但是他的身后却站着这么强大的莫明势力,他们是想干什么,难道也是冲着废墟名额来的,古县城的几大势力对这个势力都不放心,只是后来有一个人一个个的势力拜访,后来这些大势力就不管不问了。

对于上层的博弈,周安并没有多大的理会,现在离他还有些远,他重要看的是比武对手的情况,让周安感到有意思的是他看到书中的十大高手,在第一场比武的时候,都没有碰面,很明显是各大势力安排的,不想各自的高手这么早碰面。

虽然如此伏应和白鹤惨败,被两人所胜。

不过周安还发现了匹黑马,这是一个丑少女,名叫闵含卉,善使用暗器,一手飞石功夫异常利害,只要石头飞出,必能把一人击倒,甚至击到脑袋上击晕过去。

最后到了晚上戌时,决出了十六个人,比武才结束。

第二天要比八场,还是两人对战。

第二天。

傅护法和周安带着几名千山帮弟子来到了擂台下面,找了个座位坐下。

各大势力也相继来到,找坐位座下。

都来到之后,裁判走到了擂台上面,大声的说道:“今天第二轮比武开始,请各位准备一下,一会上场比武,现在有请春花楼的琴琴姑娘,来到擂台弹奏乐曲,春草。”

裁判说完就下擂台了,一个穿着绿衣的姑娘抱着一个古琴走了上来,弹奏了起来。

这乐曲着实不错,听到后,本来刚起床有些萎靡的精神,瞬间振奋了许多。

一曲演奏完毕,琴琴姑娘一福,走下了擂台。

裁判走上了擂台,大声的说道:“琴琴姑娘弹的真好,乐曲如同天籁,传声四方,大家以后如有空以后去春花楼听听看看去。”

其实无论咋天的杏儿姑娘跳舞,还是今天琴琴姑娘弹琴,全部都是他出的主意,得到了很多人的认可,甚至还有许多人欣赏他能想出这么个主意,以前比武的时候可不会出现这个,直管比武,比完了就结束,而他出的这个主意,给这次青年比武大试增添了一丝的色彩,众人也看的舒爽。

“第一场比武,有请余浩波和衡右上场。”

余浩波依然一身白衣,手拿一把折扇走了上来。

而衡右则是穿着一身兵服,看似是当兵出身,只是周安有个疑惑不是当兵的不许离开军营吗,怎么他还能来比武,难道他是古县城军队一方派来的,妾室。眼看就要給我國公府添丁進口了,這廝居然要三千兩買去。他這是要斷我國公府的香火,如何不辱及家父?我不殺他,算是客氣了。”孫宇大義凜然道。

“來人,將他給我轟出去。”孫侍郎斷然下令道。這就是一個廢物,人家國公府的女人,是你能想心思的嘛?

“孫大人,你聽我解釋……”

“讓你爹準備好,我定要在朝上參他一本。”孫侍郎揮揮袖子,讓人把他趕出去,至于那兩個王府侍衛,早就被人帶下去了。江王世子眼看無法挽回,也就走了,省得丟臉。至于大鬧聞香閣,他也沒那個膽子啊,這聞香閣是韓王李從善的產業,當今國主最信任的人,就算他爹江王在此,也不敢炸毛。惹到他,那就是真的坑爹了。

“賢侄既然能坐在二樓,想必詩詞造詣不淺,不知佳作可準備好了?”既然處理完了,那兩個估計是得罪了,可自己是清流官,名望才是最重要的。

“剛寫完不久,還請叔父斧正,小環,去取來。”孫宇也是為了出名嘛,這正是好時候。

“賢侄,大才啊,大才啊……”孫侍郎仔細讀了兩遍,不由得感慨萬千,以自己的學識,也是決計寫不出如此華麗的詩詞,眼前這小子的詩詞造詣,恐怕跟當今國主有得一拼。這篇詞必定要流傳于世,自己也算跟著沾光了,這次可是沒白站隊啊。

“來人,大聲誦讀,讓所有人聽一聽,這就是今晚的頭名。”雖然還有好些仕子沒交作品,可孫侍郎覺得,這種傳世的作品,那些搜腸刮肚的,一輩子也寫不出來。

“青玉案 東風夜放花千樹。更吹落、星如雨。寶馬雕車香滿路。鳳簫聲動,玉壺光轉,一夜魚龍舞。

蛾兒雪柳黃金縷。笑語盈盈暗香去。眾里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等到主持之人誦讀完畢,臺下眾人都安靜下來,或細細品味,或一臉慘然。這首詞一出,今晚其他人斷無可能再出風頭了。

“好!好!好!”一位衣著華貴的青年,在護衛的簇擁下走了過來,僅憑衣著就知道此人貴不可言。

“孫大人,不知如此傳世佳作,由何人執筆,還請代為引見。”此人雖然貴氣逼人,言辭卻頗有禮賢下士之感,讓孫宇頓生好感。

“下官見過韓王,這乃是已故魯國公之子,這首詞就是他剛才所作。”韓王可是當今國主最倚重的皇室之人,若是能得到韓王青睞,自己指不定還能更進一步。

“草民見過韓王”孫宇上前行禮,這可是真正的大魚,今晚本來就是為了揚名,若是能夠得到韓王的青睞,那就再好不過了。

“哦,不曾想寫出此等傳世佳作之人居然比本王還要年幼,你是魯國公嫡子,何以仍是一介白身?”韓王頗為不解,這魯國公雖是追封,但是作為國公府的唯一嫡子,怎么著也該有個爵位才是,總不能諾大的國公府主人,還是個白身,這不是笑話么?

“回稟韓王,草民未曾弱冠,前些年隨師傅出去治病,才剛返回江寧……孫宇當即把自己的情況一一道來。

“孫兄弟乃是忠烈之后,又有如此才情,何不參加科舉?”在韓王看來,這科舉出身,才是文官的正途,蔭官終究差了點意思。

“回韓王殿下,自從家父遇難之后,草民立志效仿漢之班定遠,投筆從戎,揚我大唐天威。”既然韓王有意抬舉自己,自是要把自己的心意趕緊說清楚,萬一真的封了個文官,那就麻煩了。

“戰場刀劍無情,你不怕死?”韓王對眼前之人越發感興趣了,如此才情居然要投筆從戎,簡直是暴殄天物。以當今國主對詩詞的喜愛,此人平步青云也是等閑,不出十年,朝堂之上必有一席之地。若是太平時節,孫宇可能真的如此選擇,可這南唐,沒幾年運道了。

“螻蟻尚且惜命,但是若能為大唐開疆拓土,草民死得其所。況且: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孫宇正氣凜然說道。

还有个人突然转身飞奔而出,奔很厉害,很不好惹的女人?海奇

“院长,你放心,今天我们开了眼界之后,会更加努力学习,争取将书中所记载的那些东西都变成现实。”

“对,对,院长,我们错了...”

一片片承认错误的声音传入王思的耳中,让他十分满意的点了点头的后腦勺,黑色寸發,似乎有些太逼真了。

出于好奇,程澈摸了一下那個后腦勺,忽然,那個腦袋動了動,往上抬了起來。

“救我,救救我…”

那畫壁里竟出了個活人頭,他們被嚇了一跳,兩人頭也不回的撒腿就往前跑,直到看不見那個頭。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一击败天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都市之君临天下

夏日炎凉

都市之君临天下

逍遥四夕

都市之君临天下

雨觅

都市之君临天下

胸中云梦

都市之君临天下

小虾霸

都市之君临天下

锅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