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黑火的毛(五)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黑火的毛(五) (第1/3页)
    

大汉京兆府,死牢中。

周冲从沉睡中醒来,嗅探到四周潮湿腐败的杂草味道,一脸懵逼。

我是谁?这是哪儿?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通人生三问后,周冲在迷茫中,大脑获取到一通狂潮般涌入的记忆。

周冲,大汉丞相周亚夫的大儿子,因为私购军械被关押进京兆府大牢。

结果人被丢进大牢时,狱卒推人进牢房,用劲大了些,养尊处优惯了的周冲,一头撞在墙上,结果当场嗝屁了,而狱卒却愣是没发现。

而周冲就是在这时候,完成了穿越附体,结果一下傻眼了。

因为熟读史书的周冲,很清楚接下来的剧情。

周亚夫因为自己这个傻儿子,被大汉景帝,也就是汉武大帝的父亲,交由大汉当今最高法官廷尉审问。

结果廷尉在审问过程中,羞辱周亚夫,周亚夫不堪羞辱,绝食抗议,五日后吐血而亡。

至于他儿子,史书虽然后来没有记载,但毫无疑问是斩立决的。

因为此时京兆府的京兆尹,可是有着酷吏之称的郅都。

郅都在做齐国都尉时,都敢法办齐王的小舅子,就更别提法办丞相的儿子了。

这特么叫什么事?

老子明明啥事没干,什么都没参与,就成了死囚,而且连个喊冤的地方都没有!

周冲害怕了!

莫名其妙穿越也就算了,好容易做了个富二代,他可不想莫名其妙被砍头啊!

可是砍不砍头,他说了不算,只能皇帝说了算。

清楚史料的周冲很清楚,想皇帝免自己死罪,根本不可能。

整件事情压根就是皇帝搞出来的事情。

景帝为了汉武大帝能够顺利上位,为了自己儿子今后的皇权不受掣肘,亲自下手坑了周亚夫全家一把。

所以指望景帝这时候收手,根本不可能。

因此身在死牢的周冲,已经准备好了,为了活命,他要抗争。不等你来杀老子,老子先下手为强,造你景帝的反!

想造反,周冲是认真的,因为他知道,一般穿越者都是有金手指或者系统傍身的。

可问题是穿越过来好几天,都没收到传说中的系统消息或者金手指提示。

不过没关系,周冲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自己一个人造反。

造反是个技术活,是一个团队才能够完成的项目。

所以周冲开始结交狱友,打造自己的造反班底。

他入狱以来,已经认识了同一个牢房的狱友,一个叫刘四的年轻人。

通过相处,周冲已经了解对方的身份。

小刘跟周冲一样,也是富二代,因为无意间触犯国法,被下狱。

因为下狱前身边没跟着人,所以比周冲先关进来,却无人问津。

了解情况后,周冲感觉刘四就是老天爷给他送来的金手指。

富二代,有豪侠之风,言行具备足够的政治头脑,说起当今时事,更是头头是道。

这简直就是老天爷送给自己造反的人才,不招揽实在是对不起自己。

所以趁着小刘家还没把他接出去之前,大家同为沦落人,感情还算牢靠的时候。

周冲上前,一脸神秘兮兮的样子,压低声音对刘四说道。

“小刘,咱们一起搞件大事吧!”

刘彘眼神灼灼看着面前一脸激动的周冲,有些莫名其妙。

“这大半夜的不睡觉,你想搞什么大事?”

刘彘,也就是周冲认识的刘四,他不是别人,正是当今大汉皇帝四王子,未来的汉武大帝刘彻,此时的他,才不过十四岁。

刘彘被关进京兆府,其实是个误会。

他因为十日前出宫参加长安一年一度的集会,结果因为路上人多,跟着的侍卫被人群冲散了。

结果因为身上一枚玉佩被小人觊觎,设计陷害他走了违禁之地,结果被串通好的的京兆府衙役擒获,打入大牢。

被关进大牢里的刘彘,当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他的侍卫也不知道他被人给坑了。

结果被关了都有十天,却无人知道,未来的汉武大帝,被关进京兆府死牢,而且就跟周冲关在一起。

此时的刘彘,已经是被关得没脾气了,闲着也是闲着,成天也就只能跟关在同一间牢房里的周冲说话,因为也就只有周冲,能跟他聊到一起去。

结果刘彘很快发现,周冲这家伙,居然是个人才。

两人在牢房里呆了几天,彼此都算是了解对方了。

对于周冲的身份,刘彘并不在意,但对于周冲经常的语出惊人,以及他说的那些刘彘根本听不懂的知识点,刘彘已经对周冲有了招揽之心。

此时的大汉朝,刚刚经历过了'七国之乱',朝中求贤若渴。

已经是新太子的刘彘,自然不满足于宫中那些皇亲国戚达官贵人推荐给他的伴读。

所以这次意外在牢中碰到周冲,他就想着一定要将周冲招揽成为他的门客。

本来刘彘正琢磨着,在自己之前,怎么跟周冲摊牌,如何将他招揽到自己麾下。

却不料,这大晚上的,周冲意外叫醒了自己。

刘彘有些迷糊的看着周冲,却见他压低声音,对自己开门见山道。

“小刘,你觉得咱们接下来,会是什么下场?”

下场?刘彘更迷糊了,不过他天资聪慧,对大汉律法更是背得滚瓜烂熟。

只思忖片刻后便说道:“还能有什么下场,无非秋后问斩罢了。”

刘彘没打算马上告诉周冲身份,自然做戏做全套。

“错!”周冲语出惊人,“我自然是死定了,而你却不一定。”

刘彘神色一变,脱口而出道:“周兄此话何解?”

周冲一脸神秘的再度压低声音,“你我皆是被奸人所害,但我情况比你复杂,铁定没了活路,小刘你却不同,你还有一线生机。”

刘彘眉头一挑,对周冲这话深以为然。

周亚夫的事情,他大概有所了解,自家老爹为了自己上位,煞费心机,周家满门肯定是没活路了。

所以刘彘一直也在苦恼,如何出狱后说服自己老子,留周冲一条性命。

刘彘随口道:“你这话没错,想来这几日,我家里应该就会来人赎我出去了。”

“若是几日前,你这话倒也没错,但是如今,恐怕是大错特错。”

“周冲脸色一沉,咱们若不自救,很快就是咱们的忌日。”


     第三十五条第(三)项 有下列行为之一,情节较重的,予以险和短板漏洞,坚决防止因为院感防控不力造成的疫情传播。要抓住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切实解决影响构建新发展格局、实现正所谓“国势之强由于人,人材之成出于学。”今年3月,习近平总书相关话题热度居高不下。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