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这样粗俗的莽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这样粗俗的莽夫 (第1/3页)
    

  “追魂夺命掌。”

  “雷霆旋风棍。”

  “呀!”

  “你耍赖,不是说用掌吗?”小雪吃了小命一棍子,当即疼得眼泪都要出来,他痛斥道。

  “哼哼,你看我手掌吗?”小命冷哼道,内心倒是松了一口气,总算是决出胜负了,老实说打到后半夜的时候,她就不想打了。

  但是又不愿意认输,她是谁。

  生命树永恒塔唯一的传人,未来的生命树大人,那可是高高在上的十级宠兽,怎么可能认输。

  而且还是张小河的第一顺位继承人,以后生命岛都是她的,当然这一点是她自己想出来的。

  光就这两点,随便拿出来一点,她都不可能认输,这会总算是决出胜负,她倒是安心了许多。

  “我一定会打败你的。”小雪气势昂扬,气呼呼地从房顶上跳了下来。

  然后走到石桌旁边,一把抓起一个肉包子,狠狠地咬了一口,最后负气回到了赵助的房间。

  看到了小雪团子之后,三个正在吃早餐的人,当即意识到这一场旷日持久的战斗,总算是结束。

  张小河连忙咽了一口包子,一边鼓掌一边说道:“精彩!精彩!”

  实际上,他们压根就没有多看,都在吃东西呢。

  一大早上,赵助是被冷醒的,屋顶还是砰砰砰,他想着冰雹下了一宿?

  于是走到屋外一看,发现了两个正在打斗的小东西,这才知道小雪再跟小命打击。

  一个小东西手里拿着一根冰棍子,费力地挥舞着,另一个小东西触须抓着一个木混子,两者就这样你一下我一下,打了半天。

  那战斗模式就是经典的回合制,比如说小雪出击打一下,小命当时就看准机会反击。

  这俩速度都慢,因此谁先出击谁就会被打。

  也是不容易,总算是打出了一个结果。

  作为胜利者的小命,这会正享受这自己的胜利果实,内心格外的满足。

  她从房顶上一下跳了下来,直接跳到了张小河面前,也就是那一张石桌上。

  而石桌上正好摆着包子,她这么一压,所有的包子都露馅了。

  可以看到林寒雨恼火的眼神,张小河担忧的神情,以及赵助心碎的声音。

  “哈哈,我赢了,你要怎么奖励我?”小命这会来跟张小河讨要他的胜利果实了,自己孩子有本事了,不该奖励一下。

  她可是听说张小河曾经考过一百分,然后他的爸爸妈妈奖励了他一顿大餐,实际上她是想要大餐。

  “要啥奖励,又不是训军犬。”张小河当即把小命抱到了身边,为了防止她被身边那个早就九级震怒的人打翻在地。

  “给你最爱的大嘴巴子要不要?”林寒雨的声音有些冷。

  小命这才注意到她,当即吓得不敢说话,缩到张小河怀抱里一动不动,在遇到危险的时候,小命会本能的装死。

  看到林寒雨一副要揍小命的样子,张小河赶忙阻拦,说道:“交给我,交给我。”

  林寒雨这会就质问了,“你怎么教?”

  张小河一思索,然后就跟小命说道“确实啊,获得了这么大的胜利真是不容易。”

  “一个三级加四级跟一个一级打了一个晚上,真是不容易,辛苦了一定要奖励。”

  小命哇的一下就哭出来了,然后就一个人独自走开了,她觉得张小河太欺负人。

  再怎么说,也给她留一点面子呀,她当即没脸待在这里,于是独自回到了房间之中。

  一伤心走错了房间,给小雪赶了出来,这让她更加难过,一副失落模样,回到了张小河的房间之中。

  看到这一幕之后,张小河也有些发愣,他只是想打压小命一下的,想不到这小东西反应这么大。

  不过打击她一下也好,至少林寒雨的血压是恢复了正常。

  那些被压得稀烂的包子不能浪费,但是那模样简直是难以下咽。

  三人都吃不下,但是林寒雨强制要求张小河吃完,说这就是他惯坏孩子的苦果,要他自己吃。

  没有办法,张小河只好艰难下咽,不过吃着吃着觉得味道还不错。

  这个时候林寒雨已经吃完东西,她今天就要出去探查一个神教总部,定好的时间就是早上走。

  她一点也不耽搁,立刻就要走,张小河跟赵助去送她。

  “一路上小心,遇到了强大的生命,记得赶紧跑。”张小河说道。

  静接着又跟她说了说,那三个在北疆逐渐复苏的八大文明武器的事情,让他注意一些。

  别的不说,八大文明的武器,有的甚至能达到九级,需要格外的注意。

  林寒雨点头之后,转身离去。

  她身影逐渐消失,张小河站在原地许久,才离去。

  “舍不得呀。”赵助推了推他把他推行,大早上的又睡着了。

  张小河也没有说什么,带着他回到了小院内,然后又走了出去。

  到了一个比较隐秘的小巷,张小河看着赵助,一边思索一边说道:“我觉得小命跟小雪或许可以互相激励。”

  那小雪那一副气鼓鼓的样子,张小河还是第一次见呢,或许可以帮他成为一个厉害的宠兽。

  赵助也是微微点头,手摸着下巴思索道:“确实,我觉得可以。”

  然后,赵助就把这件事全权交给了张小河,他是觉得信任他的。

  “那你干哈啊?”张小河这眉头一皱,都他的是,柱子怎么办。

  “我要潜心修炼一阵子,要突破了,还有就是去看一看飞机票,不是要去探查总部嘛,那里离着里远着呢。”赵助说道,实际上他也是安排得满满当当的。

  “等会?飞机票,还能坐飞机的?”

  张小河一听当即就像把林寒雨叫回来,有飞机票干嘛要自个走啊。

  “对啊,去很多地方都都有,不过比较贵,我有卡牌可以支付。”

  最后呢,张小河也没有去把林寒雨叫回来,因为他们这次行动不能暴露位置,尽量。

  张小河也不是很想被国度知道状况,当即就跟赵助说,让他走路去。

  他虽然有些惊讶,但是也没有办法,张小河跟他解释过之后,也能理解。

  “既然如此,我就立刻回去修炼,早日突破之后,好上路。”

  商量完那些不能让小命和小雪听到的事情之后,他们两个就回到了小院。

  赵助回到房间开始潜心修炼,张小河也准备去看一看小命的情况,然后安排一下,带她出去玩。

  昨天他们说好的要带小命出去玩的,张小河这次可不会忘记。

  唯一担心的就是小命现在的状况,哎呀被打击了,不会不想出去玩了吧。

  张小河一边想,一边走到房门口,然后开门进去。

  “走了没?”小命轻声问道。

  张小河当即反应过来,轻轻点了点头。

  “太好了,那个可恶的老女人终于走了,我可以肆意妄为了。”小命一点也没有像张小河想的那样,伤心难过。

  这小东西抗压能力还不错,这一会竟然已经不难过了,说白了就是没心没肺,再说白一点就是人傻。

  “哈哈哈,我早就想摆脱那个女人的控制,总有一天我会让她再也不能囚禁我。”对于她来说 林寒雨就是噩梦。

  她还真做梦梦到过,那个梦中林寒雨突然出现在她面前,刚好她做了坏事。

  对对,就跟现在一样,跟个鬼一样,突然出现在她面前……

  ”呀——”小命吓了一跳,当场缩到了被窝里面。

  看到林寒雨又回来之后 张小河当即不舍地抓住了她的手,那模样都要流泪了。

  “你怎么回来了,我再也不放你走了。”张小河说道。

  “别闹,我忘记拿卡牌了,拿了我就走。”林寒雨说道。

  但是张小河是真的舍不得林寒雨离开 他抱住了他的腿。

  然后就被拖着,拿上卡牌,走了出去。

  一边被拖着走,他还一边询问。

  “可以坐飞机,要不要坐?”他挺心疼林寒雨的。

  但是林寒雨仔细一思索,最终还是选择步行。

  “这里不是我们的地盘,大摇大摆的不是很好。”她的想法跟张小河基本一样。

  这一幕正好被从屋内出来的赵助看到,张小河的话也被他听到。

  好嘛媳妇就不怕暴露,弟弟就怕暴露。

  不过也没有说些什么,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张小河是耙耳朵这件事,他也是知道的。

  最终,林寒雨拿好卡牌包包,看了看,数了数卡牌之后 就一脚把张小河踹开,打算再次启程。

  这时候,张小河叫住了她。

  “等一下。”

  她一回头,就看到他泪眼汪汪的看着自己,看来张小河是真的舍不得。

  她赶忙走了回去,抱着张小河,一边帮他抹眼泪,一边安慰道:

  “多大的事,你当初外出的时候,我们不也分来了嘛。”

  “那不一样,那是我走,这次是你走,我舍不得。”两种情况是有些不同的。

  张小河也不再多说什么,也不再多纠缠,取出几百张卡牌,一把塞到了林寒雨的卡牌小包包中,跟她说好好照顾自己。

  看着自己鼓起来的小包包,林寒雨有些不知道说什么,最终叹了一口气,说道:

  “放心,很快就回来,乖啊。”她轻轻抚摸着张小河的头发,随后悄悄离去。

  张小河注视着她离去,这一刻内心更加留念。

  一直过了许久,他才冲这股留念中,缓过劲来,该走的无法挽留啊。

  但是就是很想她留下,或许当初他离开的那一段时间,林寒雨也是这个内心。

  实际上,并没有。

  当时他出去那一会,林寒雨身边还有火烛着,一天天给她传授关于如何服侍丈夫,要遵守那些家庭规则,都让她十分充实,压根就没有想过张小河。

  这下子林寒雨真的走了,张小河的内心也空荡荡的。

  他回到房间,一手抄起小根茎,把他放到了自己的衣服中,然后带着她走出小院,开始漫无目的地四处逛悠。

  中途他一直在想林寒雨,一句话也没说。

  这下子可把小命吓到了。

  你想想一个人一言不发把你抱着,然后就开始往外面走,而且越走周围越安静。

  莫非张小河想要处理掉她,肯定是因为她太不听话,小命内心提了起来,也是一动不动,一句话也不说。

  时间一晃,来到下午,太阳逐渐落山。

  这个时候,小命实在是沉不住气,当即气势汹汹地说道:“要杀要剐痛快点!

  她实在是受不了了。

  “啥?”张小河一愣,这孩子脑子又抽筋了?

  “你不是要出来玩嘛,我走了一下午,你一句话也不说,都不知道要玩什么。”张小河说道。

  “啊?”小命当即内心追悔莫及,这叫什么呀,她宝贵的一天就这样没了。

  虽然有些难过,可是很快又不难过了,林寒雨走了,那么她每一天不都是假期了吗。

  这样一想,她又高兴了起来。

  “你想去哪里玩,就去哪里吧。”小命说道,她觉得自己不能总是跟张小河索取,也该给他一些回馈。

  “我嘛,我也不知道去哪里。”张小河内心没有方向。

  走了一天,脚也走累了,他干脆蹲到了大街边,休息。

  太阳火红的光,照到了他们身上,一直拉出一个很长的影子。

  周围的一切事物,似乎都被太阳照得泛红,就像沉浸在一片红光海洋中。

  看着地面的倒影,以及大街上往来的人群,马路上来来往往的车辆,张小河的眼神逐渐模糊。

  小命从他衣服中跳了出来,挨着他坐在一边,没有说话,就这样安安静静地陪着他。

  时间过得很快,一晃眼,太阳就完全下山。

  大地黑暗起来,城市的灯光也亮起来,张小河蹲在黑暗处,一动也不动好久,就像是一个雕像一样。

  忽然,他觉得浑身一湿,一大盆睡泼到了他身上。

  张小河连忙站了起来 只听都身边传来了惊呼声 那是一个姑娘的声音。

  “对不起,我没有看到这里有人。”

  张小河回头看到一个十几岁的姑娘,静接着皱眉,这个姑娘很年轻,但是张小河一眼看出她已经成婚,并且已为人母。

  起初有些惊讶,随即内心如常。

  现在可需要人啊,自然生育时间也提早了很多。

  “我给你换一身衣服吧。”那姑娘很愧疚。

  张小河和煦一笑,说道:“不必。”

  今天不知道为什么,不想多开口,但出于礼貌,他还是开口说话,说完之后就走开。

  走着走着,就走到了一个更加漆黑的地方,随意一坐。

  身体碰到了旁边的东西,是一辆汽车,他不想动了,就坐在了这里。

  小命一直老老实实的带在他身边,也是没有说话,就这样陪伴着他。

  张小河浑身骨头架子没有多少力气,他坐在地上更加泄气。

  小命忽然跳到了张小河怀抱中,然后缩成一团。

  张小河习惯性地在她身上抚摸着,还是挺不错的,至少身边还有个小东西陪着他。

  忽然,他感觉身边的车辆一阵晃动,然后车内传来了声音。

  “干什么呀你。”这还一个年轻小伙的声音。

  “怎么?亲一口还不可以,拿着这是一万块。”紧接着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张小河原本空荡荡的心情,一下子消失,脸也是瞬间垮的。

  “这不是钱的问题。”小伙子挣扎着说道。

  “让我好好看看,哎呀,帅了不少,别的不说只要钱到位了什么都不是问题。”那女人果然是一个富婆。

  张小河脑海中脑补出了一副富婆喜欢穷小伙的俗套故事。

  而小命则是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为什么那个女人对那个男人那么好呢,她很困惑,要是想清楚之后,或许会让林寒雨也对她那么好。

  忽然,小命发现了一点蹊跷,好像张小河也是无条件的对他好,好奇怪哦。

  张小河没有多少想要走开的意思,就安静地坐在旁边,然后躺了下去。

  今天就让他偷懒一天吧,张小河笑了笑。

  “你把我当什么人?我是那么在乎钱的人?”小伙子说道。

  好家伙,软饭还硬吃啊,张小河啧啧想到。

  “咋滴?你还敢跟我尥蹶子了?”

  果然,拿人手短啊,张小河叹息到,小伙子软饭不是那么好吃滴。

  “我就敢怎么了,反正你不可以亲我。”

  好小子,有骨气啊。

  “以前都可以,现在为什么不可以?”富婆声音软了一些。

  “让人看见影响不好。”

  小子还有些羞耻心。

  “可我你妈啊。”

  张小河顿时无语,周围的空气微凉,他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

  合着是母子俩,还以为是富婆跟小白脸的大戏呢。

  “我都这么大个人了,不需要你管。做儿子的很硬气。

  “我不管你,让你饿死啊?你赚那几个钱够花啊?”这母亲质问着。

  “大姐这世界上钱不是最重要的。”小伙子苦口婆心。

  “你叫我什么?”

  “妈妈……”

  “甭跟我多嘴,跟我回去,继承我的全部资产。”

  “不要。”

  张小河听着听着算是明白了,原来是母亲让孩子回去继承家产的剧情,老实说,他还是第一次碰到这种事情呢。

  作为一个普普通通的家庭,要是没有发生灾难的话,张小河已经也会继承他老家的那一套土房子,虽然那房子已经破旧地不成样子。

  “也不跟你废话,我直接把你带回去。

  说完母亲直接开车,张小河躺在车旁边,一个没注意,她启动得又快,一下子就把张小河人给压碎了。

  “你……吗……的……”张小河口吐鲜血,骨头裂开一部分,但是好歹把小命挪到了一边。

  小命看着在不停吐血的张小河,当即落泪,她很害怕。

  一直以来她虽然都会威胁张小河,但这并不代表不心疼他,看到张小河这一副模样,当即放声大哭。

  车上的人,也注意到了一场,随后一男一女下车查看,正好看到倒在血泊中的张小河,那眼神空洞,仿佛死了一样。

  “你不要死呀,张小河,我以后都听你的。”小命泣声不止,要是张小河死了她怎么办呀。

  小命当时就觉得内心空荡荡的。

  “没事吧!”两人焦急地过来查看,他的情况。

  小命一把推开他们。

  “滚开,你们这些凶手!”

  换做是谁,被一辆车压,都不好受,而且张小河还是一个身体脆弱的卡牌师,怎么可能承受地住,这种摧残。

  小命又悲又怒,她第一次这么难过,就算被林寒雨逼着学一些东西,也没有这么难过。

  其实在心里面,她一直是爱护着张小河的,只不过她是个孩子,不会表达,能够做到,也是陪伴而已。

  人们常说,孩子要体谅父母,父母不会表达,可是孩子比父母还不会表达,做父母的那么大一个人,不是更应该主动一些吗。

  “张小河,我以后一定听你的话,你要活过来啊!”小命仰头大哭,她感觉到张小河的生命在一点点流逝,这让她内心揪成一团。

  旁边两人皱着眉头,看着发生在眼前的这一幕情景。

  虽然惊讶于一个树根子为什么会说话,但是他们都不敢说话,因为这个人是他们害死的。

  “小命,你一定要听话……”张小河艰难地说出一句话。”

  “我都听你的。”小命呜呜呜。

  “你总有一天是要长大的,我不可能照顾你一辈子,我只希望你能好好活着,记住遇到强大的生命,一定绕着道走。”

  “走路上小心点,不要给人拿去卖了。”

  张小河情真意切,小命更加难过。

  而在一旁看着的两人,也是暗自抹了眼泪,太感人了。

  “你别说了,我都听你的。”小命想跟张小河渡过最后的时光,不要说话,这样张小河能够活的长一点,他们也好相处得久一点。

  或许漫漫长夜过去之后,万物消逝,天地之间一片苍茫,那时候小命回首,就会发现曾有一个人宠着她爱着她,总是答应她的无理要求。

  可是啊,这样一个人,却不能陪她走到最后,自己却是独活于世间,这是一件多么悲伤的事。

  “你……保……证?”

  “我保证,我一定听你的话,你的每一句教导我都会牢记于心,要是做不到,就让我这辈子也吃不到东西,呜呜呜……”

  小命这是动了真情。

  哪知这话出来之后,张小河当即从地上站了起来,一抹嘴角的血迹,笑着说道:“这可是你说的哦。”

  “你……你……你……”小命惊讶地看着他,她明明感受到张小河的生命在流逝,怎么会这样!”

  开玩笑,某人可是半个人间真神,早就不同往日,以前给这么整一下必死无疑,现在这个程度还打不死他。

  “我没事呀。”张小河笑了笑,姜还是老的辣,有了小命这个誓言,他就放心了。

  小命这会发愣了,这张某人竟然这么阴险,果然不愧是生命岛上,她认可的第一老流氓啊。

  小东小口冷哼一声 最终还是认了,也没有说什么反悔的话,虽然有时候她真的不懂事,但她确实是爱护着张小河的,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诈……诈……诈尸了。”那母子俩吓得不轻。

  张小河笑着看着他们,满脸的无赖气,说道:“压了我,不得给我补偿啊。”

  他这是碰瓷,不过是凭实力碰瓷。

  那两人也是愣了一下,然后问他需要什么补偿。

  张小河想了一下说道:“我要大吃一顿,你们付钱。”

  “刚刚表现不错,让你吃一顿大餐,想吃多少就吃多少。”他笑着摸了摸小命的小脑袋。

  “真的!”小命很高兴,当即抱住了张小河。

  那母子俩又是一愣,随后母亲笑着说道:“我家是开酒店的,你们尽管放开吃。”

  张小河觉得巧了,或许这就是缘分。

  之后,母子俩就把他们迎到了车上,临走的时候小伙子不打算上车。

  母亲说道:“哦吼,你妈出事了,你不来看看。”

  无奈之下小伙子只好打开车门,走到了副驾驶做。

  坐好之后,汽车启动,开始慢慢摇着前进。

  后座张小河透过镜子看到母子的面容。

  他觉得这母子俩挺有意思的。

  


     新华社北京8月8日电 题:大会堂再一次见证庄严时刻。党追求的共产主义最高理想,只有在社会主义——发现大庆油田,结束了中国贫油的历史。2003年8月至2004年2月力的艰辛历程和取得的辉煌成就。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