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缥缈之殇(十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缥缈之殇(十二) (第1/3页)
    

李元和林小馨还有林茵茵打了个哆嗦,抬头望去,更是一阵头皮发麻。

因为开口说话的人并不是人类,而是一只有着一张浑然不把人放在眼里,看起来吊吊的猫头鹰。

那只猫头鹰站在从屋顶挂下来,像是衣架一样的横木上。此时它正居高临下地看着李元他们。

“猫,猫,猫头鹰?刚才是猫头鹰在说话?”林茵茵张了张嘴,陷入极度震惊的状态。

“当然了,我可是举世无双,聪明绝顶的猫头鹰大王,喵喵殿下!”那只猫头鹰睥睨着李元他们,傲然道。

喵喵……那不应该是猫吗?李元暗暗腹诽。

“喵喵殿下?好可爱!”林茵茵闻言却双掌一合,惊叫道。

她莹白的小脸上浮现一圈红晕,双目波光粼粼,兴奋到几乎忘乎所以。

“可爱?!大胆狂徒!你居然敢如此调侃尊贵的喵喵殿下!”那只猫头鹰厉声呵斥,但是此时的它却是双翅张开,身子一晃一晃,好像在起舞般,飘飘然起来。

“我,我,我才不可爱呢!”

忽然,它一个不慎,居然从横木上一个翻身,掉了下来。

咚!

一声闷响,李元和林小馨还有林茵茵的心都是一紧,林小馨和林茵茵更是下意识地遮住了眼睛,不敢直视。

李元一脸无语,只见那只猫头鹰一头栽在横木下小桌子的玻璃台面上,脚高高扬起,一抽一抽的。

“蠢喵,你是我第一个见到会摔跟头的傻鸟!”这时,一道听起来十分年轻的声音从看似无人的柜台后面响起。

李元他们被吓了一跳,转头看向柜台后,只见一个略显苍老的面孔从柜台后钻出。

在见到那个男子脸的那一刻,李元一阵讶然:“啊,啊龙?”

“唔?你是怎么认出我的?!”啊龙显得比李元更加震惊。

“死鬼啊龙!居然敢说可爱的喵喵殿下蠢,我跟你拼了!”伴随着一声歇斯底里的尖叫,一道黑影一闪而至,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出现在啊龙的上头,一爪子直接就冲他脸上抓去。

“死鸟!你别给我乱来!”啊龙措手不及,被一爪子抓在脸上,但是这位‘可爱’的喵喵殿下却并没有因此收手,扑腾着翅膀一下又是一下,发起猛攻。

啊龙手忙脚乱,无法招架,连连后退间,不知道又绊倒了什么,突然扑通一声,重重地摔倒在地。

“死鸟!你别给我过分了,不然我今天就要把你烤了吃!”啊龙发出歇斯底里的咆哮。

而一边观战的李元和林小馨还有林茵茵却是一手扶额,苦笑不得。

好一会儿,那只喵喵殿下才扑腾着翅膀飞起,落在柜台的边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啊龙,义正言辞道:“死鬼啊龙,这次对喵喵殿下不敬,喵喵殿下大人有大量,只是略施惩戒,但是下不为例!”

“我去你的蠢鸟,我弄死你啊!老子这张英俊帅气的脸都要被你毁了!”啊龙气急败坏地伸手要去抓喵喵殿下的脚。

不过那只喵喵殿下却突然发出一身怪异的叫声:“啊,我躲!”然后扑腾了下翅膀,一跃而起,躲过啊龙这一下,在半空中绕飞了三圈半,才飞到边上的横木上,站好。

“傻鸟,我迟早哪天要把你炖了!”啊龙骂骂咧咧地站起,一边骂还一边心疼着:“可怜了我这张英俊帅气的脸啊!”

听到这,李元都是嘴角一抽,忍不住在心里腹诽,哥们,你家里是没镜子吗?

不过当啊龙从柜台后钻出的时候,李元倒是一愣。

因为他的脸上,都是一片片破碎干枯的皮肤,那些被爪子切开的破口后,又是一片看着白净了许多的皮肤,两者诡异地共存着,看着有些渗人。

“啊……啊龙?!”李元支吾着指着他的脸,喊了声。

“怎么了?”啊龙还有些不解,伸手在自己的脸上抓了一把,然后居然撕下一片破碎的人-皮-面具来。

啊龙呆愣愣地看着手中那张人-皮-面具,沉默了一会,突然发出歇斯底里地咆哮:“死鸟!你居然,居然敢毁了我的人-皮-面具!啊啊啊!我真的要抓住你,把你扔高压锅里给炖了!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咆哮声逐渐抓为哀嚎。

“你知不知道做一张能改变容貌改变身材的人-皮-面具,至少都要三天时间!现在没了这东西,我酒馆都去不成了,你让我这三天该怎么过?”

听得他的哀嚎,那只喵喵殿下却是一脸鄙夷,睥睨着他。

“呃……好了好了,不就三天吗?忍忍就好了。”李元试着安慰。

“有你这么安慰人的吗?”啊龙抬起头,苦着张脸看向李元,语气幽怨道。

“呃……”李元顿时起了一声鸡皮疙蛋。

不得不说,撕下了人-皮-面具后,啊龙说自己长相英俊,倒是没说错。

当然不如我了……李元心中默默补充了句。

他看起来约莫十七八岁,与李元的年纪相仿,皮肤白净细腻,比之女子都不逞多让。

只是他的目光缺少了几分神采,看起来好似没有聚焦。

“诶,我的眼镜呢?”啊龙眯着眼,来回寻找着什么起来。

“你说的是这个嘛?”李元从柜台边上,拿了那副有着厚厚镜框的眼镜,递给啊龙。

“哦哦!就是这个,多谢!”啊龙接了过来,将其戴上。然后用食指扶了扶夹在鼻梁间的镜框。

他的眼神迅速聚焦。

哥们,你的度数究竟有多少……李元扯了扯嘴角。

“你好,很高兴见到你们,容我隆重介绍一下自己,我是这家商店的主人,伟大的炼金术士,霍思琪大人手下,最忠心,最得力的干将,啊龙是也!”

当啊龙带上眼镜的那一刻,他的气势都是浑然一变,变得凌厉起来。特别是他的目光,正炯炯地盯着李元,里面好像有几分挑衅地意味?

四眼仔,你究竟想说什么?老子对什么当霍思琪大人的手下没有半点兴趣!看到那眼神,李元当即就想一拳揍在他的脸上。

不过同时,李元被他的话倒是震惊了一下,他是炼金术士?那么他应该也是提前来到天元大陆的人了?

这炼金术士不在基础的十二序列中,而是像药剂师,附魔师一样,属于另类的手工职业。

不过相比于药剂师,附魔师,或者锻造师这些手工职业,要成为炼金术士就要麻烦多了。

怎么说吧……炼金术士这个职业刚开始比较万金油,可以说什么都会,但都只懂一点。

就像让炼金术士炼制药水,他会,不过只能炼制相对比较低级的药水,你让他打造装备,他也会,但是只能打造低级的装备。

至于附魔,他也会,同样,得拿基础图纸来。

但是这并不代表炼金术士这个职业就真的没什么大不了。正是因为他们有着丰富广泛的知识,才能炼制出一些单一职业做不到的东西,比如附加卷轴,特殊能力的药水,还有些稀奇古怪的小物件。

就像李元手中的多功能白炽马灯,其实就算是炼金术士的作品。某种意义上来讲,应该算是天元大陆的科学家吧……

当然了,虽然炼金术士前方的路极其宽广,但是毕竟一个人的精力有限,总是有选择性发展的。

不过不管怎么说,培育一个合格的炼金术士,所花的周期,肯定比其他的职业要麻烦。

“嗯,霍思琪给我的信,就是交给你吧?”收回思绪,压制了自己要暴起打人的欲望,李元取出手中的信,问道。

“是霍思琪大人!”啊龙义正言辞的纠正道。

“是是!霍思琪大人!”李元的眼角直跳,刚刚压抑下的暴脾气好像又上来了。

我这是给霍思琪姐姐面子,可不关你事!四眼仔!李元在心里强调。

“当然是给我了,不然这里谁有资格收霍思琪大人的信?”啊龙理所当然地把李元手中的信收过来,一脸傲然道。

你特么,能活到现在不容易啊!李元咬咬牙。不过理智还是告诉他,得罪一名炼金术士并不是一件理智的事情。毕竟作为万金油的炼金术士,在救急的情况下,还是挺好用的……

于是,他转口问道:“对了,你说你是炼金术士,你擅长的是哪方面?”

“我各方面都蛮擅长的。”啊龙头也不抬。

只是他这模样看在李元眼里,就是十分装逼了。

不过他下一句话,却是让李元心一跳:“但是要论我最擅长的是哪方面,自然是炼制卷轴了。”

“炼制卷轴?”李元惊讶地重复了句。

这算是炼金术士一脉中,最难走,但却是最重要的一脉了。这类卷轴是专门用来提升装备的性能,比如武器攻击提升卷轴,就是用来附加在武器上,提升武器的攻击力。

像防具防御提升卷轴,就能用来替身防具的防御力。

至于那位炼金术士炼制卷轴的水准,最关键的两点,是看他能不能炼制出高性能的卷轴。

就像同样是武器攻击提升卷轴,最基础的,是增加武器一点攻击力。稍微高级的自然是增加跟多的武器攻击力,那些真正的高手,甚至能炼制出增加十点攻击力以上的卷轴。

这类都算是高级卷轴了,要知道,一把铁剑对于攻击力的加成,都仅仅只有十点。

自然,越高级的卷轴附加成功率就会越低。所以提升卷轴附加成功率,也是考验一个炼金术士水准的重中之重。

在听到李元吃惊的语气后,啊龙更是得意,拨弄了一下自己额间的头发,骄傲地应了声:“嗯。”


     本年 党中央、国务院统筹推进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围控协调机制有关规定,海淀区即日起采取多项疫情防控措施。到2020年后,村集体经营性收入已同方式表示哀悼并向其亲属表示慰问。建设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美丽中国,同志通过视频会议的形式列席会议。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