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朝失势,人不如狗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一朝失势,人不如狗 (第1/3页)
    

独孤言等人连夜离开了柔水派,万行风问独孤言道:“主人,我不知道有句话当讲不当讲。”

独孤言道:“说。”

万行风道:“人证物证俱在,这让人很难不相信。”何翠附和道:“就是,我们几个谁不知道你喜欢南宫小姐,你就承认了这件事吧,酒后乱性也情有可原。”

容艳彩立即道:“不可能,我相信言弟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独孤言一听容艳彩如此维护自己还获得她的信任,心中微微一笑。

南宫秋被救下后的四日辰时,赵无瑕和南宫秋醒来,不久便走来十余人,前面有一位少年男子,还有一名中年男子。

少年男子道:“哟,怎么又来了一位美人。”上前正想动手,被赵无瑕拦住。

少年男子道:“我今天人多势众,我旁边这位是我的师父,他武艺高强,你们不是他的对手,你哥哥也不在,不如你们都一起从了我,我保证你们锦衣玉食。”

赵无瑕道:“你这种人渣也敢觊觎我大嫂。”赵无瑕天天不叫南宫姐姐,左一个大嫂,又一个大嫂,南宫秋也是习惯。

少年男子一挥,众人上前正想抓住赵无瑕,南宫秋上前,中年男子一掌拍去,南宫秋也出一掌,南宫秋虽然已经修炼了柔水秘法,但是从小就没有刻苦修炼武功,又身为女子,对于实打实的武功修为比较低,一掌接住也后退两步。

赵无瑕知道不敌,急忙拉着南宫秋离开,准备去密林找赵无痕。

赵无瑕正要被抓住,突然一刀剑光闪过,最靠近赵无瑕那人一手被砍断,出招之然便是独孤言。

独孤言将剑尖藏在后腰剑鞘中,少年男子知道此人不好惹上前道:“在下韩伟,家住无为路,如今游历四方,暂住南京路,我爱慕这两位姑娘,天下美女不少,少侠身边就有两人,何不将这两位让给我?”

独孤言笑一笑道:“我这个人,没有什么别的嗜好,就是喜好美女,一旦看到美女,我就走不动路,心中的想法就是我全都要。”

韩伟道:“那么少侠是准备不让给我。”独孤瞬剑出剑使出了瞬剑三式的宵练式直接击伤中年男子的双手手筋。

中年男子退后大叫道:“你偷袭。”独孤言不语,上前一脚踢了过去,中年男子中脚倒地,独孤言握着九天玄剑指着中年男子道:“你助纣为虐,我今日断你手筋,望你好自为之。”

独孤言走到韩伟面前,一剑而出将他的衣物给撩去道:“好好做人。”

赵无瑕道:“真是解恨。估计这下他已经没有脸待在南京路。”

独孤言对南宫秋道:“大嫂。”赵无瑕道:“叫谁大嫂呢?他可是我哥哥的内人。”

赵无痕走来道:“妹妹,不得无礼。”对独孤言道:“你来了。”

独孤言道:“无妨。”

南宫秋对赵无痕介绍道:“这位是独孤少侠,说来也巧,你们两同为修道之人,所学之法同为道家。”赵无痕道:“独孤少侠幸会。”独孤言也来了兴趣,难道见到同好,立即回礼。

南宫秋正想继续介绍,容艳彩立即来到独孤言身旁,一手拉着独孤言衣袖,独孤言一紧张立即道:“这是在下内人。”容艳彩道:“妾身容艳彩。”何翠和万行风一一报上姓名。

南宫秋都有点讶异,怎么短短几日,怎么独孤言和容艳彩就成了夫妻。

容艳彩看了看独孤言道:“人家就在这里,总是看画像干什么?”独孤言饶了饶头笑着。原来独孤言有容艳彩的画像,这几天经常一个人躲在屋内欣赏,但是在容艳彩面前,独孤言却不敢直视。

独孤言虽然嘴上这样说,但是内心深处还是有疑虑,趁着午间休息的时间,独孤言约容艳彩私下谈了谈道:“你怎么现在同意了?”容艳彩笑着说道:“没办法,谁叫某些人不懂得霸道,真以为我是拒绝,都跟你说想清楚了,非要我提醒你才能想清楚吗?”

独孤言笑了一下,但是不久又正色道:“那么另外两件事?”容艳彩道:“我想过了,如果是情,你从小想的事我不会干预,我也不在乎身份地位,至于业,我都是你的内人,只要是你想怎么做,我都要全力支持才是。”独孤言特别感动,上前紧紧拥抱了容艳彩道:“你放心,一切平等。我也不会让我的大业的影响伤害到你分毫。”

午后,独孤言去找赵无痕,独孤言说道:“我希望道友清楚。”赵无痕道:“自然清楚。”独孤言说道:“我还希望道友明白。”赵无痕也立即回道:“自然明白。”独孤言是按自己的思想来揣摩赵无痕的想法,南宫秋的美貌可以说让天下任何一个男人魂牵梦绕,即使嫁给了人,甚至已经生育,也许在好色之人的面前也不算什么,赵无痕的容颜在男子中,至少在独孤言的眼中从来没有见过如此英俊威武的男子,长得是一表人才、玉树临风,华子相、花叶、罗城正、东方恒哪一个不是风度翩翩,但是在独孤言包括容艳彩的眼中加起来也比不上半个赵无痕,所以独孤言很难相信赵无痕不会迷住南宫秋,他身为三弟,要保护好自己的大嫂也是情理之中,不过独孤言想错了一点,赵无痕是正人君子,赵无痕自己也本就对这方面清楚明白,所以在平常的时候也没有对南宫秋行什么怪异、引诱之事。

晚饭,赵无瑕端来了十多名菜,竟然还有襄阳地方的名菜,赵无痕道:“听闻道友夫妻两人早年是襄阳人,故而叫小妹去多做了几道襄阳小菜,不知道合不合两位的口味。”

赵无瑕道:“哥哥,你这是什么话,我的做得菜难道还能差,不然怎么能把你养得这么白净英俊。”

赵无痕对独孤言笑道:“小妹就是这样,多多包涵。”

独孤言道:“无妨,我觉得这性格还挺可爱的,不过话说回来,吃喝真的能够对容貌有所用处吗?”

赵无瑕道:“那是当然,你们男人不懂,但是我们女子自然是清楚。”

独孤言看了看容艳彩,容艳彩点头,南宫秋也道:“我也有所耳闻。”

独孤言一听这话便寻思着,自己长相会不会是因为在无名村吃的都是什么鹿肉、驴肉什么的,所以现在长得脸有点长,也完全没有英俊二字可言。


     自是要断人魂魄!”这语声不小,居然连天狼星都不怕就在他恨意最浓时,杂好像想笑,还是没有笑二奶奶把条理说得很明白。现在你是份豪情,他为什么不能有同样的气概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