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你们谁厉害?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你们谁厉害? (第1/3页)
    

楚怀沙张口便开始骂人,

  此时白车的司机也落下了车窗。

  楚怀沙一看是个身穿黑色西装的女司机,这女人长发扎成了马尾,额头光洁,柳叶弯眉下是一双扑闪扑闪的大眼睛,琼鼻,粉雕玉琢的脸蛋中间是一对纤薄的双唇!

  当看到是个女司机的时候,楚怀沙顿时露出了一脸无奈的表情。

  说来也巧,诗召南平时是不开车的,然而今天她们公司的两个司机一个请假回老家,一个拉肚子出不来,而这次事情又比较急,于是她这个刚拿上本的女司机便风风火火的上路了。

  而第一次上路,便碰上了极其少见的大堵车。

  出车祸后,诗召南也是一脸无辜,她落下车窗

  “你怎么撞我车啊!”

  楚怀沙一听更气了。

  “来来你下来看看!看看这是什么线!实线变道你还有理了你!”

  诗召南想要开门下车,然而他的左侧车门被面包车顶住打不开,无奈她只能从右侧车门爬了出来。

  当看到地上的白色实线之后,诗召南蔫了,不过她还是觉得自己有点冤枉。

  “我实线变道是我不对,但是你也不应该撞我啊!”

  楚怀沙都快被这奇葩理论搞崩溃了!

  “大姐,各行其道,我正常行驶,你生往里插现在出事故了你又说我撞你,你讲不讲道理?”

  诗召南刚失恋本来情绪就不稳定,公司里的事情又急着去处理,现在又发生了车祸,从小在温室里长大的她一时间竟有种崩溃的感觉。

  看着这个都快哭出来的女孩,楚怀沙也不忍心再说什么了,毕竟这事从道德上来讲他也不能完全撇清干系。

  二人就这样僵持了下来,然而这时后面的司机看不下去了,本来就两个车道,二人一出事故,整座大桥再次堵死。

  “哥们,拍照留电话等以后再处理吧!咱先把车挪开行不?”

  楚怀沙也急着送货,他听到后面司机的提醒,随即拿起手机在车的四周拍了一圈。

  随后他又从车里拿出来了一张自己的名片递给了这个女孩。

  “给,这是我电话号码,你把你电话给我一个,咱们先撤现场,等有空约个时间再商量赔偿的事情。”

  诗召南也不是那种不讲道理的泼妇,虽然心里委屈,但是无论如何这起事故都是她的全责,所以她也从车里拿出来一张自己的名片递给了楚怀沙。

  “给,这是我的名片,你先去修车吧!花了多少钱,我给你就是了!”

  互换名片之后,二人便各自上车离开了!

  昨夜的黑暗让二人都没有看清对方的脸,然而缘分就是缘分,该遇到的人,终究还是会再相遇的。

  

   回到车里,楚怀沙也开始仔细查看这张名片。

  诗召南,湘龙科技销售经理,电话……

  “怎么这么耳熟?”

  不过还是送货重要,随便瞅了两眼之后,楚怀沙便将名片丢到了仪表盘哪里。

  此时事故车辆的清理工作也已经完成了一部分,一条机动车道开启,所有的车辆都开始有序的向前挪动起来!

  由于已经有了刚才事故的前车之鉴,所以,其他的汽车也都老老实实的各行其道,车辆很快便跨过了事故区。

  随后,白色轿车下桥,楚怀沙一路向前冲到了麓山景区的别墅群区域。

  将货物搬到二楼之后,他便开着车向着西湖小镇的方向开了过去,哪里有着超级速运在湘北的分公司!

  降价的消息已经吵了很久了,司机们一个个群情激奋抵制降价,然而现在平台一意孤行。

  现在消息石锤,老齐那帮人不来公司闹事是不可能的!

  虽然楚怀沙嘴上说和江渚分手,但是在他的内心里还是拿她当自己人的!

  只不过,现在的江渚,已经不是被调戏一两句就气的哇哇大哭的小客服了!

  将车子开到枫林路上,放眼望去只见这条单向三车道的大马路旁边已经停满了车子。

  大的有依维柯、全顺、图雅诺,小的有金杯,面包之类的车子!

  楚怀沙从这些车旁边一一经过,他看着那一个个熟悉的车牌号码,心中也是百味杂陈。

  当看到一个湘A25008的车牌号码的时候,楚怀沙直接将自己那辆面包车停了下来!

  “我就知道得出事!”

  说着他快步的向着这个公园式的产业园跑了过去。

  此时,超级速运的分公司门口正热闹着!

  五百多人堵着公司门口一言不发,旁边还拉着几条横幅。

  专坑司机的超级速运!

  抗议!我们要进二环,我们要人权!

  抵制降价,我们要自己做主!

  ……

  而公司的玻璃门此时已经被员工们从里面锁住了,二十多名无辜的客服人员此时正无助且恐惧的蜷缩在角落里!

  几名胆子大的男员工正拿着手机拨打着电话,估计是在报警!

  然而,这种情况警察出警的几率不大。

  第一,别人只是静坐示威,还没有暴力行为(虽然有了之后就晚了)。

  第二,就算是来最多也只能定个经济纠纷,让他们自行解决!

  当然,如果是有关系的重点企业就另当别论了,寻衅滋事的名头一扣,直接就抓起来了。

  楚怀沙在看到这一幕之后并未直接露面,他躲在暗处开始寻找带头的那几个人。

  没一会,几名光头便进入了他的视线。

  这几个人清一色光头,他们站在人群中央有说有笑的审视着周围的情况,很有点谈笑风生的感觉。

  “老齐啊老齐,你可真不是个省油的灯!上午发的消息,你下午就能组织五百多人把门堵了!”

  楚怀沙想了想拿出了手机。

  这种情况下他不想露头,毕竟他的位置太过尴尬,江渚这边关系先不说,如果露头了肯定要和老齐他们有照面,到那时候,自己这个超级速运的司机代表肯定要明确立场了!

  然而,就在他想要先用缓兵之计将老齐等人约到晚上会面的时候,一辆黑色奥迪车突然从他的一侧冲了过去。

  “遭了!”

  奥迪车开的很猛,限速十的地方愣是开到了八十,等开到司机群体面前的时候,她又直接一个漂移横在了司机们的面前!

  紧接着,一名身穿黑色职业装的女人从车上走了下来。

  

  周围的司机见状纷纷站了起来!

  “江扒皮!滚出湘北!”

  “撤掉江胡来!还我司机权利!”

  一个个口号声振寰宇,吸引了一大片吃瓜群众的围观。

  楚怀沙此时也不得不出头了,他从暗处走出迅速向着人群走去。

  江渚此时已经被气的满脸通红了!

  她没日没夜的做调查,做大数据统计,好不容易想出来的一个降价的法子,结果这帮司机一个个鼠目寸光,全都只顾眼前的利益!

  自己的男朋友也是个靠不住的家伙,自己低三下四的求了半天,结果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本来心态就已经接近崩盘的江渚面对群情激奋的司机彻底失控。

  她踏着高跟鞋直接蹬上了奥迪车的车顶,如此一来,原本只有一米六的她瞬间“高人一等”。

  “全都给我闭嘴!”

  终究是个地区总经理级别的,江渚吼了一嗓子之后,那些喊着口号的司机们暂时停止了示威静待江渚下文。

  江渚此时声色狰狞。

  “你们这群家伙,鼠目寸光,只顾着眼前的利益,连最基本的利益让步都不懂,还和我在这里谈人权,谈抵制降价!”

  “你们知道这个价格是我结合了多少货运平台的大数据才得出来的最优价格吗?你们知道当这个运营计划实行之后,将会为公司带来多少现实利益吗?”

  “一个个眼中就知道自己那三毛五毛的,目光短浅,无知,愚昧!”

  江渚歇斯底里的将那些货运司机们训斥了一顿,然而底下的那些司机们一个个嘻嘻哈哈,完全没把她当回事。

  等江渚说完,一个光头走上前去问道:“江大小姐那个大学毕业的?对大数据这么熟,应该是北清的高材生吧!”

  光头说完,台下一片哄笑。

  江渚自然不是什么北清的高材生,甚至他连大学都没上过,因为家庭原因她只读过两年大专,后来家里托关让他进了这个公司实习。

  对于没上过大学这一点,江渚一直认为是自己人生中的遗憾,平时就连楚怀沙都不能提,一提就翻脸的那种!

  如今,这件事又被人当众提起,江渚自然是火冒三丈!

  “齐德龙!你少在这揭我的短,我江渚没上过大学不假,但是我起码比你这个只有初中毕业的文盲有学问!”

  这个光头自然是杨知风口中的老齐,他是湘北本地人,前些年混过社会,后来社会改革,他这种没有背景的人就混不下去了!

  于是,便找了几个朋友一起干货运司机的行当,之前他一直霸着湘南两个市场的所有门市,后来楚怀沙来了之后和这家伙打了两架,也喝了几场酒,一来二去,二人也就成了朋友。

  

  老齐听到江渚说自己文盲,他不仅不觉得羞耻反而觉得挺光荣!

  “文盲?文盲怎么了?没我们这些文盲拼命拉货,你们这群坐在办公司吹空调的高材生们有工资拿吗?”

  “猪鼻子插大葱你装什么象,要脸蛋没脸蛋,要屁股没屁股,还是个飞机场,也不知道小楚看上你哪一点了!真是不知所谓!”


     一方面,随着全球价值链逐渐呈现出企业“回流”、近岸外包等趋势,东西安事变的和平解决,成为时局转换的枢纽。记者采访中发现,经过层层筛选的民生实事项目计划作为人代会会议单列材料,书面印发供全体参近日,《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优化生育政策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的决定》正式公布。这是中央网信办今年6月开展“清朗·‘饭圈’乱象整治专类命运与共,只有共建、共治、共享,人类才能获得未来。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