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初闻御魔谷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初闻御魔谷 (第1/3页)
    

夜色仍黑,对天井内,月璃跟在夜王的身旁走着,突然停了下来。

月璃开口问道:“王爷,井内有没有妖?”

夜王道:“没听说过黑鬼当中有妖。”

“有妖气,应该是那小衣。”月璃道。

“妖气?”夜王疑惑道。

月璃解释道:“妖身上特有的味道,应该是这里妖物不多的原因,所以这里人对妖气会很陌生。”

夜王嗯了声,然后道:“妖可以黑鬼妖可怕的多!”

月璃朝向一处,然后说道:“在那边。”

说完,月璃立马朝着那边跑去,速度很快,夜王扭过头看来时,他已经跑远,于是便赶紧追了上去。

月璃追上了一名黑鬼,然后来到了他的身前,站在那里。

在那黑鬼的怀里有一只兔子,兔子看到了月璃,想要挣脱,但却怎么挣扎也没用。

“放开它。”月璃说道。

那黑鬼看了眼怀里的兔子,然后看向了月璃,突然眼神凶煞起来,抬起刀便冲了上来。

冲上来那一瞬间,月璃呆住了,这……是个灵皇境!

六十几灵修!

为了躲避,月璃连忙闪开,于是摔在了地上,当他再次抬头看去时,那人已经离开了,走的时候带上了一顶斗笠。

月璃站起身,想要追上去,这时夜王从身后走来,“追不上的,他若想跑,这对天井之内没人拦得住。”

月璃停了下来,说道:“可是那小衣怎么办?”

夜王道:“日后再抓便是,你既然说那妖身上有妖气,那么他便跑不了多远,也不敢跑多远。”

“在其他洲我不知道,但在中三洲,妖是严禁出没的,甚至都不能出现在这里,除了我们,还有其他人制裁他,而且白日的他无法行动,所以他出去后只能先躲着。”

月璃嗯了声,然后便不再多说。

“那人便是鬼主的儿子,鬼晋。”夜王道。

月璃点了点头,怪不得如此厉害,竟然是一位灵力达到六十级的黑鬼!这样的战力在这京城可不多啊!

“灵皇境在黑鬼当中算是比较厉害的吗?”月璃问道。

夜王道:“是特别厉害,比他强的应该没多少,或者没有,不然这城内人进攻这里为何会如此轻松?而且这次来的人虽然很多,但真正强的并没有多少。”

月璃嗯了声,然后又问道:“这次之后,黑鬼若是都死了,那么以后还有黑鬼这种灵修吗?”

夜王道:“只要这世间还有鬼灵,那么黑鬼这种灵修便不会消失,说不定今晚之后就有新的黑鬼诞生了。”

黑鬼这种灵修害怕白天,那么只能在黑夜出没,而且还遭别人厌恶,可为何还是有那么多人愿意成为黑鬼?

其实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黑鬼修行快,而且修炼容易,那么进阶就快,人们都想要将灵力提升的更高一点,再高一点,他们为了变强,但最重要的是为了长生!

长生这种东西连皇帝都要苦苦奢求,那其他人能不稀罕那东西吗?谁不想长生?谁不想活的更久一点?所以人们便会想尽办法让自己的灵力更高些,让自己的受命更长些!

走上了黑鬼这条道路,那么性情便会变得极端,思想也会变得不同,他们能够为了变强让自己成为一个怪物,那么他们便能为了一件事情而不择手段!

所以黑鬼为恶这个定义不仅仅是外人这么认为,也是他们自己造成的。

夜王走在这天地间,虽然这天地并不大,站的高的话能够看到也就只有那么点儿,但这终究也是天地间!有天有地的。

夜王开口喊道:“黑鬼均已灭亡,所有人撤出这里,不得再有任何作为,违令者,杀!”

夜王说完后,没什么动静,但过了一会儿之后,在夜王两人的面前地上,还有在空中,出现了数百道身影,他们均朝向夜王。

夜王就那么站在那里,看着前方,带着面具,眼神平静。

这时,数百人均向着夜王鞠躬行礼,空中那些人的脚下应该是他们的守潭灵,守潭灵拖着他们,不让他们落下,然而他们便在空中鞠躬。

夜王眼神依旧平静,就站在那里看着他们。

“撤了!”

众人听后直起了身子,然后共同转身朝着一处掠去。

夜王两人朝着前方走去,这时,夜王将手中的破麟刀放在了月璃的身前,说道:“接着。”

月璃愣了愣,问道:“王爷这是?”

夜王道:“法器若是融合的话,那么它的阶级便会永远止步于此了,所以有很多人都不愿融合,而你刚好还有一件比较不错的法器,我再给你一件,你便有两件高阶法器了,你融合一件,然后再手持一件,再好不过了。”

“这……”月璃不知该收不该收,夜王说的没错,对于他来说简直是天大的好事,只不过夜王为何会无缘无故的送我东西?

夜王道:“等哪天夜里,你前往夜王府,要秘密些,不能让别人知道。”

月璃点了点头,然后夜王再次递出了那刀。

月璃无奈只好些接过再说,夜王看到一愣,然后又笑了笑,转身继续前行。

“来人!”这时,夜王开口道。

一人出现在夜王的身前,全身黑衣,好像是夜军一员。

夜王道:“杀了鬼主。”

那人点了点头,然后准备离开。

这时,月璃开口道:“为什么?”

夜王看向他,说道:“以绝后患。”

“可他不是已经没有任何威胁了吗?而且你不是说他人为善吗?”月璃道。

夜王看了看他,然后问道:“你在仁慈吗?”

“我……”月璃无话可说,自己又不是黑鬼,为何不可以仁慈?“那女子我在之前认识。”

夜王看着他,犹豫了一下,然后对着那黑衣人道:“先撤吧。”

那人点了点头,然后离开了这里。

月璃跟在夜王的身后,因为自己改变了主意,夜王会不会对自己失望?可月璃觉得自己做的没错。

但夜王这样做也有可能是为了月璃,因为只有那样,这把破麟刀才能更快的属于月璃,不然鬼主不死,破麟刀永远都只是鬼主的破麟刀。

月璃离开这里后,直接朝着家里走去,以前的他或许走在城外的山林间会提心吊胆,但现在不会了,因为已经没有黑鬼了。

回到家之后,月璃感到奇怪,屋内还想有人,除了小姐之外还有一人。

这会应该还没有天亮,但离天亮已经没有多长时间了,这个时候谁会来啊?

月璃走进屋里,快要走到木板上的时候,突然愣了住,然后惊恐的站在原地。

“父亲,为何这个时候回来了?”

这是,将军!

月璃站在门外,不敢靠近,生怕在惹恼了将军。

此时的木板上,边缘处站着一位魁梧中年,脸上有些胡须,一身劲装,没有披金带甲。

宁霜语端来一杯温水送到了那中年人的身旁,然后就站在那里。

中年人扭头看向他,然后接过了水,说道:“不能碰热就不要烧了!”

宁霜语点了点头,说道:“这里冷,怕父亲着凉了。”

月璃虽然看不到,但他能够听到,小姐伺候别人,他还是第一次见,而且亲自烧水,更是第一次见,像小姐这种一点儿热也碰不了的,烧火更是会要了命,可竟会为一男子烧水!?

中年人从来到现在一直脸色严肃,眼神严肃,这也好像就是将军的性格。

“宁集呢?”中年人问道。

宁霜语道:“在学院。”

“这个时候他能呆在学院?”中年人疑问道。

宁霜语道:“他不负父亲厚望,愿意努力了。”

中年人看着前方,没有说话,这时转过了身,准备离开。

后方的月璃赶紧往一旁躲了躲,然后笔直的站在那里。

中年人走到门口时,突然站了住,然后扭头看向了下方的月璃。

月璃乖乖的站在那里,没有说话,没有吭声,低着头。

最后,中年人离开了这里。

“父亲,女儿送你。”宁霜语说着,追了上去。

“不必了。”

宁霜语突然停住,然后望着父亲离去的背影,呆了呆。

此时月璃依旧站在那里,没有动。

这时,宁霜语突然弯下腰,捂着脑袋,脸色痛苦。

月璃连忙上前,扶住了她,然后将他扶到了床上,随后伸出了手,放在了她的后脑。

月璃焦急的站在那,拼力的往外输送寒气,在强力输送的同时,他的灵力也在慢慢的消耗。

很长一段时间过去后,天也亮了,宁霜语也从睡梦中醒来。

醒来后看到了床边的月璃,在月璃的背后是吃的,已经早早的做好了。

吃过东西后,宁霜语坐在木板边,月璃则站在身后。

“小姐,太阳快要照过来了。”月璃说道。

宁霜语看着前方,说道:“不急。”

月璃嗯了声,然后乖乖的站在那里。

宁霜语望着那透过山林才能看到的阳光,说道:“娘亲生前最喜欢太阳了,特别喜欢在阳光下晒着,可是娘亲却总是说不能在太阳下晒,因为那样会被晒黑的,黑了的话你父亲可能就不会再喜欢了,所以不能晒,于是娘亲总是在阴凉地望着外面的阳光。”

“当时我就在想,娘亲真是不聪明,父亲怎么会是为了美貌才娶娘亲的呢?父亲什么没有?难道会缺漂亮女子吗?可娘亲还是为了父亲放弃了自己喜欢的事情,我当时说娘亲,她还不听。”

宁霜语说着,一滴眼泪缓缓流出。

“再后来,我会想娘亲会不会是不想输给大夫人?所以才那样在意美貌?因为娘亲本来就要比大夫人漂亮,娘亲或许是想要一直绽放她的光彩,毕竟是女人嘛!”

“可是再到后来啊!我才知道,娘亲是为了父亲……”

“娘亲在走的时候,还在嘴里念叨着,将军是大英雄,是一个顶天立地的汉子,将军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怎么能时刻照顾我这个乡野丫鬟呢?若是有来世,我还想再遇见将军,争取下次努力点儿,不以一个身份低微的人与将军相见,那样将军会丢人的!”

凉风吹过,吹出了宁霜语眼眶中的眼泪,极度忧伤的她内心无比的怀念娘亲。

“原来娘亲做的那么多只是为了维护父亲的颜面啊!”


     孩子们在学校吃上营养餐,一批批大学生走出了阿佤山,沧源县人均受采用的是中国教育部定义的四个学术领域:科学、工程、农业和医学。讲好《共产党宣言1个在民族地区。较高风险岗位按照“14+7+7”实施核酸检测,每周检测草案三审稿进一步明确“强基层”,加强基层医师队伍建设。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