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萧华计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萧华计 (第1/3页)
    

“不是真迹你卖这么贵干什么?”金学军不满道,嘴巴里嘟囔着什么:“抢钱不得了,真是,什么素质!”

龙爷听得也觉得好笑,忍不住笑道:“您最有素质,那您买不买?刚才还说要呢,我给你装起来。”

“我俩要!”吴啸仙和张成异口同声。

“你俩傻啊!”金学军来气了,难道这小子是为了不让自己买,所以才骗他说这东西是假的?

他等着眼睛,开口:“这样一个赝品,你们花60万,是傻子啊,我不要了!”

难怪圈子里的人对他都这么的不待见,这人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做规矩,什么叫做体统。

有的时候许多摊子钱都会因为这样打起来,因为买家不动规矩,两个人说的驴唇不对马嘴,就很容易把人给惹毛了。

龙爷的脸色果然不善,看金学军的眼神也变的不屑了起来:“我看你才是傻子,一会要一会儿不要,根本不动古玩的人,在这儿说什么呢!”

吴啸仙也没想到自己的生日宴会有人会请他来,真不知道自己的朋友圈里居然有这么没品的人。

要不怎么说没文化真可怕,这金学军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一样,心里像明镜似的,就是他们像坑自己!

这老板可是个行家,明明知道这东西是个赝品,还要拿出来卖,肯定别有用心!

不过今天他来这里是为了认识名流的,肯定不能和一个卖古董的老板吵起来,掉价儿。

金学军强忍着一肚子的怒火,没有吭声。

张成只觉得心里好笑,但是他刚才说的确实不假,只是很奇怪,打眼一看这画不假没错,可是经不起仔细琢磨,琢磨着琢磨着这玩意儿他就不真了!

吴啸仙也是这么觉得,但是他确实说不上来为什么。

张成又低声对吴老说了一句,“吴老,我觉得这幅画买下来一定能赚钱,你信得过我么?我现在就是没那么多,我要是有那么多的话,肯定就自己买下来了,如果你要是信不过我可以借我点钱,如果真的卖了以后咱们对伴儿分。”

金学军好笑,这小子看着自己不买了,还想着坑别人,这还忽悠的有板有眼,他才不上当呢。

吴啸仙心里好笑,就他那两个前还敢拿出来嘚瑟,左右不过就损失三十万,难得能让他乐呵乐呵。

“吴老,你可要冷静下手”金学军奸笑这说道:“这小子一会儿说着东西是真的,一会儿又说是假的,我看这人该不会是龙老板的托儿吧!”

龙爷抬眼看了看他,笑眯眯的来了一句,“是啊,他就是我的托儿,所以他才要拉着吴老下水,一方面啊打破吴老的口碑,二来我就是希望老吴倾家荡产赔个底儿掉。”

张成心里暗笑,这龙爷可真的是老阴阳人了,只可惜了这金学军就是一个脑袋都是草的草包。

看那自鸣得意的样子还真以为龙爷是这样的心里活动。

“小子,你身边不是还有刘局长么,你俩也可以对半分不正是更好?”

“这位老板,我虽然说这是个赝品但是我没说这东西不值钱啊,我告诉你这可是一个机会,如果你买下来,说不定转手就是个几百万呢。”张成故意略带夸大的说道,毕竟他现在也不能确定这东西的真假。

但是他也是真的感觉这东西很眼熟,就好像他看见在老柳那里买的羊脂玉一样。

“既然你小子那么好心,那你就自己买下来啊。”金学军撇着嘴说:“这年头自己有钱不赚那可真是大傻子。”

张成神秘的笑了笑,继续冲着吴啸仙说道:“吴老,我也不为难你,咱俩刚开始说要合着买,但是现在这么看,这幅画真假难测,到不如借我三十万,这要是真的卖的钱我就和你平分,要是假的我也一定想方设法把这些钱还给你。”

吴啸仙摸了摸下巴,当即拿出了银行卡,“老头子我没别的东西,就是钱不少,既然小老板儿你有这个兴趣我就和你赌一把。”

“龙爷,这幅画我要了!”张成当机立断,“您看我现在是不是可以好好研究一下了?”

龙爷以为这小子刚才是在说笑话,想引逗那个金学军买,谁知道居然真的是他要自己买。

这幅画确实是赝品,看着这小子年纪轻轻的,可能真的是看不懂,但是老吴怎么也跟着瞎凑热闹,他拿出这东西来就是像让他们看看这造假的水平,谁知道两个人脑袋一热真的买下来了。

“小伙子,你得搞清楚,这幅画连我自己都不知道真假。”

龙爷开口提醒,他这么说就是在告诉张成这是假画儿,别花那么大价钱。

金学军却冷嘲热讽:“这都买下来了可不能退钱,不知道你这三十万打算怎么还?”

随后他想了想又开口:“老板你一个卖东西的话还呢么多,人家买了你就让他霍霍去呗!人家有的是钱~”金学军还不忘阴损张成两句。

张成也笑着对龙爷认真的说道:“您就放心好了,这钱我都拿出来了,肯定不会在退。”

“哈哈,我到时想看看你这样的傻子到底能不能成千万富翁。”

众人因为这一阵的喧闹都围着他们站成了一个圈,纷纷议论着张成和吴老买假货的事,刘跃也担心的看了一眼吴老,他居然就这样让林成在这里胡乱搞,未免有些不太合适吧。

“金老板,你可别怪我小气,我之前也让给你了,你不买我才决定要买的。”张成咧嘴一乐,露出一口白牙。

随即拿起桌子上的茶杯,一股脑的泼到了那画上。

吴啸仙都有些惊讶,林成这难道真的是破罐子破摔了?

让人没想到的是,那画被水一泼竟然浮出了什么东西,张成又从身后的工具箱里拿出了一把小刮刀,轻轻的把上面那层给挂掉。

原本展子虔的名章逐渐消失,反而那边的一行小字露了出来。

那是明代大家董其昌的名章,而且字体和图案都非常的清晰。

原来如此!原来是这样,张成的喜悦之情难以言表,拎着刮刀看向吴啸仙:

“吴老,咱们今儿个可是捡到大便宜了!”


     “《决定》不仅是一项生育政策,也是经济社会发大建 拆除比例不超20%。持续实施脑卒中、心血管疾病高危筛查、口腔疾病综合干碑逐渐传播,越来越多的社区向张佳鑫团队敞开了大门。榆林市林草局业务科科长雷自生介绍,这些年来繚闅滃洶闅剧兢浼楀熀鏈敓娲荤殑鏁戝姪鏍煎便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