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本性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本性 (第1/3页)
    

码头上

经过简单的修整,码头上又继续着最开始的动作,搬货,卸货。彼此之间来来回回,除了行动的进程比最开始稍稍慢一些,其他的和以前无二。

不同的是,刘师傅这次站在码头上。由他当监工,看着他们行动。眼见天边已经见白,他可不想刚才的事情再重复发生。

大约过了两炷香的时间,刘师傅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将货从船上卸下来,又将新的货物装满船,看着大船趁着天边的一抹银光悄然远去,他这才松了口气。

“赶紧将这里收拾收拾,我回家跟掌柜的汇报。”

将后面的事情交代清楚了,刘师傅头也不回的走了。至于会不会再有第三拨人来码头上找事,已经不重要了,只要今天的货发出去,就是现在码头上的人全死了都不打紧。

眼瞅着刘师傅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王一山几人这才敢把头抬起来。顾不上浑身被露水打透的衣衫,疑惑的彼此间对视了几眼,所有人的脑海中浮现出一个问题:王文山去哪儿了?

按照他们当初的安排,王文山是应该去苟日新和赵兮雪那里的,但整个后半夜一点儿都没见他们两边的人过来,不光是他们的人,就连王文山都没有出现。几乎是所有人都想到了同一个问题,那就是王文山出事了。

“咱们现在该怎么办?”

几个人中,最冷静就是葛老二了。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此刻需要一个人站出来拿主意。

“走,先回房子里。”

此刻的码头也被再回楼的人收拾的差不多了,远处江面上的嫣红也早早的散去,好像赵小狗的进去没有泛起任何的浪花。

王一山几人先回到了住所,四个人围在桌子边上愁眉不展,谁都想不明白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怎么王文山还不回来?

“咱们到底该怎么办啊?二哥你就别一直在那里走来走去的了,走的我头都晕了。”最先沉不住气的就是葛老三。

“大山哥怎么没过来?而且苟日新跟赵兮雪也没派人来,这到底是是怎么一回事嘛!”

葛老三的情绪很快就将几人之间的氛围渲染的有些消极,每个人的心里都或多或少的想着不可能出现的那种可能。

“老三,趁着现在天还没有完全放亮,你去码头那里接着等等大山哥,如果巳时的时候大山哥还没有出现,那你就立刻回来。”

此时,葛老二停下来他来回迈动的脚步,对着葛老三吩咐道。

“好”,葛老三也知道现在是非常时期,而且他坐在这里一点儿忙都帮不上,还不如出去等等大山哥,万一对方去了码头找不到他们怎么办。

安排完葛老三,葛老二接着说道:“大哥,小山兄弟和我,咱们三个人分别去大山哥这几天经常去的地方找找,一个时辰之后咱们还是在这里碰头。”

青山镇说大也不大,说小也不小,但是对于一个刚来了两个多月的王文山来说,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将青山镇里里外外都跑一个遍,所以只要重点检查一下王文山经常去或者曾经留意过的地方就行。

葛老二给众人将任务安排好,都确认无误后,这才说道:“那咱们走吧。”

画面一转,再回楼的后院里,周金山的书房内。

“……以上就是今天早上所有的事情经过,那个赵小狗我已经让人将他扔进江里了。”刘师傅恭敬的对着书房内站着的周金山说道。

周金山仿佛是听到了他说的话,又仿佛是被窗外天际边的鱼肚白所吸引,自打刘师傅进来,他就保持着这个姿势整整听刘师傅汇报了半炷香的时间,期间一言不发,一直到现在。

“一个下人无关紧要,现在可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周金山一声长叹。

“掌柜的,扈三现在开始安排人下场了,咱们是不是也回敬一下?”

今天来的两拨人都是扈三爷手下的大将和大将手下的大将,先不论过来人质量的好与坏,若是没有扈三爷的授意,他们怎么可能这么大张旗鼓的带着人去码头?

“老刘,你觉得这一切都是扈三安排的?”

刘师傅很想肯定的脱口而出,但是一想到自己的身份,于是谨慎的说道:“我倒是除了这个解释外,实在是想不出其他更合理的说法。”

周金山儒雅一笑,“不错,按照正常人的思维,确实和你猜想的差不多,不过……”

刘师傅知道周金山之所以这么说,肯定是有更好的解释,所以他没有插嘴,静静的等待着周金山后面的话。

“……不过我敢肯定,今天早上的事绝对不是出自扈三的手笔,这个扈三爷的肚子里还是有点东西的。”

“老奴不懂。”刘师傅疑惑不解,“您是说,在于庆天和刘大宝的后面另有他人指示?”

“难道这青山镇还藏着另一位过江龙?”

“过江龙?我看未必是。”

周金山的话虽然很沉稳,但还是听出了其中的一丝轻蔑,“或许是个打不死的小强呢!”

“去查一查,扈三那天去了码头之后都跟什么说话,或者是抓住了什么人?”

刘师傅眼睛一转,猜到了周金山心中的想法,“您是说……”

“不错,不查个清楚我心里总是不能踏实下来,身边藏着个小鬼,不揪出来我不放心。”

“是,老奴这就安排下去。”

看着刘师傅远去的背影,周金山的心里闪过种种的念头,最后化作一声长叹。

“希望‘你’能给我们演出好戏。”

》 》 》

一个时辰之后,天色早就大亮,还是王一山他们住的地方,几人陆陆续续的回来了。

“怎么样,找到了吗?”

最先回来的是葛老二,看着垂头丧气的葛老大,他不免抱着一丝幻想询问着,可很快就被现实打了脸,葛老大落寞的摇了摇头。

两人刚回来没一会儿,王一山也从外面回来了,“葛大哥葛二哥,你们两个回来了?”

“刚回来,你那边有没有什么消息?”葛老二问道。

听到这个,王一山的脸色即刻耷拉下来,无奈的叹了叹气,“但凡他能去过的地方我都去了,包括扈府那里我都蹲了一炷香,愣是没有看见他,你们说说他这是去哪儿了呢?”

“你先别着急,老三不是还没回来吗,万一大山哥去了码头也不好说?”葛老大见不得王一山自暴自弃,赶紧劝慰道。

听着葛老大的话,王一山勉强撑着心中的那丝期待。与其说是期待,倒不如称其为幻想还差不多。

又过了半个时辰,葛老三也回来了。人还没进来,他的话便率先急匆匆的跑进来。

“怎么样,大山哥回来没有?”

原本听到他的话,屋里的几个人激动的都要站起来了,但是葛老三的后半句顿时让几人刚抬起的屁股又重重的放下。

看着屋子里一个个耷拉着脑袋,葛老三就是再蠢也知道肯定是没有王文山的消息传来,但是心中还抱着一丝可能,试探性的问道,“人,还没回来?”

原本就像是霜打的茄子,听到这话,几人把头低的更低了。

“你说大山哥能去哪儿呢?”

葛老二既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问王一山,更像是在问其他人。但结果很明显,没有一个人能给他答案。

“刚才我回来的时候,碰见不少再回楼的人在码头附近打听,好像是在查今天早上的事情。”葛老三将他在路上见到的情况详细的讲给在场的众人听。

听完葛老三的话,葛老二皱起的眉头就更深了,他在猜测着再回楼的此举是什么用意。按说对方派人出来调查实属正常,但是葛老二就是觉得其中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跟一旁的王一山对视了一眼,对方的想法显然是和自己的不谋而合,这令葛老二的心中更加的明朗了一些。

“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他们是在找我们。”葛老二说道。

这时,王一山在一旁补充道:“我觉得更应该是在找我大哥,王文山。”

“怎么讲?”众人将目光望向他。

“如果单纯的只是在查早上的事情,不可能连两天以前的事情一块儿打听。况且那天的事情整个青山镇谁不知道?甚至稍不夸张的说,城里的那些大人物肯定也有不少人耳闻。”

听完王一山的话细细一分析,葛老二觉得这种可能不是没有,于是他有个更大胆的猜测。

“这么说来,倒是个好消息了。是不是也证明了大山哥目前是安全的?”

几人中脑筋最快的王一山顿时就明白了他的意思,葛老大和葛老三在葛老二的讲解下,也很快明白了其中的含义。越想这种可能越存在,众人一直悬着的心也慢慢的放下了。

“看来大山哥是碰到了什么事情无法脱身,只是咱们也不知道他到底是遇到了什么,就连想帮他咱都无从下手啊!”葛老三道。

跟苦瓜脸的葛老三不同,葛老二想的确是好的那一方面。

“大山哥之所以迟迟没给我们发消息,肯定是他能自己解决的事情,所以当下最重要的就是保存好我们自己的实力,再回楼那边已经起疑心了,这个时候咱们千万可别露出马脚,不然咱们可真是功亏一篑了。”

众人纷纷点头应是。

“既然如此,那咱们就别在这里干等着了,老三你去买点早饭,忙活了一晚上大家想必都饿了吧?咱们先吃饭,不吃饭就是再怎么有机会咱们也进行不了啊!一切等大山哥回来咱们再说。”


     陈丽娟介绍,国家气候中心从今年2月开始对汛期气候进行滚动预测,在5月一个国家、领导一个社会并无一成不变的模式,并无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规则。要建设一个更加美好的未来,这特色社会主义是一条成功之路。随着教育水平提升,西藏籍高校毕业贩卖毒品,情节严重,应依法惩处。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