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怒火滔天!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怒火滔天! (第1/3页)
    

初级后期的阵法,虽然对凝基境的修士杀伤力强大,但到了丹湖境,初级后期的阵法,只是一种挠痒痒罢了,几息时间就可以破困而出。

但沈深现在面对的不是正常的人类生命,只是一种僵硬的另类生命而已。虽然阵法的威力被无限的削弱,但至少还是有一些作用。

沈深要的就是这一些。

从未想过,以初级后期的阵法就能困死或灭杀丹湖境修为的修士,但能迟延一丝对方的行动,那就足够了。战斗拼的除了实力,其他种种也是实力的一部分,就是阴晴圆缺、飘渺气运,也是实力的一种体现。

沈深喘了一口气后,立即飞身冲进了阵法。长枪狂暴点击,阵法发出一阵阵的破裂声音,沈深再次撒下几枚阵旗,弥补了一些破损的缺口,而后,星痕全力以赴、肆意劈出。

清脆的一声喀嚓,长枪应声断为二截,落在了地上。丹湖境生命眼都不眨一下,空着的双手迅速轰出,丝毫不逊于法宝的一对拳头,迅即在沈深的眼里接近、放大。

惊蛰一式席卷,沈深冷哼一声,我倒要看看你的拳头硬,还是我的法宝锋利。

‘噗’的一声,不像刀锋入肉的声音,更像是劈到了什么材料那样,发出剧烈的震响,对方的拳头瞬间一丝裂缝出现,接着裂缝扩大,半边拳头掉落在地。

沈深又是一口气放松下来,丹湖境确实很强。如果换作了凝基境对手,这一刀下去,至少劈落了整条手臂,连带着半边身体。

但现在,只是一半的拳头落地,可见丹湖境的实力,强了不止一点二点。

但就是再强,一半的拳头也已经劈落,既然能劈落拳头的一半,那下一刀,就能劈落另一半。沈深一声暴喝,气势再度高涨,继续劈斩下去,我就不信劈不了你整个身体。

阵法在丹湖境生命的暴轰下,一阵阵地摇晃不息,哪怕大部分力量都在沈深的身上,但泄漏的一丝影响,也让初级阵法摇摇欲坠。

沈深一边洒下阵旗修补缺口,星痕一边不停地劈落。阵法对丹湖境修士的影响极小,但极小的影响,在势均力敌的战斗中,却起到了深远的结果。一丝的迟延,丧失的不仅是先机,落后一步就是处处挨打。

二盏茶后,沈深心满意足地捡起了一块方形物体,这次却不是漆黑色,而是有一丝暗红的亮色,源力波动也强烈了许多,却依然看不出是什么材料所制,只好收进了戒指。

阵旗大部分被摧毁,留下完好的不多。沈深没有心疼,而是十分满意看了看四周。丹湖境修士在自己手中彻底陨落,哪怕只是另类生命,却也不是落基大陆一般的丹湖境修士可比。

自己凝基七重,越大境界战胜了丹湖一重,沈深还是小小地得意了一下。

除了匿世之外,自己已是底牌尽出,而匿世现在已经晋级到了粉橙色,是自己最后的保命底牌。

一出几乎要抽空自己的大半力量,不到生死之机,绝不能轻易祭出。而且手段简单,完全没有发挥出它的全部威力。

沈深坐了下来,几枚恢复源液的凝液丹吞进了嘴里,虽然自己还有更高级的青湖丹甚至大阳丹,但却不舍得在现在使用。毕竟自己才凝基境七重,凝液丹已足够用了。

修为堪堪恢复,熔岩背后接连二道人影出现。一男一女,同样丹湖境一重,除了短装换成了锦袍,眼神中更具灵性之外,其他没有变化。

沈深再次站了起来,一个丹湖境一重的对手,已让自己底牌尽出,现在面对二人,确实把握不大,但尽管如此,也要战过了才知道。

“师弟请。”

低沉的声音中,有一丝拘谨,同样还有一丝机械。沈深知道丹湖境的另类生命比凝基境的高过太多,但也仅此而已,依然只有短短的几个字会说。

沈深请字出口的同时,人已扑了出去。星痕更是全力劈下。如果不先下手,一会可能出手的机会都没有了。这不是普通的一加一,而是二个天才的修士联手。

剧烈的轰鸣声响起,沈深一声闷哼倒飞了回来,一招就是轻伤,嘴角更是一丝鲜血溢出。好强,沈深喃喃自语了一句,眼神炙热地望了过去。

不怕对方强,只怕没有对手。自己有无限的可能,在分分秒秒中进步,而他们却永远停留在了原地。丹湖境一重的实力就如此强悍,那么自己到达这一步的时候,同样会让人跌落一地眼睛。

白家的嚣张,云浮大陆的血仇,还有那些凭着境界欺压自己的人,都等着自己去收,这一天,不会太远了。

沈深不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人,但同样不是一个健忘的人,更不是那种你打了我左脸还递上右脸给你继续打的人。

深吸了一口气后,沈深再次上前,惊蛰已悄无声息地掠向其中的女性。不出所料,那女性生命的手中,突兀出现了同样一柄长枪。

沈深禁不住苦笑了一下,难道创造这些生命的人,就不能男女区别一下?

想到这儿,沈深也是一怔,修士的世界,男女性别之分确实轻淡了许多,法宝武器也是以适合自己为主。这或许是制式武器,统一配发的?

想到这儿,沈深的心再次悸动了一下。如此实力,区区落基大陆,不过一粒尘埃而已。

磨牙的声音再次响起,男修同样长枪一挺,刺到了沈深的腰侧。比起凝基境来,丹湖境的另类生命,合击之势更是融洽无隙,再不是各自为战,不懂变通。

沈深气势再升,星痕一击无功,飞身跃起,出现在二人的身后,惊蛰再出,横掠了过去。

长枪没有停顿的回转,似乎早已落在了身后位置,丝丝入扣的攻击,根本不给沈深任何的空隙机会,又是一声爆响之后,沈深被逼飞退,知道自己远远不是二人的对手,就算阵法辅助,也没有取胜的可能。

心念一动,沈深消失的无影无踪,在草坪区域一侧渐渐露出了身影。既然无法取胜,又受了轻伤,那先退一步,有了充分的时间,大副提升自己的实力,择日再战。

在沈深消失的同时,一男一女另类生命同样毫无痕迹地消失不见。试炼的严谨和和磅礴手笔可见一斑,熔岩区域又渐渐地沉寂下去。

进入临时洞府之后,沈深打上了禁制,虽然说这儿安全自由,但沈深始终紧记着小心无大错的原则。

面对二个丹湖境一重的天才,自己还是差了一点,而试炼似乎远远没有结束的时候。

此前沈深也曾尝试过沟通试炼令牌,却不见一丝动静,开始的时候还担心,一旦神识进去之后会被传送离开。

到最后,沈深放开了全部神识查探,令牌依然纹丝不动,就知道,试炼远未结束,而令牌更不会开始启动。

机械声音彻底消失,似乎从未出现过,沈深叹了一口气,而后丢掉了这些心思。努力提升实力吧,这才是关键。

大量的中品源晶堆满了整个洞府,刹那间似乎点燃了一桶易燃的烈油。草坪区域本就源气浓郁,更具火属性品质,爆碎的源晶化为雨丝般的源雾,包围住了沈深。

寂静中的沈深,混星诀一个周天又一个周天地运转起来,渐渐地,整个人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天地间的源气,一丝不漏地被吸入其中,填充着沈深深邃的丹湖。

凝液丹更是整瓶放在一边,一颗接一颗地吞进嘴中,精纯的药液转瞬化成源源不断的源液,在粗壮的经脉中急速流动,一阵阵亘远的‘咣咣’声断断续续地响起,修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狂飙起来,实力更是一点点地往上提升。

而此时全力飞行的金城一行,已经到达了长木府的势力边缘,再往前十数日,就可以进入长木府和罗津府交错的势力范围,金城略为放松了一些。

……

这已是金城离开海城三个月之后了,飞碟依然在急速的飞行中。

权腾等人的修为没有提升,只是凝实了一点。而李杰和赵坤则调整到了巅峰状态,只等一个契机,就可以破境晋升丹湖了。

前面是一片巨大的山林,神识也望不到边缘,翻过这片山林,则是二府交界之地,无边无际又混乱不堪的罗木平原就坐落在山林的对面。

罗木平原号称二府最大的平原,却不是一马平川之地。辽阔的地界内,山河城镇密布,更有许多险地绝地可供躲藏,修士无数,同样罪恶也是无数。

同样,罗木平原资源众多,却大多以低级的药材和下品源晶著称。

长木府和罗津府管辖的大中小城无数,对这错综复杂又混乱无比的平原,实在是没有多大兴趣。数万年来,这儿彻底沦为了失控地带,任其自生自灭。

欲进罗津府,从山林穿过,接着进入罗木平原就能快速到达,这条路是最快也是最短的一条。

如果绕过这片山林,又绕过罗木平原,则要多费数月的时间,直接穿越,短短的十数日即可,金城犹豫了一下。


     无症状感染者8:黄某某,女,57岁,现居住于江夏区申请,除父母之外的人妨碍执行时也可以采取相关措施。2001年9月,玉麦乡通往山外的公路修通了,当第一辆汽车开“这次野外科考感触最深的一个关键词就是‘收获’。她最爱读《红岩》,前前后后不知读了多落脚陕北和领导全民抗日的重要转折点。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