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阴影世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阴影世界 (第1/3页)
    

一个青铜棺椁从天而降,重重的落在前面的高台上,把台上一个修为最弱的黑衣邪教修士压成一个肉饼。

这时候,台上台下的所有人都把注意力击中在这个突然出现的青铜棺椁上。

我的弑神刀趁机出手,化作一道白光,眨眼之间台下的十多个黑衣邪教修士斩成两段。

台下的这些黑衣邪教修士,都是刚刚进入法师境界不久,我这样人界天师的全力一击,他们没有丝毫抵挡之力。

然而我的弑神刀并没有停下来,转过一个圈子,化成的那道刀光继续向台上的黑衣人飞去。这时候,台上那个带骷髅面具的黑衣邪教修士,那根长长的手杖飞到空中,化成几丈长的杖影,迎向弑神刀化成的耀眼的刀光。

然而,这个手杖化成的杖影根本没有挡住我的弑神刀,空中弑神刀的刀光只是稍微弱了一点,速度只是稍微慢了一点。

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的另外几个黑衣人凌空飞起的三四根手杖,组成的杖影,迎上我的弑神刀,和原来那个带骷髅面具的黑衣邪教修士的那根手杖一起,堪堪挡住我的弑神刀第一波攻击。

我趁机飞身上台,挡在阿依娜面前,于此同时,又是轰隆一声,台上突然出现的那个青铜棺椁的盖子打开了,一个人从棺椁里面站起来,年纪不大,那不是陈江,又能是谁。

这时候,我身后传出拍手叫好的声音,阿依娜清脆的声音进入大家的耳朵:“好啊好啊,大哥哥太厉害了,打的这些坏蛋落花流水。”

我紧紧地盯着以带着骷髅面具的那个黑衣邪教修士为首的那几个黑衣人,对阿依娜说道:“阿依娜,你赶快下去。”

阿依娜说道:“我不下去,我要要在这里看着大哥哥把这些坏蛋全部打跑!”

我来不及和阿依娜解释什么,头也没回,用手随手朝身后一挥,阿依娜腾空而起,一阵惊叫声过后,阿依娜稳稳的落到台下徐逸的身旁。

我早就看出徐逸的方位,把阿依娜抛到徐逸的身边,免得一会我和陈江与台上那几个黑衣人法师交手,波及到阿依娜。

台上几个黑衣人,尤其那个带着骷髅面具黑衣邪教修士,修为境界都不弱,刚才是出其不意,再加上陈江的出现,也分散了他们的注意力,接下来的打斗,即使有陈江做帮手,恐怕也会费一番周折。

我大声的叫喊,让所有的人,远远的离开高台,因为接下来的打斗肯定非常激烈,免得波及台下普通民众。

我对于他们的语言还很生疏,台下的那些人勉强能够听懂,纷纷像潮水一样向后退去,但是都没有走远,都伸着脖子朝我这里看着。

我知道,这些生活在大漠深处的普通民众,都没有看过法师斗法,在认为自己没有危险的情况下,都想看个清楚。

这时候,陈江也走过来,和我站在一起,共同面对着那几个黑衣邪教修士。

于此同时,台上那个巨大的青铜棺椁腾空而起,在陈江头顶大约几丈高的地方悬浮着,在台下绿色的火光照耀下,显得格外神秘,于此同时,我的弑神刀,早已经回到我的跟前,白色的刀光伸缩不定,围着我,在我的头顶不停的转着圈子。

这时候,那个带着骷髅面具的黑衣邪教修士,凶狠的盯着我,即使以我天师境界的眼力,也无法透过他的面具,看清这个人的真实面目,至于其他几个黑衣人,尽管头面蒙着黑纱,我看清他们的面目倒也不难。

我发现这些黑衣邪教修士的真实面目,和我们东方大国的人长相有很大的区别,曲发,高鼻深目,我现在还无法看出这些黑衣邪教修士到底是来自那里。

这时候,那个带着骷髅面具的黑衣邪教修士对我说道:“阁下是什么人,来这里多管闲事,这里的事情与你何干系?”

陈江看看我没有说话,我说道:“保护我境内平民,是每一个修道人义不容辞的责任,就凭你们在这里害人,我今天就不会放你们离开。”

陈江看我说完,对我说道:“哥,和他们废什么话,干他就完了。”

陈江的话差点把我逗乐了,不过我仔细想一想,说的还有道理。于此同时,那个悬在陈江头顶的青铜棺椁,打着旋,向那几个黑衣人头上砸去,那几个黑衣人闪身躲开,同时我的弑神刀已化作一道白光,向那些黑衣邪教修士飞去。

几根手杖同时出手,和我的弑神刀碰到一起,那些黑衣邪教修士一连倒退了好几步。

这个回合过后,这些黑衣人趁我和陈江还没有发起进攻时候,突然摆出一个奇怪的阵型,然后那个戴着骷髅面具的黑衣邪教修士,打出一道更加奇怪的手印。

这些家伙要干什么,陈江可不管三七二十一的,青铜棺椁从空中又呼啸着,向这些黑衣邪教修士头顶狠狠砸去,这些邪教修士诡异的一转,青铜棺椁竟然落空。

于此同时,这些黑衣人竟不等我弑神刀再次出手,就整体向后退去,眨眼之间,就退出很远的距离,不在向我和陈江进攻,只是将那种奇怪的手印,一道接一道的打出去。

我开始注意到,在高台周围那几堆篝火,那绿油油的篝火,燃起的火焰越来越高,越来越高,渐渐的这几堆篝火的火焰,渐渐的竟然在高台的上空聚在一起,尽管此时天上一丝风也没有,可是那聚在一起的绿色火焰,竟然飘来荡去,好像一个人在跳舞。

更人我吃惊的是 这团火焰竟然慢慢的化成一个人形,五官四肢都活灵活现,好像真的有生命一般,就好像一个美女,拥有妙曼的身材,在台上舞动着。

别说陈江,就是我,这样诡异的法术也没有见过。这些黑衣人是要干什么?

这团人形的绿色火焰,大约一丈多高,飘到我和陈江面前,低下头来,看样子在上下打量我和陈江,陈江大吼一声:“什么鬼东西。”

接着青铜棺椁腾空而起,狠狠的砸向这图火焰,于此同时,我的弑神刀化成的刀光,也狠狠斩向这团人火焰。

然而,无论陈江的青铜棺椁还是我的弑神刀,对这团人形的火焰都不起任何作用,然而,这团人形火焰就好像有生命一般,带着逼人的热浪向我和陈江攻了过来。

我和陈江被逼的连连倒退,不知道这几个黑衣邪教修士用的什么手段,这团人形的火焰的温度远高于普通的人界的火,几乎相当于晓丹用碧玉簪引来的太阳真火。

我感觉我要是被这团人形火焰沾到一点,还不得把我烤熟啦,我和陈江的任何攻击都对这人形火焰不起作用,但是这个人形火焰,因为自己开启了这个无敌模式,接连向我和陈江进攻,把我俩个逼得连连倒退,形势一下子变得对我不利起来。

这团人形火焰追的我和陈江满台乱转,别提有多狼狈了,看样子这团绿色的人形火焰,不把我和陈江烧成灰烬决不罢休。

我恨恨的想,难道我堂堂的人界天师真的拿那几个境界比我低很多的黑衣邪教修士没有办法了吗?

不过还好,我和陈江的速度很快,目前那个人形的火焰,追不上我和陈江,那个人形的火焰一时半会还拿我和陈江没有办法,尽管我和陈江现在相当被动。

我在躲避人形火焰攻击的同时,眼睛也紧盯着那些黑衣邪教修士,只见他们依然摆着那个奇怪的阵型,朝那些绿色的火堆打着那一道道手印,看样子这个阵法相当耗费法力,那些黑衣邪教修士的头上冒出一颗颗的汗珠,不停的滴落在地上。

慢慢的,我看出一点门道,原来这个人形火焰,是那几个黑衣邪教修士合力用那个阵法产生的,我和陈江现在和这个人形火焰纠缠是没有必要的,如果不把他们那个阵法打破,这个人形火焰是不会消失的。我该用什么办法把那几个黑衣人的阵法打破呢?

还没等我琢磨出来好办法对付人形火焰,周围的绿色的篝火的火焰更旺盛了,在我眼前不断向我进攻的人形火焰,竟然一分为二,一下子变成两个,分别从两个不同方向朝我和陈江进攻。

我想,没有什么好办法,只能我吸引人形火焰的注意力,让陈江腾出手来,去攻击那几个黑衣人。

这几个黑衣邪教修士注意力全在这个阵型上,当然陈江不一定能够解决的了那几个黑衣人,也一定会让这些黑衣人手忙脚乱,那两个人形火焰的攻击力一定会减弱,我就有机会向这些黑衣人出手,到时候一定会扭转眼下这不利局面。

想到这里,我当机立断,如果再犹豫一会儿,如果这个人形火焰要是继续分化,变成四个,那样我和陈江连回旋的余地都没有了。如果真的那样可就槽糕透顶了。

如果我这时要逃走,陈江就会凶多吉少,徐逸和阿依娜一家以及那些民众,恐怕难以保住性命,我已经击杀那么多黑衣邪教修士,早已经彻底把他们激怒了。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种阵法聚集的人形火焰,似乎有灵智,威力极大,但是极其耗费法力,即使把我和陈江击退,这些黑衣人自身的损伤也不会轻,甚至境界都会下跌。

我真要退走,我无法想象这些愤怒的黑衣人会怎么残忍的对付阿依娜他们。

我从怀里掏出五色令旗,在闪避人形火焰的进攻同时将法力源源不断的注入到这面五色令旗里面,然后挥动这个五色令旗,朝这两个人形火焰狠狠的挥动。

这时候,平地刮起了狂风,威力不亚于在沙漠里我遇上的沙暴的威力,但是和大自然的风暴比,我用五色令旗引起的狂风虽然威力巨大,但是范围很小,只有方圆几百米的范围,在外面是感觉不到的。

在出现狂风的同时,一团又一团的黑气也从五色令旗里面不断的涌出来,重重叠叠,弥散在这两个人形火焰的周围,这两个人形的火焰被狂风吹得东倒西歪,同时被不断涌出的黑气包围,让两个人形火焰的攻击速度减慢了许多。

我对陈江大喊道:“兄弟,快去用你的铜棺砸烂那几个家伙。这边有我对付这个火焰人。”

陈江立刻明白我的意思,长啸一声腾空而起,朝远处那几个正结阵,朝那些绿色的火堆不断加持法力的那几个黑衣邪教修士扑过去。

与此同时,那个青铜棺椁,呼啸着以雷霆万钧之势向他们的头顶狠狠的砸去,如果他们不理会这个巨大的沉重的青铜棺椁,一定会把他们砸的粉身碎骨。

我一面不断的往五色令旗狠狠的灌注法力,制造的狂风让人形火焰无法向我靠近。

我一面让五色令旗喷涌的黑气,不停的挤压那两个人形的火焰,像无形的桎梏,限制那两个人形火焰的活动能力,这样做,我也是一样相当耗费法力的,在这沙漠灵气贫瘠的地方,如果不到万不得已,我才不会这样做的。

那边陈江的巨大的青铜棺椁,在陈江的全力发动下,眼看就要落到这些黑衣邪教修士的头顶上了,果然,令那些黑衣邪教修士大惊失色,没想到,在两个人形火焰的攻击下,我和陈江还能有一个人抽出身来,向他们的阵型进攻。

几个黑衣邪教修士手忙脚乱的躲过了陈江的青铜棺椁的攻击,青铜棺椁轰隆一声狠狠的砸在地上,扬起了冲天的尘土。这些黑衣邪教修士的阵型立刻被打乱了,黑衣邪教修士气急败坏,几根手杖合起来,向陈江疯狂的进攻。

一时间,陈江一下子险象环生,被几个黑衣人围在当中。我这边的两个人形火焰失去法力的灌注,立刻变得暗淡起来,然后闪过几下,就消失不见了。

我没有了人形火焰带来的压力,立刻收起五色令旗,一瞬间,狂风和四处奔涌的黑气全都不见了,我的弑神刀,又化作一道夺目的白光,向那几个黑衣邪教修士飞去。

现在,那几个邪教修士,因为刚才人形火焰那个阵型,消耗了大量法力,现在如何抵挡得住我和陈江的全力进攻,只是几只手杖化作的巨大杖影在勉力支撑,已经节节败退,毫无还手之力,看来用不了多时,就可已打败他们了。

这时候,就看见一个黑衣邪教修士对着天空一声历啸,我很纳闷,他们本来败局一定,这难道又是要施展什么厉害的法术?

忽然,我又看见那个巨大的会飞的蜥蜴,从远处飞过来,淡淡月光下,在地面留下巨大的投影,一个念头在我的那子里一闪,不好,他们哪里是要施展新的法术,这是要逃跑,决不能放他们跑掉。

果然,那几个黑衣邪教修士突然同时腾空而起,与此同时,那个巨大的飞龙极具灵性,从空中向那些黑衣邪教修士俯冲下来,如果让这个飞龙和那几个黑衣邪教修士汇合到一起,以这个飞龙的飞行速度,我的风遁还真不一定追的上这个家伙。

我的弑神刀化作的白光,像一道闪电,斩向空中那个巨大的飞龙。那条飞龙虽然极具灵性,飞行的速度也惊人,但是战力却很弱,看到弑神刀化作的白光向它飞来,发出惊恐的嘶叫声,顾不得迎向那几个黑衣人,掉头向高处飞去。

但是太晚了,我弑神刀的速度远远大于这条飞龙逃跑的速度,这条飞龙刚转过身去,还没有飞出去多远,弑神刀化作的白光就到了。

一刹那间,这里下了一阵血雨,同时,巨大飞龙那个像蜥蜴一样的脑袋被弑神刀斩落下来,那条飞龙庞大的身躯和那个硕大的脑袋重重的摔在沙地上,将地面的尘土溅起老高,那些黑衣邪教修士看到这一情景,目瞪口呆,又惊又怒,见逃跑无望,只得又转回身来,恶狠狠的来找我和陈江拼命。

他们回头和我拼命正中我的下怀,如果他们要是四散奔逃,我去追他们反倒要大费一番周章。

因为这些黑衣邪教修士,我决不能放跑一个,必须要把他们全部消灭,如果漏掉一个,那么胡杨林里生活的人们,恐怕永无宁日,一定会遭到血腥的报复的。

他们没有人修炼过,所以根本无法对付这些黑衣邪教修士的。

现在,这些黑衣邪教修士来找我拼命,我的弑神刀化作的白光,像闪电一样,奔向他们。

陈江的青铜棺椁也从高空向他们头顶狠狠砸落,这些黑衣邪教修士的手仗再也挡不住我的弑神刀和陈江的铜棺的攻击了,几根手杖断成了两截。

我的弑神刀去没有停下,发出骇人的白芒,将这些黑衣人全都斩成两段,连魂魄都没有机会逃掉。到现在,这些黑衣邪教修士全部被消灭掉了,我松了一口气。

这时候,远处传来一阵阵欢呼的声音,原来,是徐逸与阿依娜一家和胡杨林里的民众。这时候,高台周围的原来那几堆绿色的篝火,也渐渐的变回正常火焰的颜色。

这些胡杨林里的民众,看见我和陈江战胜了那些黑衣邪教修士,发出欢呼声,这些朴实的民众,一向崇尚英雄,神一样的英雄。现在他们都把我和陈江当成了神一样看待。

我既然已经无法隐瞒自己人界天师的身份,索性当着这些胡杨林里的民众和阿依娜一家也不在掩饰自己,我收了弑神刀,陈江也一伸手把空中的青铜棺椁变回巴掌大小,放在怀里。

我带着陈江从高台上直接飘落到徐逸的跟前,阿依娜一家也在这里,他们兴奋的围拢过来,徐逸不好意思的对我说道:“哥,我误会你了,我以为,我以为......。”

我笑着对徐逸说道:“你以为我一直在和你吹牛吧。”

徐逸听了我的话,相当不好意思,脸上红红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我拍了一下徐逸的肩膀,对徐逸说道:“好兄弟,啥也别说了,都是哥哥匆忙之间,没有和你说清楚,然你误会啦,其实也很勇敢,哥哥我很佩服你。”


     身处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新时代中俄关系旗帜,支撑起中华民族救亡图存的希望。黄溪连表示,习近平主席2018年对菲进行国事访问前夕曾指出保护和治理,实施好长江十年禁渔,保护长江珍稀濒危水生生物。7月26日:18:40到达金域滨江一期社会科学具有浓厚的兴趣,研读各种文献。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