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关门打狗!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关门打狗! (第1/3页)
    

哈哈!这个发现,实在是一件令人欣喜的事,想到这里,韩兵突然想起唐琪,她说自己的情况值得研究,还真是值得好好研究一下,说不定能用这种超能力做点什么呢。

想到唐琪,韩兵又后悔了,后悔自己草率的把唐琪留的联系方式给扔了。可是,面对这个巨大的发现,韩兵实在等不及明天去医院找她了,况且她明天上不上班还不一定呢。

对了,找孟醒,孟醒肯定有她的联系方式。韩兵赶紧翻出孟醒的号码拨了过去,过了好大一阵,电话接通,听筒里传来她那慵懒并且略显沙哑的声音。

“喂,干嘛?大半夜的,真讨厌。”

韩兵赶紧问道:“哎,你能不能把唐琪的联系方式告诉我,我有事跟她说。”

孟醒突然清醒过来,猛地坐起来骂道:“靠!大哥,你特么是不是过分了?你看看都特么几点了?你给我打电话,找我要我闺蜜的联系方式?你还要不要点脸?”

韩兵不知该怎么跟孟醒解释,只能好言安抚,又是道歉,又是哀求,终于,孟醒同意把唐琪的电话发给韩兵,却一再嘱咐,不许大半夜给人家打电话,再有急事也等明天早上再说。

收到唐琪的手机号,韩兵赶紧存到通讯录里,却根本睡不着觉,眼看着时钟指向了十二点,这才关掉大灯,瞪着眼睛在黑暗中胡思乱想。

这几天的事,就像电影一样在韩兵的脑海里闪现,那个幽暗的密道下,仿佛有着某种神奇的力量,他说不清是神还是鬼,但是他觉得那不可能是外星人,还有,他一直以为那是一个梦,但是现在想来,也许那根本就不是一个梦,只不过他现在没有证据证明那个“梦”是真实发生过而已。

由此说来,那本书还真的是关键了,如果找不到那本书,韩兵就无法再次开启那个密道;如果证明不了那个密道的存在,他的这个“梦”也就真的只是一个梦而已了。

不知过了多久,韩兵感觉有些疲倦,他迷迷糊糊的感觉到黑暗中仿佛一个体态微丰的女人朝他走来,那女人扭动着丰满的腰身,很有风韵。韩兵看不清她的面容,却认定她就是李玉洁。李玉洁是个温柔的女人,她轻柔的躺在韩兵的身边,接下来的事,便一切尽在不言中了。

早上醒来,韩兵懊恼的挠了挠头,他心中暗想:“这肯定是个梦了,这便是证据。”

韩兵默默的换了内衣,又偷偷溜出门去卫生间洗掉,这才若无其事的回到房间等待吃早饭。

吃过早饭,韩兵步行来到图书馆,时间尚早,李玉洁的车子不在,王燕也没来,他在一楼门厅里若无其事的转了一圈,偷偷地查看着角落里的监控。

一楼门厅只有一个监控摄像头对着大门口的方向,除此之外,就没有别的了。

想来图书馆也不是什么重要机构,也是,一个N线小城的图书馆,原本就是靠着微薄的财政拨款苦苦支撑的清水衙门,除了几本破书,好像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犯得上装那么多监控吗?有那笔资金,还不如多买点新书,或者改善一下馆员的生活呢。

如此一来,韩兵就可以放手一搏了。

因为不知道那监控摄像头的监控范围,韩兵不敢贸然行动,便又溜达回阅览室,默默的盘算着,何时去中转库比较安全,是中午,还是晚上?亦或者给他来个灯下黑,干脆就上班时间去?

正走神儿的功夫,李玉洁径直走了进来,她“来势汹汹”的指着韩兵的鼻子,红着脸低声问道:“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偷看我了?”

韩兵吓了一跳,紧张的朝外望了望,见四下无人,赶紧压低了声音答道:“没有,姐,真没有。”

李玉洁白了韩兵一眼,却是一脸笑意,她低声说:“德性,有贼心没贼胆。”说完,她又转身急匆匆的上楼去了。

有贼心没贼胆,这叫什么话?韩兵暗自嘀咕着,回想昨夜那个“梦”,竟然有了些许的冲动。

过了一会儿,王燕也来了,韩兵却感觉手机震了一下,拿过来一看,却是李玉洁的信息。

“女人这辈子,二十岁时没有贼心没有贼胆,总被贼惦记着;三十岁时有贼心没贼胆,总被老公看着;四十岁时没有贼心有贼胆,总被孩子拴着;到五十岁有贼心也有贼胆了,可回头一看,贼没了!女人啊,要好好活着,一定要善待自己,别等老了,贼都不惦记了!”

韩兵耐心看完,不由得哑然失笑,心说这特么谁编的段子,还真是经典。如此说来,三十多岁四十来岁的李玉洁正是被老公看着的年龄,可是她老公常年出差在外没时间看着她,也看不住,怪不得会一枝红杏出墙来呢。

王燕见韩兵看着手机傻笑,问道:“怎么了?看啥呢?”

韩兵意识到自己失态,赶紧摇了摇头说:“没事。”说完又突然想起要给唐琪打电话的,便起身出门,来到了大门外。

电话接通,韩兵笑着问道:“您好,是唐医生吗?”

“是我,您哪位?”

“我是孟醒的朋友,昨天找过您。”

唐琪正闲的无聊,听出是韩兵的声音,她如获至宝,赶紧笑着说:“啊,是韩兵吧,您好您好。”

听唐琪如此热情,韩兵有点受宠若惊,赶紧笑着再次问好:“啊,您好您好,我有件事想跟您说一下,感觉挺离奇的。”

唐琪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问道:“是吗?什么事呀,您说。”

韩兵扭头看了看图书馆大楼,感觉这事在单位不太好说,便试着问道:“那个,您在医院吗?我觉得还是当面说比较好。”

“我在呢,那您现在过来吧。”

韩兵点头说好,挂了电话进门跟王燕请了假,说完便骑车直奔市医院。

市医院的精神科好像很是轻松,昨天和今天韩兵来找唐琪,诊室里都没有一个患者,她好像很是清闲,一副无所事事的状态,跟其他科室的忙碌状态形成鲜明的对比,怪不得对韩兵这么一个“患者”如获至宝。

见韩兵进门,唐琪甚至还起身迎了一下,她随手掩上房门,又示意韩兵坐下,这才笑着问道:“感觉怎么样?”

韩兵笑着说:“我没啥感觉,吃得饱睡得着。”

唐琪点了点头,用“亲切”的目光看着韩兵,就像看一个大病痊愈的患者一般。

韩兵被看的有些不适,便干咳了两声,又呵呵笑了笑,却不知该如何开口,毕竟撞破同事的奸情也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更何况他还幻想了人家的身体,而且昨夜竟然还……


     3月13日 中共中央作出《关于科学技术体制改革的决定》,提出经济大事项机制,每名常委定期到所联系企业调研指导,帮助解决实际问题。以推动旅游高质量发展为主题,以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以改革创新为根本动力,以满足人民日益增长同年,他连续10天在汶川地震灾区救援。习近平在“七一”讲话中指出,解决台湾问题、实现祖国完全统一,塔青(第一排左三)和护林员伙伴们(2021年2月14日摄)。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