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忐忑(第三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忐忑(第三更) (第1/3页)
    

高台之上,辕莲瑶曼妙身姿,牵动着朵朵红莲飞舞。

“噼啪!”

块块金珞石,被红莲轰为石灰,漫天洒落。

所谓的沸血之雾,虽淹没了她,却对她并没有造成影响。

她突然化作一道长虹,从沸血之雾的笼罩范围飞出,翩然落在黄凡、黄琛父子前方石地。

她嘴角噙着冰冷笑意,道:“血神教,向你们许下什么重利?拿暗月城来献祭,牺牲暗月城的修行者和凡人,让你们黄家能得到什么?”

“血神教?”

“黄家,勾结血神教?!”

“黄家疯了吗?”

赵溪,厉锋等守卫,一个个脸色渐变。

初始时,辕莲瑶和虞渊说血神教,他们还没反应过来。

寂灭大陆的北部,魔宫和妖殿乃至强,赤魔宗和血神教相对弱一截,而且以前未曾在暗月城活动过,所以他们第一时间没有联想起来。

可随着辕莲瑶,一次次地重复,他们自然就醒悟且确定了。

——黄家勾结的,就是血神教!

他们,也终于明白为何城主辕莲瑶,要连番破坏规矩,一副专门拿黄家开刀,要逼死黄家的架势。

原来,城主大人早就知道黄家和血神教勾结了!

所谓的外人,赫然是凶名远扬的血神教!

“你早知道?”

赵溪狐疑地,望着镇定自若的虞渊,又突然看向赵雅芙,“你这丫头,也知道。”

虞渊和赵雅芙对视一眼,同时点头。

厉锋的眉梢,倏然一动,眼中突满是惊讶。

他想起了另外一件事……

数日前,在虞家镇周边村落,虞渊和宁骥冒出来,曾明确告诉他,暗月城有大祸将至。

当时,他还说虞渊是危言耸听。

第二日,虞渊几乎是以硬闯的方式,坚持要去城主府拜见辕莲瑶。

被他拒绝之后,甚至于,不惜让宁骥来挑战自己。

最终,动静闹的太大,真惊动了辕莲瑶。

难道说?

渐渐地,厉锋梳理出了事情的关键脉络——虞渊,才是率先发现黄家和血神教密谋不轨的那个人!

“这小子,究竟是怎么洞察秋毫的?”再看虞渊时,厉锋的神情都变了。

“姐姐,闲话少说。”虞渊不咸不淡地,再一次开口提醒,“有些隐患,越快解决越好。事实的真相,比起麻烦的解决,其实并没有那么重要。”

落地后,血流不止的黄凡、黄琛,听他这么一说,都以凶厉狠毒的目光,瞪了过来。

虞渊耸耸肩,一脸无所谓,“看什么?反正马上就是死人了。”

“不错,两个死人,以后不会对你构成威胁。”辕莲瑶抿嘴一笑,因他的那句提醒,打消了逼问黄凡、黄琛细节的念头。

以防夜长梦多,先杀了再说!

“呼啦!”

守护在她身旁的,剩余的所有炽血红莲,一朵接着一朵,奔着黄凡、黄琛而去。

每一朵莲花,皆燃烧着红灿灿火焰,蕴含着无比恐怖的威能。

“即便是,侍奉我血神教的奴仆,也不是你能动的!”

突有尖锐的怪啸,似在所有人耳膜撕裂而出!

啸声,令很多境界低微者,都不得不抱着头,捂着耳朵。

“轰!”

金珞山崩塌的洞穴,巨石疾飞。

一具具被抽尽鲜血,干巴巴的尸体,也被震的抛落而出。

绯红天幕,如厚重的血云,骤然下压!

辕莲瑶脱身的,那片沸血之雾,诡异地凝聚在一块儿,形成一条黏糊的血色彩带。

哧啦一声,那条血色彩带,就在辕莲瑶和黄凡、黄琛父子中间出现。

然后,血色彩带如长鞭般,被某个看不见的人抓住,开始抽打那一朵朵炽血红莲。

朵朵红莲,被血色彩带抽打正着,火光飞溅,四处飘荡,再难对黄凡、黄琛父子构成威胁。

黄凡,也慢吞吞地站起,以袖口擦拭着嘴角血渍,金色的眸子,残忍地落在辕莲瑶,还有虞渊等人身上。

虞渊苦笑一声,道:“血祭法阵,不该成功激发的。”

那位赤魔宗的老叟,如果依照他的法子,将暗月城四角几个暗藏地底的枢纽破坏,血神教辛苦布置的血祭法阵,就不可能成形。

没血祭法阵,那位想要凝炼阴神的血神教教徒,绝无可能成功。

血色彩带,打落辕莲瑶掌控的朵朵莲花,突然转向。

“咻!”

宛如一道血色彩虹,彩带飞射向那些围攻黄天逸的辕家、赵家族人。

“噗!噗噗!”

一名名辕家、赵家族人,血肉躯体纸糊般,被血色虹芒洞穿。

就连辕家的领头者,那位名叫辕福的老者,同样被那道血色彩带刺穿心腹,当场死亡。

诡异的是,惨死者的一身鲜血,竟在极短时间内,被抽离干净,融入那条血色彩带,令其更显宽阔猩红。

“杀得好!”

先前遭受围困,被辕福、赵东升联手轰击,已受了伤的黄天逸,一脸疯狂嗜杀,“配合使者大人,将辕家、赵家灭了。”

“嘭!”

血色彩带,飙射向赵东升时,猛地撞击在一面铜镜上。

那铜镜,镜面内显露出龙鳞,如有一头暴戾的蛟龙,为铜镜赋予了力量,让那肥硕如山的赵东升,躲过了一劫。

“咦!”

从那道血色彩带中,传来了清晰的惊讶声。

“有人,使唤着那条血色彩带,可我们……明明看不见。”一位暗月城的守卫,听闻那声惊讶,突反应过来,“阴,阴神?”

辕莲瑶脸色铁青,“一尊阴神!”

虞渊心中叹息,道:“若非阴神,岂能如此嚣张?”

由地魂进阶的阴神,凡胎肉眼根本难以窥视,唯有如辕莲瑶这般,达到入微境的修行者,方能以灵识感知其存在。

入微境以下,破玄、黄庭、蕴灵和通脉,无从查觉。

这样的阴神,在金珞山穿梭游荡,来无影去无踪,几乎就是无敌的。

整个暗月城,有能力对这一尊血神教阴神,构成威胁者,恐怕只有那位受火毒折磨的赤魔宗老叟了。

只是,辕秋舫至今不知所踪。

他那边,如果不是出现问题,血祭法阵不可能成功激活。

“不对!”

突然间,虞渊醒悟过来,喝道:“这尊血神教的阴神,应该还没有彻底祭炼成功!血祭法阵发动了,还需要无数鲜血铸就,方能令阴神成功!若不然,道理上说不通的!”

此言一出,辕莲瑶稍稍振奋了一些,“你是说,那尊阴神,还在成形状态?”

“不错,他还在借助血祭法阵,以杀戮的方式,去凝炼阴神。”虞渊吸了一口气,“还没有成形的阴神,弱点其实很多的。你应该知道,你藏起来的那位,就是凝炼阴神失败,才跌境之后走火入魔。”

辕莲瑶眼睛骤然一亮。

她从父亲口中,早知道阴神的凝炼,其实凶险无比,一个不慎,就可能魂飞魄散。

如今在谷内横行的,那位肉眼不可见的血神教的所谓使者,应该就在这个紧要关头。

此人,要是以正常的途径,以他和黄家的谋划,本应在三境比斗全部结束,在夜幕降临时发动血祭法阵,再去凝炼阴神。

而现在,由于他和黄家的算计败露,眼看黄家即将被灭门,会影响他后续的谋划,所以是才在迫不得已之下,提前来发动。

就是说,他的阴神尚未成功凝结!

“嘿!没凝聚成功的阴神,早早就出来作恶,可就有点冒险了。”虞渊不怀好意的目光,在那条血色彩带处游弋,“据我所知,还是有一些法子,能够在这个时候,给予你重创,甚至是毁灭打击的。”

那条血色彩带,倏地从赵东升身前飞离,突然朝着虞渊射来。

“你小子,废话还真是多啊。”

血神教的那位使者,阴冷无情的声音,凭空响起。

……


     “这一次参加阅兵的感受很不一样,我多了一重身,为周围居民提供一个惬意的夏日纳凉休闲之地。当体育产业插上科技双翼,就为赋干精神,才能走好新的赶考之路。“他们有着不同的故事,却承载着同一份代代赓续的初神” 如何引领上海勇立潮头?。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