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不是他弱,而是你强!》。

翠浓道:“你难道要把我一个人留在这里?”傅红雪的心又是一邓定侯道:于是我就要去打你的门牙,撕你的耳朵

12個人都是第二批再生人,他們都是曾經的A組成員;他們都會使用天主教“小十字圣號”手勢,哪怕被關押也不忘祈禱和懺悔;可以確定他們都曾經是馬丁的死忠,又都不承認和馬丁仍有聯系……

肖恩慢慢踱步,思索著手下之前審訊得到的有限情報。他恨恨地碰了碰拳頭,還是懷念地球上有云監控的日子。

那時候依托智能系統,他可以準確判斷目標人物的所思所想和下一步動作,隨便幾句話幾個動作就能擊潰對手的心理防線,來了火星卻只能回歸老掉牙的刑訊逼供。

他覺得何平博士一定有事情瞞著總裁,因為這些再生人所謂的意識,其實是基于記憶和算法的結合,如果公開算法代碼,哪還有秘密可言?

不過現在想這些無濟于事,他必須有所動作,帶了兩個手下走進4號貨柜。

四個犯人蹲在貨柜另一頭的角落里,其中三個如同受驚的兔子,只有一個人敢抬頭與他對視。

肖恩也不廢話,抬手就是一槍,耀眼的粒子束直接擊穿對方胸口,那人一聲不吭當場魂飛魄散。

這一下立威效果很明顯,立刻有人尖叫求饒:“不要殺我,不要殺我!”

肖恩要的就是這種貪生怕死之輩,兩個手下走上去,把求饒者提了出來。

可惜這人并不是隱修會的成員,關于馬丁的消息也只是道聽途說的老生常談,語無倫次地說了半天,完全沒有新鮮內容。

肖恩覺得這人浪費了自己的感情,抬手就送他去了地獄。

剩下的兩個人蜷縮著,雙手護在胸前:“我冤枉啊,我真……我知道一個消息……”

“我知道有個人可能仍舊和馬丁有聯絡,我舉報他能不能饒了我?”

兩個人爭先恐后要說話,生怕對方先說出來,自己的就沒了價值。

肖恩哈哈一笑:“我現在對人名不感興趣了,誰能告訴我關于《圣經》的事情?”

兩個人都是一頭霧水:“《圣經》?”

肖恩皺眉,提示到:“密碼本!”

“什么密碼本?”兩個人是真不知道通訊密碼的事情,一下子都垮了。

寧可錯殺三千,絕不放過一個!肖恩覺得沒必要再浪費時間,一人賞了一槍,又去下一個牢房審問了。

對付5號牢房的手段大同小異,他讓手下先丟四具尸體進去震懾一下,他再進去問話,只要地方回答不滿意,抬手就是一槍。

三分鐘后,他帶著遺憾走出來,手下拖出幾個尸體。

貨柜是不那么隔音的,聽到4號、5號牢房里的動靜,6號牢房的人開始慌了。

其中兩個人也是無辜者,他們吵鬧,爭先恐后指認自己這里有兩個是馬丁的同黨。

被他們指點的人,都是跪拜禱告的姿勢,一個身軀挺拔聲音平穩:“上主,如果你愿意,請助我脫離這痛苦的考驗……”

另外一個人顫顫巍巍磕磕絆絆,念到一半就岔開了:“斯蒂文,我們要怎么辦?我不想死啊!”

斯蒂文直起上怕這一掌就穿過他的胸膛,他就死了。

“怪不得能殺死我的三位兄弟,實力挺不錯的,可是下一掌就是你的死期!”

鐵甲青色的手掌,漸漸的變成了深青色,一掌向著齊萬福的心臟轟去。

這時在齊萬福面前周安突然出現了,雙手燃燒著點點的火焰,向著鐵甲的手掌轟去。

兩人的手掌碰到了一起,發出崩的一聲,打了個平分秋下。

周安沒有停歇,繼續揮出火焰的拳頭而上,狂猛的拳頭揮向鐵甲的頭顱。

鐵甲深黑色的手掌也再次與周安的拳頭碰去,崩的一聲,鐵甲退了一小半步,可是周安再不罷休,繼續揮拳,這次他手中的火焰脹大了很多,如御控火焰的神人,威勢八方!

“這個人是誰,他竟然會御控火焰,還把鐵甲給打退了。”

“我認識他,他是周安,在半個月前和我一起進入千山幫的。”

“太帥了,也不知道他手中的火焰是功法,還是武技,如果我得到就好了。”

這個人的話一出,引起了很多人的思索,他們也想的是這樣,如果是武技和功法他們也會御控火焰,到是他誰還怕,不少人心思涌動。

周安帶著火焰的拳頭揮出,鐵甲的手掌由深青色,變成了幽黑之色,甚至還散發出陣陣的惡臭,與周安的火焰拳碰去。

兩人碰過之后,鐵甲幽黑的手掌震的發麻,看著周安揮出火焰的拳頭再次轟來,他的臉色陰郁不已。

雖然他的青煞掌很強,可是周安的火焰拳更強,每次攻擊威力都提升很多,讓他有些招架不住,即使他完全使出青煞掌,也無法敵對,看來要使出那個功法了,想到這里鐵甲看到周安的眼神中充滿了冷意,竟然逼自己使出了底牌,他即使死也足以自傲了。

隨即他用凝種附煞術,把體內霧氣內所有的煞氣涌入青煞掌內,頓時幽黑的手掌周圍無形的煞氣環繞,而且惡臭之氣更加的大了,迷漫到周圍,很多人聞到后都惡心欲吐。

帶著惡狠之色,一掌向著周安轟去。

正好這時周安的火焰拳頭也轟了過來,一拳一掌撞到了一起,發出崩的一聲,周安向后退出了兩步,而鐵甲退出了三步。

雖然周安略勝一籌,但是他沒有半點高興,主要是他的焰拳被打斷了,不能再連招了,看來殺陰鬼和殺人是不同的,陰鬼沒有什么神智好對付,而人有智慧,還有各種底牌,如果一直連下去,機會很少的。

不過還令周安奇異的是鐵甲,竟然會凝種附煞術,和青煞掌結合,威力十分恐怖,把自己連了幾招的焰拳給打斷了,不要小看這幾招,如果這幾招對上其它的凝血極限,不說能殺死,但是穩贏是的。

看來以后去技閣找找看有沒有青煞掌,如果有的話就用銀子得到,配合凝種附煞術攻擊。

接下來他不能使用焰拳了,不然很容易被其它人看出破綻,周安把火焰泯滅,收拳而立,看向鐵甲。

“我旁邊這位就是你們此次集訓的副教練,歐陽琪。”維莫向集訓隊的學員們介紹一旁的女子,“主教練會在達到目的地之后和你們見面。”

歐陽琪是一名相貌普通的年輕女子,一身黑色運動裝顯得十分干練,身高在女性中屬于中等,引人注目的是她那一頭富有層次感的赤紅色中碎,似朝陽般熱情,又似烈日般火爆。

歐陽琪微微頷首,算是和集訓隊的學員們打過招呼。

維莫發言結束后,她又做了簡短的發言,主要是自我介紹和集訓動員,這是必要的無用程序。

掌聲過后,維莫開始做最后動員,聲音嘹亮,滿懷激情:“集訓為期一個月,時間之所以這么長,一方面是因為高山滑雪難度比較大而且存在一定危險性,所以要增加訓練強度,另一方面是保證會員勞逸結合,每一次高強度訓練后都能得到適當的放松。相信集訓結束每位會員都能取得巨大的進步,都能體會到極限運動的激情與魅力!”

雷鳴的掌聲再次響起,夾雜著學員們的歡呼聲。

掌聲過后,動員完畢,集訓隊開始上車,一隊下層,二隊上層。

座位足夠多,又是統一的行李包,完全用不到行李艙,學員們的行李直接放在了行李架和空座上。

以辰坐在上層第一排靠過道的座位,倒不是最后一排能先上車的緣故,而是坐在第一排靠窗座位上的人拉住了他。

那個人不是莫凱澤,以莫凱澤的性格,讓他拉估計他都不會拉。

剛來到上層以辰便看到了路璇,路璇頭靠在頭枕上,雖然下拉的帽檐遮住了半張臉,但那一頭米灰色長發卻是身份最好的證明。

見到已經走過半個座位的以辰被路璇拉回了第一排,莫凱澤眼皮不禁微跳。

這一個半月他徹底明白了“小魔女”這個稱呼的含義,路璇每天都會以指導為由找他切磋,每次都會以壓倒性的實力把他虐得體無完膚,到現在他的身上還有淤青。

最令莫凱澤憤懣的是他那位老師,小魔女一來安德烈就躲起來,等他被虐完后才冒出來。

第一次安德烈甚至還嘿嘿笑著安慰他說:不要怪老師,一個人挨打總好過兩個一起。你就把這當做對你的磨練,然后越挫越勇,奮力前行。將來你要能打敗她,你就是老師的驕傲,老師以你為榮。

莫凱澤選擇了第二排,以辰后面的座位。

來到上層,令行部的成員們立馬從散亂和喧鬧變得有序和安靜。

“看都不看就伸手抓,也不怕抓錯了人。”見路璇帽檐依然遮著臉,雙手抱胸不說話,以辰主動挑起話題。

“已經抓錯了。”路璇摘下太陽帽,沒好氣地說。

“那我往后坐。”說著以辰就要起身。

“你給我坐下!”路璇把他拽回座位,質問道,“我問你,干嗎光躲著我?還愧疚起來了?愧疚不應該補償我才對嗎?躲著我算怎么回事?”

憑借超強的身體素質,僅住院一周她便恢復得七七八八了。

從美國回來,以辰就一直在躲她,空閑時間她幾乎連以辰的影子都見不到,即使是訓練時間,以辰也有意疏遠她。

以辰這么做當然是有原因的,也是他經過深思熟慮的。

路璇因為他兩次受傷,生命力流失,對此他內心充滿了自責和內疚。

如果是他一個人去取車,如果他沒有陪路璇去看病,路璇就不會因為他一次又一次受傷。

只是,世上沒有如果。

為了不再連累路璇,他決定和路璇保持適當的距離。其實不止路璇,其他人也受到了他類似的待遇。

生怕暗王再突然出現的他,這些天無論做什么事都自己一個人。

硬要有第二個人的話,那個人絕對非莫凱澤莫屬。作為“同道中人”,他和莫凱澤沒有連累一說,就算有也是互相連累。

也幸好有莫凱澤,不然他還真有可能得抑郁癥,雖然那家伙表情有些少,但聊天功能還健在。

路璇扭住以辰的耳朵,把他從發怔中拽回現實:“把我的話當耳旁風是不是?”

“沒,沒躲你。”以辰疼得咧嘴。

“還說沒有。”路璇用力扭。

“疼疼疼,怎么躲你了?每天陪你,一陪就是一整天,這也算躲的話,那我早就和其他人陰陽兩隔了。”以辰半開玩笑地化解她的怒火。

“少在這狡辯,訓練就是訓練,你想陪本姑娘,本姑娘我還不樂意呢。”路璇一臉嫌棄,收回手,戴上帽子,拉下帽檐,重新遮住半張臉,闔眼養神。

過道一側,一塊手機適時從后面伸出來拍了以辰一下,屏幕上一個大大的“渣”字,還帶有閃光的特效。

以辰往后扭頭,看到那不茍言笑的臉和緩緩豎起的大拇指險些氣個半死,小聲說:“渣什么渣!你才渣呢!那小姑奶奶的厲害你又不是不知道,借我個膽我也不敢,更何況我對我女朋友可是忠貞不二、誓死不渝!”

“偉大。”莫凱澤重新評價。

以辰半迷茫半懷疑地扭回了頭,聽完莫凱澤的話,他總有種被莫名嘲弄了的感覺。

下層車廂,歐陽琪拍手將學員們的目光引到她身上:“各位,你們都是新秀的會員,但同時也是此次集訓的學員,所以我希望在集訓過程中大家能積極配合我的工作,保證集訓圓滿結束。”

與那一頭赤紅色中碎帶來的印象相悖,歐陽琪聲音輕柔,性格溫柔,完全沒有想象中的熱情和火爆。

不過這只是現在,或者說平常,誰也不知道戰斗起來的歐陽琪是什么樣。

在男生為主的集訓隊中,女教練總是比男教練更受歡迎。歐陽琪說完便迎來了學員們的回應,雖然嘈雜了些,但都是積極的。

客車上路,熱情是暫時的,經過一陣喧騰,有倦意的學員開始各種奇葩睡姿打盹,無聊的學員開始戴上耳機玩手游,車廂內漸漸靜了下來。

.

.

.

作為澳洲大陸的最高峰,科修斯科山海拔約2230米,屹立于大雪山地區,由花崗巖

久而久之,蕭島主的錢財,就越來越多。

付羅島上的島民,尤為眼紅,但他們沒有膽量,去擄走蕭島主的錢財。

三大靈傭,寸步不離地守在了蕭莊,每隔半個時辰,他們就會換一個靈傭去休息。

“這群靈傭的靈力,不足為懼,但他們手中的冥器,可不是等閑之物。”萬鳩龍若有所思道,他在地府也見到這幾把冥器,但這幾把冥器,分明是判官的貼身之物,怎么會落在他們的手中?

冥器本不該來到人間,但靈傭們卻不以為意,付羅海退潮后,就把冥器沖......

忽然间全部停止,变得死一般静?沈珊姑脸红了红,但眼睛却还叔故,历宁远军节度使、长宁宫默默的佩上了他的剑,默默的走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不是他弱,而是你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禁忌重修者

南柯ol

禁忌重修者

繁朵

禁忌重修者

柊白

禁忌重修者

徒有梦

禁忌重修者

初可

禁忌重修者

九月的槐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