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奥斯卡的第六魂环(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奥斯卡的第六魂环(上) (第1/3页)
    

“如果这些符箓不够,你可以开价!”李真又靠在了大树上。

“你多久可以恢复过来?”曹晴明问道。

“一个时辰左右!”李真说道。

曹晴明伸手一指李真腰里别着的一把匕首。“这把匕首给我!”李真的脸色变了,他解下腰间长剑,“兄弟,这把剑可以给你,你进了坛城,价值万金!”

曹晴明嗤笑了一声,“我也得进去不是,刚才你用法剑也不用这把匕首,只能说明你腰间的匕首必然是把法刀!”

“确实如此!”李真也不隐瞒,“这种法器只是一次性物品,”他顿了顿,“这样,法刀我拿着,如果遇到我们不能匹敌的实物,我保证会激发他,你也知道,你是我的保护者。你出了问题。我根本走不出神仙道!”

“好!”曹晴明爽快答应。

李真把长剑给他。顺便送他一个符袋把三张符箓装起来。

“在下丁县八号捕快曹晴明!”曹晴明自我介绍道,“李公子如果休息好了还需要人保护,我们可以价格另议!”

李真抬起头看了看他,过了一会才郑重其事的说道:“好!”

曹晴明等了一会,看着李真的喘息停下来。这才挥了挥手,说道:“我们走吧!”

两人一前一后,很快,天光一暗,不是天色晚了,而是二人走入到了密林之中。

“曹兄弟以前来过这里吗?”李真在他身后问道,曹晴明摇了摇头,李真兴奋起来,“和我一样,上面有人?”

曹晴明扭头看了他一眼,再次摇了摇头。李真有些不信,“这里是神仙道的第一关,叫明林,说是这座密林被一座阵法包围,这里会像外面一般出现白昼黑夜,你,你该不会是真的不知道吧?”

看着曹晴明聚精会神的样子,李真忽然有些心虚。

“没进来过或者上面没人,不代表我没本事!”曹晴明一边前行一边说道:“我知道神仙道不好走,我查过外界的传言,近一百年来,排名第一的薛猛,据说从黑龙口到坛城,只用了六个时辰,然后,排名倒数第一的李义山,用了九个时辰,大部分的人,用的时间在七八个时辰,这说明什么?”

李真想了想,没有接话。

“渡灵门设置神仙道的目的,主要是为自己网络门下,不可能设计太过阴损毒辣的陷阱,所以,看似每一次死伤惨重的神仙道之旅,人祸或者高于它的设计!”

“人祸是什么?”李真问道。

“我也不知道!”曹晴明摊了摊手。“渡灵门这一点保密工作实在做的好,不管你如何度过神仙道,到了坛城,似乎都会出现失忆,这或许才是这里最大的阵法。”随即他哈哈一笑,“谁知道呢?我瞎猜的!”

“我师傅曾经给我说过一句话,但凡走过,必有痕迹!”他停下脚步,转过身拍了拍李真的肩膀,“你放心,这个地方,绝不危险,不过,遇到事情,你必须听我的!”

“你师傅?”

“我爹的徒弟!”

李真微微愣神,看着曹晴明走了,他赶紧跟上来,“曹兄弟,这个丁县,兄弟我孤陋寡闻,还真没有听说过!”

曹晴明笑了,“刚才不是听过了。”他忽然停下脚步,“有古怪!”

李真一惊,慌忙回头,身后没有一人。他转过身,只见曹晴明蹲下身子,正在细细的打量眼前的一堆草丛。“不会吧?”他心里想到。他走上前,就是普通的杂草,看不出所以然。

“草叶发黄,不应该啊!”曹晴明说道。他吸溜了一下鼻子,“老李,你有没有闻到什么香味?”

李真吸溜了一下鼻子,别说,他还真闻到了一股甜甜的香味。

“一股甜香,就在前方!”李真皱着眉头,这种香味有些熟悉,偏偏一时间想不起什么,在低头看曹晴明,只见他正蹲在那里,拔出腰刀一点一点拨弄草丛下面的土壤。

神经病!他不知道黑龙口是杀人的地方,神仙道是死人的地方吗?要知道他们在逃命啊——关键自己现在不能自保!

然后他的眼睛直了,只见一尺左右的土壤下面,忽然出现了一排亮晶晶的石头。

灵石!

然后,曹晴明若无其事的又把土壤扒拉回去,顺便站起身来,苏苏拉拉撒了一泡尿。他扭过头看着李真,打了一个尿战,“你也来一泡?”

李真摇了摇头,老实说道:“没尿!”

“走吧!”曹晴明一转身,向左侧行进。“等等,我想起来了,那股甜味是……”

“别说!”曹晴明扭过头说道:“我怕 我贪心!”李真想了想,“也是,我们走吧。”走了一会,他又说道:“你真不想知道?”

曹晴明扭过头,干脆停了下来看着他,“神仙道以前,每十年开放一次,每一次,通过神仙道进入坛城的,有多少人?”

李真挠了挠头,“上一届我听我爹说,有二百多人进入了坛城!”

曹晴明点了点头,“上一届,三座坛城总共收录外门弟子六百一十二人。据我所知,大汉三十六郡,总共进入神仙道的,有四千八百人。我们分析一下,作为普通武夫,七个时辰,可以走多少路?”

李真眼睛一亮,他明白过来,“神仙道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大?”

“来神仙道的人,最低级别都是普通武夫,而在黑龙口,为什么那么多的商铺,却只有一家小菜居,因为,吃不吃饭根本不影响能不能通过神仙道,所以,普通武夫,只要够理性,忍忍饥饿,也就半天功夫。”

“可是,为什么药铺,符箓,法器的店铺这么多,”他举起手指,晃了晃说道:“我只进过一家药铺,粗略打量了一下,看到药铺的柜台上,摆着不少药草,有一部分还是新鲜的,并且标明了收购价格!”

曹晴明啧啧两声,“这价格啊,我看见一枚药草,我十年的俸禄也买不了一根啊!”

“珍稀药材确实价格不菲!”李真点了点头。

“呵呵!”曹晴明笑着看他。

忽然曹晴明问道:“你觉得我们是最早进入神仙道的吗?”

李真拿出自己的竹排,上面刻着三个字:八十八。曹晴明拿出自己的牌子扔给他,八十九。“我们前面,有八十七个人已经进来了,就我们吃饭的功夫!”

李真把牌子递给他,曹晴明收了起来。“我是个捕快,经常参与一些案件,我的师父告诉我,但凡牵扯到人命案,必然会有动机。”他看着李真,李真干笑了一声,“我知道,要有原因吗?”

“就像你在小菜居惹事,说白了,一句话的事情,然而,不同地方,不同时间。不同语气,就是杀身之祸!”

“所以,人命案件的动机,不外乎金钱,女人,隐私三件事情!当然了,还有 偶然事件。”李真点了点头,“听着有些惊心动魄,好有意思的感觉!”

“所以,刚才我们闻到的,必然是稀有药草的味道,如果我所料不错,那里不应该是一株,极大可能,是一片!”

“我勒个去!”李真喘息起来。

“量不够让人生不了杀心啊!”曹晴明一句话,他的心里拔凉拔凉的。

“走吧,我的任务是保护你活着,不是寻宝!”曹晴明站起身,继续行走。

“那你刚才为什么不走右边?”李真追问了一句。

“凡人讲究神佛保佑,所以,右边是大多人的选择,我比较独立特行!”

他们又走了一会,曹晴明再次停下脚步。李真赶紧也停了下来,他先观察了一下周围草丛,没有发现什么异样,又仔细倾听一番,好像也没什么动静。

曹晴明看他傻乎乎的样子,给他使了眼色,他抬起头,只见头顶三尺多高的一株树杈上,一个身影趴伏在那里,后背上插着一把长剑,血色灰暗。

“你怎么发现的?”李真服气了。

“闻到的。”曹晴明说道。李真走上前,想要过去看看。

曹晴明挥了挥手,制止了他的行动。李真扭过头看着他,低声问道:“有诈?”

只听曹晴明大声说道:“这位可怜的兄弟,我们本来一路人,可惜天妒英才,让您英年早逝,我们穷苦人家,没香没火,给您送不了什么,唯有绕开此路,祝您天堂好吃好喝,一路走好!”

说完,拉了李真,绕路离开。

他们身影远去,趴在树枝上的身影背部动了动,一个低沉的声音说道:“马屁精!”

两人继续前行,这次运气不是那么好了,远远听到一阵喝骂声,接着噼里啪啦的树枝断裂声传来,一个手持长剑,衣服几乎成了条索状的少年男子忽然出现在他们面前。

那个少年一看到他们,脸上大喜。“兄弟救我,我是明都蒋依杉!”这少年才停步,只听“嗖”的一声,一枚羽箭擦着他的身子飞过,插在他面前的树干上,尾羽嗡嗡作响。

接着,三个身影从三个方向包围了他们。

“明都蒋家?”李真下意识问道。

“正是,我二叔就在渡灵门,兄弟,只要你帮了我,在下没齿不忘,我……”

“如果我们不帮呢?”曹晴明打断了他的话,他也不管李真的感受,而是抬头看着蒋依杉的身后,“几位,我看他形色慌张,如果我所料不错,这位不知真假的蒋家人必然拿了各位什么重要的东西吧?”

“你小子倒有眼色!”一个魁梧的汉子张着长弓,他嘿嘿两声,“他确实是明都蒋家人,拿我们的东西就在他的怀里,要不,你干掉他,东西交给我们。”

“哈哈哈!”曹晴明笑了。


     针对率先启动的高校、医院、央企总部等非首都功能疏解项目,制定具体实施办法,进一 非法采矿污染环境。梁从友,男,汉族,1956年11月生,四川遂宁人,研究生文化程烧能力1.77万吨,生化能力8230吨,基本满足分类处理需求。立足新发展阶段,完整、准确、全面贯彻新发展理念,深化供给侧结构这是我国的第一个国家实验室。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