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怎么可能?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怎么可能? (第1/3页)
    

酒窖,问心道的尽头。

苏玉清的愤怒比火山喷发要热烈几万倍:“你个老不死,你个老妖婆,你个老王八蛋,你个挨千刀……”

老奶奶继续破坏阵法:“你个到死都没老公爱的死老鸨。”

跟老奶奶斗嘴,开玩笑。

苏玉清浑身颤抖:“放下,你把它放下。”

老奶奶一手破坏阵法一手想要拉开盖子:“这就是传说中的问心酒吗?”

苏玉清着急了:“别打开,你别打开。”

老奶奶故意松开手:“怎么?这玩意对你们酒香斋弟子也有效?”

苏玉清:“酒香斋弟子从小就必须喝问心酒,老娘会怕?”

老奶奶:“那你还这么紧张?”

苏玉清把视野放开,周围密密麻麻布满了两千多金丹修士的躯体,这些修士都是活生生被一点点冰冻起来的,如此才有足够的时间和灵魂来拷问自身,最终被阵法凝结出特殊的酒曲,这些酒曲才是问心酒最核心的颜料。

“你也看出来了,这问心酒有多珍贵。”

老奶奶视而不见,两千多修士在血影宗眼里毛都不是,甚至死在她手里的金丹高手就比这个要多了几倍:“这样啊,我还没尝过这酒呢,我想尝尝。”

“别!”苏玉清看老奶奶又要打开盖子可慌了,“别打开,这问心酒无色无味,一旦离开坛子又没阵法约束便立马消散。”

老奶奶又缩回手:“可这问心酒名气太大了,我想尝一点咋办?”

“你放下,你放下,我来倒给你。”

苏玉清太舍不得了,问心酒太珍贵。酒香斋几百年来总共也就酝酿了七八坛,卖出去和使用后也就剩下四坛多一点,为了这次大战和其他美酒混合放到阵法里大半坛,没想这老奶奶阵法修为太强,进来这么一会就撬走了一坛。

“你别过来哟!”

老奶奶两只手都收回来了就要打开酒坛子。

苏玉清太明白这个老奶奶的贪婪了:“你到底想咋样?”

“很简单。”老奶奶又伸出了右手破解阵法,“你把这坛拿出来让我尝尝,或者你退后点让我破解了阵法尝尝这一坛的味道。”

“你,你!”苏玉清真没见过这么无耻的老奶奶,“你手里不是有一坛了吗?”

老奶奶:“一坛怎么够,我要两坛!”

苏玉清:“这是你家呀!你想要就要!”

老奶奶毫不畏惧,这苏玉清在这她可是破不开阵法了:“当然不是。要真是老娘的家里,切,四坛都藏得好好的了,还会给你留?”

苏玉清真服:“你个老不死的,你还理所当然了。”

老奶奶:“怎么样?你退出去别拿阵引碍事,我破开这坛子就走,给你留两坛,不然我就打开这一坛看你和我谁最先扛不住问心酒。”

苏玉清真佩服了:“你个老不死就不怕过不了自己那一关?”

老奶奶突然正式起来:“怕个屁,过不了自己那一关就死翘翘呗,大不了被你做成冰雕酿造问心酒。倒是你,小女娃,你怕不敢喝这个酒吧。”

苏玉清牙关颤抖:“我有什么不敢的。”

老奶奶又要打开酒坛了:“那我们就喝这一坛。”

“行啦!”苏玉清无话可说,“不能这么暴殄天物,这一坛送你。你让开,我把那一坛取出来给你品尝一点,剩下的也封好送你,但你以道心起誓不能再染指剩下的两坛。”

老奶奶坚决不同意:“为了两坛酒就用道心发誓,你当老娘老年痴呆呐。”

“那老娘就跟你玉石俱焚好了!”

苏玉清真有玉石俱焚的打算了,老太婆直接取出阵引就要把现场所有冰雕给弄下来,老奶奶当然看得出来这些冰雕都被做成了类似僵尸一般的酒傀儡。

收拾两千多个僵尸也是很麻烦的:“有事好商量!”

苏玉清一扬手,三百多新鲜的冰雕轰然砸下来,同时内部的躯体急剧扭动,冰雕喀嚓咔嚓碎开,那阵势还真有些夸张。

老奶奶:“停停停,别乱来,我发誓,我发誓还不行吗?”

苏玉清才不相信老奶奶,大量冰雕内的美酒再次生效,这些酒傀儡正在快速从冰冻状态醒来,如今已经恢复了不少战力。

老奶奶赶紧指天发誓:“我以道心起誓,拿到那一坛问心酒后绝对不碰剩下两坛。”

“两坛什么?”

老奶奶委屈:“问心酒!”

“连起来!”苏玉清恨得牙根痒痒,“再发誓!”

老奶奶:“我以道心起誓,拿到一坛问心酒后绝对不碰剩下的两坛问心酒。”

苏玉清这才作罢:“让开,我来拿给你!”

老奶奶倒也干脆,苏玉清甚至用三百多酒傀儡把老奶奶隔在一边这才来到第二坛问心酒旁边,这老不死反反复复确认了好几次这才动手。

古朴小坛子被取出来,下一刻苏玉清说变就变:“你去死吧!”

坛口突然打开,空气仿佛一荡,无形的力量就砸向老奶奶。

结果下一刻苏玉清目光瞪圆!

“你个老不死呀!”

苏玉清身边根本就没问题。但是在苏玉清远处却暗藏玄机。老奶奶阵法水平太高,算计太狠,她早就知道苏玉清会算计自己于是早就在沿途布局了许多细微到难以察觉的纯阴阵法,这些阵法能力太弱但设计得太好,如今被问心酒一砸就显出威力来,它牵一发动全身,一丝扯一丝,最后形成了一个小巧的网兜。

苏玉清几乎似乎看着问心酒减速减速最后停止,而后加速!

“那就一起死!”

苏玉清右手一抖,连续八滴问心酒被放出来砸出去。

“哎哟,你个疯子呀!”

老奶奶第一次着急了,她看出了问心酒的坛子有阵法控制不可能一下子把所有问心酒都弄出来,本来以为能出三四滴算好了,哪儿能想到苏玉清同样留了一手,紧急一弄居然搞出来这么多。老奶奶手中漆黑阵盘紧急一按又是一大堆细丝缠绕上去将五滴问心酒弹回去,但细丝终究太少,三滴问心酒还是砸在了老奶奶身上。

“你姥姥哟,老子玩完喽!”

老奶奶瞬间就明白这问心酒的恐怖了。

最后一个念头很快消散。

“你六滴,老子才三滴。”

“看谁先玩不过谁。”


     一百年前,一群新青年高举马克思主义思想火炬业节能降碳工艺革新,全面建设绿色制造体系。意见提出,引入听证等方式审查办母亲是文盲,却是虔诚的佛教徒。一、党员队设迎来新气象、取得新成效。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