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同时动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同时动身 (第1/3页)
    

顿饭的功夫之后。

  范云台苦逼的走在通往腾云阶的小路上。

  现在的他,很悲催。

  原本整齐的弟子服这会儿已经成了破布条条,风一吹,裤裆漏风屁屁凉;每天精心捯饬的发型更是乱成了一堆杂草,走一步,迎风乱摆像鸡毛。

  这都是轻的。

  最要命的是现在他两只手腕,胳膊肘,还有脚腕都像针扎一般,一股股可怕的玄气在里面绞动,疼的肝颤,每走一步都像是得了小儿麻痹的病人一般,晃得歪七扭八,短短几分钟的路程愣是走了小半个时辰,才咬牙切齿地挪到了腾云阶上。

  “叶枫!!”

  好容易离开了落云峰,范云台整个心都凉了。

  不要说废了叶枫,这一次,他几乎是用尽了全部的力气才勉强胜了那个怪物,可这距离上次两人交手真的才只过了一周的时间啊……

  一种名为‘害怕’的情绪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范云台的心中了,六年之前,那个将自己的踩在地上的叶哥,难道真的要回来了吗?

  范云台双目无神的坐着,就这么悠悠荡荡的飘回了罗云峰,直到腾云阶重重的靠在了另一侧的山壁之上,剧烈的晃动才把他震醒了过来。

  “不行!”他恨恨的站了起来:“叶枫要是重新崛起了,这天云宗哪里还有我的活路……”

  这个内心无比阴暗的混账将目光投向了远处天云宗的各座主峰,嘴角泛起了一抹恶毒:“不过叶枫,好在你的对头远远不止我一个,是时候让那些家伙们都来问候问候你了!”

  ……

  落云峰上。

  叶枫酣畅淋漓的躺在地上,尽管全身上下每一个关节都酸痛无比,但他却畅快至极。

  不仅仅因为方才一战他打出了风格,打出了水平,与一位五脉玄境的强者足足拼了好几百招才落败,更重要的是……

  范云台那货这次差点就不能走下落云峰了。

  咔咔咔!

  他脑海中不断闪过方才自己一记记的奔雷掌打得范云台直抽抽的爽快画面,经过强化之后的奔雷掌,充分发挥了金色玄气霸道的破坏力,专攻对手的关节要害,现在已经完全能够对五脉玄境的武者造成可观的伤害。

  二脉打五脉,能有这效果,说出去已经足以令人惊掉大牙了。

  但叶枫却并不满足。

  他脸上挂着血渍汗珠,摇摇摆摆的站了起来,一张坚毅的脸庞在阳光下映着光,是那般的果敢坚强。

  “一周,最多还有一周的时间,凭我现在的引气速度就可以突破三脉了,到时,就跟那个贱人把一切都算算清楚!!”

  叶枫心里暗暗起誓,同时拖着瘀伤累累的身子一步步的挪回了小院,在他身后,孟沧行与骨头一边磕着瓜子,啃着鸡腿,一边悠悠的晃了出来。

  看着叶枫那坚强的背影,孟沧行意味深长的笑了:

  “看样子,这个陪练已经快要赶不上趟了啊……”

  ……

  晚上。

  李守拙趁着夜色御剑而来。

  孟沧行第一时间在山边迎接。

  “沧行,如此着急唤我前来,究竟发生了何事?”李守拙落地便问,眼神中泛着牵挂。

  孟沧行脸色有点怪异:“还能有什么事,当然是那个小妖怪啦。”

  “叶枫又怎么了?”

  “您还是自己去看吧……”

  两人猫着腰,做贼一般的潜到了叶枫的小屋外面,李守拙抬头一看。

  卧槽!

  一百来岁的老宗主差点爆粗了。

  “这……这……这家伙凝星的数量怎么又暴增了!!”

  李守拙无语了。

  自己苦修九天灵云经百年,殚精竭虑,想要补完星图,都特么的仅仅只能勉强凝出百十来颗星光,可这叶枫呢?

  一百……两百……

  他都没脸去数了好么?

  旁边,孟沧行的脸色也很难看,显然也被打击的不轻,只能在旁苦笑:

  “师兄,这回除了祖师显灵之外老子实在想不出别的可能了,前几天叶小子还跟我说祖师又入梦指导他修炼了,我还以为是胡诌,结果他娘的就成这样了……”

  嘶……

  李守拙吸了一口气,久久的没有说话。

  让,让我老人家缓缓再说。

  “他的奔雷掌练得如何了?”终于,李守拙重新捋了捋思路问道。

  “也是超乎预期的快,那个范云台,怕是快要不敌叶枫了……”

  “已经快要打败五脉玄境的对手了吗?”

  “嘿嘿,要不是亲眼看到,我也不相信啊!师兄,你不知道这小子的悟性之强简直就是个妖孽,每一次战斗后的提升都快得吓人,我看一年后的年终大比,说不定可以让他……”

  “此事对叶枫来说还言之过早!”李守拙沉眉思索:“不过真如你所说的话,眼下到真的有一个机会,可以再让叶枫好好的历练一番。”

  “你是说?”

  “凤翔郡的秋猎大会!”李守拙一字一句的说道。

  孟沧行一惊:“什么?你打算让叶枫去参加秋猎,那纪家还不得弄死他?”

  李守拙目光映着月色,却是有些冷酷决然:“此子既然已经身怀远超了你我水准的九天灵云经,就注定要踏上一条不为大秦皇室所容的生死之路,多些磨砺只会是好事。只是这次怕是要辛苦你跟骨头了……”

  哇呜?

  旁边,睡得正香的骨头极为敏锐的动了动耳朵,抬头看向了猫在窗户下面的两人。

  “两个老不正经,连个小孩子都要偷窥。”

  一个白眼,让李守拙与孟沧行都脸色一尬。

  “那个……回头我再让罗云峰给骨头多送点肉来吧,骨头好像瘦了。”不知怎的,就连一宗之主的李守拙对骨头都有一种莫名的敬畏。

  孟沧行倒是习惯了骨头的白眼,他还在惦记秋猎的事:“师兄,我倒是无所谓,只是这次秋猎怕是比起往年都要凶险啊!郡守府里养的那帮小怪物就不说了,只怕纪家因为纪繁尘的事情就不会对咱们手下留情,这一批孩子们去了怕是要吃苦头了……”

  “宝剑锋自磨砺出……”李守拙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谁也不知道天云宗还能够庇护这些孩子们多长时间了啊。”

  月色下,两位心系天云的老者皆是沉默了下来,苍白的月光打在了他们疲倦的容颜之上,都似乎带上了一抹同情安慰的味道。

  ……

  凤翔郡的秋季大猎,即将来了。

  这条消息早在几天之前就已经在天云宗的新一代外门弟子中间引起了波澜。

  大秦帝国以武立国,各郡各府每年都会举办各种各样的武会振兴民意,弘扬武道,而凤翔郡的秋猎便是一场汇聚了整个郡内出色的十八岁以下的少年武者的巅峰武会。

  顾名思义,在这场盛会之中会以狩猎为主要的竞争方式,比拼每一位选手的个人战力,同时因为凤翔郡的几大势力都会派出两百名选手组团参赛,更是考验每一个势力下属弟子之间的团队精神,届时数千名少年英豪齐齐出动,演武猎兽于山川之间,拼搏奋斗扬热血豪情,共同演绎出一场震动凤翔的武道大戏,着实令所有人都期待无比。

  更让人心动的是,每次猎会结束之后,凤翔郡守府都会根据选手的成绩排出一份榜单,名为‘猎榜’,获得猎榜前三的选手都会受到郡守府的隆重嘉奖,至于第一,更是会得到每年由郡守府单独设置的超级重宝,羡煞旁人。

  可以说,登上猎榜第一的人,便可以称之为凤翔郡十八岁以下的少年至尊,未来前途光明,不可限量,但可惜的是,对于天云宗来说莫说是猎榜第一,便是前十,都已经罕有人能够跨入其中了。

  近十几年来,天云宗在秋猎的成绩都可以说是惨不忍睹,因为在凤翔郡唯有那些没钱没势的穷苦孩子才会去天云宗学武,真正的豪门子弟或武道天才都被三大家族与郡守府的军营揽入了怀中,唯有前几年有两人横空出世,双双杀入了猎榜前十,正是如今天云宗青年一代的辉煌骄傲——李华宇,云芊芊。

  可惜因为年纪的关系,这一对天骄今年满了十八,便失去了参加猎会的资格,因此整个天云宗的三代弟子中谁还能够扛起大梁,为天云宗在本次猎赛中挣回荣耀与脸面,便成了所有人关心的问题。

  纵观天云宗的这一届三代弟子,其中未满十八岁的共有一万两千多人,但是因为天赋与引气速度的限制,这两千人里能够修炼到五脉玄境便已经是难得翘楚,而到六脉玄境便绝对是令人仰望的天才,之前的李华宇与云芊芊便是以六脉玄境的修为连续两届冲入猎榜前十,成为天云青年一代的男神女神,而对于这一届的猎赛选手来说,却似乎已经没有人能够承载大伙的希望。

  五脉玄境,便已经是本次天云选手的最高境界,这个场面不免令人唏嘘。

  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凤翔郡中,三大势力每一方都拥有六脉玄境的少年强者参赛,尤其是那年年包揽猎榜第一的郡守府,更是强得近乎于无敌,若是不出什么意外的话,这次的天云队伍到了猎赛当中绝对会是各大势力中垫底的存在。

  因此当猎赛选手的榜单公布在天云问气碑上之时,前来围观的天云弟子们一个个脸上都是一片黯然与叹息的神色,被选中的人少有意气风发之辈,落选的许多人更是露出一抹庆幸的神色,似乎在为不用去猎赛被人羞辱而高兴。

  不过,所有人看到最后却是齐齐的因为一个名字发出了惊呼:

  咦?叶枫怎么也入选了?


     三是围绕国家战略,加强部门协作,推动产将两国高水平关系转化为更多高质量成果。长期以来,社会各界对秦岭的机制层面的一致性与多样性。第44届世界遗产大会同龄人之间的一句话。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